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1、将乱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预感到上京皇城即将出现的混乱,楚凌找了个理由让雅朵离开了京城。虽然雅朵的商铺都在京城,但是每年也确实会离开出门两三次,所以这次有人相邀去数百里外的地方商谈货源的事情,雅朵一点也没有怀疑跟楚凌交代了一番就去了。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些人是楚凌拜托君无欢手下的人故意引她过去的。等她到了那边那些人自然会想办法留下她也保护她的安全。等到上京的事情了了,雅朵再想要回来还是跟楚凌一起走,自然也都随她了。

    雅朵出门了,拓跋兴业也不在,整个郡主府和将军府都只有楚凌一个人了,倒是显得有些空旷。不过楚凌也为了要准备脱身离开的事情暗地里忙碌着,倒也不觉得无聊。

    拓跋赞前些日子被关在将军府练功,拓跋兴业走了之后没坚持两天就又偷跑回宫里了。楚凌虽然有心按照拓跋兴业的吩咐好好管教这个小师弟,但是人躲进宫里去了她总不能跑进宫里抓人吧,便也只得作罢了。是以清早晨练的时候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拓跋赞,楚凌也有些意外。

    “你怎么来了?”随手将手中的刀放在桌边,楚凌问道。

    拓跋赞蹲在墙头上道:“你天天练啊练的,不烦么?”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我若是个北晋公主皇子什么的,我也懒得练。”拓跋赞自然知道她在嘲讽自己这几日偷跑的行为,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脑袋,道:“我就搞不懂,你们这么拼命干什么?你这样,大哥这样,四哥也是这样!大家都开开心心地不好么?”

    楚凌对他招了招手,拓跋赞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墙头上滑下来走到了楚凌面前。楚凌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脑崩儿,淡淡道:“因为有的时候不拼命,是会没命的。”

    “有…有这么严重吗?”

    楚凌道:“你自然不觉得有多严重,但是这些年若不是大皇子和四皇子护着,若是你没有成为师父的弟子,你觉得你现在能过的这么逍遥自在吗?还有大皇子,他是已故大皇后的嫡长子,若是在天启就是板上钉钉的太子人选。加上陛下又器重他,你觉得别的皇子会心甘情愿地看着他坐上那个位置么?他不争,那全家都不用活了。”

    拓跋赞眨了眨眼睛,有些不信,“大家都是兄弟……”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啊,现在大家都是兄弟。等大皇子坐上了那个位置,以后别的兄弟见了他就要下跪了。能坐着,谁愿意跪着?”

    拓跋赞叹了口气,有些烦躁地道:“我不管!我才不会想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以后要跟着师父上战场,当一个跟师父一样的大将军!”楚凌略带挑剔地看了他一眼道:“好好练功吧你。突然跑过来说这些,出什么事了?是大皇子还是四皇子出事了?”

    拓跋赞走到桌边坐下,心情有些低落地道:“昨晚父皇当着好几个兄弟的面将大哥狠狠的骂了一顿。”

    楚凌微微挑眉,思索了片刻道:“是因为黑市的事情,被陛下知道了?”

    拓跋赞点了点头,点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的?”

    楚凌道:“我为什么不能知道?”

    拓跋赞轻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你跟大哥关系也不错,他竟然也不瞒着你却瞒着我!”

    楚凌摇摇头道:“行了,别抱怨了。你父皇从哪儿知道这事儿的,怎么就把你大哥骂了一顿?”拓跋赞有些疑惑地抓着头发道:“父皇好像…也不是为了黑市的事情骂他,只是提了两句而已。我也不知道父皇在骂大哥什么,就是说大哥不专心政事什么的。大哥怎么就不专心政事了?以前的大嫂还说大哥每天都很晚才睡呢。”

    楚凌同情地拍了拍拓跋赞的肩膀道:“想不明白就别为难自己的脑袋了。”

    “……”

    拓跋赞拉着楚凌要去探望拓跋胤,楚凌想了想还是跟着拓跋赞去了。如果近期要离开上京的话,她确实有件事情需要确认。

    拓跋胤前些天受的伤并不算轻,不过楚凌和拓跋赞到的时候他已经可以起身接待他们了。从外表看起来似乎已经无碍,但是楚凌也看得出来拓跋胤还没有完全恢复。

    “武安郡主,阿赞,你们怎么来了?”拓跋胤看着两人道。

    拓跋赞道:“我出宫来看笙笙,就顺便来看看四哥啊。”

    拓跋胤不赞同地看着拓跋赞道:“大将军让武安郡主督促你练功是为了你好,你却跑回宫里去实在是不像话。”拓跋赞做了个鬼脸,道:“武功么练练就好了,我又没有四哥那么好的资质,再练也成不了一流高手。”

    拓跋胤道:“天赋资质并不代表一切,既然知道自己资质一般就更应该将勤补拙。”

    拓跋赞连连点头,但是眼睛却骨碌碌打转,一看就知道根本没听进去。

    楚凌一边喝着茶一边打量着花厅,这小院并不是四皇子府的前厅,也不是拓跋胤应该住的正院花厅,而是当年楚拂衣住的地方。堂堂一个皇子,却住在这样一个院子里养伤实在是有些委屈了。不过拓跋胤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甚至就连花厅里的陈设都跟当年楚拂衣还在的时候一模一样。看着这一切,楚凌几乎都要认为拓跋胤对楚拂衣是真爱了。毕竟,拓跋胤这样的人也没有必要去给自己艹一个深情人设。

    可惜呐,不管是真爱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楚拂衣都死了啊。

    “四哥,昨天大哥在宫里……”

    不等拓跋赞将话说完,拓跋胤打断了他道:“大哥的事情,你别管。”

    拓跋赞有些着急地道:“什么叫大哥的事情我别管?大哥被父皇禁足了啊。”

    拓跋胤道:“就算你想管,也管不了什么。平白将自己卷进来,你别以为你年纪小父皇就不会罚你。”

    拓跋赞扯着头发道:“大哥到底做错了什么?就算是那个…什么黑市什么的,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就值得父皇在那么多兄弟面前给大哥没脸了?你不知道,他们还暗地里嘲笑大哥说大哥、说大哥失宠了呢。”

    拓跋胤淡淡道:“因为父皇是皇帝。”

    “……”拓跋赞愣了愣,扭头去看楚凌,眼底有些茫然和委屈。他生母出身卑微从小便无人教导,后来生母去世虽然有大哥和四哥照料,但是毕竟年纪相差很大又都住在宫外。也只能进宫的时候去看看别让人欺负他,时不时接他出宫住两天而已。这些东西却是没有人教过他多少的。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中原有句话叫做: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我不懂。”拓跋赞道。

    楚凌道:“陛下不仅是父亲更是帝王,他看重大皇子想要大皇子成为未来的继任者那是他自己的意愿。他可以给,但是大皇子不能抢。甚至不能表现出太多对他手中权力的渴望。大皇子暗地里收拢黑市势力,在陛下的眼中就是想要自己积蓄力量…谁知道是想要做什么呢。”

    “父皇不是这样的人。”拓跋赞有些不满地道。在他的眼中,虽然父皇并不怎么关心自己,但是他还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大英雄怎么会有笙笙说的这种想法?教他念书的师傅还说,天启人就是因为想的太多才被他们赶到南边去的呢,父皇才不会这样!

    “你胡说!”拓跋赞瞪着楚凌道。

    楚凌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

    “阿赞。”拓跋胤沉声道,“不得对郡主无礼。”

    拓跋赞红着眼睛道:“你也觉得笙笙说得对?你也是这么想父皇的?”

    拓跋胤眼眸微沉,淡淡道:“坐下,你也不小了。难得郡主肯教导你,你就好好听着。”说罢,拓跋胤忍不住看了楚凌一眼,微微蹙眉,“郡主通达。”

    楚凌垂眸,淡淡笑道:“是我妄言了,还请四皇子见谅。”

    拓跋胤摇了摇头,大将军这个弟子…确实是不简单。当初她也是这般……

    楚凌微微挑眉看着拓跋胤,才发现他竟然在出神。拓跋胤这样的高手,当着两个大活人的面出神确实是难得一见的。楚凌慢慢移开了眼眸只当是没看见,有些好奇地道:“我看这院子偏僻得很,四皇子怎么在这里养伤?”

    拓跋胤回过神来,眼神微闪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淡然道:“习惯了,清静才正好养伤。”

    清静和偏僻,可不是同一个词儿。

按照她得到的消息,楚拂衣的遗体最后是被拓跋胤带走了。那么,到底是被他放到哪里去了呢?按照北晋的习俗是流行火葬的,而拓跋胤如果真的对楚拂衣用情至深很可能会将楚拂衣的遗体火化将骨灰留在身边。但是天启的习俗却是土葬,在天启火葬是罪大恶极或者是患了恶疾的人才会有的,中原人讲究的是入土为安。

    所以,拓跋胤到底会尊崇哪边的习俗?

    拓跋赞张嘴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拓跋胤立刻皱起了眉头沉声道:“什么事?”

    外面的侍从走了进来,战战兢兢地道:“启禀…四皇子,王妃来了。”

    拓跋胤脸色微沉,冷声道:“本王说过,不许她靠近这里!”

    侍从苍白着脸色道:“但是…王妃、王妃说…她有了那位公主的消息。”

    什么?!楚凌一愣,那位公主…指的该不会是她吧?

    拓跋胤冷冷道:“本王不想听她胡扯了,你去告诉她,她若是再来此处就给我滚出王府!”

    侍从哪里敢违逆拓跋胤,只得点头称是想要退出去,却听到外面我那四皇子妃高声道:“王爷!我说的是真的!你难道不想找到那丫头么?我真的有她的消息了!”

    拓跋胤沉默了一会儿,却并没有让人放她进来,而是自己起身走了出去。

    楚凌和拓跋赞对视一眼,也悄悄跟了上去。

    四皇子妃站在小院外的台阶下,红着一双眼瞪着眼前拦着她的侍卫。看到拓跋胤出来,连忙想要上前道:“王爷!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有了那丫头的下落!”

    拓跋胤沉声道:“你为什么会有她的下落?”

    四皇子妃颤了颤,捂着脸哭泣道:“我…我知道我当初是我不对,但是我已经受到惩罚了。王爷这两年一直在派人找那丫头,我想…我想帮王爷找到她,我知道错了,以后就算王爷想要纳了那丫头,我也绝不会再对她做什么,求王爷原谅我吧。”

    跟出来的楚凌刚好就听到这一句,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很想一巴掌糊到这女人的脸上,纳你妹啊。

    “本王都找不到的人,你凭什么找到?”拓跋胤淡淡道。

    四皇子妃颤抖着从袖中掏出了一个东西递过去,道:“我…我阿爹前些日子回京,从外面带了个东西给我,说…看着像是四皇子府的东西。我记得,这东西当初王爷是给了那个…楚夫人,我就暗中派人去查了查。这东西是两年前,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当了的。就在、就在离上京不远的滕州川源县城。”滕州距离上京确实不远,川源县更是在滕州与上京地界交接处,快马加鞭的话不到一日便可到。

    四皇子接过了她手中的东西,那是一个白银手镯并不怎么显眼,但是上面镶嵌着一块宝石倒是值一些钱。拓跋胤自然能认出,这确实是当初自己给楚拂衣的东西。

    只是……“你是说,她一个小姑娘安安稳稳的留在了距离上京如此近的滕州至少一年时间却没有被人发现?”拓跋胤沉声道。四皇子妃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派人去打探了,打探回来的人说那姑娘穿的十分朴素,是跟着一个粗壮的乡下汉子一起去的。两个人…好像关系还不错。或许是有人护着她。”

    楚凌微微挑眉,这位四皇子妃好像是在暗示她被某个乡野村夫收留了,有可能还…以身相许了。毕竟这年头,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除了以身相许大约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拓跋胤显然也听懂了这个暗示,眉梢皱的越发紧了。

    小院门口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凝重,四皇子妃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道:“王爷…若是担心,我让阿爹再派人找找,人想必还在滕州。找到了我让人接回来就是了,王爷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不必了!”拓跋胤沉声道,“此事本王会处理。”说罢,便快步往外面走去,连身后的楚凌和拓跋赞都抛下了。四皇子妃一愣,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去,“王爷,您去哪儿啊?你身上还有伤呢!”

    被抛下的两人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双双叹了口气。

    拓跋赞负手,一副老气横秋地模样叹气道:“当初父皇说四哥早晚要栽在那天启公主手里,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父皇果然还是十分英明的。”楚凌微微挑眉道:“四皇子确实是难得的情深义重,那位灵犀公主都过世三年多了,他依然还念念不忘。甚至连院子都……”

    “可不是么。”拓跋赞耸耸肩道:“当初我也见过那个灵犀公主,确实是个美人儿,不过没有笙笙好看。”

    “多谢你夸我。”楚凌哭笑不得地道,“对了,四皇子既然如此爱重灵犀公主,公主过世怎么没见四皇子让她入土为安立个坟也好祭奠什么的啊?”

    拓跋赞摇摇头道:“当初大哥也这么说,不过四哥带着灵犀公主的遗体回来之后再也没有消息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将人怎么样了,说不定……”拓跋赞压低了声音,小声道:“说不定灵犀公主就被埋在这小院里,四哥…经常住在这里,是为了能时常与她作伴吧?”似乎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拓跋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楚凌皱了皱眉,带回来之后就不见了?这个地方肯定不能火化,所以拓跋赞说得…还真不是没有道理。楚凌仔细回想了一下记忆中这个小院的每一个角落,到底有什么地方适合埋人,想了半晌却也没有想出来。

    “想什么呢?”拓跋赞戳了戳她的肩膀道。楚凌垂眸道:“想你方才说得事情啊。说不定,四皇子真的将灵犀公主葬在了这院子里。”

    拓跋赞抖得更厉害了,“你也觉得…我四哥有问题对不对?”

    楚凌淡淡一笑道:“可能是吧。”

    “咱们还是快走吧。我怎么觉得这院子阴森森的?”

    拓跋胤走了,这院子就不能再让他们随意进出了,楚凌和拓跋赞只得离开。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迎面而来的四皇子妃。

    “四王妃。”

    “四嫂。”

    四皇子妃收起了唇边的笑意,淡淡的看着两人道:“十七弟,武安郡主,这是要回去了。”

    拓跋赞自觉跟这个嫂子没什么可说的,点头道:“是啊,四嫂这是去哪儿了?”

    四皇子妃道:“王爷方才出门了,我去送王爷。王爷不在,我也就不留你们了。十七弟,郡主,改日王爷回来了再过来喝茶?”楚凌微微凝眉,轻声道:“多谢四王妃,到时候还望王妃不要嫌弃我们打扰。”

    “怎么会?”四皇子妃笑道,“两位慢走。”

    目送四皇子妃离开,拓跋赞有些疑惑地道:“四嫂怎么看起来心情好像不错?四哥要是找到那位天启小公主,她…她真的这么高兴吗?”

    楚凌脚下一顿,回过身若有所思地看着四皇子妃的背影。好像确实挺高兴的。

    四皇子妃的消息是假的,楚凌当然知道。当初她离开浣衣苑的时候身边除了那几块绝对不是属于北晋的玉,什么都没有带。更是从来没有典当过自己身上的东西,又怎么会拿着楚拂衣的遗物出现在滕州呢。

    原本她以为是四皇子妃本身得到的消息就是假的,但是方才……

    四皇子妃分明是想要将拓跋胤调离京城,她想要做什么?

    “阿赞。”出了四皇子府,楚凌突然转身对身后的拓跋赞道。

    拓跋赞被吓了一跳,险些跟楚凌撞在了一起。没好气地道:“你做什么?!”

    楚凌道:“我有事情要办,你回宫里去吧。”

    “回宫?”拓跋赞不满,“我才刚出来啊。”

    楚凌道:“回宫,或者去大将军府,最近不要到处乱跑,不然回头师父回来我要你好看。”

    拓跋赞震惊地看着楚凌,“你…你在威胁本皇子?”

    楚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对,我在威胁你。”

    拓跋赞恨恨地瞪着她,楚凌抬手像是他要是再磨叽就要一巴掌拍过去的模样。拓跋赞连忙后退了好几步,没好气地道:“我知道你要去找君无欢!但是你别忘了,君无欢现在跟咱们不是一路人。等师父回来,你们俩就没什么关系了。”

    楚凌轻叹了口气,“听话,回去吧。好好练功,别乱跑。”傻孩子,我跟你们也不是一路人啊。

    不知是不是畏惧楚凌的威胁,拓跋赞哼哼了两声还是转身跑了。

    看着拓跋赞远去,楚凌才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君府的方向而去了。

    君无欢正坐在湖边的水阁里喝茶,看到楚凌进来不由笑道:“笙笙来的正好,我刚得了一些好茶,正准备让人给你送去呢。”

    楚凌皱眉道:“你还是少喝一些茶比较好。”

    君无欢叹了口气道:“笙笙说得是。”倒了一杯茶放到楚凌跟前,却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不过长离公子显然并不喜欢和白水,喝了一口便皱起了眉头。楚凌仔细看了看他道:“你这几天很忙?”

    君无欢有些意外,“笙笙怎么这么说?”

    楚凌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没休息好。”

    君无欢笑道:“确实有点忙,你知道的,最近事儿比较多。”

    楚凌道:“拓跋胤刚刚离开京城了。”

    “哦?”君无欢挑眉,脸上却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楚凌蹙眉道:“明王要动手了?他竟然能收买四皇子妃为他做事?”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我原本替拓跋梁谋划了一个稳妥一些的法子,只是时间要长一些,可惜他等不及了。或许…也是因为他信不过我吧。”

    “他想要立刻就动手?”楚凌皱眉道。

    君无欢点头,“原本我希望你跟我一起走,不过我知道你不会不管不顾的抛下一切一走了之的。所以,笙笙这次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从我这里回去之后立刻就去大将军府闭门谢客,无论什么人来了都不要见。”

    楚凌摇头道:“没用,我自己心里有数你不用管我。”

    君无欢蹙眉道:“笙笙,这两天会很乱。比起我,拓跋梁还是更相信南宫御月一些,所以最后事情会怎么样,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楚凌挑眉道:“明王最后会赢么?”

    君无欢思索了片刻,道:“只怕是两败俱伤,他太着急了。他若是肯再等等,三个月内我有万全的把握扶他登基。”

    楚凌道:“你也说了,他不信任你。只会将你当成可以利用的对象,而不会当你是可以出谋划策的谋士的。”君无欢笑道:“他当我是钱袋子,这段时间从我手里拿走了三百万两和大批的货物。这么多银子也换不来半点信任,还真让我有些沮丧。”

    楚凌暗道:你原本就不怀好意,还怪人家不信任你?

    “你真的就这么大方将这么多财物送给他?”

    君无欢笑道:“只要最后达到目的了,钱财只是身外物而已。况且,一旦我离开上京,这些钱也是保不住的。对了,笙笙看看我这里有什么你喜欢的,一会儿尽管拿走。反正过几天这些也不是我的了。”

    “真打算抛弃一切?”楚凌看着他,君无欢淡然道:“我又不是只有凌霄商行,凌霄商行也不是只做北晋人的生意,哪里算一切了?”

    楚凌点点头道:“好吧,长离公子都舍得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东西就不必了,我大概也没法子保全你那些宝贝。”

    君无欢也不在意,“无妨,拿着玩玩罢了。反正真正的好东西我都已经送走了。这边事情过后我立刻就会离开京城,到时候未必有机会跟你道别。笙笙,我留下十个高手给你用,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传消息给我,传信的法子,你知道的。”

    楚凌皱眉道:“这么急?”

    君无欢无奈地苦笑道:“下手太重了,反噬必然也会重。若是能将北晋皇室一网打尽自然是没那么麻烦,可惜眼下我没那个能力。”

    楚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很少有男人愿意在人前承认自己无能为力。君无欢自然不是一个无能的人,但越是这样的人越是骄傲,特别是在自己…心仪的女子面前。但是君无欢却能够这样从容自若的说出自己还没有那个能力。楚凌却并不觉得会因此而低看了他。有时候,承认自己无能为力本身就需要莫大的勇气。

    “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有的。”楚凌道。

    君无欢莞尔一笑,略显苍白清瘦的面容上也多了几分光彩,“我自然不会让阿凌失望的。”

    看着他的笑容,楚凌心中不由跳了一下,她垂眸道:“我也想趁着这几天城里乱办点事。到时候可能也顾不上别的……”

    君无欢道:“那正好,我说过这些事阿凌最好不要卷入其中,对拓跋将军不好。”君无欢自然不在意拓跋兴业怎么样,他虽然敬佩拓跋兴业的实力和品行,但是说到底他们是敌人。但是君无欢知道,如果拓跋兴业因为楚凌的原因而出了什么事的话,阿凌是会内疚的。

    “一切小心。”

    “放心。”

    君无欢说给楚凌十个高手,就真的是十个高手。这些人单个武功可能还及不上楚凌,但基本上四个围攻楚凌就没什么胜算了。这样的身手,如果是在明王的冥狱里面,已经是能够排到乙字号的前列了。据君无欢所说,冥狱按照十天支十二地干排列。越往后,人数越多当然实力也越弱。例如最厉害的甲字号,一共也只有十二个人。平均水平大约跟楚凌差不多,但是楚凌如果排进去的话,应该能占据前五。而次一等的乙字号也只有三十来人。所以,君无欢给她这十个人当真已经是精锐中的精锐了。

    离开君府,楚凌又去了云翼三人居住的小院。一进门就看到三人正一脸严肃的准备着什么。看到楚凌来了狄钧立刻一把抓住楚凌道:“小五,你快收拾一下,我们要离开上京了。”

    楚凌问道:“二姐,怎么了?”

    叶二娘道:“长离公子派人来通知我们,尽快离开上京,小五,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楚凌摇摇头道:“二姐,你们先走。我还要晚几天,还有一些事情要办。”

    云翼道:“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吗?”

    楚凌摇头,笑道:“君无欢借了几个人给我,等办完事情我就会脱身。到时候再找机会跟你们汇合。”

    云翼皱眉道:“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楚凌笑看着他,“不会比你们留在上京危险,放心吧。”

    狄钧看着她道:“既然小五不走,我也留下帮忙。别忘了,摇红姐还在明王府呢,咱们总不能扔下她吧?”云翼道:“祝姑娘不是说了她有事要做,让你们不要担心她么?”

    狄钧翻了个白眼道:“她说不担心就不担心啊。”

    楚凌笑着打断他们道:“四哥,摇红姐姐那边真的不用担心。我虽然还没见过她,不过已经打探清楚了,她在明王府好着呢,除了不方便出门,在府里的行动也没什么限制。”

    狄钧皱着眉倒是没有说话。

    楚凌拍拍他的肩膀道:“朝廷要对沧云城用兵,说不定大哥那里需要你们帮忙。就别再京城耽误了,摇红姐姐那里君无欢不会不管的。”狄钧可怜巴巴地望着叶二娘,他担心摇红姐,但是更担心的还是小五。

    叶二娘道:“小五,我们在城外等你五天,如果五天之后你还不能脱身我们便进城来找你。”楚凌盘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点了点头倒:“好,五天后我去跟你们汇合。”

    狄钧和叶二娘各自回房继续收拾东西,云翼没什么要收拾的,坐在花厅里打量着楚凌。

    楚凌不解地道:“你看什么?”

    “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办?”云翼问道,“是为了拓跋兴业?你担心他?”

    楚凌摇头道:“跟师父关系不大……我要找一个、人。”

    “你还叫他师父!”云翼道。

    楚凌叹了口气,“云翼,传道授业解惑…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就是我师父。”

    云翼道:“他还是你的仇人。”

    楚凌笑道:“是敌人,对手。”

    “有什么差别?”云翼道。

    楚凌道:“他是将军,是剑,不是挥剑的人。没有拓跋兴业也会别的人,哪怕没有貊族人…云翼,历朝历代有几个皇朝是灭于外族的?他是貊族人,我是天启人,所以有一天他可能会成为我的敌人和对手,但是我不恨他,所以他不是我的仇人。现在貊族人对中原人很不好,但你也必须承认确实还有一些貊族人,他们没有入侵中原,他们也没有虐待过中原人。但是如果有一天貊族到了绝境他们依然会拿起武器上战场。如果遇到了,我跟他们没有仇,但是我依然会杀了他们。”

    云翼沉默,楚凌悠悠道:“云翼,一场战争必然会创造出数不清的血海深仇。但是…战争的最初,其实本来就是无冤无仇的双方为了利益而厮杀。如果有一天你上了战场,我希望你记得,你杀敌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保护你身后的人。”

    云翼沉默了良久,方才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对不对,不过既然你自己想明白了,那就这样吧。自己小心,万一死在了上京只怕没人给你收尸。”

    楚凌看着他严肃的脸,不由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自己小心。”

    “嗯。”

    楚凌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还没来得及进门就看到明王府的管事正站在门口等着。一看到她立刻就殷勤的迎了上来,看他在冷风里嘴唇都有些发干的模样,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见过郡主。”管事恭敬地道。

    楚凌笑道:“不知是明王府的哪位?”

    那管事笑道:“小的是王妃跟前的管事,今晚是小公子寿辰,县主特意摆了酒席,王妃命小的来请郡主过去喝一杯水酒。”

    楚凌微微挑眉,“小公子寿辰?怎么没听说过,是哪位小公子?”

    管事道:“是咱们县主和县马的大公子,王妃说年纪还小,因此就没有大办。只是请了一些亲近的人。”

    楚凌微微思索了片刻,笑道:“小公子的寿辰,当然是要去的。不过总不好空手去,我先进去挑一个礼物再去明王府。”

    管事自然不能反对,连声谢过了楚凌。

    楚凌进了郡主府不一会儿便换了一身衣衫走了出来,明王府准备好了马车来接人倒是省了楚凌的事儿,干脆就坐上了明王府的马车去了。

    明王府今晚并不算热闹,前院依然是一片肃穆宁静。楚凌跟着管事一路走进去,却也隐隐感觉到几分压迫之意。进了后院,立刻就感觉到了热闹的气氛,后院的一处小楼里正张灯结彩一片热闹欢腾。两人刚到小楼前,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就迎了上来。

    “郡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拓跋明珠笑道,显然心情十分不错。

    楚凌笑道:“县主言重了,贵公子生辰之喜,自当上门道贺。”说话间也递上了自己的礼物。

    “这三位便是两位小公子和小姐么?”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身边跟着三个孩子,年长一些的孩子看起来十岁出头的模样,另外两个孩子也有八九岁,是一对相貌有些相似的龙凤胎。楚凌打量着,三个孩子眉宇间都与百里轻鸿有几分相似,显然就是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那三个孩子了。

    拓跋明珠笑道:“正是,这是大儿百里渊,这两个是小儿拓跋承,小女拓跋若雅。”又对三个孩子道:“这是武安郡主。”

    “见过武安郡主。”三个孩子倒是颇有礼貌地齐声向楚凌见礼。百里渊规规矩矩地垂眸肃立,拓跋承却好奇地盯着楚凌眼珠打转,显然是性格较为活泼。小姑娘眉宇间一派天真,应当也是颇为受宠爱的。

    楚凌点头笑道:“三位公子小姐不必多礼,县主和县马好福气,小公子和小小姐都生的聪明伶俐。”

    没有母亲不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即便是拓跋明珠也一样。当下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了,对楚凌道:“略备薄宴,还望郡主不要觉得怠慢。”

    “岂敢。”

    一行人已经进了小楼,小楼中大都是女眷和孩童,楚凌一眼扫过去倒是有些明了。都是明王府一系的人,不过人家也说了只请了亲近的人,倒也没什么问题。

    看到楚凌进来,不少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拓跋明珠引着楚凌去见明王妃,楚凌的目光却扫到了不远处依靠在窗边的一个人影。

    她穿着一身桃红色衣衫,身姿修长窈窕。即便只是随意地靠着,一个背影也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多看两眼。只是她旁边却没有什么人,人们似乎都有意识地离她远了一些。她也并不在意,悠然地靠在窗口欣赏天上的弯月。

    “郡主在看什么?”拓跋明珠问道。

    楚凌道:“那位…看着有些眼生。”

    拓跋明珠望过去,脸色顿时沉了一些,“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天启女人因为我父王宠爱有几分颜面而已,郡主不必在意。我带郡主去见我阿娘吧。”

    楚凌点了点头,既然拓跋明珠都这样说了她自然不好多问。

    似乎察觉到了她们的目光,那人突然转过身来看向了他们。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眉目妩媚含笑,并不十分精致却带着几分惑人的野性和风情。秀眉微挑,对着楚凌嫣然一笑。

    楚凌不动声色地对她挑了下眉。

    不是祝摇红是谁?



------题外话------

    啦啦啦~月底啦,亲爱的们~求月票~还有月票的亲们都投起来哦~过期作废

    12。26潇湘粉丝节,双倍月票~充值有礼哟~爱你们(*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