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8、山中(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雪一连下了两天,整个山林都全部被白雪覆盖上了。幸好楚凌早有准备,在第一天就用轻功整整赶了来回三四十里去了隐藏在山中的一个小村落高价买回了一些米粮和御寒的衣物棉被。又砍了两棵枯树做柴火,否则即便是两人都有内力护体,在这样的大雪天靠着一个单薄的似乎风一吹就能倒的木屋御寒也是不太可能了。

    君无欢的外伤好的很快,背上和身上的伤都很快结了痂。但是内伤或者说他的病却没什么起色,几乎每天三更时分都会疼痛难忍。其余时候君无欢虽然没说,但是楚凌也看得出来只怕也不好受。也就难怪了,为什么君无欢的病常备要竟然会是镇痛药了。

    “雪好像停了。”楚凌推开门,外面依然寒气袭人,不过雪倒是真的停了。即便是有茂密的树林遮挡,小屋外面的雪也已经快要堵住大门了,一脚踩下去更是直接陷到了小腿处。

    楚凌屋子里闷了整整一天两夜,早就有些不耐烦了。也不在意外面都是厚厚的积雪,直接踩了下去。她轻功已经练得很不错了,但是踩在积雪上也还是陷下去了两三寸。

    君无欢坐在门口含笑看着她在雪地里舞刀,刀风卷起地上的落雪又纷纷扬扬地落下,将穿着寻常布衣的少女也衬得宛若仙人。

    “翩若惊鸿,宛若游龙,阿凌的轻功当真算得上精妙了。”

    楚凌不以为然,道:“哪里能跟长离公子比?”

    君无欢摇头道:“我不过是内力比你深厚几分罢了,真要说精妙未必比你上你。”

    楚凌收起了流月刀,笑道:“长离公子真会说话。”

    君无欢微笑,“既然凌姑娘高兴了,君某可否要一个奖励?”

    楚凌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君无欢,你是小孩子么?”君无欢却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她,楚凌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说。”君无欢道:“阿凌陪我堆雪人可好?”

    “……”你可真有童趣。

    所谓的陪我堆雪人,就是长离公子指挥,凌姑娘动手。当然并不是长离公子自己不愿意动手,而是楚凌坚决的不许他出来。阿凌姑娘表示,都已经是个病秧子了还不好好爱惜自己,要是再倒了还不得她照顾?

    于是,长离公子便心安理得地看着楚凌在屋外的空地上堆出了两个跟她一般高大的雪人。

    “满意了吧?”

    君无欢含笑点头,很满意。

    “阿凌陪我堆雪人,我也该送给阿凌一个礼物才是。”君无欢道。

    楚凌摆摆手,“不用这么客套。”长离公子送的礼物,一般人都不太好消受。血狐女神表示她心领了就行。

    却见君无欢对她笑了笑,抬手朝着地面上一抓。一大团积雪便从地上腾起落入了他的手中。楚凌惊讶地看着那团硕大的积雪在他的掌中飞快地旋转着,渐渐变得越来越小,颜色也开始变得透明。

    不多时,君无欢掌中便多了一朵巴掌大的冰花。

    楚凌看着递到自己跟前来的冰花,通体晶莹透明,是一朵精致的冰莲花。楚凌接过冰莲好奇地捧着手中仔细观察,除了颜色不同,当真是宛若名匠雕琢的一般精致逼真。

    “好漂亮。”

    君无欢笑道:“阿凌喜欢就好。”

    楚凌捧着花儿,好奇地道:“不过,你为什么会送我莲花?难道你觉得我像莲花?”左思右想,楚凌也没有发现自己什么时候表现出过类似于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品质。事实上她这人还挺容易同流合污的。

    君无欢摇头道:“不是,只是觉得这种花儿最适合冰雕。阿凌若是不喜欢,下次我送你别的。”

    楚凌挑眉,“你觉得我适合什么?”

    “凤凰花,不过这雪色却是配不上凤凰花的明艳。”君无欢道。

    楚凌诧异地走回屋檐下,她还以为他会说牡丹,海棠,梅花什么的呢。长离公子果然不走寻常路。

    君无欢笑道:“当年我曾去过南诏,那边长着一种凤凰树,花开时明艳如火,花若凤冠叶如凤翼,在阳光下说不出的明艳动人。我觉得…很像阿凌。”

    楚凌笑道:“长离公子说好看,那一定很好看,有机会我也想看一看呢。”楚凌当然是见过凤凰木的,也觉得很喜欢。不过倒是第一次有人将她比作凤凰花。

    君无欢笑道:“会有机会的。”

    楚凌对君无欢送的冰莲很有兴趣,回到屋里坐在火堆边上还拿在手里仔细端详。君无欢单手只是凭借内力就能将一道团雪雕琢成巴掌大小的冰莲,可见其内力不仅深厚而且运用还十分巧妙。可惜楚凌效仿了几次,除了搓出来几个雪球,并没有多大的收获、

    见连续被失败打击的有些无精打采地楚凌躲在火堆边,看着放在桌上的冰莲发呆,君无欢不由笑道:“本就是给阿凌看个小玩意儿,若是还惹得阿凌不高兴,倒是我这送礼之人的错了。”

    楚凌扭头看了他一眼,叹气道:“我这是在琢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得上长离公子啊。”

    君无欢道:“阿凌若是到了我这个年纪,自然也能做到了。”

    楚凌撑着下巴看着他道:“我不信,看你这么熟练。只怕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会了吧?”

    君无欢叹气道:“好吧,我十五六岁的时候正是身体最差的时候,平时还好,冬天连门都不能出。身边的人也不爱跟我说话,我一个人无聊的很,只好悄悄搓雪球玩儿了。”楚凌没想到长离公子竟然还有如此有趣的时候,却也从这话中听到了几分落寞。君无欢十五六岁的时候,已经是凌霄商行的主人了,却依然还是孤孤单单的么。相较起来,楚凌的前半身可以称得上热热闹闹了,十五六岁的时候正是鸡飞狗跳猫嫌狗憎的时候。若不是后来进了狐狸窝,说不定能长成军中一代女纨绔。

    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真是个小可怜,没事,现在不是有我陪你么?”

    君无欢淡淡一笑,火光映入他眼底仿佛眼底也燃起了明亮的光芒,“嗯,我要多谢阿凌,这两天确实是难得的悠闲自在。”

    楚凌眨了眨眼睛,直觉告诉她她跟君无欢的关系好像在往某个不可控的方向而去了。但是因为太自然了,反倒是让她无处质疑也不知道该要说什么。仔细想想,她似乎也并不讨厌这样的改变。

    微微扬了扬眉,不就是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么?若真的心动了就顺其自然呗。本姑娘又不是谈不起!

    看着对面的少女脸上明朗的笑容,君无欢虽然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却也明白她此时的心情不错,眼底的笑容也更深了几分。

    “闲着也无事,阿凌可愿听听我的事?”君无欢往火堆里添了一根柴火问道。

    楚凌托着下巴看他,“你不要我跟你换了么?”

    君无欢笑道:“就算我现在不告诉你,等阿凌出去以后说不定还是能听到。若是用这个秘密跟阿凌交换,回头阿凌岂不是觉得我占你便宜?正好现在无事,阿凌便当故事听听吧。”楚凌心中暗道,你倒是没占我便宜,因为你早就知道我的秘密了,只是没有证据无法证实而已。

    君无欢道:“阿凌可知道,这天下…姓君的人中,最出名的人是谁?”

    楚凌眨了眨眼睛,笑道,“长离公子,你该不会是想要我夸你吧?这天下还有比君无欢更出名的君姓人么?”

    君无欢看着她但笑不语,楚凌叹了口气道:“好吧,我知道…现在是君无欢,但是十多年前应该是君傲。”

    君无欢点了点头,楚凌道:“所以,你跟君傲将军是什么关系?”

    “君傲,是我父亲,我不是西秦人。”

    明明是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但是说的人轻描淡写,听的人也毫无震惊之意。君无欢对着火光,轻声道:“当年,君家被满门抄斩的时候我还不满十岁……”

    楚凌将下巴枕在膝盖上,安安静静地听着他说这些年的过往。虽然君无欢说的平淡,但这却绝不是一个平淡的故事。楚凌几乎都可以看到一个还不满十岁的孩子是怎么被人追杀一路跟着忠仆逃到了西秦的,再往后,忠仆横死,自己身受重伤几乎去掉了半条命。运气好被人所救,拜得名师,偏偏体质与师门内功不合本身又伤了身体。再然后,强练内功近乎走火入魔,却最终真的让他闯出了一条路来却也留下了一身抹不去的病痛。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君无欢还未满十三岁。他用三年时间就经历了寻常人几辈子都不会遇到的苦难。不得不说,命运对君无欢确实没有半点偏爱,直到现在也没有。

    也正是因此,君无欢如今的成就才越发的让人惊叹。楚凌突然有些惋惜,她晚来了这个世界很多年,没有看到十几年前尚且年少的君无欢。

    转眼间,两人已经在山中停留了四五天了。因为这场几乎让寻常人寸步难行的大雪,就连山中的野兽都都没有关顾他们这里。不过偶尔听到山里的狼啸,还是相当刺激的。

    清晨,两个身影在山林中穿梭着。楚凌一边往前走,一边道:“这雪化得可真慢。”雪已经停了两天多了,山上的积雪倒像是完全没化一般。君无欢倒是很自在,一边往前走一边道:“北方寒冷,上京虽然不及塞外,但是向这种地方有时候一整个冬天雪都不会化。这次还好,只要最近不再下雪,再过个三五天就差不多了。”

    楚凌叹气,“道理我都懂,可是…山路真的很难走啊。”

    君无欢笑吟吟地伸手道:“阿凌可要我带你?”

    楚凌对他翻了个白眼,“我可没有欺负病号的习惯。”

    抬眼望去,山林中鸟兽绝迹。两人走了半天功夫,也没有遇到一直猎物。楚凌正想说,让君无欢先回去自己去找找看猎物的时候,君无欢身形一闪已经到了她跟前,楚凌神色也是一凛,低声道:“有人过来了。”

    君无欢微微点头,侧耳倾听。片刻后轻声道:“人不多,大约十来个。”

    楚凌道:“我去料理他们。”

    君无欢不由低咳了一声,叹息道:“阿凌,偶尔你还是要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啊。”楚凌斜了他一眼,君无欢道:“虽然阿凌很厉害,但是让我这样一直吃软饭我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若是吃得多了,说不定我只好以身相许了。”

    “……”

    楚凌还没想到是该说我消受不起拒接啊,还是应该说长离公子秀色可餐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调侃回去。君无欢已经飞身扑向了前方声音地来处。他穿着素色的布衣,在雪地里犹如一只白隼在雪地上掠过片刻间已经不见了踪影。楚凌叹了口气,忍不住好气又好笑,却也顾不得许多飞身跟了上去。

    当楚凌赶到的时候,君无欢已经将所有人都解决了。十多个黑衣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原本雪白的地面已经满是血腥和污泥。君无欢束手站在雪地上,却让楚凌无端生出几分高洁之感,就像是…之前君无欢送给她的冰莲。

    看到楚凌过来,君无欢姿态优雅地随手丢开随手捡来的剑,道:“阿凌,冥狱的人。拓跋梁这次倒是比南宫御月快了一步。”

    楚凌皱眉道:“看来身手一般。”

    君无欢笑道:“若是真正的高手,怎么会在这大冷天被派出了搜山?不过,这地方也不能待了,咱们一会儿就走吧。”楚凌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

    两人略微收拾了一般就离开了这住了几天的木屋,这地方条件简陋单调无聊,但是真要走到倒是有几分淡淡的不舍了。楚凌回头看了一眼雪地中伫立的木屋,不由莞尔一笑摇了摇头往前走去。

    君无欢跟在她身边,两人并肩而行飞快的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等到两人走出深山的时候,距离他们掉落悬崖已经过去了九天了。两人容貌气质都远超常人,想要默默无闻的泯然众人实在是有些困难。不过稍微装扮一下,君无欢装扮成一个面色枯黄憔悴的读书人,楚凌装扮成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到还是可行的。大冷天的,除了那些依然兢兢业业地四处搜索君无欢下落的人,倒也没多少人真的在意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人是谁。

    楚凌和君无欢此时正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上的一家客栈里。两人都从善如流的裹上后厚厚的棉衣,没有再穿着那一身轻薄飘逸的衣衫惹人眼。

    楚凌捧着一碗浓浓的姜茶喝了一口,再感受一下茶楼里炭火燃烧的暖意,忍不住舒服地轻叹了一声。君无欢看着她,轻声笑道:“这几天阿凌辛苦了,都瘦了,一会儿多吃一些。”

    楚凌看了一眼四周,压低了声音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君无欢道:“阿凌可有什么打算?你若是回信州的话,我先送你回去。”

    楚凌摆手道:“你知道我是个闲人,你自己事情想必不少,用不着处处迁就我。”

    君无欢沉吟了片刻道:“我要去沧云城,正好可以与阿凌通路一段时间,怎么算是迁就。”

    楚凌倒是不意外他的选择,只是道:“下了这一场雪,还有之前的宫变,北晋就算要出兵也该等到开春去了吧?”

    君无欢点头。拓跋兴业三日前已经回到上京,上京的局势应该差不多定下来了。”

    “不知道…最后谁胜谁负。”楚凌有些好奇,不过现在冥狱的人还在追杀君无欢,想必明王还没死。但是好像也没有听说北晋皇驾崩的消息啊?

    “阿凌想知道么?”

    楚凌挑眉道:“你难道不好奇?”

    君无欢道:“无外乎就是那几种可能,北晋皇赢,明王赢,两败俱伤各自妥协或者被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一种可能性不大,既然现在明王没死,北晋皇也没驾崩,只怕就是第三种了。”

    楚凌挑眉,“那不就是维持原状了?”

    君无欢摇头道:“怎么会维持原状?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当成是没有发生,已经造成的损失也不可能弥补回来。拓跋梁对皇位志在必得,能让他脱险想必也是不得不为之。同样的,北晋皇若有机会也绝不会放过明王的,既然按兵不动,那就代表他也奈何不了拓跋梁。所以只能各退一步…我只怕,北晋皇要让步得多一些。”

    楚凌撑着额头思索了片刻,点头道:“北晋皇想要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除了各位皇子的母族只怕大多数都不太支持的吧。只要北晋皇放弃立储的打算,这一场宫变拓跋梁纵然没有达到目的,也算是小赢了一场了。不过朝中的局势和权力变动,还要具体的消息才能分析。”

    君无欢点点头,“阿凌说得不错,如果北晋皇放弃立储,一旦北晋皇出了什么事,无论是拓跋罗还是别的皇子…能争得过拓跋梁的机会都不大。除非是…有大将军全力支持。所以阿凌…往后围绕着拓跋大将军的勾心斗角会越来越多。你选在这个时候离开是对的,若是再留下去,拓跋将军只怕是会有麻烦。”

    楚凌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君无欢一直没有再追问楚凌的身份,楚凌也没有回答过这个问题。两人之间似乎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默契,心照不宣。

    砰砰。

    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地敲了两下,君无欢侧首淡淡道:“进来。”

    片刻后,门被退开了。年过五旬的掌柜走了进来,恭敬地道:“见过公子。”

    对于君无欢手下的情报和生意遍布天下的事情,楚凌已经见怪不怪了,倒也不觉得惊讶。君无欢微微点头道:“免了,这几日上京的情况如何?”

    “回公子,自那日宫变之后四皇子和明王就各自领兵在上京皇城对峙了起来,期间双方人马打了几场折损了不少人马。不过各家权贵最后都忍不住纷纷下场占了队。焉陀家旗帜鲜明的支持明王,北晋皇一怒之下将焉陀皇后贬入了冷宫,连她生的两位皇子一位公主也跟着倒了霉。但是勒叶皇后却表示勒叶部永远只会支持陛下,将明王妃撇在了一边。原本明王府略占了上风,不过三日前拓跋大将军带着十七皇子回京之后,局势立刻被扭转。听闻…北晋皇和明王还有拓跋大将军三人密谈了一整夜,第二天双方就各自退不了。“

    君无欢神色淡然,“具体呢?”

    掌柜道:“陛下放弃立太子,承认貊族的传统王位能者居之。加封明王为亲王。与三皇子、四皇子、六皇子同为议政亲王。不过,明王麾下的南军,需要并入兵部。另外,听说北晋皇病得不轻。”

    君无欢挑眉,“明王同意了?”

    掌柜点头道:“是。”

    君无欢道:“拓跋梁这次倒是爽快。”

楚凌笑道:“这有什么好不同意的,谁知道明王麾下到底养了多少南军私兵?还不是他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就算归了兵部,只要将领还是明王的人,这些兵马也依然听他指挥甚至还可以让朝廷替他养着。哪怕北晋皇真的拆散了这些兵马各自整编,大不了拓跋梁再养一批就是了。南军在貊族人眼中素来都是炮灰,精锐的兵马不好养,炮灰却好养。只要拓跋梁手里真正的精锐没有交出去,他也吃不了多少亏。“

    君无欢莞尔一笑,“这话倒也不错。”

    楚凌饶有兴致地道:“我倒是有些好奇,北晋皇为何会将拓跋罗排除在外?他出了什么事了?”

    掌柜抬头看了楚凌一眼,恭敬地道:“回凌公子,北晋大皇子…废了,在乱军中被人看砍断了一条腿。”

    “……”楚凌默然。



------题外话------

    啦啦啦~早上的飞机,这里是存稿君,下午二更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