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48、威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到的时候楚凌正在跟雅朵聊天,原本好好地去参加田家的寿宴,却一脸不悦地回来还吩咐人闭门谢客。雅朵接到消息赶紧处理完了手里的事情赶了回来。却见楚凌该吃吃该喝喝并没有看出生气的模样一时间倒是有些疑惑。田家发生的事情雅朵也打听清楚了,所以更不确定楚凌到底是真的不生气还是强忍着了。

    见到君无欢,雅朵倒是松了口气。长离公子和笙笙已经有了婚约。而且雅朵也明白,有很多事情笙笙不愿意告诉自己却愿意跟长离公子说。有长离公子开解一下也是好的。便贴心地给两人留下了说话的空间退了出去。

    君无欢看着懒洋洋地趴在桌边的楚凌,温声道:“可有受伤?”

    楚凌摇了摇头,道:“对付一个酒鬼,我能受什么伤?”

    君无欢道:“虽然铁牡尔有勇无谋,但实力不俗。若不是我这边实在抽不出人手……”楚凌挑眉,有些危险地看着他,“怎么?看不起我?”君无欢哭笑不得,无奈地道:“笙笙,我只是不想让你有什么危险。以后我绝不会再……”让自己觉得心动的姑娘去涉险,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事实和打击。只要想到她独自去面对铁牡尔,一下午君无欢都觉得比发病了还难受,还不如他自己直接动手舒服一些。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三年前你威胁我帮牵制拓跋胤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拓跋胤比铁牡尔危险得多吧?”

    君无欢无奈地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这怎么能一样呢?可是哪里不一样现在却也不便跟阿凌说。

    倒是楚凌坐直了身体,正色看着君无欢道:“君无欢,我并不打算做一朵养在暖房里的花,有些事情该做的话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去做。如果你事事都要顾忌我的安危,老实说…这可能会让我觉得困扰。”

    君无欢道:“这不一样,这次是我让你去冒险的,你原本不必……”

    “一样。”楚凌淡然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事情,我自己需要去冒险,你就不会阻拦了么?”

    “怎么可能,我…”君无欢骤然停住了要出口的话,望着楚凌道:“阿凌,你……”

    楚凌仿佛没看见他的表情,道:“所以,如果有一天我必须去冒险,你却要阻止我,我会觉得很困扰。君无欢,我当你是朋友,你请我帮忙我很高兴,即便是有点危险但是我既然答应了那就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所以你完全不必要太过担心。”

    君无欢道:“阿凌的意思是,我应该看着你去冒险?”

    楚凌道:“活在这个世上,谁不冒险呢。现在有人能护着我,有师父,有你,甚至可能连北晋皇因为师父的原因都会护着我一些。但是如果有一天这些都没有了,在我不得不冒险的时候,只怕早已经失去了冒险的能力和勇气了吧?”

    君无欢默然不语。

    楚凌轻声道:“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在责怪你。只是…长离公子素来算无遗策,但是有些事情或许会蒙蔽你的眼睛。如果三年前,我有现在的实力,你会如此担心愧疚么?”

    君无欢沉默了片刻,摇头道:“不会。”三年前他跟阿凌只是个刚见面的陌生人,将她无辜卷入其中或许会有些歉意,但是长离公子利用过的人成百上千,若他当真如此心软早就不用活了。

    “所以啊。”楚凌叹气道:“有人关心我我很高兴,但是我不喜欢有人将我当成经不起半点风雨的金丝雀。别人都觉得师父对人严厉,就连阿赞都怕他。但是我却觉得他很好,因为他做的是身为师父应该做的事情。”

    君无欢这一次沉默了更久,方才有些无奈地看着她,“阿凌这是在拒绝我。”

    楚凌沉默不语,在她看来君无欢确实是关心则乱。事实上这几天她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自从拜托了她去杀铁牡尔,她就时常能看见君无欢眼底的懊恼愧疚和挣扎。如果不是手里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君无欢只怕会撤销对她的请求。甚至就是今天,君无欢之所以要跟她一起离开,说下次再找机会,就是因为君无欢打算放弃在今天刺杀铁牡尔,准备冒着被南宫御月捣乱甚至抓住现行的危险自己找机会动手。

    楚凌很不明白君无欢这样的心理,她答应君无欢必然是因为自己有把握杀了铁牡尔全身而退,总不至于是她活得不耐烦了想要找死吧?君无欢也是知道她的实力的,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做出这种对他来说称得上昏聩的判断。楚凌在心中问自己,如果将她换成了别的实力相当的人君无欢还会这样么?她心里清楚答案…不会的。君无欢是一个相当冷静而且心性坚定的人,绝少对自己做出来的决定后悔甚至反悔。因为绝大多数时候他做出来的决定就已经是最优的选择了。

    这并不表示君无欢是个固执己见的人,而是同样身为首领楚凌明白身为一个决策者所需要具备的品质。有些事情,确实需要独断专行,真要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决定,那干脆什么都别做了。

    楚凌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是没谈过恋爱,但是她不是感情白痴。

    她并不确定自己现在对君无欢到底有几分感情,但是她对君无欢现在肯定不是那种两情相悦非君不可的感情。不过不管将来她和君无欢会怎么样,如果君无欢心里一直都有想要将她小心翼翼地护着羽翼下的想法的话,他们也绝对长久不了的。

    人和人本来就是不同的,有些人喜欢,也适合被人小心呵护着,比如说小蓝。但是有些人确实不合适的,比如说她。君无欢若总是想要护着她,而她必然会一次一次去做一些他不愿意让她去做的事情,最后必然会变成不可调和的矛盾。楚凌一向喜欢将隐患掐灭在萌芽状态。而如果单纯的只是作为朋友的话,楚凌会觉得君无欢是不信任自己的能力同样也不是什么美好的感觉。

    所以,楚凌想对君无欢说的是,关于今天的事情他担心关切都可以,愧疚自责纠结懊悔却是不必。

    楚凌道:“我不会说我现在对你没有别的感情所以将来也只会永远当你是朋友。但是很抱歉,目前我对你确实…我知道,这世间绝大多数人婚前连面也没见过,也夫妻恩爱的过了一辈子。但是我想,长离公子应该也不会接受这样将就凑合的感情吧。”

    上次君无欢说凑合那是开玩笑的,如果楚凌真是一个可以凑合的人,只怕君无欢也不会看上她。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淡笑道:“阿凌,我明白了。你没有干脆利落的拒绝我就很好了。我们现在这样,确实不太适合……”楚凌点头道:“不错,你我要做的事情都太多了。有些事情也并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她有事情瞒着君无欢,甚至有些事情可能他们真的走到了一起也会瞒着君无欢一辈子。君无欢也有事情瞒着他。楚凌并不在意,身在这乱世君无欢这样的身份,当真是牵一发则动全身。君无欢可以赌上自己的全部甚至生命来陪她谈一场风花雪月。但是他却不能拿他身后的人去赌。楚凌明知道君无欢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却始终不肯亲口承认。因为她知道,君无欢没有证据,这世上没有人能抓到血狐的证据。只要她不承认,君无欢就算当场告诉所有人她的身份,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的。

    风花雪月有时候是催命符,身在乱世尤其是。

    这个道理君无欢懂,楚凌也懂。所以他们都为彼此留出了余地。

    君无欢看着她笑道:“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还是辛苦阿凌了。阿凌有什么需要的派人告诉我一声,回头我给你送来。”

    楚凌嫣然一笑,“好啊,我会记得的。”

    送走了君无欢,楚凌坐在桌边出神了良久。不知过了多久,方才回过神来抬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本姑娘好像刚刚拒绝了一个还没来得及表白的美男子啊。我怎么这么厉害呢?”

    至于表白了许多次都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的南宫御月?

    那货脑洞清奇,他说的话听听就算了,真信了那是自取其辱。

    这一夜,整个上京皇城再一次戒严。上京的百姓们似乎也习惯了这样三不五时就要戒严一次的日子。因为铁牡尔的死,貊族人没什么话说,中原人就更是夹着尾巴做人半点也不敢吭声了。

    即便是如此,一大早田家依然还是派人上门登门道歉了。

    楚凌坐在花厅里看着客位上的田家长子田亦轩和田少夫人,还有跟在两人身边的田君仪。

    田亦轩拱手道:“昨天犬女无礼冒犯了郡主,是我田家教导无方,还请郡主大人大量原谅小女的冒犯。”说罢,又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红肿着双眼的田君仪,道:“阿仪,向郡主赔礼道歉!”

    田君仪的神色很是憔悴,半点也没有昨日那高高在上的田家千金的风采。脖子上还有一圈青紫的痕迹,可见昨天君无欢是真的半点也没有留情。田君仪走到了厅中,看了楚凌一眼低下头道:“昨天是我口无遮拦冒犯了郡主,求郡主海涵。”

    楚凌伸手按住了旁边想要说话的雅朵,轻声道:“田姑娘免礼。”

    田君仪抬起头来有些无措地看着楚凌,又看向自己的父母。楚凌只说免礼,也没有说到底有没有原谅她。她在家里受了教训,也不敢随意妄为。楚凌轻笑一声,淡淡道:“这只是姑娘家之间的一点小事,原本也不必如此慎重其事。只是昨天闹得也忒有些不成样子了,我便罢了,师父那里总是要给一个交代的。否则等师父回来,只怕先就要将我这个没出息的徒弟收拾一顿。”

    田亦轩赔笑道:“等大将军回来,家父必定亲自上门赔罪。”

    楚凌摇摇头道:“这倒是不必了,本就是小事既然田姑娘道歉了,这事儿今天就了了。”

    闻言,田家三人一时都有些茫然,显然是没有想到楚凌竟然会这么好说话。楚凌微微勾唇,事情自然没有这么简单,田家也是运气不好,养了这个一个坑爹的女儿。

    “如此,多谢郡主宽宏大量。”田亦轩道。

    楚凌点头,道:“田大人不必多礼。”

    既然事情了了,田家人留下礼物便告辞离去了。楚凌只让管事送他们出门便不再理会。倒是雅朵有些不悦地道:“笙笙,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算了?”

    楚凌放下茶杯笑道:“人家就是骂了我两句,被南宫御月打了一掌又被君无欢掐的差点只剩下半口气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雅朵轻哼一声道:“是她自己惹事,有什么后果也是活该。”

    楚凌道:“你不用担心,那丫头以后的日子好不了。我若是真的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反倒是帮了她。”雅朵想了想道:“也对,听说中原人特别看重女子的名声,她如今名声坏了说不定以后都嫁不出去了。”

    楚凌道:“嫁不出去倒是不至于,毕竟想要攀附田家的人家还是挺多的。算了,不说她了。阿朵,如果我将来离开上京……”雅朵吓了一跳,“你想离开上京?”

    楚凌拍了拍她的手,轻笑道:“我现在是跟着师父学习,但是肯定不会学一辈子的。总有一天是要离开上京的。”雅朵笑道:“也对,长离公子可是西秦人,若是你们将来成了婚肯定不会一直呆在上京的。你要是不嫌我累赘,我就一直跟着你。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你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我就留在上京等你回来呗。”

    楚凌叹了口气道:“你毕竟是貊族人,我以为你留在上京比较好呢。”

    雅朵不以为然,“我还算半个天启人呢,若不是有你在你看哪个貊族人看得起我呢?而且我从小在西域长大,真要说的话,西域倒是比上京更像是我的家呢。”虽然她现在过得不错,但是雅朵很清楚像她这样血统的人过的是什么日子。有些两族混血的人日子过的甚至还不如单纯的天启血统的人。权贵之家甚至普通貊族人家的嫡子都不会娶有天启血脉的女子为妻,所以两族混血的孩子都是家族中地位最底下的有时候连仆婢都不如。

    雅朵从小在西域长大,那边各族混居虽然也有战乱争斗却远没有北晋这么厉害。她又被父母保护的很好,刚到上京的时候很是因为血统被歧视的事情委顿了一段时间。

    雅朵搂着楚凌,道:“笙笙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是貊族人我就是貊族人,你是天启人我就是天启人。你要是想去西域,那我就跟你一起去西域。”

    楚凌轻叹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雅朵,“我不会丢下你的。”

    明王麾下死了一员大将,却不仅仅是明王府的事情。铁牡尔毕竟也是镇国上将军,谁也不确定铁牡尔的死到底是天启的细作动的手还是单纯的北晋内部的权利争斗。但是明王显然更倾向于这是内部争斗,因为这两天不仅是拓跋罗兄弟俩,别的皇子宗室也开始蠢蠢欲动了。铁牡尔死了,空出来的一个位置自然是需要人填补上去。但是谁说一定就是明王的人呢?百里轻鸿已经占了一个位置,之前明王强硬他们也没办法,但是现在人死了他们自然也要设法分一杯羹。

    这其中,最积极的便是有焉陀家支持的六皇子一脉。焉陀家不仅实力雄厚,身后还有太后支持,一些朝中老臣军中老将看在太后的面子上也会给六皇子几分面子。即便是比不得明王府,却也不容小觑。

    这个时候,北晋皇的态度就变得极其重要了。北晋皇将已故大王妃的兄长推了出来,对方的能力功勋虽然不及刚刚被杀的铁牡尔,却也是军中有名的战将。如此一来事情似乎已经解决了。但是当天下午,拓跋胤从军营回来的路上就遇到了刺杀。拓跋胤只是受了轻伤,但是他随行的护卫却全部战死。一时间,整个上京皇城的气氛都变得凝重起来了。

    原本有拓跋兴业坐镇京城,无论如何各方人马都还算安定。如今拓跋兴业离开京城需要不少时日才会回来,京城里的局势却隐隐让人生出了几分不安。每天街道上来回巡视的士兵身上仿佛都多了一种凝重的杀气,让寻常百姓越发的胆战心惊。

    明王府

    君无欢坐在明王府最高处的小楼里喝茶,明王坐在他对面看着窗外的风景,在他们前方不远处就是巍峨的皇宫。明王府在天启朝原本摄政王府,貊族入主中原之后明王便选了这里作为自己的府邸。但是君无欢知道,原本的摄政王府里是没有这座小楼的,这种一开窗户就正面皇宫正门甚至还高出了几分的小楼在天启是不可能存在的,是为不敬。也不知道是貊族人不在乎这个还是怎么的,北晋皇倒是一直都没有追究。

    “长离公子觉得此处如何?”明王问道。

    君无欢淡淡道:“明王殿下的府邸,岂有不好的地方?”

    明王摇头笑道:“这原本是天启摄政王的地方,君公子可知本王为何会选择这地方作为府邸?”

    “愿闻其详。”君无欢道。

    明王笑道:“他们暗地里都在编排,说本王是想要效仿天启摄政王凌驾于皇权之上。”

    君无欢喝了口茶,淡淡道:“王爷自然不是这么想的。”

    明王笑道:“不错,本王只是为了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蹈了这府邸的原主人的覆辙罢了。楚越自以为一世英雄,做事拖拖拉拉,最后却被自己以为上不得台面的小崽子背后插了一刀。死得倒也不冤。”

    君无欢漠然道:“天启摄政王原本也称不上英雄,若不是他自毁长城,何来貊族入关之祸?”

    明王看着君无欢半晌,方才放声大笑道:“长离公子是当世才俊,却不懂为王侯者的心思。永嘉帝昏聩无能,君傲却不识抬举非要效忠一个无能之辈。他不死谁死?最后又如何?楚越要杀他,永嘉帝可保住他了?本王猜,永嘉帝最多也就是背地里哭一哭,当着楚越的面只怕还要说一句君傲该死。”

    君无欢垂眸,淡淡道:“王爷如今的形势跟楚越可是天壤之辈。天启皇室凋零,北晋却是枝繁叶茂。不说北晋皇陛下,大皇子,四皇子、六皇子才能并不弱于人,剩下几位皇子,身后也有强大的母族势力相助。王爷哪怕是想要效仿楚越,只怕也是不成的。”

    明王摇头道:“长离公子错了,北晋有一个天启最不具备的优势,公子可知道?”

    君无欢道:“貊族的族长之位,传贤不传子。”

    明王傲然道:“不错,我貊族王位有能者得之。若是过个一两代,或许有机会变成跟天启一样只传子嗣,但是现在不是还没有么?陛下想要对付本王,本王知道。但是君公子可知道为什么陛下这么多年都没能成功?”

    君无欢道:“人心不齐。”

    明王笑道:“不错,想要传承祖制的人自然不会支持他,陛下手里除了拓跋兴业最多的不过是他那些皇子后妃的母族,但是比起效忠陛下,他们自己也是有小心思的。否则,若是弄死了本王,却便宜了别人,他们岂不是要气死?”

    “所以,相较起来,明王府麾下一心一意效忠王爷,自然更难能可贵?”君无欢挑眉道。

    明王问道:“长离公子难道觉得不是么?”

    君无欢放下了茶杯,双眸直视明王道:“王爷想要什么。”

    明王目光定定地盯着君无欢道:“本王要凌霄商行的助力。”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君某若是拒绝呢?”

    明王眯眼道:“那本王就只好先对不住长离公子了。陛下现在奈何不了本王,不知道本王若是对凌霄商行出手,他会不会阻止?”君无欢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笑容阴沉的中年男子。不知过了多久,君无欢方才轻笑了一声,道:“王爷,这天下人都知道我君无欢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北晋这块地方虽然大,却也不是全天下。大不了我放弃北晋的所有产业,但是我的东西就算是毁了也不会便宜别人的。我若是切断了王爷养那些私军的粮食通道,不知道…王爷打算怎么办呢?”

    明王养的可不是几百几千兵马,想想办法还能够应付过去。他麾下那么多兵马若是断粮了,只怕马上就要引起哗变。更甚者那些兵马若是闹出什么乱子,正好让北晋皇抓住一个天大的把柄那当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而且明王知道,君无欢并不是说笑的。虽然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但君无欢要是铁了心不顾一切都要跟他过不去,还真是麻烦。

    明王冷冷地盯着君无欢,君无欢淡淡一笑不以为意地伸手为自己添了一些茶。

    却听到对面的明王声音有些阴冷地道:“那不知君公子以为…若是让天启人知道了君公子的身世会如何?”

    君无欢倒茶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明王。明王笑道:“本王倒是没有想到,君傲竟然还会有后人留在世上。不知道天启那些人知道了会怎么想?当年无论是畏惧楚越的威势还是本来就是楚越的附庸对令尊的事插了一手的人还有不少都还活着吧?更有甚者依然掌握着天启朝堂的大权。君公子觉得,如果他们知道君傲的儿子还活着,是相信你会帮助天启收复北地,还是相信你是想要为父报仇呢?当年永嘉帝保不住君傲,现在他就会保你么?另外,如果陛下知道了君公子的身份,你觉得你还能活着离开北晋么?”

    君无欢垂眸,“君某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

    明王冷笑一声道:“是么?那当年参与陷害君傲的名单,长离公子想必也不需要了?还有,令堂的遗物,君公子也是不需要的了?”

    君无欢眼神蓦地锋利起来,目光冰冷地盯着眼前的明王。锐利的杀气扑面而来即便是明王也不由自主的戒备起来。不远处,几个守卫也跟着将手按在了兵器上,目光紧紧的盯着君无欢。隐藏在暗处的弓箭手更是几乎已经拉开了弓箭,只要君无欢稍有异动就会有百十支羽箭齐齐射出。

    不知过了多久,君无欢慢慢收敛了杀气。看着明王的目光也恢复了平静,淡淡道:“难道王爷就不想杀我么?”

    明王笑道:“本王与你君家可没有什么恩怨,君傲的事情说到底本王也不过就是给了楚越一封信而已。但是君公子心里清楚,甚至所有的天启权贵也清楚,早在令尊死之前他们就都知道那封信是假的。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杀君傲的凭据而已,有没有这个凭据,君傲都得死。本王将名单和令堂的遗物归还,难道还不足以了结这一段恩怨么?”

    君无欢垂眸似乎在思索着明王的话,明王也不着急悠闲地喝着茶等着。

    许久,君无欢方才抬起头来淡淡道:“先将我母亲的遗物归还。”当下竟然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明王眼神微闪,他没想到君无欢竟然真的会这么容易就承认,“本王如何相信公子?”

    “王爷要什么?”

    明王道:“劳烦长离公子牵制住拓跋兴业,一个月内我不想在上京看到他的身影。”

    君无欢似乎连考虑都没有,淡淡道:“可以。”

    “长离公子不考虑一下么?”明王挑眉道,牵制拓跋兴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君无欢冷笑一声,“君某既然应了就自然会做到,考不考虑又有什么关系?”

    明王点头,“好,本王相信君公子。来人!”

    片刻后,一个侍卫捧着一个黑木盒子走了进来。这说是一个盒子不如说是一个箱子,有一尺见方大小通体漆黑却透着一种淡淡的光泽,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

    君无欢伸手拉开箱子,里面的东西并不多都是一些饰品还有几本书册甚至是地契。可见明王说将君无欢母亲的东西还给他也是诚意十足的。不仅是君夫人常用的东西,就连原本她名下的地契也一并归还了。

    君无欢伸手轻抚了一下那里面的东西,抬头看向明王,“多谢。”

    明王笑道:“长离公子的人品本王还是相信的,这些东西公子可以先带走。”

    片刻后,君无欢从楼上下来文虎捧着箱子跟在他身后。漫步走在楼下的走廊里,曲折的回廊通向前方的方向。不远处,一个妩媚的红衣女子带着人迤逦而来,两人错身而过谁也没有看谁一眼。

    君无欢唇边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

    不想重蹈天启摄政王的覆辙?呵……

    两人上了马车,君无欢方才有些靠在车厢上闭上了眼睛,本就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疲惫之色。文虎有些担心地看着他道:“公子,拓跋兴业那里……”想要拖住拓跋兴业,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君无欢淡淡道:“拓跋兴业本就还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斩断京城往那边去的所有消息往来,北边的势力也该动一动了,让他们不要跟拓跋兴业正面交手,只要拖延几天就行了。”

    “若是如此,事后咱们的眼线只怕是要暴露了。”文虎皱眉道。

    君无欢道:“做完这些就让他们撤,这些都不要了。”

    文虎点头,“是,公子。”

    看着君无欢疲惫的模样,文虎道:“公子可是身体不适?咱们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

    君无欢摇摇头,“只是有些累了,去四皇子府,我要见拓跋胤。”

    文虎也不问为什么,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俯身钻出了马车。

    马车满满的开始移动起来,君无欢的目光落到了放在跟前的黑木箱子上,修长的手指轻抚着箱子的表面,唇边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城中小院里,云翼和叶二娘狄钧正坐着说话,看到楚凌进来都有些欢喜起来。狄钧起身道:“小五,你怎么来了?”

    楚凌笑道:“闲着没事来看看你们。”

    云翼扭头看了她一眼,有些不信地道:“闲着没事?你不是忙得很么?怎么又闲了?”

    楚凌摊手道:“你看看这几天上京皇城里,都这样了我能有什么事儿?”

    叶二娘笑道:“这倒是,听说前两天死了一个上将军?”

    楚凌点头道:“铁牡尔。”

    云翼笑道:“死得好啊,铁牡尔有屠夫之称,这种人早就该死了。也不知道是哪位英雄这么厉害竟然能悄无声息地杀了他。”楚凌暗道!:“英雄就站在你跟前,可惜不能告诉你。”

    走到一边坐下,楚凌看着叶二娘问道:“二姐,黑龙寨现在跟沧云城是什么关系?”

    叶二娘沉吟可以下,看了看坐在一边的云翼。楚凌笑道:“不用担心,他跟沧云城应该也有几分关系。”相处了这些日子叶二娘也相信云翼的心性和人品,点头道:“云公子也算是自己人,说说也没什么。实话实说,黑龙寨现在算是沧云城的一处…据点。这件事没跟小五你商量…”说起这个叶二娘还是有些歉意。

    楚凌摇头道:“二姐这是什么话,我相信大哥和你们做的决定。更何况,我根本就不在,你们去哪儿跟我商量呢。”

    叶二娘点头道:“有了沧云城的支持,如今黑龙寨已经有两千精兵了。若不是不想引火烧身,就算只想要占据一个小城只怕也不是难事。”

    楚凌摇头道:“不妥,信州在北晋腹地,盘踞山中北晋人无法可施,但若是占据一城的话,只怕立刻就会引来灭顶之灾。”

    叶二娘笑道:“你三哥和摇红姐姐也是这么说得。大哥和我也同意,我们既然加入了沧云城自然会听从上面的调遣。绝不会随意行事的。”楚凌倒是有些好奇,“二姐,你们是怎么加入沧云城的?”

    叶二娘道:“之前那位明公子,后来又来过一次。就是为了那个小木盒子,是他替我们引荐之后,沧云城一位将军亲自过来与大哥谈的。我们都觉得不错,便答应了。”

    楚凌点了点头,黑龙寨能跟着晏翎确实比在信州单打独斗强得多。不过如今北晋将会出兵沧云城…信州离沧云城距离很远,倒也不用担心会受波折。

    旁边云翼道:“沧云城自身难保,往后只怕未必罩得住你们。”

    叶二娘一怔,疑惑地看着云翼。

    云翼对着楚凌翻了个白眼道:“北晋最近在准备出兵沧云城,天启那边也有人插手。到时候沧云城腹背受敌,晏翎要是撑不住的话,只怕沧云城就要没了。”

    狄钧大惊,从地上一跃而起道:“二姐,我们快回去!”

    “你回去能干什么?”云翼道。

    狄钧道:“当然是去报信啊。”

    云翼嗤笑一声,“你以为沧云城在上京没有半点耳目吗?这种消息根本就盖不住,沧云城只怕早就收到消息了。”

    “那我们可以去帮忙啊。”狄钧道。

    云翼微微皱眉,思索了片刻扭头去看楚凌。楚凌挑眉,“你看我干什么?”

    云翼道:“晏翎不是救过你吗?你去不去啊。”

    楚凌翻了个白眼,语重心长地道:“云公子,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她现在是拓跋兴业的徒弟,跑到沧云城去找死么?

    云翼有些烦躁地道:“你真的打算就这样过下去?”

    楚凌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我最近确实在打算离开上京了。”

    “那不是正好,咱们一起走吧。”云翼道。

    楚凌摇头,“我离开上京也不一定会去沧云城,而且,你心里的打算收回去,我跟…无冤无仇的,不能恩将仇报吧?”

    “无冤无仇?!”云翼地声音难的有些尖锐起来,道:“国仇家恨难道不是仇?!要不是他……”

    “云翼。”楚凌沉声道,“他可能是敌人,但是不是仇人。对于有些人,我们可以在战场上打败他,但是不能用这种鬼蜮伎俩去害他。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云翼冷哼一声道:“你拿什么去打败他?况且,以他的身份,就算你走了也不见得就会受到多少牵连,最多就算个识人不明而已。”

    楚凌笑了笑,安抚道:“总之我自己心里有数,等上京最近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就会离开。”

    旁边的狄钧一脸茫然,“你们在说谁?”

    云翼瞥了他一眼,道:“没谁。”

    狄钧看看他,在看看叶二娘,有些不满地道:“你们怎么都瞒着我啊。”

    云翼同情地道:“你要是多长一点脑子她们说不定就不瞒着你了。”看着狄钧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进屋去了。

    “……”

    叶二娘有些担心地看着楚凌,轻声道:“小五,遇到什么事情千万记得告诉我们,虽然二姐也不知道能帮得上你什么忙。但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叶二娘想起楚凌如今的楚凌,怜惜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三年前小五也只是一个才十三岁的姑娘家而已,却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了。如今这个处境,叶二娘心思细腻自然是明白楚凌对拓跋兴业的复杂感情的。

    楚凌叹了口气,看着叶二娘苦笑道:“二姐,我有时候真觉得当初做错了。”

    叶二娘摇摇头道:“那种时候,你还能怎么选呢?”

    楚凌摇头,“得到力量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我却选择了最容易走捷径的那一种。”

    “那你真的后悔么?”叶二娘问道。

    楚凌思索了良久,还是摇头道:“不后悔,我只是怕…他会后悔。”拓跋兴业是一个好师父,无论是单从想要找个好师父的角度还是这两年多的相处中楚凌都绝不会后悔甚至有些庆幸。这世上天赋卓越的人其实很多,但是能有那个运气拜拓跋兴业为师的人却绝对不多。

    但是…收了她这么个徒弟,拓跋兴业必然会后悔的。

    叶二娘轻声道:“不后悔就好,这世上确实有些事情难以两全。但是只要你的选择无愧无心,二姐都会支持你的。更何况,如果不试一试,你又怎么知道就不能两全呢?”

    楚凌看着叶二娘温柔的眼眸,轻轻点了点头。

    “谢谢你二姐。”

    叶二娘笑道:“都是自家人,谢什么?”

    旁边的狄钧抓着脑袋一脸茫然地看着两人,楚凌抽了抽嘴角,道:“离开上京就告诉你。”

    狄钧眼睛一亮,“小五,一言为定啊!就算比不上二姐,我总能比大哥他们先知道小五的秘密吧?”

    “……”这年头,弱智儿童欢乐多啊。 



------题外话------

    再次惨遭拒绝的长离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