当前位置:

161、开黑店!(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向君无欢冲过去的老板娘,楚凌偏了下头悠然地抱着胳膊看着。君无欢唇边的笑意冰冷,老板娘冲到君无欢跟前不过几步就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手中的刀紧紧地攥在手中,却迟迟不敢劈下去。因为君无欢手中的一只筷子正对着她纤细的脖子,距离喉咙不过一寸之遥。

    老板娘脸色惨白,她当然明白只要她敢再上前半步,那根筷子就能直接刺穿他的喉咙。老板娘死死地盯着眼前笑意清冷的病公子,死咬着唇道:“有本事你杀了我!”

    君无欢冷笑一声,“你若再敢用你那双眼睛看着阿凌,我不会杀了你却真的会挖了你那双眼。”对于这位闻名江湖的毒寡妇来说,那双眼睛是她平生最骄傲自豪的地方,甚至是比她的脸都重要的东西。听到君无欢的话,眼底也不由闪过一丝畏惧,不过更多的却是怨恨。

    她先后杀了三任丈夫,又害死了好几位江湖上闻名遐迩的大人物却还能逍遥自在的在这里开黑店,可见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她自诩能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如今却被君无欢如此轻蔑的嘲讽威胁,更提起了对她来说算得上是平生第一个耻辱的玉家六公子,这对于一个骄傲的女人来说无异于是明目张胆的羞辱。

    但是君无欢显然不打算在意一个根本不重要的女人心里的想法。

    “不要!”旁边的掌柜终于忍不住叫道。

    众人的目光立刻都投到了他的身上,楚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仿佛很懦弱很不起眼的掌柜。若不是他方才根君无欢动手的敏捷身手,楚凌几乎看不出来他跟君无欢所说的那个杀妻灭子的男人有什么关系。

    君无欢看过去的目光平静无波,却让人的心头无端的一凉。

    掌柜强忍着君无欢的压力抬起头来,道:“长离公子,求你…求你饶……”

    “你闭嘴!”老板娘厉声道,狠狠地打断了掌柜的话。掌柜看了看老板娘,又扭头看向君无欢,脚下一软跪倒在了君无欢跟前的地上,“长离公子,求你饶了她吧。”老板娘显然被掌柜求饶的态度激怒了,尖声叫道:“闭嘴!我就算死了也用不着你这个窝囊废求情!”

    掌柜神色有些悲哀地看了她一眼,悠悠道:“阿曼,别闹了…这些年、这些年我们都做错了,够了……长离公子,今日是我们不长眼招惹到长离公子跟前,求公子大人大量饶我们一命。我…我愿意将我们这些年积累下来的财产全部送给长离公子。”

    君无欢微微挑眉,“哦?”掌柜道:“我知道长离公子富甲天下,想必也不缺这一点银子。但是…这是我们能拿得出来的所有了。阿曼是被我害了才会走错了路的,求你饶她一命,我、我甘愿领死!”看他说得情真意切,表情也很是壮烈,君无欢的神色倒是和缓了几分,道:“既然如此,把你们藏着财富的地方告诉我。若是本公子觉得满意了,放你们一条生路也没什么。”

    掌柜连忙点头,就着跪地的姿势向钱移动了几步到君无欢跟前,压低了声音道:“回公子,东西我们藏在……”君无欢微微前倾了几分,认真听着掌柜的话,却见掌柜脸上原本懦弱的神色蓦地一变。楚凌心知有变,还没来得及提醒君无欢,旁边那老板娘就已经一刀朝着他劈了过来,楚凌微微侧首,不耐烦地道:“滚开!”流月刀一出,老板娘手中的刀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楚凌飞起一脚将她踢飞了出去,撞上了不远处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张桌子。强大的冲力让桌子变成了一堆废材与老板娘作伴。

    另一边掌柜的笑容也并没有维持住,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一只修长清瘦的恰到好处的手挡在了他面前,细长有力的手指却正抵着他手里的暗器机括。即便是他再如何用力,那根手指就仿佛是天生就长在那地方一般,无论如何暗器的机括也按不小去。那让他当成了翻盘利器的暗器自然也就毫无用处了。

    “你?!”掌柜脸色惨白,汗如雨下。

    君无欢伸出另一只手,从掌柜手中取过了他手中的暗器盒子看了看,不以为然地扔到了一边。之前当着暗器的手却轻描淡写地在掌柜的手腕处拂过,掌柜哀嚎一声,捧着手倒在了地上,“你…你……”他看着君无欢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鬼。

    君无欢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淡淡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会杀妻灭子的人么?”虎毒尚且还不食子,这掌柜为了一个女人不惜杀掉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和亲骨血。这样的人,君无欢又岂会相信他真的是一个懦弱不能的只会求饶的人?

    掌柜脸上懦弱的神色终于渐渐退去,冷笑一声道:“长离公子果然厉害。”君无欢淡淡道:“无论你如何恭维我,今天遇上了你便难逃一死。”掌柜的神色有些僵硬,咬牙道:“我说话算数,之遥长离公子肯放我们一条生路,这些年我们斩下来的所有钱财,都送给长离公子。虽然没有长离公子的多,却也绝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不缺钱。”君无欢淡淡道,似乎对掌柜的筹码十分不满意,“你们这些年作恶多端,能活到今天运气已经可以说是不错了。今天你们一家三口一起上路。想必也该心满意足了。”

    “什…什么一家三口?”掌柜脸色微变急声道。被楚凌一脚踢到墙角的老板娘也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楚凌随手拿起桌上一支笔掷了过去,原本还挣扎着的老板娘立刻动弹不得的躺平在了地上。只听君无欢淡淡笑道:“你们这一对儿父母倒也有些意思,天下父母无不是一心盼着孩子好的,你们倒是从小带着他烧杀抢虐,现在他得了这样的下场,你们想必也是心满意足的?”

    “你不要碰他!”掌柜叫道,“他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我随意抓来使唤的奴才而已!”

    君无欢轻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你就更不该在意才对。难不成你这种人竟然还会产生悲天悯人之心?”掌柜怒瞪着双眼,一双眼眸隐约泛着血丝,哪里还有方才那个殷切怯懦的掌柜的模样?他恶狠狠地瞪着君无憾,仿佛一只行到末路的狼,“你倒是想要如何才肯放过他?”

    君无欢对他淡然一笑,问道:“阿凌,你觉得这三个人该如何处置?”

    楚凌道:“若你所说的罪行句句属实,那自然该杀。”君无欢对她展颜一笑道:“阿凌说得是。”话音刚落,一刀指缝射向了一只手被钉在柜台上的那年轻伙计,那伙计只是闷哼一声便滑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半点声息。

    “智儿!”掌柜悲愤地大叫一声,挣扎着想要扑上来跟君无欢同归于尽。但是他的手腕本就被君无欢挑断了,此时越是暴怒就越是狼狈。楚凌走过来伸手抓住他肩膀上的衣服随手一扔,就让他倒在了老板娘身边与她为伴了。

    君无欢没有再跟他们啰嗦,直接拔出软剑一剑断送了两条性命。旁边早就挣扎着爬起来的几个人此时躲在墙角边上,原本看两人的只是畏惧表现此时已经彻底变成绝望了。原本以为这两个人跟那三个人打起来了他们还有机会逃走,没想到君无欢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掉了那三个人。如今…这是,轮到他们了么?

    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还不滚,等我请你们?”

    众人皆是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君无欢说了什么。各自对视了一眼也不管他说得是真是假,连忙搀扶着彼此站起身来,争先恐后地逃了出去。

    幽暗的小屋里已经只剩下两个人了,屋外还下着大雨,屋子里却还有三具尸体和满室的血腥。楚凌叹了口气,问道:“既然南宫御月满天下悬赏追杀你,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这地方我们只怕是不能住了。”

    君无欢笑道:“无妨。阿凌,至少现在咱们有足够的房间住了。正好下着雨,不如在这里住一晚上等到明天雨停了再走?”楚凌无语地抽了抽嘴角,低头扫了一眼地上的三具尸体。但是再看看外面的瓢泼大雨,楚凌果断地转身往后面的客房走去了。至于外面的尸体怎么处理?那是君无欢的事情。

    第二天,楚凌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大堂里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地上脸一点血迹都没有留下。楚凌扫了一眼正恭恭敬敬地将早膳放在桌上以及在殷勤地擦桌子扫地的几个人,了然地看向已经坐在桌边一脸神清气爽的君无欢,“你还真不怕他们将咱俩毒死?”这地方自然不会是君无欢收拾的,显然是他不知道怎么又将放走了的那几个人抓了回来。无论是打扫房间处理尸体还是煮饭都是他们的功劳。

    不想那几个人听到楚凌的话顿时吓得抖了一下,啪的一声跪倒了地上,“小公子,小的不敢!长离公子饶命!”楚凌有些意外地看了君无欢一眼,君无欢却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含笑道:“阿凌,坐下用膳吧。用过了早膳咱们就该出发了。”楚凌也不介意,耸耸肩走到君无欢对面坐下开始吃早膳了。

    打扫了半晚上地方,又做了一个早上早膳的几个人终于被君无欢一挥手放走了。几个人也顾不得怨恨什么的,感恩戴德的跑了,并且在心中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远远的离开这个地方,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君无欢这个人了。

    楚凌托着下巴看着君无欢,有些好奇地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让他们这么怕你?”君无欢摇头,闻声道:“阿凌这可是误会我了,我只是交了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而已。”

    楚凌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既然这样,你现在这是想要做什么?”看他将这地方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模样,倒是不像马上就要走了而更像是打算留下来的模样。君无欢微笑道:“阿凌可有开过客栈?”

    “……”楚凌无语地看着他,君无欢笑道:“我虽然开过不少客栈,但是亲自做个掌柜的事情却还从未曾做过。更加没有开过黑店,阿凌不觉得很有趣么?”

    阿凌表示没看出来,不过长离公子十分愉快地表示,“阿凌,让人追着跑也挺辛苦的,咱们不如就在这里等他们吧。”

    “……”随便,你高兴就好。

    君无欢虽然拉着楚凌要开黑店,不过倒是十分识趣的没有要求楚凌跟他一起打理客栈。当然原本也没有什么可打理的,那几个人被放走之前已经将客栈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了。楚凌便饶有兴致地坐在大堂的角落里,一边翻看着一本厚厚的记满了黑帐的账册,一边围观君无欢打算如何经营客栈。

    很快楚凌就发现了君无欢开的确实是黑店,并且没有半点职业道德。

    看起来像是真正普通人的过客直接劝走,那些一看就是来找茬,或者干脆就是冲着他们来的,直接打晕了全部制住了穴道扔进了大堂后面的一间空屋子里,连杯水都不舍得给。所幸如今喜欢在外面乱走的普通人到底不多。一整天下来,君无欢带着翩翩笑意和温文无害的模样送走了是三个普通人,打晕了四路共十一个心怀不轨的人。

    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屋子动弹不得人,本就小小的房间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人。君无欢扔人的时候十分不走心,有的干脆就扔在了别人的身上,下面的人被压个半死也无可奈何,谁让他们动弹不得呢。

    楚凌蹲在一个年轻人身边,拖着下巴打量着他。年轻人恶狠狠地瞪了楚凌一眼,怒道:“看什么看?小心大爷宰了你!”楚凌不以为意,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宰了我?那也得你能动得了才行啊。

    倒是旁边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很是懂事,客气地对楚凌笑了笑看起来是努力地想要挤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小兄弟,你…你是什么人?你能先放开我们么?有什么话好说。”

    “好呀。”楚凌很是干脆大方地道。

    中年男子倒是一愣,有些意外地道:“你肯放了我们?”

    楚凌已经伸手往他身上几处穴道点了下去,中年男子一愣很快就发现自己恢复了自由。他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来,笑道:“小兄弟,真是多谢你了,你真是个好人。”

    楚凌笑眯眯地道:“你想要报答我吗?”

    中年男子道:“这是自然,大恩不言谢,小兄弟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楚凌摸着下巴道:“你可真是个好人。”中年男子确定了自己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对着楚凌和蔼地道:“对了,小兄弟,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呢?”

    楚凌道:“我是小凌,跟在公子身边的侍从。”

    中年男子有些失望,“原来是个下人啊。”楚凌也不介意,笑道:“我虽然是个下人,但是很快就不是了啊。我不是你的恩人么?我等着你报答我呢。”

    中年男子往后退了一步,听到不远处门外传来轻缓地脚步声,对楚凌笑道:“好,小兄弟你放心,我一定报答你。有机会我一定报答你,你先帮我挡住那个人!”话音未落,他已经狠狠地朝着楚凌一把推了过去。然后半点也不留恋地扭身就冲窗口扑了过去。

    这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外面就是山林,只要他出去了一转进山林就算那人武功再高也不一定能找到他。等到他找到了帮手再来……

    还没等他的手摸到窗框,背后一阵风声已经到了跟前。左腿的腿弯处传来一阵剧痛,中年男子的腿不由得一软整个人趴在了窗口。

    “这是在干什么?”君无欢一只手拎着一个男子,另一只手扶住了楚凌撞向自己的身形。楚凌叹气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我看他不舒服好心放他自由,没想到他竟然推我。”

    君无欢笑道:“他推你想必是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了。”随手将人扔在了地上,君无欢低头看向趴在窗口,拖着一条左腿看上去像是受了重伤的中年男子品评道:“阿凌这打穴截脉的手法不错。”

    楚凌笑道:“我也有些好奇,到底是他的轻功快还是我的手快,你不是说他的轻功很不错么?”君无欢无奈地叹气道:“是我的错,我忘了阿凌如今的实力早就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但是有些人还一直都在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啊。”

    中年男子愤怒地等着君无欢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抓住我们这些人到底有什么阴谋?”

    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向了靠着墙边放着的椅子,却见楚凌早已经在那边坐了下来,衣服兴致勃勃地模样打量着一屋子的男人。

    君无欢突然有些不高兴起来。

    君无欢不高兴的时候,别人也很难高兴的起来。君无欢笑吟吟地看着一屋子只能用眼睛与他厮杀的人,淡定地笑道:“各位不是来找我的吗?怎么现在我就在眼前你们反倒是忍不出来了?”

    众人都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看起来脸色蜡黄除了面容清秀一些仿佛一无是处的年轻书生,竟然就是他们这些天四处寻找的长离公子。

    在这些人眼中,长离公子绝不仅仅只是一个人那么简单。在他们的眼中君无欢分明就是数不清的银票。于是,所有人看君无欢的眼神都不由得多了几分贪婪和火热。可惜,他们却忘记了如今的情形是自己成为了别人的阶下之囚。

    “在下不懂公子在说什么,我们只是路过就被公子抓住了,公子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么?”中年男子强作镇定地道。君无欢也不逼他,只是侧首对楚凌笑道:“阿凌,咱们这一路走来事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也着实是辛苦你了。我替你找一群人侍候如何?”

    楚凌指了指地上的人,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找的就是这些人?”

    君无欢点头道:“怎么?阿凌不满意么?”

    “我用不起这些人,”楚凌真诚地道,她对一群想要他们的命去领赏钱的人的侍候并不是很感兴趣,就是不知道长离公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恶趣味。君无欢笑道:“阿凌是担心他们反水么?这个阿凌倒是尽可以放心,在我手里的人自然能将他们调教的乖顺无比,别说是反水,就算你要他们去杀了他们的亲友师长,他们也会乖乖去办的。”

    楚凌想到君无欢半个晚上就让那几个人改变得恍如换了魂一般,不由沉默了。

    被扔在地上的众人却都不由自主的觉得头顶一凉,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