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0、毒寡妇(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幽暗破旧的路边野店里,楚凌和君无欢坐着悠闲的享用本就迟到的晚膳。几个腹部中了一刀的人还躺在地上却不敢再大声呻吟哀嚎,只能用恐惧地眼神看着不远处桌边坐着的两个人。

    另一边的角落里,掌柜和伙计缩成一团蹲在一起,眼睛里写满了恐惧仿佛生怕这两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注意到他们一般。

    等到两人终于用完了晚膳,外面已经稀稀落落地下起了雨来。本就寒冷的天气因为突如其来的夜雨更添了三分寒意。楚凌抬头对墙角的掌柜笑了笑,道:“掌柜,麻烦添个火盆过来。”

    她言笑晏晏的模样却并不能安抚掌柜恐惧的心,掌柜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一句话不敢多说的走了。楚凌这才站起身来走到了地上躺着的几个人跟前,居高临下地笑道:“几位,什么来路啊?现在大家都闲着没事,不如说说呗?”君无欢下刀很有分寸,几个人腹部的血已经悄然地止住了。但是几个人却依然不敢随意乱动,毕竟若是惹恼了君无欢,下一刀下来可就不一定只是在他们腹部划出一条口子了。这几人本就内力浅薄,在地上躺了一顿饭的功夫,早已经冻得青白,嘴唇发紫了。

    年龄最大那中年男子牙齿有些打战地看着楚凌,楚凌对他露出一个温柔地笑容,笑眯眯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看起来和蔼可亲,就真的以为我是笑面菩萨了?”慢条斯理地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楚凌轻声道:“方才长离公子只是跟你们开个玩笑而已,但是…我手里的这把刀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觉得我要几刀才能把你的心整个儿的掏出来?”

    男子戒备地看了一眼楚凌手中寒光熠熠的匕首,忍不住又打了个寒战,心中更是欲哭无泪。他可不是什么坚贞不屈的人,没说话纯粹只是被冻得开不了口了而已啊。

    “别……”中年男子哑着嗓子语气却急促地道。

    楚凌微微扬眉道:“说说看。”

    中年男子道:“我们…我们只是在江湖中打滚混口饭吃,前两天绿林中突然收到一个消息,说…有谁能够抓住或者杀了长离公子的话,就可以拿到十万白白银。我们今天早上正好看到两位…两位路过,觉得、觉得长离公子跟画像里长得有点像,就忍不住动了念头。”

    楚凌想起来,中午的时候她和君无欢路过一条山路的时候,救了一个摔断了腿的人耽误了一个多时辰,所以才让这些人感到了他们前面去了。不过,这些人能悄无声息地跟了他们一整天,倒也是本事啊。

    似乎看出了楚凌眼神中的兴味,男子连忙道:“我们…我们没有跟踪两位…是想着两位走得这条路应该会从这里经过,我们才、才赶到这里提前布置的。”

    楚凌问道:“我们的行踪你们还透露给了谁?”

    “没……”中年男子才刚说出了一个字,冰凉彻骨的匕首就贴到了他的脸上,“还透露给了谁?”中年男子蓦地睁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眼前的少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楚凌手中的匕首轻轻在他脸上划过,中年男子清楚地感觉到了鲜血从自己脸上划下,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哀嚎。楚凌蹙眉,就这样的身手和胆量,竟然就敢来对付君无欢?看来君无欢说得确实没错,着几个人大约都是活得不耐烦了。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中年男子终于知道了,这看起来白净乖巧的少年并不是在跟他开玩笑。忍不住颤声道:“我说!我我们告诉了城里的乌云帮,换了、换了三千两银子。”

    “乌云帮?”

    君无欢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道:“一个三流的江湖组织,说是帮派都抬举他们了。”

    楚凌蹙眉道:“但是他们得到消息并没有来找你。”如果对方认为消息是假的的话,只怕是不会出这三千两银子的。也是这几个人贪心不足,如果拿了那三千两银子就远远的离开,随便找个地方逍遥快活何乐不为?便要去贪图超出了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东西。

    君无欢淡笑道:“那大概是那些人还长了一些脑子,知道冒然找上来是送死。”但是那些人却能将消息卖给更厉害的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更不用说君无欢的命不仅值钱,君无欢本身就有很多钱。如果抓到或者杀了君无欢,谁能说只能得到那十万两的悬赏?只凭这一点,君无欢往后的日子都太平不了。

    楚凌站起身来走到君无欢身边坐下,扶额道:“又是南宫御月?”能想到这种毫无人性的办法的只怕出了南宫御月不会有别人了。君无欢点了点头道:“除了他,我确实想不出来还有谁会做这种事情了。”楚凌有些头痛地道:“竟然连你的画像都有?南宫御月到底想要问你要什么东西?”君无欢叹了口气道:“一件他以为存在但实际上真的不存在的东西,阿凌你相信我的话么?”

    楚凌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有南宫御月那样一个敌人实在是一件相当烦人的事情。楚凌相信如果不是关乎国家生死的东西,君无欢绝对是宁愿交出这东西来换一个安宁的。不过他交出东西之后南宫御月到底会不会放过他,也不好说。但是君无欢既然说没有,楚凌还是相信的。

    君无欢无奈得道:“但是,南宫御月不信。南宫御月这个人…除了他自己实际上谁都不信。即便是当初让他知道这个东西的人亲自告诉他那其实是个玩笑,他也是不相信的。只会认为对方心存偏颇不想让他得到那东西。”楚凌有些同情得看着君无欢,“告诉南宫御月这个的人,倒是把你坑的不轻。”

    君无欢笑了笑,请叹了口气。有些时候,有些人,即便是长离公子也没有办法。被坑了也就被坑了,除了认了还能怎么办?

    “两位…两位公子,炭火来了。”掌柜和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妇人抬着一个燃着炭火的盆放在了两人跟前,已经烧的红彤彤的炭火立刻将周围冰冷的空气驱散了几分。楚凌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掌柜,你这炭火倒是不错,晚一些劳烦也放上一盆在我们房间里。价钱好说。”掌柜连连点头应是,那穿着粗布衣服的妇人抬起头来看向两人,一双娇滴滴得杏眼倒是让楚凌看的一愣。这才发现,这看似穿着打扮毫不起眼的妇人竟然长着一张清秀的面容一双勾魂眼,更有着一副诱人的曼妙身材。在这种地方,这样的人物也算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尤物了。

    只是那张脸着实是普通了一些,倒是让人觉得可惜了那一双眼睛。

    “这位是老板娘?”楚凌含笑看着她好奇地道,女子娇滴滴地点头道:“见过两位公子,正是小妇人。”那双眼睛在楚凌身上停顿了片刻,楚凌感觉到那眼神仿佛带了钩子一般,不由诧异失笑。她这是被一个妇人给勾引了?

    虽然长离公子面带病容,但是好歹是一个偏偏公子。怎么看也比她这样的稚嫩少年更适合勾引的吧?难不成,这位老板娘是觉得他年纪小,人更单纯一些好上手?

    想到此处,楚凌莞尔一笑,笑吟吟地道:“老板娘好一双漂亮的眼睛。”

    老板娘烟波更加妩媚如丝,倒是旁边的掌柜肃手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只是看向楚凌的眼中多了几分憋屈和敢怒不敢言。老板娘笑道:“小公子当真觉得我的眼睛漂亮么?莫不是哄骗奴家吧?”楚凌悠然道:“怎么会呢?这么漂亮的眼睛…若是能挖出来就好了。”

    老板娘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看着楚凌干笑道:“小公子…说笑了。”

    楚凌微微倾身对她伸出了手笑道:“怎么会是开玩笑呢?本公子是真的觉得老板娘这双眼睛着实是迷人啊。长离公子,你觉得呢?”出君无欢喝着茶也不打扰楚凌的兴致,只是听到楚凌的话方才答道:“比不得阿凌。”

    “……”

    老板娘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了,她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楚凌伸过来手,一抬手一枚暗器朝着楚凌射了过来。之间她对面的少年微微侧首避开了她的暗器,下一刻她的左肩就是一沉,一双纤细的手指按上了她的肩头。老板娘轻哼一声,抬手就去抓楚凌的手腕,楚凌面带微笑右手用力一压,左手挡住了老板娘抓想自己手腕的手。片刻后,老板娘飞快地后退了几步,单手捂着自己的左肩脸色阴沉,没雨间露出了几分隐忍的疼痛之色。

    旁边的掌柜和伙计也一改方才的懦弱模样朝着君无欢扑了过去。君无欢坐在桌边一动不动,一只手握着茶杯单手就着招架住了两个人。

    楚凌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似笑非笑地看着老板娘道:“老板娘这是怎么了?我只是想要看一看你的眼睛而已,这么小气做什么?”

    老板娘脸色阴沉地瞪着楚凌,心中暗骂:你特么分明想要挖老娘的眼睛,还敢说老娘小气!

    “你早就发现了?!”老板娘厉声道。楚凌漫不经心地道:“大概吧,毕竟…跟那几位比起来,这位掌柜和伙计倒是更像是有几分本事的人。”不过也只是有几分而已。

    “蠢货!窝囊废!”老板娘毫不客气地骂道。正在围攻君无欢的掌柜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咬着牙继续去围攻君无欢。以他们的能力想要胜过君无欢着实没有什么胜算。他们只是想要拖住君无欢,让他没有功夫去帮助旁边的楚凌罢了。

    楚凌好心地劝道:“老板娘,我看这掌柜是个好男人,你还是对她好一点吧。”老板娘厉色道:“老娘想要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楚凌道:“我只是好心劝你一句而已,毕竟这世上想要找一个肯容忍女人当面勾引别的男人,还骂他是个窝囊废还不翻脸的男子,真的是挺少的。”老板娘冷笑一声道:“所以我才说他是个窝囊废。臭小子,我们只要君无欢的命,识相的就立刻滚开,老娘不跟你计较。”

    楚凌好奇地道:“谁给你的勇气认为,就凭你们三个就能够拿下君无欢?”

    老板娘冷笑不答,楚凌笑道:“难道是你放在火里的眯眼和汤里的药?”

    老板娘脸色一变,神色冰冷地盯着楚凌,“你怎么知道的?”她用的可不是那几个蠢货用的那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就算是寻常的老江湖十个有九个半也要栽在这药上,怎么会被一个小子一眼看破?

    楚凌笑道:“我这人胆小怕死,所以什么迷药毒药之类的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跟那几个比起来,老板娘的药确实是好的多。但是,我们既然一开始就怀疑掌柜和伙计了,又怎么会不防着你送来的东西呢?”

    老板娘脸色有些发白,警惕地向后退了几步。

    旁边的君无欢淡淡道:“阿凌,你还是小心一些不要放跑了这位夫人的好。她虽然长得不起眼,但是她的命拿出去也能换个三五万两银子的。”

    “哦?”楚凌有些惊讶。

    “你说谁长得不起眼!”那老板娘却是勃然大怒,原本妩媚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尖刻刺耳了。显然,对一个女人说她长相平平,实在是一件将她往死里得罪的事情。不管是哪个时代的女人都是一样的。

    君无欢单往桌边上一排,筷筒中的筷子便跳了出来,被一道劲力裹挟着分别射穿了掌柜和那伙计的手背,那伙计更是直接被筷子带着后退了好几步,手被钉在了身后的柜台上。

    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还想要冲上来地掌柜,君无欢接上了之前的话,道:“这位妇人是江湖上出了名的毒寡妇,若是让她跑了,回头能有一大群人来找你麻烦。”

    “寡妇?”楚凌疑惑地看了看那掌柜又看了看那老板娘。君无欢悠然地理了理衣袖道:“这位掌柜大约是毒寡妇传说中的那位表哥了。听闻当年毒寡妇和她表兄本有婚约,不知为何最后婚事没成却各自婚嫁了。但是这位毒寡妇之后连续五年死了三个丈夫,才被人发现那三个丈夫都是死在了她的手里。这位表哥…倒也十分的情深意重,竟然也杀了自己的妻子儿女跑去毒寡妇第三任丈夫的婆家将本要被处死的表妹救了出来。之后么…至少在江湖传说中,就要四五位名声不弱的人因为各种原因跟她牵扯上,最后也都死于非命,身后的家业被人搬了个空。”

    老板娘脸色阴沉地盯着君无欢,道:“长离公子的消息果然灵通,竟然连妾身这样的草芥之人也能认得。真是荣幸之至。”君无欢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只不过有个人曾经告诉过我,毒寡妇除了一双眼睛还能看,一无是处。很是好奇她到底是怎么迷倒那么多的江湖俊杰的。”

    “你说什么?!谁告诉你的!”

    君无欢笑吟吟地道:“天启玉家六公子,听说夫人几年前想要勾引他,却被他嫌弃年纪太大了不肯要你?”

    老板娘终于忍不住咬牙厉声道:“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死!”

    楚凌叹气,这位老板娘本事不错,可惜脑子不太好。现在只怕不是你要不要他死而是他还愿不愿意让你活的问题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元旦快乐~抱歉一天都在路上,下午三点半才到酒店。更新晚了~今天依然万更,二更可能会很晚,可以明天再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