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6、君无欢的伤!(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是被阳光醒的,浑身上下都像是被车碾过一般的疼痛感。正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被人搂在怀中有些动弹不得。抬头望过去,君无欢苍白的容颜映入了眼中。往日看上去赏心悦目的此时却让楚凌觉得触目惊心。

    “君无欢…君无欢!”楚凌推了推他,君无欢却依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楚凌叹了口气,使了点巧劲儿从君无欢怀中挣脱了出来,再低头去看君无欢的时候却忍不住吸了口凉气。两人身上的衣服都还有些湿润,但是原本君无欢身上的血迹却已经消失殆尽了。此时侧躺在地上的君无欢后背上的衣服多处被蹭破了,衣服上面血迹斑斑,还能看到衣服下面的背脊上满是伤痕,倒是跟楚凌背后的伤如出一辙。

    但是楚凌背上的伤是她自己跟冥狱的人周旋的时候从山坡上滑落时擦伤的。楚凌自己有分寸,只是看着吓人其实并不严重。但是君无欢…楚凌记得君无欢打断了绳索之后直接将她揽入了怀中,楚凌在坠落中半昏迷过去了最后只感觉到了落入水中的冰凉。她并不觉得君无欢会比她好多少。身在半空中,撞上了哪儿只怕也由不得自己。她身上没有增加半点伤痕,那就是所有的伤都让君无欢承受了。

    再看了一眼他们眼下所在的地方,是一条河面的河滩上,距离河边已经有好几步远。这种地方自然不可能是被水冲上来的,也就是说君无欢搂着她掉进水里之后还不知道被冲出去了多远,又抱着她从河里爬了上来。

    楚凌扶额,她从来没有如这一刻一般觉得,自己的存在竟然是给人拖后腿的。如果她没有跟下来,君无欢一个人是不是还要轻松一些?

    伸手探了探君无欢的额头,入手冰凉,君无欢连气息都有些微弱了。整个人都是冰凉的,如果不是还能探到脉搏和呼吸,楚凌只怕都要以为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楚凌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才俯身扶起君无欢朝着前方走去。

    “国师

    山崖边,南宫御月神色冷漠的临风而立。听到声音,回头淡淡的看了身后的白衣男子一眼。白衣男子只觉得背脊一凉,丝毫不敢耽搁连忙道:“这面山崖高百尺,山崖下便是穆兰河上游的分支,水流湍急。这个季节,那人又身受重伤,若是落入水中只怕是有死无生。”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冷笑道:“有死无生?君无欢若是那么容易死就好了。”

    白衣人不敢反驳,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以昨晚那位长离公子的伤势,更加上久病之身。这个季节虽然还没有结冰河水却也是冰寒刺骨,这么高的地方只怕掉下去就直接会被水拍晕,从此陈尸水底了。可惜,国师显然并不相信君无欢会这么容易死去。

    南宫御月道:“只要一天见不到君无欢的尸体,就给本座继续找!”

    “是,国师。”

    “国师。”不远处,一个白衣人匆匆而来。

    “何事?”

    白衣人道:“上京传来消息,拓跋兴业已经在赶回途中,明王请国师尽快回京商议。”

    南宫御月脸色微沉,冷声道:“拓跋梁还没有拿下拓跋胤?当真是废物!”

    身边的人心中暗道:“明王虽然厉害,但是四皇子也同样不是废物啊。”口中却道:“拓跋胤拿了明王世子威胁明王退出了寝宫。有四皇子和昆坚联手,之前百里公子又受了些伤,明王那边只怕也无可奈何。”

    南宫御月道:“本座怎么不知道拓跋衍有那么重要。”

    “……”白衣人道:“四皇子说…如果明王不肯后退,就当着所有将士的面,一刀一刀地剐了明王世子。”如果四皇子真的一剑杀了明王世子,或许明王能忍住。但若是真的眼睁睁看着儿子在人前被一刀一刀的剐了,那明王的威信只怕就要荡然无存了。更会给人留下一个明王利欲熏心,连亲生儿子都不管不顾的印象。不得不说,这位四皇子平时看着不是个喜欢勾心斗角的,真的动起手来也不是个吃素的。

    “君、无、欢!”听着南宫御月咬牙切齿地声音,跟前的白衣人都低下了头不敢说话。谁不知道,那明王世子可是君无欢送给拓跋胤的。

    “回京!”南宫御月道。

    “国师,这里……”

    “继续找!本座给你们三天时间,找不到君无欢的尸体你们提头来见!”说完,南宫御月神色阴沉的拂袖而去。

    “是,国师!”

    君无欢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山脚下的一块平地上。前方不远处是湍湍流淌的河流,身边两步远还燃烧着一小堆篝火。温暖的火光驱散了触动的寒意,君无欢抬起手想要摸一摸自己被火烤的有些热的手臂却发现自己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无奈地叹了口气,扭过头去看向河边,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蹲在河边洗着什么。

    不一会儿,楚凌从河边走了回来手里还拎着一堆东西。看到君无欢睁着眼睛看着她,唇边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你醒了?”

    君无欢动了动嘴唇,声音干哑无力,“阿凌……”

    楚凌将东西放下,取过身边挂着的一截竹筒送到他唇边道:“你现在不能喝太多水,润润喉咙就好。”

    君无欢喝了一口水,感觉嗓子舒服了许多,才对她笑了笑点了下头。楚凌将装水的竹筒放到一边,扶着君无欢躺下叹气道:“你最好祈祷这两天不会下雨,南宫御月和冥狱的人也不会这么快追过来。不然咱俩都要凉了。”要不要生火的事情,楚凌也是思索了再三的。并不是每个地方都能找到一个山洞给人居住,不生火君无欢要被冻死,生火可能会被人发现行踪。这山谷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面积相当得大不说,四面都是陡峭的山峰,楚凌走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出口。又不放心将君无欢一个人留在这里,只好先回来了。

    一边说着,楚凌一边开始在洗干净的石板上捣药。

    君无欢动了动,为自己的无力皱了皱眉,低声道:“阿凌不用担心,这地方…出入口在水底,距离…我们落崖的地方也已经很远了,就算南宫御月的人找过来,也需要几天的时间。”至于下不下雨,这就要听天由命了。

    楚凌有些意外,“你来过这里?”

    君无欢笑了笑道:“这里是上京附近。”楚凌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上京附近你都很熟悉?”

    君无欢点了点头。

    楚凌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可不像是一个商人的习惯,倒是更像一个将领的习惯。不过即便是绝大多数的将领,只怕也不会费心去搞清楚一个自己根本用不着的地方的地形。这里可不是什么战略要冲。

    “这样最好。”楚凌道,“我方先前本想用内力替你调息,不过发现有些问题。我也不敢冒然行事,除了伤,你的身体没事吧?”君无欢笑道:“阿凌不用担心,我没事。”

    楚凌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信了没有。只是伸手去解君无欢的衣襟,见君无欢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自己,方才反应过来抽了抽嘴角道:“上药。”

    君无欢莞尔一笑,“有劳阿凌了。”

    楚凌拉开他的衣襟,虽然已经看过一次了,还是忍不住抽了口气。不说惨不忍睹的后背,就是君无欢的胸前的伤也是触目惊心。看着那横七竖八或心新或旧的伤痕,楚凌道:“我觉得需要凝香膏的人不是我,而是长离公子。”

    草药冰凉的触感让君无欢的身体有些僵硬,口中却淡笑道:“那怎么一样?我一个男人多几道伤痕也没什么。”楚凌挑眉道:“你这可不是多几道伤痕而已。”楚凌的医术虽然烂的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却也能算是半个伤痕鉴定专家。三年前没怎么注意,先前仔细看才发现君无欢这些只是胸前严重的伤痕就有七八处,刀伤,剑伤,还有别的兵器伤。其中至少有四五处放在别人身上只怕都足矣致命。更不用说,只怕还有过不少没有留下伤痕的小伤了。用严苛一点的眼光来看的话,长离公子的身体毫无可欣赏之处。虽然身材不错但是略显消瘦,数不清的伤痕让楚凌想到了拼拼凑凑的破布娃娃。

    “外伤好说,但是内伤我就没有办法了。你是没带药还是掉进水里了?”楚凌一边上药,一边问道。

    君无欢蹙眉道:“大约是掉了,没关系…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

    楚凌上药的手顿了一下,道:“在长离公子眼中,什么才算是重要的事儿?”

    长离公子敏锐的感觉到阿凌姑娘的气儿好像不太顺,很是识趣的闭嘴不再招惹她。楚凌轻哼了一声,但是很快又叹了口气道:“你既然对这里这么熟悉,落下来的时候想必是心中有数。倒是我多事了才加重了你的伤吧?”君无欢若是不带着他,说不定不会伤的这么重。

    君无欢摇头,“阿凌怎么会这么想?若不是阿凌在半山腰拦了一下,说不定我掉进水里直接的起不来了。就算是…从水里爬出来了,这会儿也……”

    楚凌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手下小心翼翼地处理着那鲜血淋淋的伤口。等到终于上完了药,楚凌方才暗暗松了口气,再低头看君无欢已经再一次睡过去了。

    确定君无欢只是睡过去了,楚凌才重新开始忙碌起来。自从醒过来之后,她就一直在忙碌,忙着生火,寻找草药,寻找猎物,除了啃了两个有些干瘪的果子几乎什么都没有吃。这会儿才有空坐下了将自己刚刚打来的猎物处理了填饱肚子。

    但是没过多久她又发现不对了,君无欢开始发起了高烧。无论是楚凌还是君无欢身上都没有任何的药品,为了预防伤口感染虽然楚凌也找了一些对症的药材,但毕竟不方便煎药不说见效也慢。楚凌只得一遍又一遍的用水替他做物理降温。

    等到君无欢的体温终于恢复正常,楚凌也忍不住靠在一边睡了过去。

    其实君无欢的身体对伤病的抵抗比寻常人强得多,这并不奇怪,君无欢为了保命早就已经练就了即便是睡梦中内息也依然会运转不休的能力。除非他彻底陷入深度昏迷对外界半点感知都没有了,不过君无欢若是真的陷入了那样的境地,基本上不用别人杀他他也离死不远了。所以平时他即便是受伤不太重的伤或者是受了凉之类的,就算不吃药慢慢地也会好起来的。

    君无欢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了。身边的火堆依然还燃烧着显然不久之前还有人刚刚添过柴火。君无欢扭头看过去,就看到楚凌坐在他旁边不远处,背靠着身后的山坡已经睡着了。君无欢在心中轻叹了口气,慢慢撑着地面坐起身来。行动间,无论间无论是外伤还是旧疾都在纠结着疼痛着,但君无欢的脸色却依然平常的平静,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痛楚一般。

    他起身的动作让楚凌从浅眠中睁开了眼睛,“你做什么?”

    君无欢对她笑了笑,轻声道:“我没事…辛苦阿凌了。”

    楚凌道:“没事就躺下。”

    君无欢摞了两步,走到楚凌身边慢慢坐了下来。伸手轻触了一下楚凌肩头,皱眉道:“伤口有没有裂开?”

    “没有。”楚凌道:“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别乱动,我闻到血腥味儿了。”伸手拉开他虚拢着的衣襟,果然看到一道伤口上已经再一次流出了鲜血。显然是方才地动作扯到了伤口。

    楚凌一伸手压着他靠在了伸手的山坡上,“不想趟就靠着,别动。”从旁边取过软布和清水重新他处理了伤口,楚凌微微凝眉,纤细的指尖轻触了一下他的胸膛,道:“很痛?”

    君无欢慢慢摇了摇头。

    “不痛怎么这么僵硬?”

    君无欢沉默了一下,靠着楚凌轻声道:“阿凌,让我…靠一会儿。”

    声音里带着几分从未有过的虚弱,楚凌听到他低声道:“好痛啊。”

    楚凌迟疑了一下,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一个安抚和安慰的动作。君无欢靠着楚凌半晌不语,楚凌手掌下清楚的感觉到君无欢竟然在发抖。普通的外伤自然不足以让君无欢这样,楚凌想起那瓶君无欢一直在吃的镇痛药。

    “君无欢?!”伸手握住君无欢的手腕一探,果然…内息混乱,强劲的内力再君无欢的经脉中横冲直撞。楚凌最开始学习的内功是君无欢给的,中正平和。之后又一直有拓跋兴业的指点和看护,平生从未体验过这种类似于走火入魔的感觉。

    君无欢靠着楚凌,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他咬牙道:“没…事……”

    楚凌叹了口气,一股淡淡地无力悠然而生。这种情况下她除了看着君无欢痛苦,没有任何办法。她不知道该如何帮助君无欢,这种体验对于一贯强势的掌握着自己的一切的血狐来说并不是很好。看着眼前的人满头冷汗的靠着自己发抖的模样,楚凌只能小心地避开他身上的伤口,将他搂地更紧一些。

    天亮之后,必须提君无欢找到需要的药材。哪怕是…饮鸩止渴的药材。君无欢现在的身体绝对经不起再这么来两次,两害相权也只好取其轻了。

    所幸天色大亮的时候,君无欢终于平静下来了。慢慢坐起身来,道:“让阿凌见笑了。”

    楚凌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道:“你可知道这地方出口在哪里?我看这两天天气只怕不会太好,而且,你的身体也拖不得了。”

    君无欢思索了片刻,道:“沿着这条河一直往前走,大约二十来里的模样就是出口。不过…这个出口是水路,而且出口是一个大约十来丈高的瀑布,水会从那里再一次和穆兰河合流。”楚凌木然,别的都不说,以她和君无欢的身高体重差,她也不太可能带着君无欢走二十几里路。若是让君无欢自己走就更不可能了,就他身上的伤,二十几里路够让他们走到天长地久。

    无奈地叹了口气,楚凌道:“我去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能安置的地方,还是先休息两天再走吧。对了,你的人…能不能找到这里?”君无欢摇头,“我们能飘到这里,也算是意外了。原本我打算入水之后立刻就上岸的,但事当时实在是体力不济这才误打误撞被冲进了这里。更何况…凌霄商行和我手下得用的人大都已经撤离了。留下的都只是一些眼线探子,有能力避开北晋人进山的只怕不多。”

    楚凌耸耸肩,倒也不算失望。伸手拍拍君无欢的肩膀道:“没事,不用担心。”

    “是我连累阿凌了。”

    楚凌忍着没问,如果我不在这里,你打算怎么办?

    君无欢既然清醒着,多少也是有些自保之力的。楚凌倒是没那么担心了,去采药什么的也能走的远一些。君无欢所需要的药中的主要紫雾草本身就是常见的草药,果然被楚凌找到了。楚凌一边采药,一边还不忘摘一些野果顺便打一些猎物。

    拎着一堆猎物往回走,楚凌突然扫到旁边的山坡上石头的夹缝中长着一株像是人参的植物,仔细一看,确实是一支人参。不过…人参旁边的小树上却帮着一根布条。楚凌蹙眉收回了想要去挖人参的手,这是山中的采药人才有的习惯。发现一些还不太适合采摘的名贵药材,就留下标记等到下次过来或者觉得时间合适了再来采。

    有这个,就说明这里有采药人来过。也或许…这附近就有人家?

    楚凌凝眉思索着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喂,你想做什么?”突然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青年急匆匆地从山坡的另一头跑了过来。

    楚凌微微挑眉,笑眯眯地看着她,“我?采药啊。”

    青年戒备地看着她,道:“那…那是我先发现的。”他自然看得出来眼前这个漂亮的少女不像是一般人,不由得有些谨慎起来。楚凌挑眉道:“但是我来的时候这里没人啊,这颗人参上面又没有写你的名字。”

    青年指着那根布条道:“那个…是我绑的。”

    楚凌道:“那上面也没有你的名字啊,你叫什么?”

    “你…你这人怎么不讲理!”青年怒道。

    楚凌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啦,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小哥,这人参我有用,卖给我怎么样?”

    年轻人犹豫地看着她,“你…你买得起么?”楚凌也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确实是有些落魄,虽然没有衣不蔽体那么惨,但是身上的黑衣也有些破旧了。楚凌道:“我看这人参年份还小,药性只怕也一般。你平时卖多少钱?”

    “总要卖个十两银子的。"年轻人有些心虚,眼下这人参的药力确实很一般,若是挖去卖的话只怕卖不到十两银子。但是他原本也没有打算现在就挖了啊。

    楚凌点了点头道:“行,你让给我如何?”

    “你有钱么?”

    楚凌伸手往头上抹去,片刻后便从发髻中间抽出了一支镶嵌着宝石的发簪。这发簪和宝石都十分的不起眼,但是簪身却雪亮而锋利,必要时候是可以当成暗器甚至是凶器用的。楚凌自然不会将这样的东西直接交给别人,手中流月刀对着那发簪一划,镶嵌着宝石的簪头立刻就和锋利的簪身脱离。楚凌将那宝石抛了过去道:“这块宝石虽然小,成色也一般,但是十两银子总还是值的。”

    青年自然满意的,他并不打算将这宝石拿起卖了。拿回去送给媳妇儿,想必她也会很高兴的。

    不过他看向楚凌的眼神却多了几分畏惧,就对方方才那一刀青年便知道,若是这少女想要杀了他再取药只怕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一时间倒是有些忐忑起来了。

    楚凌淡淡笑道:“既然是买卖,自然是你情我愿。你若是愿意,东西拿去就是了。如果你能告诉我,这附近哪儿有落脚的地方就最好了,我有些事情要在这山里住几天。”

    见青年犹豫,楚凌笑道:“放心,我不抢你的药,只要这附近有标记的药我都不动。但是最近你最好也不要到这附近来,不要告诉别人见过我。”

    青年连连点头道:“已经入冬了,这山里危险,今天原本就是我今年最后一次上山来,下一次就要明年开春了。姑娘…姑娘想要找个落脚地方的话,从这里转过去山坳里有个小屋子,是上山来打猎和采药的人偶尔落脚的地方。大冷天猎人和采药人都不会往山里来了。那小屋子遮风挡雨可以,但是…想要防住山里的野兽却是万万不能的。姑娘…姑娘若是没事,还是早些出去的好。”越是天气冷,山里的野兽饿着肚子就越是可怕。

    楚凌点点,“多谢。”

    青年看了看楚凌,到底还是没有再说什么赶紧走了。也在心中下定了决心要将这件事拦在肚子里,这姑娘一看就不是寻常人,他们这些人小民百姓惹不起。

------题外话------

    么么哒~亲爱的们,今天二更在下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