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0、冥狱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送走了贺兰真等人,楚凌想了想还是转身回了楼上。站在门口听了一下里面好一会儿没有动静,方才轻轻敲了敲门。

    “谁?”秦殊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楚凌推开门站在门口看着他笑道,“秦兄,别来无恙?”

    秦殊脸上的神色有片刻的僵硬,但是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和煦,道:“笙笙,你怎么在这里?”楚凌偏过头看了一眼里面的人,坐在窗边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美丽女子。柳眉杏眼,顾盼盈盈。此时美人正在暗暗垂泪,倒是更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楚凌叹了口气,看着秦殊道:“秦兄,方才不只是我在这里,大皇子妃,四皇子妃和陵川县主也在这里。”

    秦殊脸色微变,坐在里面哭泣的许月彤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惊慌之色。楚凌走进厢房关上了门,看着秦殊叹气道:“秦兄,有什么事情你们不能在家里说?”

    秦殊无奈地叹了口气,笑容有些苦涩。他又何尝不想在家里说?今天这是一个意外罢了。

    “你…你是武安郡主?”许月彤起身走过来,看着楚凌道。

    楚凌微微点头,“许姑娘好。”她对许月彤感觉一般,但是秦殊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许月彤走到楚凌跟前,突然身子一矮就跪了下去。楚凌吓了一跳连忙横向滑开了几步靠在窗口皱眉道:“许姑娘,你这是做什么?”秦殊显然也被许月彤的举动弄得措手不及,皱眉道:“月彤,你这是做什么?”

    许月彤含泪看着楚凌道:“郡主,求你成全我吧。”

    “……”楚凌半晌不语,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楚楚可怜的女子再看向秦殊。心里却早已经是排山倒海的滔天巨浪翻腾了,“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戏码啊?”

    楚凌轻咳了一声,道:“许姑娘,我不太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不过…你还是先起来吧。我跟秦兄是朋友,你是他表妹。你这样跪在我面前……”实在是有点尴尬。

    许月彤却不能领会楚凌的尴尬,只是殷切地望着楚凌道:“郡主,我不想进大皇子府,我等了表哥这么多年…我知道你跟大皇子和大皇子妃都交情深厚,求你帮帮我吧。”

    楚凌有些头疼地按了按眉心,觉得自己上来提醒秦殊这件事大概是做错了。

    旁边秦殊上前一把将许月彤拉了起来,许月彤挣扎不过便只能靠在秦殊怀里痛哭。

    秦殊歉意地看着楚凌道:“笙笙,抱歉。让你笑话了,你先走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这件事终究还是要给大皇子府一个交代,秦兄心里有数便好。”

    说罢便起身往外面走去。

    “郡主!”许月彤有些不甘地伸手想要去拉楚凌,却被秦殊一把按住了,“月彤,不要闹了!”

    大约是秦殊如此无情的态度刺激到了许月彤,许月彤的情绪再一次崩溃,“什么叫不要闹了!我只是想求郡主帮忙成全我们而已啊。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就一心一意想要将我送去大皇子府做侍妾?秦殊,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无情!”

    秦殊疲惫地闭了闭眼道:“有事情回去再说。”

    “我不!”许月彤咬牙道:“你若执意要将我送去大皇子府,我就去死!”

    楚凌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叹了口气,转身面对着两人心平气和地道:“许姑娘,我有几件事想问你。”

    许月彤不解地看着楚凌,楚凌问道:“是西秦王逼你来吗?你来之前知不知道是为了和亲的?你可知道若是忤逆了北晋皇的旨意,西秦将会遭受什么样的损失?”

    许月彤怔怔地望着楚凌,楚凌双眸定定地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从她眼底看到了一丝狼狈和心虚。

    “看来你都知道。”楚凌点了点头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来?”

    许月彤喃喃道:“可是…我想见表哥啊,他们都不许我来,我等了表哥这么多年……”

    “现在你见到他了。”楚凌毫不留情地道。

    许月彤红着一双眼眸,看着楚凌的眼底有几分惊愕,“郡主,我……”

    楚凌道:“说句冒犯的话,我倒是有些庆幸秦兄没有成为西秦王你没有做成西秦王后了。有这样一个王后,西秦也未必就比现在能好多少。”许月彤脸色一白,不由往后退了两步撞上了身后的秦殊。她看着楚凌不甘地道:“我只是想要跟表哥在一起,有什么错?”

    楚凌点点头道:“没什么错,那你自己努力吧。秦兄,告辞。”

    秦殊点了点头,“麻烦你了,大皇子妃那你我自会解释的。”

    楚凌不以为意地点了下头转身出去了,刚关上门里面就传来了许月彤悲戚的哭声。

    楚凌摇了摇头,一个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以为所有的事情都会围着自己转,哪怕是这种关乎国家的大事也要为她的爱情让步。

    拓跋罗的动作很快,楚凌很快就收到了拓跋罗的邀请。

    深夜,楚凌按照和拓跋罗事先的约定到了城外的时候拓跋罗已经带着人等在那里了。拓跋罗跟前不远处站着黑压压一片人,一眼看过去都是精锐兵马,前面还站着几个将领模样的人和一看就知道修为不弱的高手。

    看到楚凌踏着月色而来,拓跋罗亲自迎了上来道:“有劳你亲自走这一趟。”

    楚凌微微挑眉道:“大皇子不是也亲自出马了么?”

    拓跋罗有些无奈地道:“我功夫平平,只要不拖了后腿就好了。”楚凌问道:“四皇子的伤还没好?”拓跋罗摇摇头,“四弟将要出征,我怎么能让他再因为这些事情操心。若是再受了伤,只怕是……”

    “两位兄弟情深,让人羡慕。”楚凌笑道。

    拓跋罗笑了笑,带着楚凌过去给她介绍今晚的人手。

    楚凌穿着一身黑衣,脸上还带着面巾声音也有些变化,若不是提前告知了拓跋罗只怕拓跋罗也认不出她来。既然楚凌这么一身打扮,拓跋罗也明白她不愿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自然也不会透露只说她是自己找来的帮手,称一声安公子就一行。

    拓跋罗已经找到了黑市的入口,不过今晚并不是黑市开市的日子,拓跋罗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日子显然也是不想牵扯到那些黑市的客人。毕竟他自己对黑市也很有兴趣,自然不希望将客人都吓跑了。

之前黄老大带着楚凌和君无欢走的是地下,弯弯绕绕了半天但是楚凌依然将黑市的位置锁定在了上京皇城西郊的地方。拓跋罗却显然有十分信得过的消息渠道,他直接找到了黑市在城西郊的地面入口。

    一行人到了城西一座靠山的别院不远处,那别院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既不恢弘也不华贵,面积也不大,跟周围一片地方的别院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楚凌却远远地就隐约感觉到别院里蕴藏的杀气。

    楚凌低声问道:“大皇子想怎么做?”

    拓跋罗低声道:“我收到的消息,那黑市的入口就在这别院里。只是别院里面有几个高手驻守,如果我们这么进去的话只怕会打草惊蛇。”楚凌点头道:“大皇子是希望我帮你解决这别院里的高手?”

    拓跋罗点头,坦然道:“下面的事情我们自会解决,只是这些看守入口的高手,如果让他们发现了只怕到时候就算进去了也要扑一个空了。”

    楚凌沉吟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到底还是没有告诉拓跋罗,黑市下面还有另外一个出入口。

    这种事自然不可能让楚凌一个人去做,事实上拓跋罗带来的几个高手也是为了这个准备的。楚凌和几人商议了几句之后便各自分散朝着别院的方向悄无声息地掠了过去。

    楚凌并没有贸然进入别院,这别院外表看不出什么不对来,甚至在门口看守的门房都是普通人,但是越接近楚凌就越感到这个地方的危险。

    靠在一颗大树上观察了良久,楚凌唇边方才绽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嗖!

    一声极轻的风声响起,下一刻院子里靠围墙的一颗树梢动了一下,一只白皙的素手抓住了将要掉落下去的人。

    楚凌微微松了口气,随手将已经没有了生气的人架在了树干上。在他伸手摸索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一块小小的木雕身份牌。

    楚凌仔细看了看对方,将木牌收进了自己的怀中。

    不久之后,几个人从不远处走了,对方排成一列显然是别院里巡视的守卫。看看大家都是一身黑衣的模样,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在一行人路过大树下的时候,楚凌悄无声息地落到了最后一个人身后。手中匕首划过了对方的脖子,然后将人推到了大树后面,楚凌从容不迫地跟上了前方守卫的步伐。

    这别庄并不大,地面上的守卫自然也不会太多。楚凌跟着守卫转了一圈就差不多摸清楚了。普通的守卫只有四队,每队六个。但是却有二十多个暗哨。除了被楚凌解决掉的那个以外,另外还有一些也被拓跋罗的人解决了。不过此时别院中依然有将近十个暗哨隐藏在暗处。

    楚凌很快便将入口的位置锁定到了更小的范围,别院后面的一块地方的暗哨比前面多了将近一倍有余。

    找了个隐秘地地方解决掉了前面的五个守卫,楚凌便于拓跋罗的人汇合了。拓跋罗带来的这些人都是拓跋胤手下难得一见的高手,几个配合顺利的拿下了整个别院。

    等候在外面的拓跋罗看到信号立刻带人冲了进来,众人一番寻找果然在后院的一间屋子里找到了密道的入口。

    拓跋罗看着楚凌问道:“安公子可要一道下去?”

    楚凌笑道:“既然都来了,自然要去凑个热闹的。”

    拓跋罗点点头道:“一切小心。”如果曲笙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可不好跟大将军交代。

    楚凌含笑点点头,当先一步走进了密道入口。

    拓跋罗果然事先得到了详细的消息,密道里明明有许多的分岔,但拓跋罗却目标明确没有丝毫的迟疑。楚凌并没有跟着他们进入大厅,靠在墙壁上听着里面传来厮杀声之后,楚凌便转身向着密道中的另一条岔道而去了。

    比起大厅里的厮杀,这条密道却安静的过分。整个密道干干净净的,可以看出来是时常有人行走的。楚凌凭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密道中。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楚凌身形一闪整个人已经贴上了密道上方的阴影处。

    只听有人道:“有人闯入!快!壬、癸两队去大厅支援。其余人全部退出,封闭这条通道!”

    “是!”

    几个人急匆匆地从下面的通道奔了过去。楚凌微微蹙眉思索着要不要赶紧退出去,不然对方真的完全封闭了通道她想要出去可麻烦了。不过很快她就不用纠结了,因为前方的入口处已经传来了沉重的轰隆声,对方已经放下了密道的机关,这条密道跟外面的黑市彻底被切断了。

    楚凌叹了口气,从顶上落下了拍了拍衣服继续往里面走去。

    长长的通道里空无一人,楚凌几乎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了。走了将近半刻钟,方才看到前方的火光和响声。里面是一个跟黑市很相似的地方,但是这里面却没有那些可怜的被当成商品的人,也没有那些来来往往的客人。整个大厅都显得有些阴森晦暗,大厅里来来往往的都是跟她一样穿着黑衣蒙着面的人。

    楚凌不动声色地混入了这些人中间。

    “出什么事了?”有人忍不住问道。

    楚凌木然地摇了摇头,对方扫了一眼她身上的木牌倒也没说什么。

    不远处有人低声道:“有官兵闯入了……”

    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人快步走了进来,沉声道:“所有人,立刻离开这里!”

    站在他附近的几个显然也是头领的人道:“为什么?咱们还怕他们不成?”

    “就是,老大。不就是一群官兵么?咱们出去都杀了便是!”

    黑衣人扫了说话的人一眼道:“已经有人去了,不管能不能杀了那些人,这个地方暂时都不能用了。立刻离开!”

    虽然有些不甘愿,但黑衣人显然也颇有几分威信,众人还是纷纷行动起来各自去收拾东西离开了。楚凌这才知道大厅四周的那一个个房间便是这些人平时休息的房间,这些人若没有任务是很少会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拓跋梁竟然宁可黑市被拓跋罗抢去也不肯折损这些人么?

    楚凌当然不会去收拾行李,虽然带着面巾别人认不出她来,但是同住一个房间的人总不可能也认不出来。更何况,她压根不知道这个木牌的主人住在哪里或者在外面驻守的人在里面到底有没有房间。

    从容自若地混进了已经开始从另一条通道往外走的黑衣人中间,楚凌完美的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等到楚凌跟着黑衣人从地道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微亮了。他们出现在了一个山谷里。山谷的深处有一排一排简陋的屋子。楚凌盘算了一下时间,发现他们现在的位置距离上京皇城至少也有三四十里远了。

    未免露馅,出来之后楚凌立刻就脱离了大队伍藏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趴着不动。这山谷地势不错,但是能放置暗哨的地方却不多。这也意味着楚凌想要随意走动的可能性很小。根本用不着暗哨,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人发现。

    楚凌趴在一处荆棘下面的草窝里,如今已经入冬山坡上的草也早就已经枯黄。楚凌趴在里面既隐蔽也暖和,倒也觉得还算舒服。等到安置下来,楚凌才有功夫观察这个地方。她这两年时常会出城打猎或者练功,对上京一代还算熟悉。但是眼前这地方却有些眼生,若不是在深山里面就是距离上京很远。但是鉴于他们走的时间并不算长,楚凌觉得他们应该还是在上京附近的深山之中。

    拓跋梁能找这么一个地方隐藏冥狱的人,倒也厉害。

    所有人都知道拓跋梁手下养了不少私兵,但问题是没有人知道这些人在哪儿。拓跋梁行事谨慎,就算是政敌甚至是北晋皇都拿不准他到底将这些兵马藏在了哪里。原本楚凌也有些好奇,不过有了昨晚冥狱的灵感,楚凌倒是有些怀疑拓跋梁是不是将兵马藏到了地下。不过,数万甚是十数万的兵马可不像冥狱这些人这么容易隐藏的。就算是地下也需要相当大的地方才有可能做到。楚凌摸着下巴思索着,回头让君无欢找找看,上京附近有没有什么大型陵墓存在。

    “县主,县马!”下方传来一个声音道。

    楚凌精神一振,放眼望去果然看到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并肩走了过来。拓跋明珠的神色有些难看,扫了一眼站在他跟前的几个人冷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拓跋罗怎么会找到我们的地方的?”

    为首的几个黑衣人纷纷低下了头,面上都露出了几分羞愧之色,“请县主恕罪,我等…无能,实在不知道拓跋罗是如何找到入口的。”

    另一人忍不住道:“郡主,咱们也不怕他们,直接将人都杀了便是,何必要撤出?”

    拓跋明珠轻哼了一声道:“拓跋罗知道了,难道拓跋胤会不知道么?打得过拓跋罗和拓跋胤,你们能对付朝廷的千军万马?更何况…为了拓跋罗折损这么多高手也不值得,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至于黑市…拓跋罗既然想要就先给他,本县主倒要看看他能守得住几天。”

    “是,县主。”黑衣人连忙应声道。

    拓跋明珠沉吟了片刻,皱眉道:“话虽是如此,拓跋罗如何得到消息的还是要调查清楚。若是冥狱内部有人吃里扒外……”

    黑衣人连忙道:“属下等必定亲自清理门户,以报王爷和县主的信任。”

    拓跋明珠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侧首看向百里轻鸿道:“谨之,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百里轻鸿微微蹙眉道:“没有,冥狱先在这里整顿一下,除了自查,这两天全部随时待命,王爷随时需要用到你们。”

    “是,县马。属下遵命。”

    等百里轻鸿说完,拓跋明珠便挥挥手让人退下了。她一手挽着百里轻鸿的手臂,道:“谨之,等我父王成功……”百里轻鸿抬手阻止了他道:“县主,慎言。”

    拓跋明珠有些不高兴地道:“这里都是我们自己的人,慎言什么啊?拓跋罗那个蠢货,他还真以为自己能捡一个大便宜么?为了这个黑市,将拓跋胤手里的高手都消耗殆尽了,到时候看他还能怎么办。”

    百里轻鸿道:“你不觉得,拓跋罗得到的消息太准确了么?王爷并没有让人给拓跋罗透露消息。”

    拓跋明珠眼神一黯,“我知道,这只是将计就计罢了。但是说到底咱们损失也不小…冥狱内部只怕是该清洗了。”百里轻鸿看了拓跋明珠一眼,她一句清洗冥狱内部只怕就要血流成河。不过百里轻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道:“回去复命吧,王爷那边只怕也在等着消息。”

    拓跋明珠点了点头笑道:“好,我们回去。”

    百里轻鸿拉着拓跋明珠离去,临走前朝着身侧的山坡上看了一眼。楚凌只觉得头皮一凉,虽然百里轻鸿只是状似随意地淡淡一眼扫过,但不知怎么的楚凌就是确定百里轻鸿是知道这里有人的。楚凌屏住了呼吸,听着两人说话的声音渐渐远去方才松了口气。

    楚凌盯着百里轻鸿渐行渐远的背影蹙眉,百里轻鸿明知道这里有人却没有告诉拓跋明珠看起来似乎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除非有人提前告诉百里轻鸿,否则百里轻鸿绝不会知道这里的人是她。楚凌自然也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百里轻鸿是想要放她一马。也就是说,无论今天是谁在这里,百里轻鸿都不会管。

    看来,这位百里公子的立场还当真是有那么一点复杂啊。

    离开了那处山谷,楚凌在山里转了大半天才终于找到了出路。看到远处的隐隐绰绰在竹林间的村落,楚凌愉快地松了口气。从昨晚到现在已经整八九个时辰了楚凌连眼睛都没有合一下,多少还是有几分疲惫了。看到村落就表示有人烟,就能知道这里距离上京有多远,最重要的是就能有饭吃了啊。

    突然,楚凌收回了往前迈进的脚步站定。转身看向身后的某处,“陵川县马,既然来了便出来吧。”

    片刻后,一个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果然是一个多时辰前才刚刚见过的百里轻鸿。

    百里轻鸿看着楚凌道:“你是什么人?”

    楚凌微微挑眉,对着百里轻鸿笑道:“陵川县马不是看到了么?”

    百里轻鸿淡淡道:“郡主是昨晚跟着拓跋罗一起混进去的?”楚凌悠然地摆了摆手道:“不,是拓跋罗请我去帮忙的。我只不过是走错了路,一不小心就混进了那些黑衣人里面。百里公子,方才还要多谢你没有揭穿我啊。”

    百里轻鸿深深地看着眼前显得有些狼狈的黑衣少女,沉声道:“大将军可知道郡主这么喜欢凑热闹?”

    楚凌笑眯眯地道:“明王和县主可知道百里公子这么心慈手软?”

    百里轻鸿上前一步,楚凌立刻蹿到了身后的大树后面。双手抱着树干探出一个头来,“百里公子,开个玩笑嘛。你方才既然没有揭穿我,现在就当没看见我成不成?我也当没有今天的事情。”

    百里轻鸿唇角微微勾起一个极淡的弧度,“我为什么要?”

    楚凌道:“难道你想要杀了我?”

    百里轻鸿沉默不语,楚凌摊手道:“你看,你杀了我好处没有,麻烦倒是不少。更何况…百里公子,我是打不过你但是不代表我跑不掉啊。”百里轻鸿道:“你若是想好好做拓跋兴业的徒弟,就离君无欢远一些。”说罢,百里轻鸿也不再理会楚凌,直接转身走了。

    被留在山林中的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

    “他特意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么一句话?这种话,什么时候不能说吓我一跳?”

    不过话说回来,百里轻鸿为什么要对她说这样的话啊?

    等楚凌下了山才发现,这里竟然距离秦殊的别院不太远。不过鉴于现在秦殊自己都一身麻烦事缠身人还不一定在别院,楚凌也就没有过去打扰了。施展轻功赶路,偶尔也是一种乐趣。

    一路风驰电掣,等楚凌快要回到上京皇城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了。眼看着皇城的城门就要关了,而自己还有好一段路要赶,楚凌有些悲切地暗探,“难道本姑娘今晚要露宿荒野?”

    “笙笙。”

    君无欢清越的声音传入她耳中,楚凌连忙刹住了脚步。这才注意到路边停着一辆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是用最名贵的木料打造的马车。君无欢坐在马车里,挑起了马车前方的帘子含笑看着她,道:“可要我载你一程?”

    楚凌有些意外地挑眉道:“你怎么在这里?”

    君无欢无奈地道:“本想去接你的,不过我也不确定你会从哪儿出来,只得在这里等着了。笙笙这是…自己一路走回来的?”

    楚凌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翻了个白眼道:“不然还能怎么办?”她能找到一身衣服将那惹人眼的夜行衣换下来就已经不错了?身无分为难道还能去偷抢别人的马儿,她可没那么不要脸。

    君无欢撑着额头轻笑了几声,道:“是我的错,还是应该早些去接笙笙。”

    见他如此,楚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原本也不关楚凌的事。

    君无欢从马车里下来,道:“笙笙这身衣服还是太惹眼了,我马车里有衣服,笙笙还是先换了吧。”

    楚凌将“你马车里为什么会有我的衣服”给吞了回去,干脆利落地钻进马车换好了衣服,这才跟君无欢一起坐马车回城。马车刚刚进城,就到了关闭城门的时间。楚凌从马车窗口看着后面关闭的城门道:“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今晚又要露宿荒野了。”

    君无欢坐在一边握着一本书看着她道:“笙笙昨晚玩得可尽兴?”

    楚凌想了想昨晚自己的经历,点头道:“还不错。拓跋罗那边怎么样了?”

    君无欢道:“损失不小,不过好歹顺利将黑市拿下来了。就是不小心丢了武安郡主,让大皇子十分担心,今天一大早就派人来我府上报信了。”

    楚凌有些歉意,“抱歉,让你担心了。”

    君无欢轻轻摇头,“我知道笙笙没事。”

    “哦?”楚凌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君无欢道:“笙笙就算出了什么事,只怕也要闹得天翻地覆。既然拓跋梁那边那般安静,可见就是找地方藏起来了。”

    楚凌不由莞尔一笑,“长离公子真是聪明过人。”

    君无欢叹了口气,“但是,我还是很担心。”即便是知道她应该是安全的,但是依然无法不担心。有些人有些事,既然入了心又怎么可能放得下?

    “……”

    君无欢将楚凌送回郡主府才转身返回君府,刚到府门口管事就禀告说明王殿下派人来请公子立刻过去一趟。君无欢也不在意,连门都没进就转身上车去了明王府。

    明王府的书房里,拓跋梁正在大发雷霆。坐在下手的人纷纷低下了头,听着拓跋梁骂连大气也不敢出。即便是身为拓跋梁最宠爱的女儿,拓跋明珠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

    “什么事让王爷如此大发雷霆?”君无欢站在门口,笑容自若地看了一眼书房的低着头听训的人。

    明王看着君无欢,轻哼一声道:“长离公子来得好快。”

    君无欢只当没听懂他的嘲讽,淡定地道:“有些事出城了一趟,王爷总不至于要我一天十二个时辰随时待命吧?”

    明王吸了口气,似乎冷静下来了,对君无欢点了下头道:“长离公子请坐。”

    书房里的众人也纷纷松了口气,再被王爷骂下去他们就想要跪地谢罪了。

    君无欢在明王下首空出来的位置坐了下来。虽然君无欢是个商人,但是明王府为了表示对凌霄商行的看重,每次议事君无欢的位置都是仅次于明王世子甚至还在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前面的。君无欢丝毫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很是淡定的生受了。

    君无欢坐下来喝了一口茶,方才道:“不知王爷方才,为何动怒?”

    明王眯眼看着他道:“长离公子当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君无欢摇头道:“今天一早君某就出城了,方才归来连府门都没来得及进。”

    明王沉默,君无欢说得这些他是知道的。听说一大早君无欢就去接了武安郡主出城去了,方才也有人来报君无欢和武安郡主是掐着城门关闭的时间才回来的。若是晚一步,只怕今晚就要留在城外了。

    明王看了一眼明王世子,明王世子立刻开口为君无欢解惑,“实不相瞒,昨晚拓跋罗带人毁了父王麾下的一个大买卖,明珠怀疑是有人吃里扒外,父王因此才大发雷霆的。”

    君无欢点点头,“原来如此。”

    “长离公子有什么看法?”明王问道。

    君无欢道:“其实这原本也是寻常事,何劳王爷动怒?就算是凌霄商行,不也少不了别人安插的细作么?前些日子我还处置了一批呢。”

    明王沉声道:“话虽如此,本王的损失却是不小啊。”

    君无欢一副不以为然地模样,道:“王爷虽然损失不小,却也是暂时的。拓跋罗虽然得到了不少东西,但是损失只怕更大吧。等到王爷事成,今天多少损失不能找补回来呢?”

    明王看着眼前的君无欢,忍不住想在心里叹口气。君无欢实在是个很合他心意的人,无论是什么事情他不仅能看得长远而且通透。他有什么想法和盘算,君无欢几乎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有时候明王都会忍不住遗憾,若是自己的儿子有君无欢七分的灵敏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君傲真是好福气啊。但是,这样的君无欢让明王欣赏遗憾的同时却也感觉到了危险。这样出类拔萃的人,如果不是自己人,那实在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明王道:“这么说,长离公子觉得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君无欢轻抚了一下眉心,蹙眉道:“王爷若是一定要觉得不甘心的话…不如将这件事透露给陛下吧。”

    “哦?”

    君无欢漫不经心地道:“王爷既然不甘心让拓跋罗得到你的东西,告诉陛下他自会让你如愿。”

    明王轻哼一声,道:“陛下一向看重拓跋罗,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

    “陛下再看重拓跋罗,他也还是皇帝。若是让他知道大皇子暗地里想要谋划势力,心里怎么会舒服?不过这原本就是长久的蚕食之策,如今王爷想必也是不屑一顾的。”

    明王深深地看了君无欢一眼道:“我先前说君公子不懂帝王心,如今看来倒是我错了。”

    君无欢垂眸道:“既然王爷说君某不懂,君某自然要好生研习一番,免得以后再在王爷面前露怯。”明王点了点头,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君无欢一眼道:“君公子不仅揣摩帝王心厉害,对本王的心思倒也摸得很准。你说的不错,本王如今确实不耐烦再等了。”

    君无欢道:“或许,本就是一种心呢。”

    明王沉默了片刻,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似乎君无欢的话让他十分的愉悦。

    在座的都是明王的心腹,许多人跟着明王几十年了却也鲜少见到王爷笑得如此开怀。不由得都向君无欢投去了佩服的眼神,这位长离公子虽然是个商人,但是这份说话的功力也着实是厉害啊。

    等到明王笑够了,才看着君无欢道:“君公子觉得本王的谋算有几分胜算?”

    君无欢笑道:“如果君某说没有胜算,王爷就不做了么?”

    明王脸色微沉,“自然不会。”谁也不会喜欢在自己想要做大事的时候被人泼凉水。而明王更不是被人泼了凉水就会改变主意的人。

    君无欢道:“既然无论如何王爷都会做,那君某的意见又有何重要?”

    明王淡淡道:“本王自然是希望长离公子能鼎力相助。”

    君无欢道:“只要王爷手里有本公子想要的东西,无论如何本公子都必然会鼎力相助,不是么?”

    明王沉默了片刻,再次笑出声来,“君公子说得不错,看来是本王多虑了。”

    这一次直到议事完毕,君无欢都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看着所有人退了出去,书房里只剩下明王一人了,明王方才开口道:“国师觉得,君无欢的话可信么?”

    片刻后,南宫御月一袭黑衣从后面走了出来,淡淡道:“你若是相信君无欢的话,那就离死不远了。”

    明王皱眉道:“国师既然如此不信任君无欢,为何还要拉他进来?”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明王殿下不是自诩能控制住君无欢么?我也有些好奇,你到底靠什么来控制君无欢?”

    明王眼眸微沉,“这个,国师就不用操心了。既然国师认为君无欢此人信不过,那便罢了。这次就当时一个交易罢了,此事过后,凌霄商行就该改名字了。”

    南宫御月道:“希望你真的有你自己以为的那么多底气。”

    明王蹙眉,沉声道:“国师不必想太多了了,国师想要的本王自然会给你,只要……”

    “只要帮你压制住北晋皇身边的高手是吧?”南宫御月轻笑一声,“皇帝身边确实有几个高手,若是君无欢当真能拖住拓跋兴业的话,有本座和君无欢百里轻鸿联手,压制那几个高手不成问题。”

    明王满意地点头道:“本王就知道,国师不会让本王失望的。事成之后,国师想要的一切本王必然双手奉上。”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道:“既然如此,本座祝王爷马到功成。”走到门口,南宫御月还是回头看着明王道:“本座再提醒王爷一次,最好…小心一些君无欢。”

    “多谢国师提点,本王心里有数。”明王看着南宫御月的背影淡淡道。

    南宫御月嘲讽地笑了一声,走出书房墨黑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门外。



------题外话------

    亲爱的们~圣诞节快乐哦~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