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5、找死的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上前一步,俯身将楚凌从地上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楚凌一惊,伸手想要推拒,奈何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从昨晚到现在的辛劳早已经超过了她身体的负荷,爽是爽到了,后果也很是惨重。伸出去的手半点力气没有,说是要推开君无欢倒更像是欲拒还迎的撒娇。楚凌自觉做不出来这样肉麻无聊的事情,果断地放弃了。

    君无欢一脸平静,理所当然地道:“抱你走啊,我没跟你开玩笑,后面真的有人在追我。”

    楚凌道:“你怎么也会被人追杀。”

    君无欢抱着楚凌树林外边走去,“我被追杀多正常啊,他们不想杀了我才不正常。”

    楚凌道:“不对,拓跋梁现在正忙着和北晋皇死磕呢,哪来的功夫追杀你?你做了什么让他连轻重缓急都不顾了。”君无欢道:“你不是让人去抓拓跋衍么?我把他丢给拓跋胤了。”

    “……”这虽然算不上是断子绝孙的深仇大恨,但杀子之仇也不是小事啊。拓跋衍落到了北晋皇手上,能活下去还真是艰难。也就难怪拓跋梁会不管不顾的派人追杀他了。所以说,这世上大多数的死都是人自己作出来的。

    楚凌实在是累得不清,竟然就这么任由君无欢抱着便睡了过去。等她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伤都已经被人处理过了,刚坐起身来就看到叶二娘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看到她醒来,叶二娘欢喜地道:“小五,你可算醒了。”

    楚凌有些惊讶,“二姐,你怎么在这儿?”

    叶二娘将药碗塞进她手中道:“我和四弟不是跟云公子一起出城了么,我们暂时住在这里。你不知道,长离公子带着你过来的时候可把我们吓了一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没有啊,打了一架舒服极了…唔,有点痛。”一个不小心扯到了背后的伤口,楚凌立刻痛的眉眼都皱起来了。叶二娘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还知道痛啊,你知不知道你身上有多少伤?一个姑娘家,这么多伤以后若是落下了疤痕……”

    楚凌不以为意,“只要脸上没疤不就好了。”只要有一张美美的脸蛋,楚凌觉得日子还是可以过的。叶二娘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从旁边的柜子上拿起一个精巧的小瓶道:“这是御生堂的凝香膏,等伤好之后每天早晚涂一次。”

    楚凌接过来把玩着小瓶,一边看着有些简陋的房间道:“二姐,你对我可真好。”

    叶二娘笑看着她道:“我可没本事替你买到这价值千金的凝香膏,这是长离公子给的,你要谢还是去谢人家吧。”

    楚凌略一恍神,突然想起来,“二姐,我睡了多久了?君无欢呢?”

    叶二娘道:“君公子前天傍晚带你来的,你都睡了整整两天了。君公子将你送过来之后就走了,说是还有要事。让我们等你醒来之后,若无要事就尽快离开京城。”

    楚凌微微蹙眉,心底不由闪过一丝怅然。

    “君无欢回皇城里了?他不是在被明王府的人追杀吗?怎么还跑回去?”楚凌皱眉问道,叶二娘叹气道:“长离公子要做的事情谁拦得住,更何况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楚凌默然,君无欢跟他说他也在被人追杀绝不是开玩笑逗她玩儿的。楚凌心知肚明,如果君无欢真的将明王世子扔给了拓跋胤的话,等明王腾出手来绝对不会放过君无欢的。当然,即便是他不这么做,等明王有空了也还是不会放过君无欢的。拓跋梁比北晋皇拥有更强的控制欲,君无欢这样能力卓绝却不肯臣服于他的人,只会被他列为需要铲除的目标。

    只是…楚凌轻叹了口气,君无欢,你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他们如今落脚的地方是距离上京百里之外的一个偏僻的小镇外面,一处不起眼的农家。如今明王正忙着和北晋皇死磕,要么就是拦住拓跋兴业回京的路,暂时还没有功夫派兵四处大肆搜捕,他们还可以安稳的住上几日。不过也必须在上京彻底分出胜负之前离开。否则到时候无论是哪一方胜出了,对楚凌来说都是个麻烦。

    虽然身上的伤还有些痛,但是睡了整整两天的楚凌更觉得浑身酸痛,坚持想要起身走走。叶二娘说不过她,只能让她起身出门了。门外被篱笆围成的院子里,云翼和狄钧正蹲在眼底交头接耳地嘀咕着什么,看到脚步声回过头来,云翼还好些狄钧却险些吓的一屁股坐在了湿漉漉的地上。昨晚刚下了一场雨,地上的泥土还没有干,空气里带着一股淡淡的潮湿的味道。

    “小…小、小五?”

    楚凌对他笑了笑,点头道:“四哥。”

    狄钧凑到楚凌面前,仔仔细细地打量起她来,“你…你真是小五啊?”

    楚凌道:“不像么?”

    狄钧连连摇头,确实是不像啊。他的五弟难道从此就要变成五妹了?狄钧围住楚凌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忍不住问道:“小五,你怎么变成个姑娘了啊。”

    楚凌无语,“四哥,我本来就是个姑娘。之前骗了你们是我不对,抱歉啊。”

    狄钧连忙摆摆手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就死、就是…有点不习惯。”

    楚凌点头笑道:“我知道,四哥慢慢就习惯了。四哥你不怪我就好。”

    狄钧摸摸脑门,看着楚凌道:“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行走确实是不方便。不过…这么算来,当初你到咱们黑龙寨的时候,还是一个才刚刚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吗?”狄钧忍不住抖了抖,他们黑龙寨那些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在干嘛?小五这个年龄已经在做什么了?

    楚凌扶额,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么?

    “四哥,其实我已经十六了,所以…两年多以前我也已经满十三了。”

    “十三啊……”十三岁的小姑娘,都还没有及笄。

    “……”楚凌觉得,大概不该聊这个话题。

    云翼看着楚凌问道:“你是故意的?”

    楚凌不解地看着他,“什么故意的?”

    云翼道:“你帮拓跋赞引开了冥狱的人,最后被冥狱的人围攻。但是那些追杀你的人又被你和君无欢杀掉了。之后就算北晋人想要追查你的下落,也只会当你被冥狱的人杀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这样…就不会连累、你师父了吧?”

    楚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门笑道:“你一个小孩子,这么聪明干什么?”

    云翼翻了个白眼,倒也不再跟楚凌唠叨她师父的问题了。站起身来道:“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楚凌道:“轻伤,没事。休息两天就能好了。”云翼点点头道:“叶二娘他们要回信州我要去沧云城,你有什么打算?”

    楚凌看着云翼道:“你自己一个人去沧云城?”

    云翼瞥了她一眼,傲然道:“有什么问题?”

    楚凌摇摇头,“没事,自己小心一点。”

    云翼明了,楚凌这是要跟着叶二娘和狄钧走了。有些失望地看了楚凌一眼道:“那再休息两天就启程吧。”

    楚凌蹙眉,问道:“君无欢做什么去了?”

    云翼道:“长离公子自然是处理凌霄商行的事情去了,既然要全面撤出上京,凌霄商行的事情还多着呢。不趁着这两天北晋人没空理会办妥,以后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楚凌叹了口气道:“这也太危险了,别出什么事才好。”

    云翼有些不以为然,“能出什么事?长离公子那么厉害。”

    楚凌有些诧异地打量了云翼一番,记得当初云翼可是对君无欢百般地看不顺眼,现在看来果然是已经长大了么?

    “你可知道君无欢这次干了什么?”楚凌叹气道:“他不仅得罪了北晋皇还得罪了明王,这两拨人若是没有打的你死我活,双方都想要弄死他。”

    “这…这么厉害?”不仅是云翼,狄钧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看着楚凌,看起来恨不得让她赶快讲一讲长离公子的丰功伟绩给他们听。楚凌在心里暗暗地冷笑一声,跟脑残粉讲不清楚话!

    楚凌的伤本就不重,两天不到伤口就已经结了痂不再沁血了。但是君无欢却一直都没有消息,这不得不让楚凌感到有些担心。不只是楚凌,叶二娘三人也有些担心起来。毕竟这一趟上京之行,君无欢确实是帮了他们不少忙。所以狄钧自告奋勇地跟着云翼出去打探消息了,楚凌和叶二娘就留在农家里继续养伤。

    叶二娘含笑看着坐在屋檐下发呆的楚凌,“小五在想什么?”

    楚凌摇了摇头道:“没有,闲着没事儿发发呆。”

    叶二娘摸摸她的头顶笑道:“小五这模样可不像是发呆。”

    楚凌无奈,只得苦笑道:“好吧,我有点担心。”

    “担心长离公子?”叶二娘问道。楚凌点了点头,还有点担心拓跋赞,也不知道那熊孩子找到师父没有。不过,以后是不能再用曲笙的身份出现在他们面前了,道不同对谁都不好。

    叶二娘在楚凌身边坐了下来,侧首打量着她半晌方才笑道:“小五可知道,当初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我们为何这般相信你?”楚凌挑眉,她确实有些好奇。对于郑洛这些在乱世中混了这么多年的人来说,对她的信任未免来的太容易了一些。即便是一照面她就救了他们的性命算是刷足了好感,但是就连原本怀疑她的窦央改变的也很快就有些奇怪了。他们可没有君无欢那样无孔不入的情报系统能够查清楚她的身份。更何况,连君无欢那时候也并没有查到她的身份。

    叶二娘道:“老三说,小五虽然来历不明,但却是个重情的人。这样的人,总归不会是坏人的。”

    楚凌有些意外,她倒是不知道自己竟然算得上是个重情的人?

    叶二娘叹息道:“不过,太过重情义有时候也未必有什么好处。就像是我们,以小五如今的能耐,留在黑龙寨一个小小的山寨里实在是有些屈才了。说到底,一直都是小五救我们,帮我们,我们却没有为小五做过什么,平白占着便宜让你叫一声兄姐。”

    楚凌睁大了眼睛,做惊恐状,“二姐,你们要赶我走吗?”

    叶二娘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别闹,二姐是告诉有什么要做的事情或者想要做什么尽管去,不必总念着黑龙寨。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还认,我们就依然是你的兄姐,黑龙寨依然是你的家。”

    楚凌搂着叶二娘的手臂靠在她身上,笑道:“二姐当然永远都是我的姐姐,其实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想做的。当初拜师也是情势所迫加上确实机会难得。但是如今北晋朝堂危机四伏,我身份敏感很多事情也是纸包不住火的。做人总不能太忘恩负义了,我若是留下,早晚会给师父带来滔天大祸的。”一个天启公主隐姓埋名拜北晋兵马大元帅为师?怎么想也不像是心慕北晋想要归顺的样子。更何况,她跟貊族人也确实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楚凌承认貊族有一些不错的人,但那不代表她就和貊族是一路人。无论是貊族人对天启的杀戮还是蔑视,或者如今朝堂的局势以及未来可能的走向和政策,楚凌都不看好。即便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也没有几个正常人会直接选择投入纳粹阵营吧?

    叶二娘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楚凌对拓跋兴业的感情而多说什么。

    人之所以为人,不就是因为有感情么?况且比起别的貊族人,不管拓跋兴业是不是貊族入关最强力的打手,至少他的私人品德是足以令人尊敬的。立场相对,也并不妨碍尊重自己的敌人。叶二娘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也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闺阁中以为这世间非黑即白的弱质女流了。

    叶二娘揽着楚凌笑道:“这有什么要紧的,你还是个小姑娘呢。小五这样漂亮的小姑娘,原本就该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过日子才对,无论做什么,如今这世道跟你也没什么干系。”

    楚凌略心虚,小姑娘什么的…真算起来她只怕也不比二姐小两岁。

    “二姐!”

    “阿凌!”

    两个声音从外面传来,两人刚抬起头就看到两个身影飞快地窜了进来,狄钧和云翼相互搀扶着,看起来都喘得不轻。云翼更是满脸通红,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

    叶二娘连忙站起身来往外面看了一眼,见外面并没有人才松了口气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狄钧道:“二姐…那个、长离公子,好像出事了!”

    “怎么会是?”叶二娘问道。

    云翼道:“我们刚到镇上打探消息,听到有人说好多黑衣人都在追杀一个重伤的俊美男子,好像就是长离公子的模样。我去了凌霄商行的一处暗桩,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长离公子的消息,长离公子好像失踪了。”

    楚凌蹙眉,道:“现在拓跋梁和北晋皇正忙着争斗,哪里还的那么多人追杀君无欢?”就连围追堵截她和拓跋赞拓跋梁派出的冥狱中人也不算多,可见手里人也是紧得很。

    云翼摇头道:“不只是冥狱的人,还有…还有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各个都很厉害,长离公子昨晚跟南宫御月打了一架受了重伤……”

    白衣人?白塔的人?

    楚凌站起身来,问道:“君无欢往哪个方向去了?”

    云翼皱眉道:“往北边去了。”

    叶二娘不解,“咱们在这边,长离公子怎么往北走了?难道凌霄商行在北边有什么隐藏的高手?”

    云翼垂眸不语,半晌方才道:“三天前,长离公子就让人凌霄商行的人全部撤退了。留下的只有一些隐蔽的暗哨,专门收集消息的人。那些人……”那些人自然不会是什么高手,收集消息的人是越普通越好。不仅是样貌普通,能力也不会太高。太过出类拔萃的人物除了一些特定的任务以外,太惹眼了根本难以生存。

    叶二娘心中微闪,忍不住看了楚凌一眼。

    楚凌叹了口气,道:“二姐,你和四哥先回黑龙寨吧。”

    “胡说什么。”叶二娘没好气地道:“长离公子与我们有恩,如今他有事我们又怎么能袖手旁观?”

    楚凌摇摇头道:“不是的,二姐。我估计以君无欢的本事也不至于陷入重围之中,若真是如此,就算我们四个一起去也没什么用。既然下落不明,大约是躲在什么地方养伤,我一个人去找他也方便些。就算真的遇到什么麻烦,脱身总是不难的。”

    叶二娘不语,狄钧正要说话外面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凌姑娘在么?”

    楚凌回头看过去,却看到文虎站在小院外面。

    “你怎么在这里?长离公子呢?”云翼已经蹿了出去,拉着文虎焦急地问道。

    文虎摇了摇头,看向楚凌道:“凌姑娘,公子有话要属下带给你。”

    楚凌点点头,“请说。”

    文虎道:“公子说,请凌姑娘和三位立刻离开上京,上京皇城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办了。另外…关于祝姑娘的事情,也请几位不用担心,她不会有事的。”

    楚凌皱眉道:“你跟君无欢什么时候分开的?”

    文虎沉声道:“昨天半夜,昨天傍晚的时候公子被南宫御月和百里轻鸿拦了下来,公子受了些伤,昨晚半夜,公子得到消息说吴管事他们撤退的时候出了意外,公子就赶过去了。”

    云翼道:“文虎大哥,你怎么没有跟着长离公子?”

    文虎摇头道:“明王、北晋皇还有白塔都已经对公子下了追杀令,公子说让我自己离开,他一个人走还要安全一些。”虽然这么说着,文虎脸上却有几分担忧和愧疚,他心里清楚公子哪里是觉得他跟着累赘?分明是跟在公子身边太危险了,他一个下人独自离开只要稍作装扮自然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想要脱身也容易一些。

    楚凌皱着眉思索着什么,叶二娘见她久久不语才轻轻碰了一下她的手背道:“小五,怎么了?”

    楚凌摇摇头,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君无欢可有吩咐你做什么?”文虎点点头道:“公子吩咐属下离开上京之后立刻去天启寻桓毓公子,将一封密信亲自送到他手里。所以,属下跟姑娘传完了话,立刻就要启程了。”

    楚凌点头,“君无欢可还有带什么话给我?”

    文虎犹豫了一下,道:“属下也不知道…这话是不是要带给姑娘的。公子说…让我跟姑娘说,之前的事情…他只是开个玩笑,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楚凌挑眉,“那怎么又不知道是不是带给我的了?”

    文虎道:“过了一会儿,公子又说算了,顺其自然啊什么的。”文虎是个老实人,所以很多时候公子说得事情他其实不懂。但是公子对他有大恩,所以公子吩咐的事情他总是会不遗余力地去完成。

    “凌姑娘,若是没事,属下就先告辞了。公子说,这封信很急,耽误不得。”

    楚凌点头道:“有劳你了,一路小心。”

    目送文虎远去,楚凌地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

    叶二娘有些担心地看着她道:“小五,没事吧?”

    楚凌摇了摇头道:“没事,只是有些担心罢了。”

    云翼挑眉问道:“文虎大哥说什么开玩笑的,长离公子跟你开了什么玩笑?”

    听到云翼的话,楚凌转身想要回房间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回头怔怔地看着云翼。云翼被她吓了一跳,“怎…怎么了?”楚凌偏着头,凝神思索着,开玩笑的…君无欢是想说之前想要跟她表白的事情是开玩笑的么?楚凌自然不会觉得君无欢真的是开玩笑,不是她自恋,而是君无欢没那么闲。

    君无欢突然将文虎支走,他身体本就不好,如今孤身一人难道是不想活了?

    等等…身体不好、昨天跟南宫御月和百里轻鸿打了一架、还有…开玩笑么……

    君无欢,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吧?!

    看着楚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其他三人也有些不安起来。

    叶二娘问道:“小五,怎么了?是不是长离公子那边……”

    楚凌定了定神,道:“二姐,你带着四哥和云翼先离开这里回信州去,我暂时不回去了。”

    叶二娘道:“你要去找长离公子,我们陪你一起找便是。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

    楚凌笑了笑道:“我一个人行动方便些,更何况…让云翼跟着还得专门分出一个人保护他呢。二姐和四哥离开也有不少日子了,总该回去给大哥和三哥报个平安。”

    叶二娘还想说什么,楚凌道:“二姐,我已经知道我眼下想要做什么了,所以…我会注意安全,不会让自己随便死掉的。”

    “你想做什么?”狄钧问道。

    楚凌微微眯眼,“去欣赏一下找死的人是个什么状态。”

    “……”

    虽然很是担心,但最后楚凌还是说服了叶二娘三人先离开上京。云翼自知是个累赘,如果他真的跟着一起去的话,真出了什么事叶二娘和狄钧两个人都不一定能护住他一个人。既然如此,还不如别跟去拖累人了。三人也心知肚明,楚凌虽然看着年纪小,但是这三年她能经历的事情却是他们这些人半辈子都不一定会经历的。她都能平平安安地走过来,能力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用云翼的话来说,楚凌这种人,无论是放到什么地方她都能让自己活得好好的。

    更何况,楚凌还托付了三人去帮她照看雅朵,给雅朵传个信,最好是能够将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于是三人也不再啰嗦,当下便收拾了东西跟楚凌告别离开了。

    送走了叶二娘三人,楚凌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深吸了口气,也飞快地变换了模样向着北边而去了。

    傍晚时分,一个穿着灰蓝色布衣的翩翩少年披着一身霞光漫步踏入了一间有些陈旧寂寥的杂货店。正坐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掌柜被吓了一跳,睁开眼睛看到来人连忙殷勤的笑道:“见过贵客,不知这位贵客想要些什么?”

    少年微微挑眉,走到柜台边上伸手在上面不紧不慢地敲了几下。

    敲击声似乎有某种奇异的规律,掌柜微微变了脸色,看着少年的目光多了几分审视的味道。

    少年将一张银票放到了柜台上。掌柜看着银票立刻眯起了眼睛,笑吟吟地想要伸手去拿银票。少年抬手,手中的一根竹笛在他手背上敲了一下,掌柜立刻收回了手,搓着手陪笑道:“不知…小公子想要知道些什么?”

    少年道:“今天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来过?”

    “特别的人?”掌柜眨了眨眼睛茫然道:“没有啊。”

    少年微微眯眼,挑了挑秀眉伸手取过柜台上的银票转身要走。

    “唉?!公子…小公子留步啊。”掌柜有些急了,连忙道。二百两白银啊,都能顶他这小店几个月的营生了,可不能丢了。少年回头看着他道:“你们黄老大,可没有你这么啰嗦。”

    掌柜陪着笑道:“这不是…世道不好么?小公子、小公子想要问什么尽管问,小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少年将银票丢回了柜台上道:“今天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过?”

    掌柜小声道:“小公子想问的是一个被人追杀的年轻男子吧?是公子的兄长?”

    少年警告地瞥了他一眼,掌柜连忙道:“回小公子的话,下午的时候却是有人在城里狠狠地打了一架,死了不少人呢。您没看见,今天这街上巡逻的守卫都多了不少么?”

    “是什么人?”少年问道,一双清亮地眼眸似笑非笑地看着掌柜道:“你可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回头我若是再回京城,一定去找黄老大砸了他的招牌。”

    掌柜干笑了两声,道:“哪里,小公子既然是我们老板的贵客,小的怎敢隐瞒。据小的所知,那被追杀的年轻男子仿佛像是凌霄商行的长离公子,至于追杀他的人嘛…不好说,似乎是好几方的人马。长离公子可是一等一的高手,那些人哪儿行啊,死了不少人,最后还是有人追着出了西门,以小老儿揣测,应该是进了城郊的西山里去了。”

少年微微蹙眉,“西山?”

    掌柜道:“小公子听小的一句劝,若不是十分要紧的人那地方还是不去的好。西山那哪儿是一座山啊,那山里连绵百里,地势凶险不说,如今可是已经入冬了,山里的野兽啊什么的正饿得嗷嗷叫呢。多少人自觉艺高人胆大,进去了也出不来的。”

    少年微微点头道:“多谢。”便转身出门去了。身后的掌柜连忙收起了银子,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又低头打瞌睡去了。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楚凌便一路出了西城门朝着城郊的西山而去了。越往里走,果然看到的人越多。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楚凌挑眉一笑,看来那老头儿没有骗她。

    避开了搜索的人,楚凌一路径自往山里去了。君无欢能躲进山里,可见不是受伤了就是发病了,总之情况不会太好。一路往山里走去,偶尔还能看到一两具横陈在地上的尸体。只看尸体上的伤痕楚凌也能确定,确实是君无欢所为。

    楚凌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伤口比起君无欢寻常的剑伤显得粗了一些,看似没多大差别但是内里却是天差地别。君无欢杀这两个人的时候,只怕身体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至少出剑的速度和力道都远不如平常了。

    按下了心中的担忧,楚凌转身快步朝着前方走去。

    又走了将近两刻钟,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楚凌方才听到前方传来了打斗声。抽出了方才从地上捡来的刀,楚凌悄无声息地靠近声音的来源处。就看到密林外面的山崖边,君无欢正在被一群黑衣人和白衣人围攻。

    君无欢手中的软剑已经不知道染过了多少血了,就连握着剑的手上都染上了血迹,再也无法维持往日里一尘不染的俊雅公子形象。此时的君无欢眼神冷厉,出手快若闪电。即便是被一大群人围攻,依然没有半分退却的意思。当然,他的敌人也不会允许他退却,一旦他哪一剑稍微迟缓一些,敌人的兵器就会招呼到他的身上。

    然而,人力终究悠闲,而站在君无欢对面的敌人却还有很多。

    君无欢轻咳了一声,抬手抹掉了唇边的血迹。只是瞬间的停顿,手臂上就被人一剑划过,若不是君无欢躲得快只怕一条胳膊都要被人砍了下来。楚凌抬起手中的弩弓正要射出,不远处一道背影翩然而至落在了人群后面。

    晦暗幽冷的夜色下,来人一身白衣若雪神色冰冷。山风轻轻拂起他的衣摆在风中翻飞,宛如突然降落在世间的神明。与一身狼狈伤痕累累的君无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君无欢,这一次你把自己折腾的可够惨的。”南宫御月微微眯眼,声音冰冷却能让人听出几分幸灾乐祸之意。他一开口,围攻君无欢的白衣人立刻就都停了手。他们既然停了剩下的黑衣人自然也就跟着停了。

    君无欢闷咳了两声,微微蹙眉。俊美的容颜已经沾染了血迹,在夜色下更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他淡淡道:“这么晚才出来,我要是撑不住提前被人杀了,你还不气死?”

    南宫御月冷哼一声,道:“少说废话,君无欢,把东西教出来,看在老头子的份上我饶你一命。”

    “没有。”君无欢淡淡道。

    南宫御月道:“本座看,你是不想活了。”

    君无欢淡笑道:“你昨晚跟百里轻鸿一起围攻我,不就知道我活不久了么?既然我活不久了,为什么还要把东西给你,让你高兴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本座若是高兴了,说不定还能让你多活两天。”南宫御月道。

    君无欢道:“早死晚死都是死,你知道我一向是不太在意这个的。”

    “不在意,那你也不在意笙笙了么?”南宫御月道,“拓跋梁派去的人都死了,笙笙倒是好本事。不对,应该不只是笙笙吧?到现在都找不到她的人,你把她藏到哪儿去了?”

    君无欢不答,南宫御月道:“你以为你不说,本座就找不到人么?只要她还在北晋,就算钻到地底下本座也能将她找出来。”君无欢看着南宫御月,眼底带着几分淡淡的不以为然。对于阿凌隐藏行踪的能耐,君无欢是相当放心的。如果阿凌真的要躲起来,南宫御月还真的未必能找到她。

    “南宫。”君无欢叹了口气,微微皱眉强忍下了又想要涌上来的腥甜,“他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要的东西我没有。”

    “本座不信。”南宫御月冷声道。

    君无欢点点头,无所谓地道:“我也知道你不信,所以也懒得跟你说。不如…趁着我还有点时间,你跟我说说,如果真有那个东西,你想要干什么?”

    南宫御月冷眼看着君无欢,“君无欢,你以为本座跟拓跋梁一样傻让你耍着玩儿么?”

    君无欢叹息,“师兄都要死了,让我玩一下又能怎么样?我被你追着喊打喊杀这几年,也着实是觉得自己冤枉得很。”

    嗖!

    南宫御月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一挥袖一道冷风夹着暗器射向了君无欢。

    “君无欢,就算你想死也要把东西给我吐出来!不然,本座有的是法子料理你!”话音未落,南宫御月人已经到了君无欢跟前。伸出右手五指作爪抓向了君无欢的肩膀。君无欢抬手一格,另一只手反手从袖底取出了一件东西往身侧的黑暗中一丢道:“给你。”

    南宫御月一怔,却并没有真的去抢那个东西。不管是不是真的,君无欢既然丢出去了他有的是时间找回来。现在自然还是料理君无欢要紧一些。被君无欢挡住的手毫不犹豫地转变为掌,毫不留情地一掌拍向了君无欢的心口。君无欢提剑封住了他这一掌,脸色却更加灰暗起来,冷笑一声道:“南宫,我扔的东西是让你想什么时候捡就什么时候捡的么?”

    他话音刚落,就见不远处的黑暗中突然蹿起了一朵火苗,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燃烧了起来。

    南宫御月脸色微变,到底还是觉得东西比君无欢的命更重要一些,飞身扑向了那火苗燃气的地方。不过临走时还是用力一掌拍了过去。

    君无欢心中暗叹了口气,身体实在提不起劲来也懒得躲闪任由这一掌落在了自己身上。君无欢吐了一口血,身体立刻被一股劲力推了出去落向了另一边的山崖。在众人都没有发现的黑暗中,一个黑色的身影也跟着从山崖边上滑了下去。

    “君无欢!”夜色里,响起了南宫御月冰冷含怒地声音,南宫御月手里捏着一个已经烧了一小半的荷包。里面除了一些香料和药丸,什么都没有!

    “给我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南宫御月厉声道。

    “是,国师!”

    被拍落下山崖的瞬间,君无欢并没有露出惊慌的神色。染着血的唇边甚至还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突然身侧一个人影闪了过来,一把将他搂住了。

    君无欢一怔,熟悉的触感立刻让他反应过来。

    阿凌?!

    但是急速的下落和隐隐作痛的心口都让他无力开口,轻叹了口气伸手将那娇小的身体搂入了怀中。两个人的重量让下坠的速度更快了几分,楚凌咬牙,单手将一条绳索抛了出去。夜色中,绳索准确地缠住了山崖上的一棵树,绳索很快被绷的笔直楚凌搂着君无欢一只手抓着绳索终于让两人险险地在山崖上借力停止了下坠。

    “阿凌…你怎么……”

    “闭嘴。”楚凌沉声道,她一个人还要带着君无欢的重量,拉着绳子的手早就已经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君无欢紧紧地搂着楚凌,在她颈边轻叹了一声,“阿凌,你怕不怕?”

    楚凌蹙眉道:“生死由命。”

    君无欢轻笑了一声,楚凌感到君无欢搂着她腰的手又紧了一些。下一刻,一声轻响传来,已经被拉到了极限的绳索断裂,两人再一次飞快地向着黑暗中坠落了下去。

------题外话------

    啦啦啦~双人副本预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