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49、立场转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铁牡尔被杀,拓跋胤遇刺,这两日上京皇城确实是近两年来难得一见的暗流汹涌。有些胆子小家里有几分产业的人家甚至暂时悄然离开了京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被波及到了。

    这年头大家都活的不容易。

    拓跋胤遇刺的事情最关心的自然是拓跋罗,虽说拓跋胤是皇子但是北晋皇也不是只有拓跋胤一个儿子,拓跋胤更不是北晋皇最宠爱最看重的儿子。拓跋罗却只有拓跋胤这一个同母的亲兄弟,从小带大的,兄弟俩的感情本就比寻常兄弟更好几分。更不用说,一旦拓跋胤出了什么事,对拓跋罗一系势力来说将会是怎么样的打击。

    “大哥。”四皇子府里,拓跋胤坐在榻上有些无奈地看着在房间里打转的拓跋罗,“你能坐下来吗?”转得他头都有点痛了。拓跋罗轻哼了一声,道:“那些刺客的身份,你真的不知道?”

    拓跋胤摇了摇头道:“但是我能猜到。应该是明王府的人。”

    “哦?”

    拓跋胤道:“大哥你应该也听说过,明王麾下有一个秘密的组织,先前我在外面见过这些人,跟昨天的刺客像是一路人。”拓跋罗脸色铁青,咬牙道:“拓跋梁!他太过分了!”

    拓跋胤皱眉道:“明王可能以为铁牡尔的死是我们下的手。”

    拓跋罗轻哼一声,冷笑道:“就算他知道铁牡尔不是我们动的手,他一样会对你下手。你若是出了什么事,领兵的不就是他的女婿了么?让一个天启人领兵出征,他倒是好大的心啊。”

    拓跋胤默然,拓跋罗的推测并没有错,百里轻鸿虽然这十年名声不显,但是有三年前生擒谢廷泽的功劳,又是明王的女婿有明王在背后支持,这次出征讨伐沧云城很可能会让他一人独大。即便是有所掣肘,那也是明王府自己私下的事情。

    拓跋罗又忍不住开始踱步,一边道:“明王这是想要将征讨沧云城的功劳全部收入自己手里啊。”

    拓跋胤淡淡道:“大哥,沧云城未必就能打的下来。”

    闻言,拓跋罗不由皱眉,看着拓跋胤道:“父皇这次是铁了心要对付沧云城以及南征了。怎么?你觉得沧云城真有那么难对付?”

    拓跋胤道:“沧云城的位置本就易守难攻,当初能选择这个位置扎晏凤霄本就是个天才。这些年…我们别说是攻打沧云城了,连沧云城的边儿都没有人摸到过。沧云城东据险关,北靠群山,南边是灵苍江江面最宽阔水流也最急的地方。西边是与西秦相邻的几百里泽地。这样的地方,若是一个昏聩无能的将领还好说,遇到晏凤霄这样的人…就算他想要据地为王,也不是不可能。”

    拓跋罗皱眉道:“你若是没有把握,这次咱们就不掺和了。”打仗是要抢军功的,如果明知道是一败涂地那还去做什么?拓跋胤和晏凤霄交手过几次,都没占到什么便宜,若是再败给了晏凤霄,对拓跋胤的名声有碍。

    拓跋胤摇了摇头道:“不,我要去。”

    拓跋罗蹙眉道:“四弟,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拓跋胤道:“大哥,我心里有数。晏凤霄占着地利,我们占着兵马优势,这次谁也不吃亏。我要跟晏凤霄公平的交手一次。”

    看着拓跋胤坚定地神色,拓跋罗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千万要小心。”

    拓跋胤淡淡地点了点头,“大哥来找我,不是单为了说这件事吧?”

    拓跋罗这才想来自己的正事,拍了拍脑门道:“四弟你手里可有什么高手能用?”拓跋胤道:“大哥,你不会是想要报复明王吧?这不妥。”拓跋罗没好气地道:“我是这么不知道轻重的人么?你遇刺的事情和明王有关我已经禀告父皇了。不过…动不了明王,咱们还能动一动别的地方。”

    “嗯?”

    拓跋罗道:“黑市,四弟可知道。”

    拓跋胤垂眸道:“知道,我去过。”

    拓跋罗有些惊讶,“你去过?”

    拓跋胤点头道:“去买了点东西,那地方跟明王府有关?”

    拓跋罗沉声道:“那地方现在就掌握在明王手里,我一直就奇怪,拓跋梁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养私军,君无欢可不是善财童子。”拓跋胤沉思了片刻,道:“我手里确实有一些人能用的,但是跟明王府比起来只怕还是不足。大哥若是要对黑市动手的话,最好不要用这些人。”

    “四弟有什么想法?”拓跋罗问道。

    拓跋胤道:“大哥不如先禀告父皇,然后直接带兵将那地方抄了便是。那种地方,本就不该存在。”

    拓跋罗蹙眉,有些犹豫。拓跋胤叹了口气,道:“大哥也对那个地方有兴趣?”

    拓跋罗有些无奈,走到拓跋胤身边坐下,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四弟,不仅拓跋梁需要钱,咱们也需要啊。”如今说起来他身为父皇最倚重的大皇子风光得意,但其实是被迫成为了所有人的眼中钉却什么好处都没捞着。有时候拓跋罗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他父皇故意将他推出来做挡箭牌的。

    拓跋胤沉默了半晌,方才摸出了一块令牌,道:“大哥拿去吧。”

    拓跋罗接过令牌,看着弟弟眼神动容,“四弟,大哥谢你。”

    拓跋胤道:“自家兄弟,大哥不必多想。”

    拓跋罗握着拓跋胤的令牌出了门,门外的阳光照得他眼睛有些疼,不由伸手挡了一下光。不远处,四皇子妃带着人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碗不知是药还是补汤的东西。

    “大哥。”

    “弟妹。”拓跋罗微微眯眼,看了一眼四皇子妃手里的东西,劝道:“四弟受了伤,心情大约不太好。四弟妹若是有时间,还是好好照顾孩子吧。”言下之意,让四皇子妃不要去打扰拓跋胤。

    对于这个弟妹,拓跋胤也很是头疼。当初好好的皇子妃不当,非要去招惹那个天启公主。以天启和北晋如今的关系,那公主在北晋的地位还比不上最卑微的侍妾,哪怕是真的生了孩子也改变不了地位卑下,就算四弟宠着一些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能翻上天把你这个皇子妃给踢下去?你若一定容不下她,直接赐死了也就罢了,还自作聪明的送回浣衣苑。让她死的那样凄惨又难堪,别说是拓跋胤,就算拓跋罗自己遇上这种女人也容不下她。

    四皇子妃有些不甘心地咬了咬唇角,道:“大哥,王爷伤得不轻,我煮了一些补品给王爷……”

    拓跋罗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自己心里有数最好。”

    说罢也不再理会四皇子妃,快步走了出去。四皇子妃转身看着拓跋罗离开的背影,紧咬着唇角眼底不由流露出几分怨恨。所有人都怪她,不就是死了一个天启女人么?又不是她亲手杀的!这三年,她过的还不够凄惨么?

    君府

    君无欢有些懒洋洋地靠在一张躺椅里面闭目养神,一件狐裘盖在他身上只露出了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容颜。

    “公子。”文虎在门外躬身禀告。

    君无欢慢慢睁开了眼睛,淡淡道:“何事?”

    “大皇子来了。”文虎道。君无欢慢慢坐起身来道:“就是我病了,不见客。”

    文虎一怔,迟疑地看着君无欢,君无欢淡淡一笑道:“去吧。”

    “是,公子。”文虎当下也不再多言,飞快地转身去回拓跋罗了。

    君无欢从躺椅上站起身来,随手将身上的狐裘扔在了躺椅上。一袭有些单薄的白衣衬得他越发身形消瘦修长如竹。

    “公子。”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门口,来人穿着一身与君府所有的仆从一般无二的衣衫,只是连脸上却显得十分僵硬,只要走进了一些就能看出来是明显的易容过的假脸。但是这人和君无欢显然都不在意,君无欢道:“进来说话。”

    那人起身走进了花厅,君无欢一挥袖一道劲力扫出大门在他身后被关了起来。

    房间里顿时有些阴暗起来,君无欢走到主位上最下,随手打开了放在桌上的一个盒子,淡淡地光晕从盒子里流出,那是一颗硕大的夜明珠。

    君无欢看着下面的人,问道:“拓跋梁想要干什么?”

    那人垂首声音低哑难辨,“回公子,拓跋梁打算趁着拓跋兴业不在京城,起兵夺位。”

    君无欢微微蹙眉,“他想当皇帝想疯了么?”

    那人摇头道:“拓跋梁麾下本就拥护者众,北晋皇想要立大皇子为太子的事情只怕引起了不少貊族旧权贵的不满。而且,南宫国师似乎也有意帮助明王。如今拓跋兴业不在,拓跋梁这边有百里轻鸿,南宫御月,若是再加上公子的话,强行夺宫并非不可成之事。”

    君无欢微微垂眸,道:“特别是,现在拓跋胤还受了伤。”

    那人沉默地点了点头。

    君无欢问道:“拓跋梁为何会突然想要强行夺位?最近受了什么刺激了?”

    那人楞了一下,“公子…不是也打算助拓跋梁夺位么?可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君无欢漫不经心地摩挲着指腹道:“倒也没什么不妥,只是…太顺利了一些,让我有些意外罢了。拓跋梁都忍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说动他需要花一些功夫。”

    那人笑道:“拓跋梁如今自以为掌控住了公子,他原本就实力强盛,如今有了公子鼎力相助又有人替他牵制拓跋兴业,想必是觉得没有后顾之忧了吧?听闻北晋皇今日身体欠佳,若是北晋皇强行传位给大皇子,只怕是不好收拾。别的不说,北晋皇身边的人还有拓跋大将军肯定会支持大皇子的。”

    君无欢点了点头,道:“拓跋罗这两日会对黑市动手,你们助他一臂之力吧。”

“公子的意思是……”

    君无欢淡淡道:“既然拓跋梁这么想要凌霄商行相助,那何妨让他再倚重一些。”

    那人了然,点头道:“公子说的是,不过…拓跋梁近日暗中在接触北晋几个较大的商户。其中阜陵王家已经将嫡女送入上京,拓跋梁准备让她做明王府大公子的侧妃。”

    “意料之中。”君无欢不以为意,“若是让凌霄商行一家独大,拓跋梁自然不会放心的。若是不出意外,他会挑选几家商户来扶持,以便将来与我抗衡。”

    “咱们不管么?”

    “不管。”君无欢道:“等这次的事情完了,上京的一切送给他又何妨?只要他吞得下去。你去吧,记住了,一定要助拓跋罗抢下黑市。若是抢不了,就毁掉。”

    “是,公子。属下告退。”

    拓跋罗在君家吃了个闭门羹之后并没有觉得动怒,事实上来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之所以还亲自上门这一趟,不过是为了确定一下罢了。早前有人看到君无欢拜访明王府,在明王府至少盘桓了一个多时辰。离开的时候身边还多了一个黑色的木箱子。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以君无欢如今的身份能让他看得上眼的东西绝对不多。

    因此,拓跋罗不得不有些不好的预感和推测了。如今果然…前些日子还对他以礼相待的君无欢,这次直接拒绝了见他。

    拓跋罗垂眸思索了片刻,仿佛道:“去武安郡主府。”

    拓跋罗到的时候楚凌正在看书,听说大皇子求见楚凌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还是让人请他到花厅用茶。

    随手将手中的书卷放在一边桌上,楚凌换了一身衣服才前往大厅见客。

    “大皇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楚凌走进花厅含笑道。拓跋罗笑道:“是我打扰郡主了才是。”

    楚凌坐了下来,看着拓跋罗有些好奇地道:“大皇子日理万机,按理说没事是不会来我这寒舍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拓跋罗道:“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有些小事想要请郡主帮忙。”

    “请说。”楚凌道:“若是力所能及,必不推辞。”

    拓跋罗笑道:“不知郡主可还记得前几日在下说起的那个地方。”

    楚凌莞尔一笑,道:“自然记得,怎么,大皇子要邀请我一起去见识一番?”

    拓跋罗道:“确实要见识一番,就是不知道郡主有没有兴趣。”

楚凌道:“我这个人虽然平时不爱走动,但是好奇心还是有几分的,若是大皇子相邀自然是要去的。”

    拓跋罗看着楚凌,问道:“如果,在下是想要请郡主相助,剿灭这个地方呢?”

    楚凌一愣,“大皇子这话……”

    拓跋罗笑道:“郡主不必担心,我既然说了这话自然也不怕传出去。当然…能不传出去自然是最好了,在下信得过郡主和拓跋将军的人品。”楚凌叹了口气道:“这种事情,大皇子找我还不如找君无欢。据我所知,你们交情不是还不错么?”

    拓跋罗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郡主还不知道么,君公子如今…只怕是更明王府关系更不错了。”

    “怎么会?我可没有听说这个消息。”楚凌有些意外地道。

    拓跋罗道:“应该很快,整个京城的人都会听说了。”

    楚凌蹙眉,有些担心地道:“若是如此,陛下那里……”拓跋罗摇摇头,“君公子这么做总是有他的理由的。”

    楚凌看着拓跋罗道:“既然如此,大皇子为何还会来找我?你也知道我跟君无欢是有婚约的。”

    拓跋罗笑道:“两位不是还没有成婚么?更何况,就算在下信不过郡主,也是信得过大将军的。在郡主眼中,难道君无欢这个未婚夫比大将军这个师父还重要?”

    楚凌垂眸,心里略有些心虚。她未必觉得君无欢比拓跋兴业重要,但是她做的事却实实在在都是在帮着君无欢的。说到底还是……道不同。

    拓跋罗看着楚凌道:“在下也知道郡主和君公子的婚事原本就有些…自然不会将两位混为一谈。君公子向着谁是他自己的事,在下却是以私交请郡主相助。”

    楚凌想了想道:“这件事我会跟君无欢确定的,不过黑市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到时候如果需要我会帮忙。”

    “多谢郡主。”拓跋罗满意地拱手笑道。

    楚凌淡淡道:“不必谢,那黑市是什么我也听说过一些,我不喜欢那个地方,助大皇子一臂之力也没什么。这与君无欢无关。”

    拓跋罗点头,“这是自然,郡主若是身份不便在下绝不会泄露郡主的身份。”

    楚凌笑道:“如此最好。”

    送走了拓跋罗,楚凌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淡了下来。垂眸注视着地面,楚凌微微蹙眉思索着,“投靠拓跋梁…君无欢,你还真的想要搞乱整个上京么?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也该准备了。”

    对于楚凌的到访,君无欢并不意外。

    抬眼看着走进来的楚凌淡笑道:“这么晚了阿凌怎么还出来。”

    楚凌仔细打量了一番君无欢,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三日了,君无欢似乎又消瘦了许多。不由地皱了皱眉,“长离公子这两天在做什么?”君无欢起身笑道:“这两天确实有些忙,都是些琐事。阿凌难得这么晚来看我,坐下说话可好?”

    两人走到窗边坐下,楚凌仔细看了看君无欢微微蹙眉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君无欢似乎毫不介意之前的事情,反而主动开口笑道:“阿凌这是怎么了?可是拓跋罗跟你说了什么?”

    楚凌道:“你可是又病了?”

    君无欢一愣,摇了摇头道:“没有,就是…有两天没睡了。”

    “……”楚凌半晌不语,好一会儿才道:“拓跋罗说你投靠了明王府?还请我帮他一起去剿灭黑市。”

    君无欢沉吟了片刻,道:“这么说…好像也确实没错。”

    “你就不怕北晋皇弄死你么?”

    君无欢笑道:“拓跋梁若是还想要我的钱,还想要我帮他牵制你师父,就不能让北晋皇弄死我。不过,这次的事情过后,上京这地方可能真的不能待了。过了这次的事情,不管是谁上位只怕都会想要弄死我。”

    楚凌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自己作死谁也拦不住啊。

    君无欢却觉得她这个表情很有趣,不由轻笑出声,“阿凌可是担心我?”

    楚凌摇摇头道:“你既然这么做,想必是心里有数。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君无欢看着楚凌,道:“看来,阿凌已经有了决定了。”

    楚凌道:“算不上什么决定,本就是注定的事情。我不是真的曲笙,也不可能做一辈子曲笙。这大约…是我这辈子做的最亏心的一件事。但是既然做了,我也认了。”

    君无欢安慰道:“阿凌不必自责,拓跋大将军会收一个纯中原血统的姑娘为徒,他未必没有心理准备。”

    楚凌摆摆手道:“不谈这个,我已经答应了拓跋罗会帮他的忙。你这边不会有什么冲突吧?”

    君无欢笑道:“我虽然不能助大皇子一臂之力,不过我会让人去帮忙的。这件事就不用告诉拓跋罗了。”

    楚凌点点头道:“那就好。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让明王相信你会全力助他甚至帮他牵制我师父的?”

    君无欢淡淡笑道:“我让人送了一点东西到他手里,他大约以为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重要到可以让我对他言听计从。”

    “那这些东西对你重要么?”楚凌问道。

    君无欢认真地点了下头,“确实,非常重要。”

    “……”行,长离公子为了钓明王也是下了血本的。

    “这几天明王府的人说不定会请阿凌去做客,阿凌不是想要见见祝摇红么,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君无欢道。

    楚凌一愣,立刻明白过来,“我知道了。”

    拓跋罗说的没错,君无欢和明王府来往密切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不过北晋皇倒是没有如楚凌想象中的勃然大怒。当然私底下有没有动怒谁也不知道,至少表面上还是没什么变化的。楚凌在家里认真的思索了半天才想明白,她确实不太了解帝王这个职业。君无欢投向明王府,北晋皇确实是很生气的,但是他也确实没有必要对君无欢穷追猛打赶尽杀绝。

    说到底,君无欢也只是一个商人而已。哪怕是富甲天下的商人,他也不是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如果拓跋兴业投向了明王府的话,北晋皇可能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弄死他,但是为了一个君无欢跟明王府撕破脸却是不值得的。君无欢和凌霄商行存在的价值是为了稳固北晋的商业不因为商业突然衰败而造成民间动荡不安。而不是从他手里掏钱。身为皇帝掌握国库的北晋皇不差钱。

    北晋皇可以在弄死了明王之后再对付君无欢,却不会先一步对君无欢出手而让明王府为了维护君无欢直接跟他对立。北晋皇不缺钱,但是明王府很缺钱。更不用说上京还不知道多少权贵跟君无欢有关系,如果北晋皇真要对君无欢动手,那些人只怕也不会袖手旁观。

    不过,君无欢那边没事,楚凌这边却受到了北晋皇的盛情招待。先是被北晋皇招进宫去见驾,北晋皇很是安抚了楚凌一番。楚凌也领悟到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她和君无欢的婚事只怕是要再议了。楚凌也不在意,人在屋檐下皇帝陛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只说等拓跋兴业回来就去跟君无欢谈婚事,北晋皇对楚凌的懂事十分满意,又赐了她一堆东西就将人放出了宫。

    然后就是大皇子妃和四皇子妃联袂来访。楚凌跟贺兰真关系不错,但是跟四皇子妃却着实没有什么话说。四皇子妃显然也跟她一个感觉,从头到尾都是坐在旁边听着她和贺兰真说话。贺兰真性格爽朗,两人本就交情还不错倒也聊得开心。只是说到中途的时候外面的管事来禀告,明王府的陵川县主来了。花厅里顿时有了片刻的安静。

    贺兰真笑道:“真是巧了,没想到陵川县主竟然也会选在今日来访。”谁都知道陵川县主性格高傲,目下无尘。北晋权贵这些年轻易不和中原人通婚,拓跋明珠却嫁了一个天启降将。虽然这婚事当初是经过了北晋皇准许的,但是这些年也有不少人暗地里说些不好听的话。但是拓跋明珠毫不在意,基本上被她撞到私底下议论她和百里轻鸿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这样的人原本以为应该对天启人颇有好感,但是时间久了人们就发现了这位陵川县主哪里是对天启人有好感,她分明是只对百里轻鸿一个人有好感。面对别的天启人,她的态度并不想比寻常的貊族人好几分。就算是曲笙这样的身份能力,这位县主也是不怎么看在眼里的。所以这两年,楚凌跟拓跋明珠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楚凌笑道:“我也有些意外呢,陵川县主竟然会大驾光临我这小地方。”

    贺兰真道:“这话怎么说的?你是郡主,她是县主。她爹是明王,你师父还是大将军呢,也不差她什么。”北晋的王爷可以有很多个,但是大将军,兵马大元帅却只有一个。

    “请县主进来。”

片刻后,拓跋明珠便带着人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看到坐在一边跟楚凌谈笑风生的大皇子妃,拓跋明珠微微垂眸,再抬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笑意,“大皇子妃和四皇子妃也在啊。真是巧了。”

    贺兰真笑盈盈地道:“可不是巧了么?好些日子没见到县主了,县主可还好?”

    “一切安好,多谢大皇子妃惦记。”拓跋明珠笑道,抬眼看向楚凌,“见过武安郡主。”

    楚凌道:“县主不必多礼,县主难得驾临寒舍,还请坐下喝一杯茶。”

    拓跋明珠看了看贺兰真和四皇子妃,谢过了楚凌在大皇子妃对面坐了下来。

    楚凌看看三人,目光落在了拓跋明珠的身上,道:“县主来访,不知道所为何事?”

    拓跋明珠道:“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一直没能上门拜访郡主有些失礼。正好今天有空,就来叨扰郡主一番了。没有打扰郡主吧?”楚凌微微挑眉,这位陵川县主性格傲气得很,但是场面话说得也很顺溜嘛。难怪明王膝下那么多的儿子女儿,却独独宠爱她了。

    楚凌笑道:“县主说笑了,县主来访自是蓬荜生辉。”

    贺兰真看看你来我往说着毫无意义的话的两人,对楚凌使了个你厉害的眼神。轻咳了一声道:“难得今天这么巧,咱们这么多人坐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一起出去走走吧。”

    “出去走走?”拓跋明珠有些意外,“去哪儿?”

    “去逛街啊。”贺兰真道,“人多了逛街最热闹了。”拓跋明珠不就是想要让人知道君无欢转向了明王府,武安郡主也跟明王府交好么?那就让全京城的人都看看吧。

    楚凌觉得,贺兰真的这波操作很不错,于是也欣然点头。

    既然贺兰真和楚凌都兴高采烈,另外两个自然也不好拒绝,于是一行人便起身带着人浩浩荡荡地出门去了。

    这几天因为铁牡尔和拓跋胤遇刺的事情,上京皇城里着实有几分萧条。即便是上京最热闹的街道,往日里人满为患的商铺如今也显得冷清了几分。于是见到这么一大群人,掌柜伙计自然也就越发的热情殷切了。

    楚凌和贺兰真兴致勃勃地买东西,拓跋明珠和四皇子妃一个百无聊赖一个可有可无的跟着。楚凌也看出来这位陵川县主的性格了,确实有几分眼高于顶目中无人。她大约是觉得像她们这样自己亲自一家铺子一家铺子的逛街选东西有失身份,所以虽然跟着楚凌和贺兰真来了,却半点也没有参与进去的意思。一进了铺子,就离得她们远远地看着,仿佛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这真是个神奇的姑娘,这世上竟然又对买东西不感兴趣的女人?

    楚凌和贺兰真心满意足地买了一堆东西让跟随的人拎着,继续往前走。

    “大皇子妃,郡主。”拓跋明珠终于有些受不了这种无趣的活动了,开口叫住了两人。两人双双回头看向拓跋明珠,“县主,你也有什么东西想买吗?”

    拓跋明珠抽了抽嘴角,她需要什么东西都是直接让店家送到明王府让她挑选。

    “没有。只是逛了一上午,我看四皇子妃有些累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吃个饭吧?”拓跋明珠道。旁边的四皇子妃也跟着附和,她也不想跟贺兰真和楚凌逛街,倒不是她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而是她手里没有这两个人这么富余,看上的东西买不了也是一种折磨。

    楚凌和贺兰真在两人看不见的地方相视一笑,贺兰真方才道:“也好,这一上午都是我跟笙笙买了,县主和四弟妹想必也觉得无聊的很。”拓跋明珠笑了笑只说没有,心中却对贺兰真和楚凌十分的不以为然。

    一行人找了个不错的酒楼进去坐下,贺兰真十分爽快地点了一大堆招牌菜心安理得的享用起来。

    楚凌一边悠闲的用膳,一边打量着微微蹙着眉吃得有些食不知味的拓跋明珠。其实她看得出来拓跋明珠是有什么话想要私下跟她谈,但是又不想让贺兰真知道。只是贺兰真和楚凌都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这位骄傲的陵川县主竟然也就当真跟着她们在这里耗了一个上午。原本他们还以为,按照拓跋明珠的性子,只怕过不了一会儿她就该走了。

    “还是跟笙笙一起好玩,就连逛个街都比往常有兴致多了。”贺兰真笑道:“以后有空我就经常来找你逛街了。”楚凌笑道:“没问题啊,阿朵忙得很,我平时也常常一个人,没什么心情也就懒得去逛了。”

    旁边拓跋明珠道:“郡主若是觉得无聊,可以来明王府完了。我们府中人多,倒是热闹。”

    楚凌笑道:“这个,只怕是打扰了明王府吧?”她跟明王府不熟。

    拓跋明珠道:“怎么会?这几日长离公子也时常到明王府呢,谨之还跟他切磋了一番,长离公子不仅富甲天下,武功修为也是高深莫测,郡主真是好眼光。”

    楚凌含笑看着拓跋明珠,一双眼睛亮晶晶说不出的天真无邪,“真的么?谨之是谁啊。”

    四皇子妃插了一句道:“仿佛听陵川县主是这么叫县马的。”

    拓跋明珠道:“谨之便是我的丈夫,百里轻鸿啊。”

    楚凌点点头,“原来是陵川县马,我听君无欢说两年多前,他跟陵川县马就打过一架了。当时还受了重伤,足足躺了一个多月才好呢。”拓跋明珠微微抿唇,神色有些骄傲出口的话却十分谦虚,“长离公子身体欠佳,才让谨之占了个便宜罢了。那次谨之也受了不小的伤。”

    “若能亲眼看一次君无欢和陵川县马切磋,那才是三生有幸呢。”楚凌叹道。

    拓跋明珠笑道:“这有什么难的?郡主若是常去明王府,总会遇到的。”

    楚凌想了想,“如此,我就打扰了。”

    “哪里,郡主客气了。”拓跋明珠垂眸微笑道。

    贺兰真坐在旁边听着两人说话也不在意,依然是笑吟吟地吃着东西。君无欢的事情她早就听拓跋罗说起过了,如今拓跋明珠想要拉拢曲笙自然也不觉得意外。不过拓跋明珠的这个算盘只怕是打不响的,曲笙明显就对拓跋明珠没什么兴趣。更何况,明王府拉拢曲笙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拓跋兴业,拓跋兴业可不是那么好拉拢的人。

    正在此时,旁边的厢房里突然传来啪地一声瓷器落地的声音,然后是一个女子带着哭音叫道:“秦殊!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厢房的隔音本就不太好,若是寻常说话还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这样放声尖叫的音量,别说是隔壁厢房就是外面的走廊只怕也听得清清楚楚。楚凌一怔,突然神色微变猜到了那女子的身份。

    拓跋明珠却有些不悦地皱眉道:“什么人如此放肆?”

    四皇子妃皱眉道:“秦殊…这不是西秦大皇子的名字么?难不成旁边是西秦那位大皇子?”

    楚凌正打算开口遮掩过去,却听到旁边的女子叫道:“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对我如此无情。你还是不是人?秦殊,我许月彤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的?!”

    “……”

    贺兰真微微蹙眉,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许月彤、秦殊?

    等等!许月彤不就是西秦送来和亲被赐给了大皇子的那个女人么?不是说病了么?这会儿怎么看起来生龙活虎的啊?!

    “呃,笙笙……”

    楚凌叹了口气,给了她一个歉意的眼神。

    贺兰真眼睛一转,道:“这儿太吵了,吃东西的心情都没有了,不如咱们换个地方吧?”

    拓跋明珠却没有动,只是侧首听着旁边的动静突然开口道:“大皇子妃,我好像记得陛下赐给大皇子的那位西秦姑娘,也是姓许的吧?”

    贺兰真脸色微沉,淡淡笑道:“确实是,一个侍妾罢了,县主管她做什么?”

    拓跋明珠笑道:“这话倒也不错,不过若是这个侍妾胆大包天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大皇子的事情……”

    贺兰真冷冷道:“我是大皇子妃,这事自然由我处置。县主也不会希望有人说陵川县马什么吧?”拓跋明珠脸色微变,有些冷淡地盯着贺兰真,贺兰真毫不退避地与她对视。不知过了多久,拓跋明珠方才轻笑一声道:“大皇子妃说的是,这事儿原本也跟我没关系。既然这样,咱们就先走吧。别吵到了人家小情侣叙旧。”

    说完,拓跋明珠当先一步起身往外走去。四皇子妃也跟着出去了,楚凌看着贺兰真叹了口气,“这事儿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贺兰真看了看她轻笑出声,“多大的事儿啊,就像我跟拓跋明珠说得一样,一个侍妾而已。笙笙你也别放在心上,回头想必西秦那边也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楚凌轻叹了口气,“你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