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2、乱(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目光对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刻便一个转回了头继续欣赏天边的弯月,一个跟着拓跋明珠进了内堂。明王妃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无论是在貊族还是在中原女人这个年纪已经不算小了。许是年轻时候过得并不算好,如今的明王妃虽然养尊处优,看上去却比明王还要苍老许多。权力会让男人变得年轻,有了权力的男人自然会拥有更加年轻美丽的女子,而女子却只能独自老去。

    这世上,无论天启还是貊族对女子来说其实一样苛刻。

    不过明王妃的命依然比大多数的女人好了,因为她不仅是明王妃还是兵强马壮的漠北勒叶部的公主,右皇后的亲姐姐。明王府的世子和最受宠爱的陵川县主都是她所出。因此即便是拓跋梁这样野心勃勃的男人,拥有再多的侍妾没人,她明王妃的地位也依然稳如磐石。

    “见过王妃。”楚凌上前见礼。

    明王妃看了看楚凌,眼神淡淡地并没有多少喜欢。只是轻轻点头道:“郡主免礼,有劳郡主亲自走一趟,请坐下用茶吧。”楚凌倒也不觉得她怠慢了自己。明王妃的态度她看得清楚,但是同样也知道明王妃并不是针对她,而是单纯的不喜欢天启女子。倒也能够理解,若是一个女人辛辛苦苦的陪着丈夫吃苦受累战战兢兢到了如今这个地位,丈夫却在自己年华老去的时候看上了比自己更年轻美貌的天启女子,任谁也会忍不住迁怒的。

    这倒也不只是因为祝摇红的关系,事实上明王府里受宠的侍妾大半都是天启人,其中还有好几位天启宗室女子甚至天启帝的妃子。明王似乎对祝摇红有些不一样的感情,但是也没耽误他这些年左拥右抱享尽人间美色。

    跟明王妃打过招呼之后楚凌便跟拓跋明珠一起出去找了个安静些的地方坐下了。拓跋明珠身为主人自然是忙碌的,陪着楚凌说了一会儿话便告罪起身去忙别的了。楚凌也明白,明王府并不是真的想要请自己参加小公子的寿宴,而是单纯的想要让自己今晚上待在明王府而已。至于有没有人作陪,又有什么要紧的?比起陪着人不知所谓的闲扯,她还是更愿意独自一人待着的。

    “武安郡主?”一个带着几分低沉销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楚凌微微挑眉,回身看过去脸上毫无意外之色,“瑶光夫人。”

    祝摇红掩唇笑道:“妾不过明王府一个侍妾而已,何敢劳郡主称一声夫人?”

    楚凌笑道:“瑶光夫人虽然不常出门,曲笙却也是如雷贯耳。”

    祝摇红轻哼一声,在楚凌对面坐下,“我看郡主一个人,就自作主张过来陪郡主说说话,郡主不嫌弃吧?”

    “怎么会?”楚凌道,“我正好有些无聊,瑶光夫人能陪我自然是最好。”

    祝摇红轻叹了口气道:“这事儿倒是明王府的不是了,明明请了郡主过来却将郡主撂在一边,着实不是什么待客之道。”楚凌看了看四周,“似乎没有看到明王殿下?”

    祝摇红笑道:“不过是个小孩子的生辰,明王怎么会来?”

    “……”明王自己都不出席,倒是好意思邀请她这个郡主来?难道她看起来很闲么?

    不远处几个孩子朝着这边过来,祝摇红站起身来靠近楚凌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笑道:“郡主若是觉得无聊,可以出去走走。不过,可千万别去东苑那边。”说罢,便站起身来转身离去了。

    “郡主……”

    楚凌看着围着自己的几个孩子,浅笑道:“是今晚的小寿星啊,小公子,有什么是吗?”

    百里渊似乎有些腼腆,他身边的拓跋承却没有什么顾忌,好奇地道:“郡主,拓跋大将军真的是你师父吗?”

    楚凌笑道:“是呀。”

    几个孩子立刻激动起来,七嘴八舌地道:“郡主,大将军是不是很厉害?”小孩子总是崇拜高手的,基本上所有貊族的孩子就没有不崇拜拓跋兴业的。

    “郡主,你跟大将军上过战场吗?”

    “郡主,大将军厉害还是我爹厉害?”

    楚凌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问东问西,却也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模样,耐心的回答每个人的问题。几个孩子都觉得这位郡主既长得好看又和蔼可亲,越发的喜欢围着她玩耍了。倒是让这原本安静的地方成了整个小楼中最热闹的一处。不少女眷看了也啧啧称奇,原本以为这位武安郡主是个孤僻的性子,没想到倒是十分讨小孩子喜欢。

    楚凌一边陪着一群小孩子玩耍,一边从窗口往外望去。整个明王府大多数地方已经隐入了黑暗中,但是楚凌却能感觉到四周有无数道目光正在盯着这个地方。不过这些目光倒是没有什么恶意,更像是为了守护。

渐渐地楚凌发现小楼里的人少了一些,原本在待客的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更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祝摇红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楚凌站起身来想要往外面走去,却被小孩子拉住了,“郡主,你要出去吗?”

    楚凌捏捏拉着自己衣角的小姑娘的脸蛋笑道:“我要出去透口气,你们先在这里玩一会儿好不好?”

    小姑娘乖巧地点了点头,“好啊,我们等郡主回来继续讲故事。”

    楚凌笑道:“好,都要乖乖的。”

    “嗯嗯。”楚凌含笑走下了小楼,门口立刻有管事迎了上来,“郡主,可是有什么事?”

    楚凌垂眸,轻声道:“我要去…更衣。”

    虽然楚凌说得委婉,但这管事虽然是貊族人但毕竟是明王府的管事,见多识广府中更有不少天启女眷,依然领会到了楚凌的意思。连忙道:“小的这便让人陪郡主去。”

    说罢,便招来两个貊族侍女吩咐了两句,两个侍女恭敬地上前给楚凌引路。

    楚凌悠然地跟着两个侍女往小楼的另一边而去,幽暗的夜色下只有头顶走廊上的灯笼里绽放出淡淡地光芒。两个侍女推开一扇门引着楚凌进去,“郡主请。”

    “多谢。”楚凌对两人嫣然一笑,突然抬头看向身后,面上露出惊诧之色,“你是谁?”

    两个侍女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去。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看到什么,眼前就是一黑双双倒了下去。楚凌一手一个将两人捞起来扶到房间的的一角藏了起来,顺便换了一身明王府的婢女衣衫才小心从另一处侧门走了出去。

    东苑?

    楚凌一边走在明王府的院落里,一边思索着祝摇红的话。千万不能去东苑?为什么?明王府的小公子生辰,按理说祝摇红这样的侍妾是不会出席的。明王那么多的侍妾,方才她可是只看到了祝摇红。看起来,祝摇红倒是更像专门在那里等她的。就是为了提醒她一句不要去东苑?

    正在楚凌思索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喧闹声。

    回头望去,正是小楼的方向。楚凌跃上一处房檐,才看到不知何时一群人已经出现在了小楼的外围,跟原本守在小楼外面的人打了起来。双方短兵相接,自然是厮杀声兵器撞击声不断,中间还伴随着楼中女眷的尖叫声和孩童的哭泣声。楚凌眼眸微沉,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冲进明王府来杀人?明王府的守卫都是吃干饭的么?

    脑海里灵光一闪,楚凌眼底更多了几分漠然。

    拓跋梁是故意的!

    想到此处,楚凌转了个方向飞快地朝着东苑掠去。一路过去,楚凌才发现整个明王府里人竟然少的可怜。除了普通的仆役,一路行来她竟然没有遇到几个守卫。除了小楼附近的守卫不少,整个明王府就像是空了一样。

    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东苑外面,楚凌就听到里面同样传来了厮杀声。

    越过墙头,便看到院子里两群人正在互相厮杀。双方都穿着黑衣,后来的楚凌觉得她都要分不清楚到底谁是谁的人了。楚凌没有惊动这些人,而是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些厮杀的黑衣人进了东苑。东苑是拓跋梁的平时居住和办公的地方,平时就算是王妃和世子没有拓跋梁的准许也不能轻易来这里。除了前面的院子里打斗声激烈,内院里却依然是一片宁静。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并肩而立站在屋檐下不知在看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有人从他们身后的屋子里走了出来,正是明王拓跋梁和明王世子拓跋衍。跟在拓跋梁身边的人却不是别人,正是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见的南宫御月。

    拓跋明珠转身看向拓跋梁三人,皱眉道:“父王,小楼那边母妃和渊儿他们……”作为一个女儿和母亲,她还是担心自己的母妃和儿女的安全的。

    拓跋梁没有说话,却听南宫御月道:“县主不必担心,小楼那边王爷安排了重兵保护各位女眷,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的。”

    拓跋明珠依然有些不满,冷冷道:“恕我直言,国师这样的安排实在是让人难解。特别是,还将武安郡主扯进来,有什么意义?”南宫御月道:“篡位夺权,终究是令人不齿的。若是有一个好理由让王爷名正言顺的上位,何乐而不为?”

    拓跋明珠轻哼一声道:“这就是国师的好理由?我们原本可以出其不意,如今打草惊蛇让陛下有了准备……”

    “那又如何?”南宫御月淡淡道:“整个上京已经在王爷的控制之中,拓跋兴业眼下也回不来,拓跋胤被调出了京城……皇帝陛下听信谣言无端对明王府下毒手,王爷此时揭竿而起不是正好么?”

    拓跋明珠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明王打断了,“好了,明珠。你母妃和渊儿他们都不会有事的。”

    拓跋明珠看了南宫御月一眼道:“父王,女儿只是觉得此事有些多此一举。”最重要的是,这个南宫御月未必安了什么好心。

    拓跋梁道:“本王心里有数,按照本王之前的吩咐行事便是。”

    拓跋明珠终究还是不能说什么,只得叹了口气道:“是,父王。”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很快便一起离开了,片刻后明王世子也领命离开。院子里只剩下了拓跋梁和南宫御月。

    拓跋梁道:“武安郡主已经在府中了,本王希望国师不要节外生枝。”

    南宫御月淡淡道:“王爷尽管放心,只要你今晚替本座将笙笙留住,一切都好说。”拓跋梁微微皱眉,他并不太相信南宫御月做这些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要知道,南宫御月虽然之前找人向武安郡主提过亲,但事实上两人根本没见过几次面,自然也不可能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了。

    南宫御月似乎明白了他的不解,淡然道:“武安郡主对君无欢的影响力超乎寻常,只要有她在,就不怕君无欢临阵反水。”

    拓跋梁凝眉道:“本王说过,有把握君无欢不会反水的。就算这般牵制住了君无欢,回头却要得罪拓跋兴业。”

    南宫御月不以为意,“你只是请武安郡主过来做客而已,刺客是皇帝陛下派来的,就算出了什么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拓跋兴业真有那么疼爱徒弟的话,只会对皇帝陛下心存芥蒂,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么?”

    拓跋梁沉默不语。

    “更何况…以拓跋兴业对皇帝陛下的忠心,你想要夺位就已经得罪他了。”南宫御月道,“难不成,你以为你上位之后,拓跋兴业还会继续给你当兵马大元帅?就算是他愿意,王爷你愿意吗?”

    拓跋梁不答,南宫御月说得不错,就算拓跋兴业真的不在意谁当皇帝一心效忠北晋,他又真的放心让这样一个人继续做北晋的兵马大元帅么?

    楚凌趴在树丛里,目送拓跋梁离去。心中不由苦笑一声,摆了这么大的阵仗,原来还是因为她?真是让人有些受宠若惊啊。不过,南宫御月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认为抓到她就能够牵制君无欢的?

    君无欢这种人,看似温和实则为了自己的目标不择手段。连他自己的身体和生命都可以不顾,更何况是为了别人?

    这世上,有些人,有些事原本就是在所谓的情爱之上的。

    楚凌想要离开,不过南宫御月站在那里不走,她也不敢动。甚至连呼吸都要放到最微弱的状态,不然只怕一个不小心就要暴露了。不知过了多久,南宫御月终于走人了,外院的厮杀声似乎也渐渐的消失了。楚凌靠着树干方才松了口气。

    飞身从树上落下,楚凌终于确定这座明王府除了特定的地方确实已经成为空府了。明王突然抽走了这么多人,连府中的防御都放弃了,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夺宫!

    楚凌对夺宫没有兴趣,对北晋到底是北晋皇还是明王做皇帝更没有兴趣。所以她离开了明王府之后直接向着另一个地方而去了…四皇子府。

    四皇子府距离皇宫并不远,此时整个上京地街道上已经灯火通明。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数不清的士兵正排着队从街头飞快地冲过,所有的人都是向着皇宫的方向而去的。寻常百姓即便是听到声音,也都只能紧闭门户躲在家里用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当成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那些权贵世家就没有这么好打发了。特别是一些支持北晋皇的权贵,发现这些兵马都是向着皇宫的方向而去时,立刻就清点了自己的亲兵冲了出去。大街上各家府邸中立刻也乱了起来。

    楚凌此时已经站在了四皇子府后院那个偏僻的小院里。小院外的人已经被她带来的人解决了,此时空荡荡的院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楚凌照着记忆中的路径快步走进了房间,飞快地将每一个房间和角落都搜索了一遍。整个小院,依然保持着当初楚拂衣还在的时候的模样,甚至就连当年楚卿衣的房间都还保持着原样。显然自从这个小院的主人离开之后,除了平时打扫就再也没有人动过房间里的东西。

    但是,楚凌依然没有找到楚拂衣的骨灰,整个小院里就连形势骨灰坛的东西都没有找到。

    楚凌再次查探了小院各处,依然没有任何发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楚凌靠着房间里的书桌皱眉,一段段记忆的在脑海中越发清晰起来。曾经,就在这张桌子上,灵犀公主抱着还瘦瘦小小的妹妹亲笔叫她写字,教她念书。也是在这个房间里,楚拂衣被四皇子妃羞辱,拓跋胤却冷眼相看。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只留下姐妹俩相依偎着蹲在桌子下面哭泣……

    啪!

    楚凌一掌重重地啪在了桌子上,一声轻响的同时楚凌觉得手下的桌子似乎动了动。

    楚凌慢慢收回了手微微蹙眉,低头打量着这张桌子。确实是跟当年那一张毫无二致,不过…楚凌纤细的手指飞快地沿着书桌边沿划过,片刻后停了下来,她在桌子底下的隐蔽处摸到了一个机关。

    轰地一声轻响,桌子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沉了下去。

    楚凌低头看着地上的一个大洞,去过了不远处的桌台轻轻跃了下去。

    里面并不是什么复杂的密道地宫,只有一扇石门。楚凌推开石门眼前微微一亮。

    石门后面是一个不大的密室,大约也只有书房那么大小,还没有进去,一股寒气就已经扑面而来。

    这是一个冰窖。

    上京很多权贵府邸都有冰窖,冬天储存大量的冰块供夏天使用。但哪怕是权贵府邸,冰在夏天也是不可多得的。到了如今这个已经入冬的时间,更是不可能有了。但是这个密室里却依然整整齐齐地堆放着许多冰块。甚至地面和墙壁都完全是用冰堆砌而成的。冰面上放置着许多夜明珠,让这个寒冷的密室依然亮如白昼。

    密室最深处,放着一个巨大的冰棺。透过半透明的冰棺楚凌已经隐约看到了里面躺着一个人。

    手中的烛台已经熄灭了,楚凌并不在意随手放到一边快步朝着冰棺走了过去。

    果然,冰棺里躺着一个白衣女子。二十多岁的模样,双眸微闭,眉目如画。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天启女子衣衫,一头青丝柔顺的披散在身侧没有任何的装饰,微卷的睫毛上已经结了白色的霜花。本该失色的唇却依然嫣红,显然是被人仔细的装扮过,整个人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的栩栩如生。

    楚凌心中不自觉的抽了两下,伸出手想要轻触女子美丽的容颜,却在触碰到她的瞬间又收了回来。

    “…楚、拂、衣…姐姐,原来你在这里……”

    “拿着…若是有一天,你能够回到天启。替我告诉父皇…灵犀,想、回家……”

    楚凌靠着冰棺看着眼前的女子,轻声道:“姐姐,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送你回家的。”

    当楚凌从密室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染上了满身的寒气,她也并不在意。

    小院外面,几个黑衣人沉默地等在那里,看到楚凌出来才立刻上前,“曲姑娘。”

    楚凌微微点头,“没什么动静吧?”

    黑衣人摇头,“大皇子府派人将四皇子府的得用的守卫都带走了。”

    楚凌微微挑眉,“看来情况不妙啊。”

    黑衣人点头道:“明王突然带兵袭击皇宫,宫门已经打开了。现在外面已经是一片混乱。”

    楚凌笑道:“明王的动作倒是真快,你们公子现在在哪儿?”

    黑衣人摇头,“公子命属下等人保护曲姑娘,别的事情无需过问。因此,属下也不知公子眼下在何处。”

    楚凌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留下两个人守在这里,在四皇子回来之前不许任何人踏入院子里一步。如果拓跋胤回来了,你们就立刻撤退不要让他发现了。”其实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会跑到这种地方来,但楚凌还是有些不放心。况且君无欢派给她这些人虽然是一片好心,但她确实没有什么事情需要这些人做的。

    “是,曲姑娘。”

    楚凌点点头,“有劳了,剩下的人去盯着明王府世子,必要的情况下我要你们能一击拿下明世子。这可能有些危险,你们……”黑衣人拱手道:“属下遵命,并不辜负姑娘信任。不过…我们都走了,曲姑娘你……”

    楚凌摇头道:“我这边无需担心,我心里有数。只要你们帮我办好这件事,就足够了。”

    “属下等领命!”

    “去吧。”

    此时的皇宫里已经一片混乱。

    原本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夜晚,大多数人这个时候早已经就寝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刚进入梦乡就骤变陡生,就连宫门都被人给攻破了。拓跋赞沉着一张小脸挥舞着手中的刀向着北晋皇寝宫的方向杀去。但是他原本练武的不用功,对付普通的将士没有问题,一旦遇到个二流高手都要手忙脚乱。原本他熟悉宫中的地形还算顺利,但是越靠近北晋皇寝宫的地方敌人就越多,而高手也越多。

    一路杀过来的拓跋赞很快就被几个黑衣人包围了。

    拓跋赞在心中暗骂了楚凌一声乌鸦嘴,握紧了手中的刀。

    “这是十七皇子?!”其中一个黑衣人突然道。

    另一个黑衣人道:“确实是,拓跋兴业的徒弟竟然如此脓包。抓活的,说不定王爷还有用!”

    拓跋赞怒骂了一声,“藏头露尾的走狗!”挥刀砍了过去。他年纪还小,武功平平,如何能是四个人的对手,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左支右绌只能艰难的支撑了。那几个人却并不立刻抓住他或者杀了他,仿佛是逗弄老鼠的猫一般,时不时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痕。不重也不影响行动,却实实在在是痛得很。

    “原来拓跋兴业的徒弟就只剩下一张嘴厉害了么?不知道那位被捧得高高的武安郡主又是个什么德行?”

    “只怕是皇帝想要拉拢拓跋兴业才故意捧起来的吧?一个丫头能有多大的本事?”有人笑道:“总不能让世人知道,拓跋兴业不会教徒弟啊。更何况,谁知道真是徒弟还是什么……”

    “闭嘴!”拓跋赞已经杀红了眼睛,怒吼道。但是他的愤怒却只能引来对方更加放肆的笑声和嘲弄,拓跋赞脑海里仿佛火山爆发一般的愤怒和混乱,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些人都杀光。但是他却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平生第一次,拓跋赞开始后悔起了自己当初的怠惰。

    一道雪亮的刀光突然在他眼前闪过,方才还在放肆大笑的声音突然都消失了。

    一道轻缓的力道将他推到了宫墙下,拓跋赞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跟前,刀气纵横,寒光飞舞,每一刀下去都有血光乍现。不过片刻间,几个人就已经抱着手腕倒在了地上。楚凌穿着一身黑衣,手握着流月刀静静地站在月色中,眼眸平静如水,“现在,你们知道拓跋兴业会不会教徒弟了么?”



------题外话------

    嘤嘤~存稿终于被我嚯嚯完鸟~晚点会有二更哟~

    继续求票票,亲爱的们,月底了还有月票的求投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