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4、宫变一夜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看到这样的阵容也有些惊叹,明王这是真打算强行武力夺位啊。难怪要将拓跋兴业和拓跋胤都调离京城。没了那两个高手护驾,明王府的人只要拿下了北晋皇就算是成功了。而且明王不太需要担心朝臣反噬,因为朝中有不少人本身就是明王的附庸,而还有一部分人同样也不赞成北晋皇想要立大皇子为太子的想法。毕竟,貊族的传统从来都不是父传子的,北晋皇自己的位置就是从明王的父亲那里继承过来的。

    “父皇!”拓跋赞忍不住有些失措地叫道,他毕竟也只是一个没经过什么事情的少年。面对这样的形势,很难不感到惊慌失措。

    北晋皇身边的两个高手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们自然能够感觉到外面多出来的那些人的实力。对着殿中守卫的几个人做了个手势,那几个灰衣人立刻推开门闪了出去。楚凌趁着殿门还没有关的机会,对拓跋赞抛下了一句,“好好待着,别乱跑”,也跟了出去。

    那几个灰衣人一出去立刻就被大批的黑衣人围了上来,楚凌却直接在门口一掠上了大殿屋檐下的横梁。她穿着黑衣身形也不高大,动作也快,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但是却逃不过君无欢三人的眼睛。

    南宫御月当下就沉下了眼眸,冷声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君无欢站在屋檐下,倒是一派平淡的模样。似乎半点也不奇怪楚凌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南宫御月低头盯着君无欢苍白的面容道:“君无欢,你真的不担心么?”

    君无欢淡淡道:“担心什么?”

    “笙笙啊。”南宫御月眼神挑剔地看着君无欢,“本座还以为你多情深义重,看来也不过如此。笙笙现在出现在这里,只怕是要和你我为敌了,君无欢,到时候你要怎么选?”

    君无欢道:“我答应明王的事情都已经做到了,为什么要与笙笙为敌?”

    南宫御月笑道:“今晚的事情过后,你以为笙笙还会承认与你那见鬼的婚约么?”

    君无欢温声道:“南宫,我和笙笙的事情我们自会处理,你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阿凌何时真的承认过他们有婚约啊?在她眼中,所谓婚约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

    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还想说些什么,站在房顶上的百里轻鸿已经一跃而下落到了地上,回头看了两人一眼虽然没有说话,眼神里却分明写着:你们两位废话完了么?

    不远处,拓跋梁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从另一侧的偏门走了进来。看到站在殿门口袖手旁观的三人,拓跋梁有些不悦地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正事要紧。”

    拓跋梁显然是个深知反派死于话多的人,对于这三人的消极怠工十分不满。

    “先拿下殿里的人再说别的!”拓跋梁沉声道。

    君无欢淡淡一笑道:“王爷身边高手如云,便是没有在下想来也是无妨的。”寝宫外面早就被守卫和叛军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拓跋梁还能进的来又有什么地方还能真的拦住他?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眼神不屑地扫了一眼拓跋梁身边的高手,“就凭他们?守卫里面有明王府的人吧?”若不是有人故意放开了一处缺口,明王若是能凭这些人直接闯入寝宫,那也差不多可以凭着这些人逼宫夺位了。

    明王沉声道:“君公子,国师,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南宫御月啧了一声,袖底一道寒光闪过人已经离开了方才站立的石座,犹如一抹黑云飘向了前方的大殿。

    君无欢抽出腰间的软剑加入了广场上的厮杀。百里轻鸿却没有动,他只是提着剑站在明王身边。

    明王满意地看着因为君无欢的加入,原本一大群黑衣人都奈何不了的那几个灰衣人开始呈现出败局,“都说长离公子身体不好,本王看着似乎也不见得啊。”若是身体不好都有这样的实力,君无欢全胜时期又是什么样的实力?

    百里轻鸿淡淡道:“据说君无欢生来就带着病,或许正是因此,他的性格比寻常人更加坚韧百倍,也才有了如今的成就修为。”

    明王微微点头,“这样的人,也更加可怕。”

    百里轻鸿垂眸不语,他分明从明王的眼底看到了一缕杀气。越是厉害的人,也是不受控制。而对于上位者来说,这样人越厉害越该死。

    楚凌坐在殿下的横梁上,看着南宫御月扑向殿门也没有动弹一下。下一刻,就看到殿中一个人影掠了出来,稳稳地拦住了南宫御月的身影。两人当即交起手来,很快便从大门口打到了下面正在厮杀中的广场上。

    远处旁观的明王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了,他虽然不是一流高手却也看得出来跟南宫御月交手这人的实力并不比南宫御月弱多少。北晋皇身边竟然还隐藏这这样的高手。最重要的是,北晋皇身边的御前侍卫统领还尚未现身。明王之所以不惜威胁也要让君无欢加入,就是因为对付那个实力仅次于拓跋兴业的大内统领。没想到,人还没见到,就又冒出来一个这样级别的高手。

    不过……也无妨!

    明王冷笑一声,高手是高手,但是再厉害的高手也抵不过千军万马。只要拓跋兴业和拓跋胤赶不回来,北晋皇就奈何不了自己。差别也只是花多少时间折损多少人命而已。

    “谨之,你去帮帮国师。”拓跋梁沉声道。

    百里轻鸿点了下头,飞身掠向了南宫御月的方向。有他的加入,情势立刻生变。楚凌托着下巴打量着眼前一团乱地局面。拓跋梁想要尽快掌握住局势,最快的方法自然是先挟持住北晋皇,再用北晋皇要挟外面的皇宫守卫就范。不过…北晋皇身边显然也是卧虎藏龙,难怪北晋皇敢用拓跋兴业的这样的绝顶高手。除了拓跋兴业的忠心和品行,只怕也是因为就算拓跋兴业骤然发难,北晋皇也有信心能够拦得住他。

    很快,殿中又一个人跃了出来加入了战团。同时,北晋皇也带着人跟了出来。北晋皇身边依然守着几个灰衣侍卫,周围者被大内侍卫围得严严实实,即便是有黑衣人想要冲上去也根本没有下手的余地。

    北晋皇和明王隔着混战中的宽敞广场隔空对望,明王脸上露出了一丝阴冷地笑意。北晋皇沉声道:“明王,你想要做什么?”明王笑道:“陛下,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问本王要做什么?”

    北晋皇厉声道:“朕自问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明王眯眼看着眼前有些苍老的北晋皇放声大笑起来,“你确实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但是你也没有什么对得住本王的地方。本王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本王自己挣来的。而你…你拥有的一切却是从我父王那里得来的!”

    北晋皇沉默,明王这样的指控本身就很荒谬。当初北晋皇能够成为貊族的王者,自然是因为他的实力和功勋都足够胜任,更何况,那时候明王尚且年轻,根本无法服众。北晋皇当时继位是名正言顺的,他唯一值得人指责的其实也就是他试图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罢了。

    但是北晋皇也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他继承貊族王位的时候貊族也只是塞外一个刚刚统一的强大部落而已。是他联合各方势力,带领貊族入关成就了如今北晋的半壁天下。他想要将自己的一切传给自己的血脉有什么错处?

    明王冷声道:“陛下,形势比人强。事已至此,你自行退位本王还能给你留几分颜面。否则,就不要怪本王不念堂兄弟的感情了。”

    北晋皇轻哼一声,道:“往昔朕时常嘲笑天启历代为了皇位争夺不休,倒是想不到,貊族刚刚入关不过十来年,就要重演天启之祸。”

    明王冷眼看着北晋皇,对他的感叹毫无动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是北晋皇站在他现在的位置,难道他就能忍得住不逼宫么?

    “君公子,本王是请你来看戏的么?”明王提起声音,高声对君无欢道。

    君无欢挥剑扫开了一个灰衣人,笑道:“王爷,你也没说你要我为你卖命啊。”

    “君公子武功绝顶,谁敢要你的命?”明王道。

    君无欢笑道:“君某虽然孤陋寡闻,却也隐约听说过大内统领的武功修为不逊于拓跋大将军。你让我就这么冲上去,不是卖命是什么?”

    明王冷笑道:“你以为你现在不去,咱们的皇帝陛下就会放过你,放过凌霄商行么?”

    君无欢并不在意,道:“我就知道,明王殿下的生意不好做。”

    明王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沉声道:“抓住北晋皇,我把东西给你。”

    君无欢道:“实力微薄,君某只怕是办不到。”

    明王人忍下了一口气,从袖底抽出一个东西道:“东西给你,抓住北晋皇!君公子,你既然是生意人,就该知道做生意的规矩!”说罢,当真将手中地东西朝着君无欢抛了过去。君无欢飞身接在了手中,单手打开就这火光看了一眼便收了起来。远远地看了一眼北晋皇的方向道:“尽力而为。”

    见过君无欢出手的人很多,但是长离公子却从来都不是以武功名闻天下。无论是他所拥有的财富,他的容貌还是他的病似乎都比君无欢的武功要出名一些。大约是因为,跟君无欢武功不分伯仲的人虽然不多却也不少,但是比君无欢富有,比君无欢俊美的人却着实难得一见。

    但是楚凌听拓跋兴业品评天下高手的时候,最受拓跋兴业称赞的却是君无欢。

    用拓跋兴业的话来说,君无欢从少年时起就杂务缠身,又受身体之累。却依然能位于当世一流高手前列,可见其资质,悟性,性情都堪称绝世。若非拥有超越世人的毅力和决心,这样一个常年沉溺于杂务的人,就算资质再逆天也早就泯然众人了。就是拓跋兴业自己,如今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高手,他年轻时候也曾经独自深入深山闭关苦练十载才有如今的成就。

    楚凌一直觉得他对君无欢的实力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毕竟他们当初也算是共患难过。这两年多更是没少动手。但是直到此处君无欢出手,楚凌才发现她只怕依然有些低估了君无欢。也明白了为什么师父曾经说君无欢可能是这世上最有可能问鼎武道巅峰的人之一。

    拓跋兴业的后半句话是:可惜他志不在此。

    君无欢手中的软剑在一瞬间变得硬挺笔直,长剑在手中看似轻描淡写地一剑挥出,一道清寒的剑气朝北晋皇身后的大殿冲了过去。北晋皇身边的人立刻挡了上去,一个高手在发现自己根本无力阻挡这一剑的时候干脆放弃了抵抗直接用自己的肉身迎了上去。然后,这一剑却轻飘飘地从他的身边掠过,直接冲着大殿里而去了。

    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坚固的宫殿大门连墙体直接被破开了一般。一个人影从大殿中掠了出来,毫不犹豫地扑向了君无欢。君无欢轻笑一声,“大内侍卫统领,貊族第二高手坚昆。幸会。”

    来人是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四十出头的模样神色冷厉。他的容貌带着几分明显的外族血统,身形比一般的貊族人还要高大几分却半点也不显得累赘。一出现就快如闪电的攻向君无欢,出手的速度半点也不比君无欢慢。

    正是大内侍卫统领,坚昆。

    君无欢用软剑,坚昆用的却是一双肉掌,似乎丝毫也不觉得自己没有武器吃亏了,一言不发的攻向君无欢。

    楚凌轻叹了口气,她现在算是知道他师父为什么不怕她去刺杀北晋皇了。她如果真是个天启细作,作死的想要刺杀北晋皇的话,遇上这样的高手这会儿只怕骨头都要碎成渣了。

    “笙笙。”底下,拓跋赞小声叫道。

    楚凌看了他一眼,从上面跃了下来。

    拓跋赞道:“笙笙,你说咱们能不能赢?”

    楚凌道:“少年,这些人能不能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人来支援。如果没有人来支援的话,就算杀了明王,也没有大多的用处。”更何况,想要杀明王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拓跋赞顿时垮下了脸,“那怎么办?还不知道大哥怎么样了呢。”

    楚凌暗道:“你就别指望你大哥了,他能保全自己就不错了。”

    “你去问问陛下,如果真的不行了有没有后路。大不了先撤走,保全了性命。等我师傅和四皇子回来说不定还有转机。”拓跋赞看了看楚凌,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北晋皇,还是钻进了人群中在北晋皇身边低声问了几句。北晋皇有些诧异地看了楚凌一眼,楚凌淡淡一笑也没有凑上去。这个时候北晋皇身边的人绝对是高度戒备的,她就算过去也未必到得了北晋皇跟前。

    过了一会儿,拓跋赞钻了回来,小声道:“整个皇宫都被叛军围住了,咱们没有退路了。”

    楚凌心道未必,不过既然北晋皇不说她也就不多想了,道:“那你自己小心一点,万一一会儿乱起来了找个地方躲起来。”

    “……”

    楚凌和拓跋赞说话的间歇,南宫御月和百里轻鸿终于联手重伤了那两个灰衣男子,再一次齐齐扑向了北晋皇的方向。已经腾出了手来的冥狱众人也纷纷扑了过去。北晋皇跟前的侍卫立刻迎了上去。但是他们挡得住那些黑衣人,却挡不住南宫御月和百里轻鸿。北晋皇身边的灰衣侍卫也连忙迎了上去。大殿前顿时乱成了一片。

    南宫御月撇开了自己跟前的人飞身抓向北晋皇。

    “父皇!”拓跋赞大叫一声,抓起手中的刀就要冲过去。却被身后的一把拎住甩向了后面,“闪开,躲好!”楚凌沉声道,手中流月刀脱手射向了南宫御月。就拓跋赞那边三脚猫的功夫,还不够让南宫御月一刀切的。

    流月刀撞上了南宫御月的刀,溅起了几点火星。南宫御月的刀锋一顿,放弃了近在咫尺的北晋皇挑开了流月刀。楚凌飞身将流月刀接在了手中同时人也落在了南宫御月的前面。

    “笙笙,让开。”南宫御月温声道。

    楚凌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让。”

    南宫御月眼眸微沉,轻叹了口气道:“笙笙,你为何不肯乖乖在明王府待着,偏要来这里搅局呢?还是你觉得…以你的武功,能够拦得住我?”

    楚凌道:“拦不拦得住,总要试试才知道吧?”

    南宫御月轻笑一声,“是么?那就试试看吧。我也想看看你到底跟拓跋兴业学了多少本事!”话音未落南宫御月身形一闪已经到了楚凌面前,楚凌毫不犹豫的一道劈出,毫不意外的劈了个空。楚凌半分也没有多想,顺势横刀再一次挥出,双刀相撞楚凌只觉得虎口一阵微麻。

    “咦?”南宫御月有些诧异地道:“上次本座就发现了,你这近身功夫不像是拓跋兴业教的,倒是厉害。”

    楚凌轻哼一声并不答话,若无论功力的话,近身相博楚凌自认为不输给任何人。可惜这就是一个高手仗着内力欺负人的世界,她能有什么办法?

    楚凌虽然还不足以跟南宫御月抗衡,但是拖住南宫御月一会儿还是做得到的。有了她帮忙,北晋皇跟前的侍卫压力顿时大减。但是冥狱高手众多,还有一个百里轻鸿,依然还是节节败退。最后北晋皇也拿起了刀来御敌。

    南宫御月看在眼里,对着楚凌笑道:“笙笙,你救不了他的。”

    楚凌一言不发继续挥刀,南宫御月却已经飞身闪开转身朝着北晋皇而去了。

    “南宫御月?!”北晋皇厉声叫道。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正是本座。”手中短刀朝着北晋皇的脖子划了过去。明王想要活的北晋皇,但是南宫御月显然是想要死的。旁边的侍卫飞身撞开了北晋皇奋力迎上了南宫御月,“郡主,快带陛下走!”

    楚凌伸手接住了朝着自己飞来的北晋皇,忍不住暗中抽了抽嘴角。现在要是伸手捏死北晋皇,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啊。不过虽然如此想着,楚凌还是抓着北晋皇的肩膀一跃而起借力想着房顶跃去。

    下一刻,楚凌就开始后悔自己的这个举动了。因为房顶上不远处隐隐绰绰站了不少黑衣人,不用细看楚凌都能猜出来那是明王的人。楚凌将北晋皇挡在了身后,低声道:“陛下,还有办法的话就劳驾你尽快,不然真的要没命了。”

    北晋皇叹了口气道:“武安郡主,你不用管朕了。事已至此…若真是命该如此,朕也认了。”

    楚凌对英雄末路毫不动容,提起手中流月刀就迎上了朝自己扑来的黑衣人。

寝宫外面的打斗声渐渐低落了下去,有大批的人马开始涌入了宫中。

    楚凌拉着拓跋赞有些狼狈的避开围攻他们的黑衣人,北晋皇身边的守越来越少,所有人的脸色似乎都变得惨淡了起来。而援兵却始终都没有到来。君无欢和那位大内侍卫统领依然还没有吩咐胜负,百里轻鸿已经加入了其中。南宫御月继续围攻北晋皇,招招狠辣几乎要让人觉得下一刻北晋皇就会死在他的手中。

    拓跋赞小脸上已经染上了血迹,他叫道:“笙笙,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

    “你跟我一起走。”楚凌道。

    “不行,我不能丢下父皇!”拓跋赞道。

    楚凌道:“那就别废话。”一刀杀死了一个黑衣人,楚凌道:“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什么?”

    楚凌道:“杀了拓跋梁。”

    拓跋赞只觉得眼前一黑,拓跋梁身边围着的高手兵马不知道有多少。就算是坚昆冲过去只怕也未必能杀的了他。拓跋赞有些绝望地道:“要是我好好练功就好了,要是…四哥在就好了。”

    眼前刀光衣衫,楚凌原本拉着拓跋赞的手跟他分开,拓跋赞被人一刀扫出了几丈远。在染血地大理石地面上翻滚了好几圈只觉得胸口疼的喘不过气来。楚凌袖中一枚暗器激射而出,将想要挥刀去砍拓跋赞的黑衣人放到。但是下一刻她自己也被围了起来无瑕再顾及拓跋赞了。

    拓跋赞眼睁睁地看着两把刀向着袭击砍了过来,一瞬间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铛地一声轻响,看向拓跋赞的刀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一把长剑挡住了同时落下的刀锋,长剑顺势一抹,跟前的两个人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

    拓跋赞睁开眼睛看到站在自己跟前的人,顿时狂喜,“四哥?!”

    “拓跋胤?!”

    旁观的明王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勃然大怒,“拓跋胤怎么会在这里?!”

    拓跋胤长剑一横,一只手抓着拓跋赞飞身落到了战团之中。一剑逼开跟前的南宫御月,随手将拓跋赞扔给了身后的侍卫,拓跋胤提剑挡在了北晋皇跟前。

    “老四?!”

    “拓跋胤!”

    拓跋胤冷声道:“明王,你好大的胆子!”

    明王或许有些畏惧拓跋兴业,可不怕拓跋胤。冷笑一声道:“本王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还能这么快回来?不过,就算如此…又能如何?!”

    拓跋胤冷声道:“援兵已经在宫门外了。”

    明王一愣,侧耳仔细听去,果然听到远远的有狼啸和马蹄声从宫门外传来。

    明王厉声道:“便是如此,本王也能先拿下你们!全部一起上,杀了拓跋胤本王重重有赏!”

    南宫御月退开了几步,盯着拓跋胤问道:“四皇子怎么会在这里?”

    拓跋胤不答,却扭头看向正在与坚昆混战的君无欢和百里轻鸿,淡淡道:“还要多谢长离公子提点。”

    拓跋胤刚开口,原本正在围攻拓坚昆的君无欢却已经反手一剑刺向了旁边的百里轻鸿,百里轻鸿虽然躲避及时却也受了轻伤。君无欢却已经远远地退开了,落在房顶上对着下方的拓跋胤笑道:“四皇子,我替你通风报信,你就是这般报答我的?”

    拓跋胤道:“长离公子若是真心想要通风报信,我就不会离开上京了。”他走到半路上了君无欢才派人报信,若说这些人中谁的心思最恶毒,只怕就要数君无欢了。

    “君无欢?!”明王气急败坏地叫道。

    君无欢道:“王爷,你拿我那么多钱买这个东西已经很划算了。”扬了扬手中的东西,正是之前明王抛给君无欢的东西,“还想要更多,未免有些太过贪心了。”

    明王冷声道:“本王不会放过你的。”

    君无欢道:“王爷原本就没有打算放过我。鸟尽弓藏的事情,君某见得多,也怕得很,怎么敢毫无防备?”明王冷声道:“你就不怕本王将你的秘密公告天下?”

    君无欢朗声笑道:“王爷,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怕你将我的秘密公告天下的?你刚想要利用我,立刻就有我的秘密送到你手上?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受命于天,刚要瞌睡了就有枕头么?”

    明王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即便是今天他顺利的夺得了我那皇位,被君无欢耍了这件事也依然会在他的胜利中蒙上一层耻辱的阴影。

    “君、无、欢!”

    君无欢笑道:“既然四皇子到了,这里想来也用不着君某了。君某这便先行告辞。”说罢,君无欢含笑看了一眼下面的楚凌,楚凌对他微微淡了下头。君无欢便不再停留,飞身消失在了屋脊后面。

    “王爷,要不要追?!”明王身边的人笑声问道。

    明王怒道:“追什么追?!先解决这里!”

    清晨,淡淡地阳光已经洒在了天地间。

    楚凌和拓跋赞快马飞奔在官道上。

    虽然拓跋胤及时带着援兵回来了,但结果也并没有因此而扭转。天亮之后,各家权贵也纷纷加入了这场夺位之争,拓跋胤和坚昆虽然护着北晋皇暂时打退了明王府的兵马,但是却并没有让明王府兵马彻底退出皇宫,双方各自占据着皇宫的一方天下相抗衡。至于整个上京皇城,更是彻底沦为了双方兵马厮杀的战场。

    楚凌带着拓跋赞逃出了上京,自然收到了冥狱的追杀。

    他们必须尽快赶去滕州,将上京的变故告诉拓跋兴业,让他带兵回京平乱。

    拓跋赞脸上的血迹还没来得及抹去,身上的锦衣也早已经变得污浊不堪。他矮身伏在马背上,不停地用马鞭催促着马儿向前狂奔。

    “换道!前面有人拦路!”楚凌沉声道。

    拓跋赞一咬牙,跟着她拉住了缰绳朝着一条小道而去。小道并不利于马匹行走,拓跋赞不由地更加焦急起来。楚凌看了他一眼,沉声道:“阿赞,沉住气!”

    拓跋赞抬起头来看她,眼睛早就已经红了,“笙笙,你说父皇和大哥四哥他们怎么样了?”

    楚凌道:“四皇子和坚昆统领都很厉害,不会有事的。”

    拓跋赞咬牙道:“万一……”

    “没有万一!我们就算留在那里也帮不上忙。如果能让师父尽早回来,陛下和四皇子他们才会真正的安全!”

    拓跋赞伸手摸了一把脸,吸了吸鼻子道:“我知道你说得对,我们快去找师父。”

    两人一口气走了几个时辰,楚凌看拓跋赞实在是有些受不住了才停下来稍作休息。

    貊族虽然善于骑射,但是拓跋赞年纪还小,又是个皇子,平时不过是习武打猎,哪里受过这样的苦?从马背上下来,双腿都在打颤了。一边发狠地咬着楚凌递给他的干粮,一边道:“我以后一定要好好跟着师父练功!”

    楚凌笑了笑道:“滕州离上京不远,吃了东西我们就赶路,虽然要走的偏一些但是最晚明天上午一定能赶到。就是不知道师父……”不知师父到底在滕州哪儿,君无欢让人将师父引走,也不知道到底会引到哪儿去。

    拓跋赞重重地点头,“我们今晚不睡了,说不定今晚就能到滕州。”

    楚凌笑了笑,正要劝他几句突然眼神一沉,道:“阿赞,你先走!”

    拓跋赞警惕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有追兵?”

    “是杀手,冥狱的人。”楚凌道。

    拓跋赞看着楚凌,咬着唇角不肯动。楚凌推了他一把,道:“走,你帮不上忙。还要不要救你父皇和四哥了?”掏出一张地图拍到拓跋赞怀中,楚凌道:“去滕州的路线我已经标在上面了,还有师父可能在的地方。滕州那边都是师父的人,就算一时找不到人,只要进了滕州地界你就安全了。明白么?”

    “笙笙?!”拓跋赞望着楚凌,终于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楚凌叹了口气,道:“师弟,你已经长大了,以后长点心吧。快走!”看着拓跋赞爬上了马背,楚凌用力甩了一鞭子,马儿嘶鸣一声带着拓跋赞就朝着树林深处狂奔而去。

    “笙笙!”

    楚凌对他挥了挥手,目送马儿带着拓跋赞的身影消失在山林中。

    一群黑衣人悄无声息地围了上来,看到孤身一人的楚凌时领头的人立刻打了个手势,“武安郡主,我等也是奉命行事不想伤你,请跟我们回去吧。”

黑衣人分成两路,一路依然站在原地另一路却朝着拓跋赞离开的方向而去。

    楚凌手中的长鞭一展,拦住了那些人的去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是不是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先拿下了郡主再去抓十七皇子!”

    黑衣人纷纷拔出兵器朝着楚凌围了过来。楚凌手中的长鞭瞬间化成了狂舞的毒蛇仿佛想要吞噬每一个被它触碰到的人。楚凌一边笑道:“正好,我都有三年没有痛痛快快地打一架了。用你们练手也好看看这两年有没有什么长进。”

    “狂妄!”黑衣人怒道。

    楚凌手中的鞭子已经穿住了一个人的脖子,用力一拉另一只手将一把匕首收入了他的胸口。下一刻,身后风声袭来,楚凌抓着那已经断气的尸体迎了上去,四五把刀全部砍在了尸体上的同时,一只手从另一侧伸出,银光一闪,四个人的手腕已经被齐刷刷地切掉了。楚凌一脚将尸体踢向了捂着手腕的四个人,飞身朝着树林深处而去,片刻后消失在了密林深处,只留下了一句嘲弄的笑声,“什么冥狱,一群见不得人的乌合之众!”

    “追!”领头的黑衣人眼底闪动着暴戾的杀气,厉声道。

    楚凌飞快地在山林中跃动奔跑着,美丽娇俏的容颜上,原本玉白的肌肤染上了红晕,脸颊上海有一抹不知从哪儿染上的血污,却更衬得整个人活力十足,一双眼眸璀璨如星。

    靠在一颗大树后微微喘息着等待呼吸平复,楚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左肩上的衣服裂开了一条口子,衣服已经被血水浸湿了。微微抽了一口气,楚凌脸上却带着几分愉悦地笑意,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

    不过…这些冥狱的人,真像是疯狗死死的咬着人不肯放啊。

    阿凌姑娘绝不承认,其实是她撩拨疯狗在先的。

    “啧,好痛。”背后也有一点伤,是从山坡上滚下来的时候蹭出来的伤,火辣辣的痛。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还有人气急败坏地声音,“那个武安郡主当真是妖孽!等抓到她爷一定要她好看!”

    身边的人道:“别说了,还是小心一点得好。这丫头可真是邪门,这才多大一上午就折损了我们这么多兄弟!”

    楚凌从大树后面探出个头来看了一眼是,是两个黑衣男子脸上没有蒙着黑巾,看上去年岁也不算大。

    楚凌无声地笑了笑,从大树后面探出了一只手。手中握着一个通体漆黑却精巧的弩箭,楚凌微微眯眼,扣动扳机。嗖地一声,一支箭矢正好射中了其中一人的喉咙,另一个人立刻就想要扯开腰间的狼烟,却听到前方冷风袭来。蓦地抬头,一把匕首钉上了他的喉咙。楚凌走过去俯身拔下了定在黑衣人脖子上的匕首在他胸前擦了擦才重新收回了袖中,转身继续往前面走去。

    走了不到几步,楚凌蓦地停住了脚步。在她前方不远处站着七八个黑衣男子,似乎是早就在那里等着她了。

    楚凌叹了口气,手指点了点对面的黑衣人,“七个,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这半天的时间,楚凌显然是耗尽了这些人所有的耐性和良善。完全没有人理会她的问话,所有人一起扑了过来。楚凌咬牙抽出流月刀迎了上去。

    流月刀在她手中宛若流光飞舞,楚凌身形如蛟龙游动,每一招都直指敌人的要害。

    与她对上的人不得不小心谨慎,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下一个刀下亡魂。有人甚至忍不住在心中怀疑,拓跋兴业那样一个光明正大的高手,为什么会教出曲笙这样一个善于刺杀的徒弟。如果是平时楚凌全力施展,只怕都要让人怀疑拓跋兴业是不是暗地里藏奸。不然堂堂第一高手,第一战神,为什么会教出一个跟他截然相反的徒弟的?

    这一次确实是楚凌这两年多以来打的最痛快的一场了,不过这却不是打架而是搏命。楚凌耗尽全力又杀了四个人之后,终于有些撑不住了。身上又添了几道伤不说,就连手中的流月刀都快要握不住了。

    边打边退,楚凌一路退到了树林边上。剩下的三个黑衣人依然穷追不舍,见到楚凌终于撑不住了,有人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喜色。只要抓住了曲笙,回去之后王爷必定重重有赏。

    楚凌靠在一块大石头下面,喘着气看着眼前向自己围过来的人,突然挑眉露出个意外的神色,“你怎么来了?”

    黑衣人冷笑,“这种小把戏还想骗我……”们字还没有出口,身后便是一痛,下一刻他就倒在了地上。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淡蓝色的布衣身影朝着他们漫步走来,只是无论他怎么用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去看,却始终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

    楚凌叹了口气,道:“我说的是真的啊。”

    “笙笙,怎么样?伤得重么?”

    楚凌抬眼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俊美男子,笑道:“你是专门来救我的?”

    “不是,我跟你一样被人追杀。”君无欢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