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9 、不想活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罗的一条腿废了?!即便是淡定如楚凌和君无欢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震惊之色。老掌柜点头确认,“京里传来的消息已经确认过了,大皇子右腿被刀剑砍了好几刀,经脉根本无法愈合,就算是在厉害的大夫也不可能恢复如初。大约…会留下一些残疾。”

    如果说只是一刀的话,还可能会是打斗中发生的意外,但是好几刀都砍在了同一条腿上,人却没有生命危险,就绝对是故意的了。有这个功夫随便砍两刀也能砍死拓跋罗了。这么看来,倒是更像拓跋梁对北晋皇的挑衅和嘲讽。拓跋罗是北晋皇最满意的继承人,如今他废了北晋皇就算想要立太子,只怕一时间也选不出合适的人选。

    君无欢挑了挑眉,道:“这主意不错,看起来是南宫御月的出的。”楚凌好奇地看着他,“怎么说?”

    君无欢道:“拓跋梁的性格只怕更倾向于直接弄死拓跋罗永绝后患,也只有南宫御月喜欢弄这些没用又折磨人的东西。”

    楚凌道:“焉陀家转向了明王府,你说焉陀邑是自愿的还是被南宫御月胁迫的?”

    君无欢淡然道:“半推半就吧,开始焉陀邑怕是想要看看情况再定,不过被南宫御月绑上了明王的车,再想要下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楚凌叹了口气,道:“他们最没想到的只怕是你突然反水。”

    从这么多天过去明王府和南宫御月还在契而不舍的追杀君无欢,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对君无欢临阵倒戈的恼怒。当然,从北晋皇也加入了这场追杀也能看得出来,北晋皇对君无欢的倒戈并不怎么领情,显然也是明白了君公子打得是什么主意了。

    君无欢淡然一笑道:“我也付出了很多。”

    楚凌表示同意,虽然君无欢事先有准备,人员方面损失不大。但是上京附近的产业凌霄商行明面上的产业还是损失了不少的。上京以外的地方,虽然能够撤退的更从容一些,但是短时间内肯定是别指望在北晋做生意了,又是一笔普通人难以想象的损失。更不用说之前为了钓明王,君无欢还送出去不少白花花的现银。虽然换了一个人,这样的损失只怕就要痛哭流涕了,君公子倒只是十分大气的感叹了一句:我也付出了很多。

    因为付出了很多,所以你就可以坑别人坑的理直气壮了吗?有钱人的世界我果然是不太懂。

    君无欢含笑看了楚凌一眼,问道:“可有拓跋将军的什么消息?”

    楚凌闻言,对君无欢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掌柜道:“拖把大将军的弟子武安郡主下落不明,眼下大将军府还有朝廷都在拍人四处找着呢。听十七皇子说武安郡主是为了替他挡下明王府的追兵才失踪的,若不是为了朝廷的平衡,拓跋大将军只怕不会那么轻易与明王干休。”

    楚凌并不觉得意外,就算是她自己站在师父的位置上,选择也不会有任何区别。很多时候,在家国面前,私人感情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君无欢点了点头示意掌柜退下,掌柜也不多言恭敬地朝君无欢行了礼便告退了。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了,君无欢方才对楚凌笑道:“阿凌不用担心,你处理得很干净,拓跋大将军不会受你牵连的。说不定这段时间还会被北晋皇加倍信重,毕竟他不仅解了北晋皇的困境唯一的衣钵传人还为了给十七皇子断后而下落不明了。”

    楚凌好奇地看着君无欢道:“你既然与北晋为敌,能打击到北晋兵马大元帅应该是个难得一见的机会才是。我这样做,你就一点都不觉得失望么?”

    君无欢摇头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付君子有君子的法子,对付小人才会用小人的法子。我父亲当年遭受了那样的事情,我也不愿轻易将这种事情栽到一代名将的身上。更何况……”君无欢叹了口气道:“有拓跋兴业的约束,北晋的将士都会收敛许多。若是换了一个大将军上来……如今北方是个什么样子阿凌你能够想象么?貊族入关这么多年,若说麾下兵马没有沾染过天启无辜百姓献血的,大约也就只有拓跋兴业麾下了。貊族刚入关那几年烧杀抢掠成性,还是拓跋兴业亲自砍了一个屠城的二品将军,才刹住了这股风气。如今北方的百姓日子虽然过的艰难,但是那种明目张胆的屠城确实几乎没有了。”

    楚凌点了点头,轻声道:“君无欢,你是个好人。”

    “……”君无欢沉默了良久,方才道:“阿凌是第一个说我是好人的人。”

    “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

    小镇上人口不多,这样的天气来往的行人过客也不多。楚凌和君无欢便也不着急走,每日看着时不时匆匆路过的貊族士兵和南军,偶尔还见过两次冥狱的人,显然依然还没有放弃搜捕君无欢的下落。不过等到雪渐渐地化了,这些人也出现的越来越少了,显然这些人也并不认为如果君无欢还活着的话会依然还留在北方。

    等到小镇外面的雪都化完了,楚凌和君无欢方才收拾了行装启程南下。两个人两匹马,一路往南方而去。入了冬之后天气便越来越冷了,整个北方似乎都变得荒芜苍凉起来。两人一路行去,有时候走上大半天都看不到一户人家。即便是一些据君无欢说十多年前相当繁华的小城看上去都有些死气沉沉的寥落模样。

    这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两人才终于找到了一间开在路边的野店。乱世之中,敢在这种地方开店的人多半做的也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不过两人都是艺高人胆大的人,倒也不怕什么。更何况,有一家黑店住一住,总比露宿荒野半夜淋雨吧?如今这天气,半夜若是淋上一场雨,那舒爽的感觉楚凌表示她还是去住黑店吧。

    这小店也就是一个搭在路边的几间简陋的屋子,房顶上还盖着茅草,看上去比之前他们在山里住的小木屋还不牢靠。一进去,被充作大堂的屋子里点着几盏桐油灯,依然显得幽暗无比。大堂里只搭了四张桌子,此时也只有一半坐了有人。看到两人进来,包括掌柜伙计和客人,七八双眼睛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楚凌在门口站住,看了一眼里面的人。含笑问道:“掌柜,还有客房么?”

    掌柜眯着眼睛盯着她看了几眼,又把目光落到了跟在后面进来的君无欢身上,点了点头道:“两位客官,只有一个房间了,只怕要请两位凑和一下。”

    君无欢含笑点了点头道:“无妨,我们的马还要请掌柜让人照料一下。”

    闻言,掌柜的眼睛更亮了几分。这年头牲口都是值钱的东西,牛羊都值不少钱,更不用说是马了。

    “两位公子尽管放心,小的一定给两位照料的妥妥帖帖的。”说这就冲着正在擦桌子的伙计道:“还不快去看看两位公子的马,喂一些水草。”

    伙计应声去了,掌柜亲自从柜台后面走出来招待,“两位公子请坐,不知两位要吃些什么?”

    楚凌笑吟吟地道:“掌柜,你这儿有什么?”

    掌柜不由干笑,“这个…乡野地方,只有一些乡间小菜,还有小店的包子做的不错。过往的客人都很喜欢。”不知怎么的,楚凌忍不住想到了水浒传里的……依然笑容可掬地道:“那就来两个小菜,几个包子吧。要素馅儿的。”

    掌柜连连点头,转身去厨房了。

    楚凌心中暗道,这种荒野小店,当然不一定真是卖的人肉包子。但是这年头牲畜少,肉价高,寻常百姓一年半载也难得吃上一回,出门在外还是少吃一点比较好。

    君无欢含笑看着楚凌也不阻拦,显然是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的。

    “今天错过了宿头,委屈阿凌了。”

    楚凌摇摇头道:“出门在外,不用那么讲究。”

    旁边两桌坐着的五男一女,看起来都是江湖中人的打扮。不过神色面目看起来倒是不像善类。从两人以踏入店中,几个人就一直都在打量着两人,并且互相使了几个眼色。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几分笑意。

    等到掌柜将饭菜送上了,其中一个魁梧男子终于有些人不住了,站起身来走到两人桌边道:“两位公子从上京来?”

    楚凌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低下头继续吃东西。君无欢干脆连眉梢都没有动过,慢条斯理地拿着筷子吃着桌上的小菜。他动作不紧不慢,举手投足都带着几分优雅的味道,倒是将旁边两桌的杯盘狼藉衬得越发粗鲁不堪了。

    被无视了的男子顿时涨红了脸,蒲扇一般的巴掌重重地拍在了桌面上,震得桌上的盘子都跳了起来,“大爷跟你们说话,你耳朵聋了么?”

    君无欢终于抬起头赏给了他一个眼神,右手却依然从容自若地伸向了自己跟前的菜盘,一边淡淡道:“你既然怀疑我的身份,又怎么敢这般不知死活?莫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说什么?!”男子怒气勃发,双手抓住跟前的桌面就想要掀翻。一双筷子却突然搭在了他的手背上,明明是两根最寻常不过的筷子,压在他的手背上却仿佛重逾千斤。不仅他的手被压的动弹不得,甚至手背都仿佛被刀锋压着一般的疼痛。男子惊骇地看着眼前笑吟吟的望着自己的少年说不出话来,“你…你……”

    他身后的两张桌子边,剩下的五个人已经悄悄将手压上了身上的兵器。旁边的掌柜和伙计见情况不对,连忙躲进了柜台后面不敢出来。

    “阿凌,别让人影响了你的胃口。”君无欢轻声劝道。楚凌耸了耸肩,随手将方才的筷子扔开,从桌上的筷筒中重新取出了一双重新低头吃了起来,她确实也有点饿了。

    那男子感到手背上的力道一松,立刻后退了好几步戒备地盯着眼前的两个人。其他人也跟着站起身来,六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楚凌和君无欢,“阁下是长离公子?”

    君无欢莞尔一笑,对楚凌笑道:“没想到,还真是认识我的。”

    楚凌不以为然,道:“长离公子名满天下,认识你也不奇怪啊。”

    君无欢点头,“确实不奇怪,但是你们既然是真的认识我,那就是…当真活得不耐烦,自己想要找死了。”楚凌接口道:“自己想要找死的人,谁也拦不住啊。”

    六个人被两人一唱一和说得脸色铁青,唯一的女子人不住厉声道:“君无欢,你太目中无人了!”

    君无欢微微扬眉,“那又如何?”

    一个看起来沉稳一些,像是这些人里面的领头的人沉声道:“长离公子,咱们兄弟几个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君无欢扬眉,诧异地道:“难不成,你们是准备向我请安的?”

    “噗嗤。”楚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见众人的目光都向她看了过来,她忍着笑道:“其实你们可以直接说来意,不然你们现在说得再客气,一会儿动起手来他也不会留情的。那你们岂不是觉得亏大了?”

    君无欢笑道:“或许他们不是想要跟我聊天,而是想要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干嘛?”楚凌不解地道。

    君无欢道:“比如说…暗地里下点药等着我们药效发作之类的。”

    楚凌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江湖中人的门道果然不少啊。”

    被人你一眼我一语的调侃,几人哪里还能不知道他们被对方戏弄嘲笑了。

    “你们早就发现了?!”女子脸色阴沉地道。

    楚凌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道:“我在你们这样的实力的时候,恨不得天天缩在家里连一步都不敢多走动,哪里还敢出来混江湖?若是武功不好,至少下药的手法也要独到一些。随便在密闭的角落放一点迷香什么的就想要放到别人,难不成以为别人都是瞎子还是鼻子有问题?我若是你们,就去多找一些高手一起来,就算得不到什么好处,小命总是能保住的。”

    君无欢笑道:“人多了好处也要跟人分,他们只怕是舍不得。”

    楚凌诧异地道:“好处难道比命还重要?”

    君无欢道:“也可能是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太有信心了。”

    几个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紫,互相对视了一眼,怒吼一声齐齐扑了过来。楚凌抓起一个包子就闪到了角落里,笑眯眯地道:“长离公子,是来找你的,还是你……”楚凌话还没说完,就咽了回去。满脸无语地看着眼前躺了一地的人以及正慢慢将软剑插回自己腰间的君无欢。六个人除了两个撞上了桌子,将那本就不甚结实的桌子压垮了,剩下的的四个人都整整齐齐地躺在地上抱着肚子哀嚎。

    他们的腹部都有一道一模一样的血痕,并不会立即致命,但是如果轻举妄动的话,肚子真的破开一条洞也说不定。君无欢似乎也有些意外,没想到找上自己的竟然还会有如此三脚猫的角色。

    “我没有用力。”君无欢认真地道。他真的只是随便的挥了一剑而已。

    楚凌点点头,认真地道:“我看出来。”但凡是个稍微有点本事的人,也不至于如此的不济。只能说,这几个人最先找到他们纯粹是因为他们的运气好。不过从结果来看,好像也不是太好。

    楚凌有些扫兴地叹了口气,重新走回了桌边坐下扬声道:“掌柜,麻烦再上一个汤吧,素汤,多谢。”

    掌柜颤颤巍巍地从柜台后面爬了出来,连连点头道:“是,小公子,这就来,这就来。”说罢连忙跌跌撞撞地往后面去了,仿佛稍微慢了一点楚凌就会一刀劈了他一般。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抱歉今天晚了一点哦。月底最后一天,还有票票的快来砸我~

    ps:今晚要去看跨年~会很晚,明天更新会放在下午哦~

    pss: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