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3、宫变(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笙笙?!”拓跋赞惊喜地叫道。

    楚凌回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在宫里?”

    拓跋赞道:“不是你让我回宫的么?”

    “……”我后面让你去大将军府,被你给吃了么?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楚凌抬脚踢开了地上挡着自己路的一个人,走到拓跋赞身边问道:“怎么回事?”

    拓跋赞道:“我也不知道,那些人突然就冲进来了,等我发现的时候宫门都已经破了。我有些担心父皇,所以就……”楚凌点点头,道:“走吧。”

    “那哪儿?”

    楚凌回头看着他,皱眉道:“你不是担心陛下么?去看看啊。”

    “哦哦,我知道一条小路应该没有什么人,跟我走。”拓跋赞连忙道。

    虽然是隐秘地小路,但事实上两人还是一路杀过去的,只不过相对于几个正门人少一些罢了。楚凌手中流月刀不知道了饮了多少血,一路杀向北晋皇寝宫的方向竟然有几分所向披靡的意思。跟在他身后的拓跋赞只能偶尔捡个漏。拓跋赞看着出手凌厉的楚凌,眼底不过闪过几分迷茫和惊叹。他竟然真的觉得在笙笙的身上看到了几分师父的身影。

    拓跋赞带着楚凌从宫墙一个角落的洞口转了进去,他在皇宫里住了十几年熟门熟路,两人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儿翻了多少次墙之后,竟然真的出现在了寝宫的后殿。

    北晋皇此时正坐在大殿中,殿里殿外都挤满了宫中的侍卫。左右皇后和几位妃子也都在殿中,只是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右皇后勒叶氏已经被孤立起来了,她身边还围着几个侍卫,显然是为了以防万一。一旦她有什么轻举妄动,立刻就会被人拿下。

    看到拓跋赞和楚凌,北晋皇有些意外。

    “阿赞和武安郡主怎么来了?”

    拓跋赞道:“儿子想过来看看父皇,可惜武功不济,幸好路上遇到了笙笙。”

    楚凌拱手道:“我见宫里出了事,就自作主张潜入了宫中,还请陛下恕罪。”

    北晋皇摇摇头道:“武安郡主救了阿赞,朕应该多些你才是。”虽然楚凌穿着一身黑衣,却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她身上浓烈的杀气和血腥。不愧是让大将军也称赞有加的得意弟子。

    “父皇,这到底是怎么会是?真的是明王想要谋反吗?大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拓跋赞有些焦急地问道。北晋皇眼底闪过一丝厉色道:“朕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有如此大的魄力,竟敢明目张胆的起兵造反。”

    楚凌垂眸道:“陛下…只怕他们的借口都找好了。”

    “什么借口?”北晋皇道。

    楚凌道:“我今晚原本在明王府参加陵川县主大公子的生辰,但是半途上有刺客闯入。明王府的意思,似乎…这些人是陛下派去的。”

    “荒唐!”北晋皇重重地一拍御案怒极道:“朕就算真的想要做什么,也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

    楚凌沉默,她倒是相信北晋皇的。毕竟如今北晋皇最大也最强的地盘根本不在京城,北晋皇若是想要做什么的话,选择有师父在京城坐镇的时候要比现在稳妥千万倍。何况,楚凌始终觉得这种时候派人行刺偷袭明王府太儿戏了。北晋皇再怎么变也还是一代雄主,这么做也太小家子气了。还不如直接派兵包围了明王府来的痛快。

    看来,是明王府和南宫御月想要栽赃北晋皇了。明王连个像样的借口都懒得找,弄了一个如此敷衍无聊漏洞百出的刺杀,显然是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

    “陛下,能守得住么?”楚凌问道。

    外面的厮杀声依然不断,宫门被攻破的太快,北晋皇根本就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如今宫中的守卫只能退守北晋皇寝宫附近,几乎宫中所有的守卫和高手都聚集在此,一时半刻明王府的人倒是攻不进来,但是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

    北晋皇沉声道:“守不住,但是要撑到援兵进来应该……”

    “父皇!”拓跋赞道:“四哥昨天下午就出城去了滕州,别的人根本不是明王的对手!”

    “什么?”北晋皇一愣,“混账!谁让他到处乱跑的!”原来北晋皇并不知道拓跋胤离开了京城。也是,拓跋胤虽然手握兵权却并不是北晋皇最看重的皇子,因为不爱奉承跟北晋皇的关系也是一般。北晋皇又恨他儿女情长,平时对他并不十分关注。拓跋胤自己去了滕州又没有调动大批兵马,北晋皇自然就不会去管了。

    只是,放在平时也只是一个寻常事情而已。到了现在却是个要命的事情了。

    拓跋兴业不在京城,拓跋胤也走了,京城里还有谁是拓跋梁的对手?

    大殿里顿时一片寂静。

    “陛下不用担心,必然还有许多愿为陛下效死的忠臣会前来救驾的。”坐在一边的左皇后焉陀氏突然开口道,“还有诸位皇子也必定是念着陛下,臣妾料想,他们定是被逆贼挡在外面了。”

    楚凌看了一眼焉陀氏,心中暗叹了口气。南宫御月可真是一个坑爹货,看焉陀氏这模样,只怕是根本不知道南宫御月站在了明王那一边。就不知道焉陀家知不知道。如果焉陀邑也不知道,只怕是要被南宫御月给算计了。

    这一次楚凌却没有开口,北晋皇也没有再跟她说什么。而是转身召集身边的心腹商讨事情去了。

    毕竟楚凌武功虽然不错却也不是绝顶,更何况眼下的逆贼是千军万马,也不是几个高手就能够解决的。

拓跋赞将楚凌拉到了大殿的一角,小声道:“笙笙,你现在还能出的去么?”

    楚凌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们刚才进来也惊动了不少人,进来的路只怕已经被堵上了。”

    拓跋赞叹了口气,道:“你要是能出去,就赶快走吧。”

    楚凌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拓跋赞有些恼怒地道:“看什么!你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处?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你逃出去了还能找师父给我们报个仇什么的。”

    楚凌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怕。”

    拓跋赞抬手拍开了她的手,小声道:“谁怕了,我是说你!”

    楚凌叹息道:“既然都进来了,就先看看情况吧。如果真的撑不住了,你放心我自己会走的。”

    “……”这还有没有一点师姐弟的情谊了?

    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响,隐隐还有靠近的趋势。显然虽然宫中守卫在拼死抵抗,叛军却依然还是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前推进。谁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外面的大门就会被人攻破。

    大殿里,几个胆小一些的妃子和小公主已经开始忍不住嘤嘤哭泣起来。

    突然,大殿的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撞开,一个黑影如箭一般的射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北晋皇。北晋皇毕竟是从小征战马背上的皇帝,即便是遭遇如此巨变也并不惊慌失措。而是毫不犹豫地拔出刀朝着对方挥了过去。

    他自然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他原本也没有想要一刀杀了对方,只是这一刀阻挡了对方的进攻。就是这片刻的停顿,左右两边已经闪出了两个人影同时一掌拍向了那黑衣人。黑衣人闪避不及,整个人直接被打的跌出了殿外,落在了殿外的大理石地面上。

    楚凌看向站在北晋皇身边的两个男子,难怪到了这个地步北晋皇依然能安稳如山。这两个人显然都是一流高手,即便是不如拓跋兴业,但也不会比拓跋胤百里轻鸿差多少。至少以楚凌目前的实力,自觉对上他们是没有什么胜算的。

    北晋皇身边竟然又如此高手,而且看北晋皇的模样只怕还不只是这两个。

    那被打出了殿外的黑衣人吐了一口血,半晌没有拍起来。别人没注意到,楚凌却注意到了,方才那两掌打下去,那黑衣人的胸骨几乎全断,别说是现在站不起来,只怕这辈子也都交代的差不多了。

    “保护陛下!”站在北晋皇身边一个男子沉声道。

    殿中的侍卫立刻上前,将北晋皇团团围住。同时大殿四周也出现了几个跟他们同样穿着衣衫的男子,牢牢地收住了大殿各处角落和门口。

    门外传来一阵轻微地响动声,那是衣服在寒风中拂动的声音和轻盈的脚步声。厮杀声依然还隔得很远,但是却有不少人已经侵入到了寝宫中来了。普通的侍卫能拦住大批的叛军,却未必能拦得住一流的高手。

    楚凌和拓跋赞悄悄靠近了殿门,透过窗棂便看到了外面大殿前宽阔的广场上稀稀落落地站了不少人。这些人都穿着黑衣,面上带着黑巾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手中的兵器也是五花八门各有不同,显然不是正规的兵马。

    “是冥狱的人。”楚凌低声道。

    拓跋赞眼神凝重地看着另一个方向,宫门入口处的房顶上站着一个人,银灰色锦衣,长发,面沉如水。那是……百里轻鸿。

    在百里轻鸿不远处的下方石座便上站着一个黑衣人,身形修长挺拔,他没有带面具,脸上却带着一张面具,虽然看不见脸却无端给人一种张狂的感觉。拓跋赞皱眉一时间猜不出来这人到底是谁。

最后,拓跋赞的目光最后被站在屋檐下的一抹蓝色吸引,淡淡的火光下,淡蓝色的衣衫在寒风中翻飞。他脸上有些苍白,顺便却带着淡淡的笑意。正在抬头仰望着上方的宫灯,一只手轻抚着腰间的玉带。拓跋赞却知道,那里面是一把软剑。

    “君无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