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46、最毒妇人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从茶楼出来,楚凌有些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漫步。一边看着街上匆匆而过的行人,不由在心中暗暗轻叹了口气。和君无欢这人在一起,真是半点也不能放松啊。竟然让他就将话题扯到了那个方向去了。不过…反正君无欢都怀疑她了,反正他也拿不出证据来,那就随便呗。这么想着的楚凌,其实已经有几分赖皮的意思了。前一世,因为早早进了狐狸窝,楚凌是基本上没跟人耍过赖的,毕竟无论是狐狸窝还是她们的工作,都不是能让人含糊打诨过去的。

    这种爱咋咋地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方才楚凌其实很想反驳君无欢的话,但是最后她也没有。因为她知道君无欢说得对,虽然她看起来状态很好,乐观向上做什么都很积极的模样。但是她并没有目标。不像君无欢桓毓,也不像是拓跋兴业拓跋胤这些人,甚至连郑洛叶二娘这些人都不如。因为他们都有明确的目标,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楚凌看起来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变强,但是她却并没有任何目标。

    做个好徒弟?她不是潜心武道的武者。

    效忠北晋?她是天启人,她也不认同貊族的统治,甚至不认为他们的统治能长久。

    还是为了天启努力?一个上到君王下到朝臣醉生梦死的王朝,她不知道为什么要为了他们去奋斗。

    那么就剩下为了天启百姓了,但是…她不是圣人,不是普度众生的菩萨,她也没有那么深刻的认同感。这就像是一个人去了一个战乱的国家,看到平民的悲惨生活,会同情他们,遇到能救的会救他们,但是绝少有人会直接抄起抢加入战争从此为了这个国家奋斗。所以,君无欢说得还真没错。

    楚凌坐在一座高楼的房顶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整个上京。远处是金碧辉煌的宫城,宫城不远处有一座醒目的白色高塔。周围纵横的接到上分布着一座座府邸,再往外面延伸则是各种民居。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百姓行走着,趾高气昂的貊族人,小心翼翼地天启人,兴致勃勃的外族人,市井百态,不一而足。

    “你想跳楼么?”一个声音从地下传来。楚凌低头没看到人,微微挑眉站起身来直接从房顶跳了下去。却没有落地,而是飘然落到了小楼最高的一层,果然看到小楼外面的走廊上,云翼正扶着栏杆睁大了眼睛瞪着他。

    “你怎么在这儿啊?”楚凌笑道。

    云翼轻哼一声道:“君无欢说你心情可能不太好,要我来陪陪你。”

    楚凌忍不住失笑,君无欢难不成以为她需要心理辅导?就算她真的需要,云翼这小子也明显不行啊。

    “你笑什么!”云翼怒瞪着她道。楚凌连忙摆手道:“没…没笑什么,我就是看到你高兴,所以才笑的。”

    “毛病。”云翼轻哼一声,转身就走。楚凌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屋里。这地方平时没什么人来倒是安静,云翼走到窗口的桌边坐下开始烹茶。虽然云翼少年平时看着不太靠谱,但是煮茶的时候动作却十分优雅从容,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世家公子的风度。楚凌在他对面坐下来,撑着下巴笑道:“看到你煮茶,我总算相信你真的是百里…呃,云家的公子了。”

    云翼立刻很不优雅地给了她一个白眼,道:“你好意思说我吗?”

    楚凌摊手道:“我本来就出身平平啊,跟你这样的世家名门公子怎么能比?”

    “出身平平?不见得吧?”云翼不以为然。他虽然不是多有心机的人,但是身在百里家,从小到大见过的人不知凡几。什么人是什么出身,仔细看多少还是能看出来的。不过楚凌确实比较复杂,看着不像是书香门第出来,甚至也不像是武将世家的姑娘,但若说她是普通的平民出身,就算云翼真的傻了他也不会相信。

    楚凌但笑不语,只是双手撑着身后的坐席看着他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君无欢告诉你的?”

    云翼挑眉,“难不成你以为本公子会整个京城到处找你?”

    楚凌笑眯眯地道:“我还以为咱们交情不错呢,好歹我比君无欢早认识你吧?找找我怎么了?”

    云翼将一杯茶放到她面前,道:“你为什么心情不好?”

    楚凌正坐起来,手肘撑着桌面摇头道:“我没有心情不好,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云翼挑眉,傲然道:“说来听听,本公子替你解惑。”

    楚凌问道:“你希望天启有朝一日收复北方吗?”

    云翼理所当然地道:“自然,这不是所有天启人的希望么?”

    楚凌道:“即便是你的家被天启人烧了,你的家人都被天启人杀了?”

    云翼皱眉道:“杀了云家人的是叛徒和恶人,不是所有的天启人。我会替他们报仇,但是我不可能因此憎恨所有的天启人。因为我自己还有我的家人同样也留着中原人的血脉啊。”

    楚凌微微挑眉,少年三观这么正啊?

    楚凌道:“天启永嘉帝昏聩无能,就算收复了北方,又能如何?”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貊族人永远也不会对天启一视同仁的。他们占了我们的土地,杀戮我们的百姓,自然要将他们赶回去。什么叫就算收复了北方又能如何?你的想法怎么这么奇怪?难道因为永嘉帝不好,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云翼眼神怪异地看着她,看起来很像是想问,你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楚凌揉了揉眉心,“好吧,这个问题好像是挺傻的。所以,云翼少年,你已经打算为了天启的未来奋斗了吗?有没有什么目标,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打算从哪里入手?”

    云翼目瞪口呆地看着楚凌,这个他还真没想明白过。

    看着他的模样,楚凌忍不住大笑出声。

    她现在知道君无欢把这孩子送到她面前是为了什么了,调戏小朋友果然能让人觉得开心啊。

    云翼被她笑得面红耳赤,恼怒地瞪着她,“你还想不想喝茶了,不想喝就还给我。”

    楚凌连忙收住笑,悠然地抿了口茶道:“茶还挺不错的,我还给你你也不能喝了啊。”

    云翼轻哼一声,好一会儿才道:“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或许我一辈子什么也做不了。毕竟…我本来也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人。不过有一句话我祖父从小就教我,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楚凌放下茶杯,认真地看着他。云翼道:“祖父从小便教我们,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今这样的世道,如果不想遁世隐居或者一辈子庸庸碌碌地伏低做小,总是要有自己的路去走不是么?只要自己觉得是对的,不管是什么路都是可以的。”

    楚凌问道:“这么说,如果我真的投靠了貊族人,你也觉得可以么?”

    云翼思索了一会儿道:“如果你觉得是对的,当然可以。你不是…百里轻鸿那样的卖国贼,现在北方的所有百姓都不是…他们是被朝廷抛弃了的,不是他们抛弃了天启。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咱们大概做不成朋友了。”

    楚凌笑道:“好吧,为了不少了云公子这样的朋友,我还是要慎重选择的。”

    云翼怒瞪着他,“你不是应该坚定地站在我们这边么!”

    楚凌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君无欢让你来劝我…真是、太英明了。话说,我记得你不太喜欢君无欢啊,君无欢对你做了什么让你突然对他言听计从了?”君无欢是送他来给她逗闷子的吧?这孩子太可爱了。

    云翼哼了哼,偏过了头去耳廓却有些红了,“我干嘛要告诉你。”

    楚凌挑眉,看来论洗脑长离公子也是很厉害的。

    “不告诉就不告诉,闲着没事跟我去一个地方吧。”楚凌放下茶杯道。云翼到底年少,立刻好奇地道:“去哪儿?”

    楚凌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半个时辰后,已经换了一身男装的楚凌和云翼出现在了一座不太起眼的宅邸中。这座院子虽然不错,但是却空空荡荡地走了半天两人也没见到什么人。云翼跟在楚凌身边,脸上好奇地神色溢于言表。

    一直走到府邸的最深处的一个院子里,才有人迎了上来,“公子。”连一眼都没有多看云翼,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一般。楚凌点了点头问道:“人什么时候送来的?”

    男子道:“今天天还没亮就送过来了,我们转了几处地方才带回来,没有被人跟踪。”

    楚凌点头道:“黄老大是生意人,应该明白规矩。”

    男子恭敬地退下,楚凌方才带着云翼走了进去。

    有些素雅的房间里,一个带着外域风情的绝色美人儿满脸惊慌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她并没有见过这两个人,但是却知道必然就是这两人买了她。自从流落到那个地方,她就知道自己将会遭遇到什么样的事情。被人从黑市带回来之后,她这一天一夜几乎都没有合过眼睛。幸运的是也没有人理她,但是越是如此,却又越让人胆战心惊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当看到这两个少年的时候,不得不说她心底其实暗暗有些松了口气。至少…至少,不算是最糟糕的情况,这两个少年,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

    楚凌走到一边坐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颤声道:“我…我叫风莞儿。”女子的中原话说得很好,听不出半点外族的口音。若不看外表的话,一举一动也是存粹的天启贵女姿态。楚凌道:“我将你买回来花了二十多万两白银,你可知道?”

    女子点头,看着楚凌的目光却多了几分戒备和畏惧。

    楚凌轻笑一声,道:“你暂时可以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不过,你总要让我觉得对得起我花费的这些银两吧?”

    风莞儿显然是个聪明人,立刻就抓住了楚凌话中的重点,“公子想要我做什么?”

    楚凌问道:“你会做什么?”

    “我读过书能识字,也会算账。琴棋书画我都会一些,我还会天启,貊族和西域的语言和文字。”风莞儿匆忙地道。楚凌点点头道:“会三种语言文字倒是不错,不过…对我来说用处不大。”

    风莞儿眼神微暗,咬牙道:“我知道公子…不是坏人,公子买我的钱我一定会还给公子的。我愿意为公子效力,只求公子…能允许我还清了钱之后赎回自由身。”

    楚凌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我为什么要答应你?随便把你送给哪位朝中的权贵,我能得到的回报可能都会远大于这二十多万两银子吧?”

    云翼坐在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楚凌扮演纨绔公子。关键是…她一个女人,竟然比他在天启见过的纨绔子弟还像纨绔子弟!

    风莞儿脸色一白,突然咬了咬伸手拔下头上的簪子就朝着自己的脸上划了过去。只看她力道之大,速度之快就能看出这是铁了心要划破自己的脸了。作为一个绝色美人儿,能下得了这样的狠心是极其少见的。越是美丽的女人就越爱惜自己的容貌。就连老了都无法忍受更何况是毁容。

    楚凌手中射出一道银芒,风莞儿手里的簪子立刻就被打落在了地上叮地一声。

    风莞儿惊愕地看着楚凌,眼底更多了几分绝望。

    楚凌叹了口气,“这些人办事是越来越不靠谱了,竟然还能让人随身带着这种东西。”

    风莞儿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她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胳膊死死地咬着牙关看着楚凌。

    云翼忍不住皱眉,靠近了楚凌低声道:“你差不多就行了,要真把她逼得自杀了,你那二十多万两就真的泡汤了。”云翼忍不住怀疑,楚凌该不会是看人家姑娘长得美貌才故意折腾人家吧?

    顶着云公子“你是不是嫉妒人家美色”的眼神,楚凌笑吟吟地看着风莞儿道:“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怎么说服我?”

    风莞儿看着楚凌好一会儿,一咬牙跪在了地上道:“我愿为公子效力,只求公子不要将我…虽然我不知道我现在能为公子做什么,但是只要公子需要我去做的,就算我现在做不到以后我也会做到的。若公子实在是看不上,我只能以一条贱命回报公子了。”

    “你是说,我要你做什么你都可以去学。”楚凌道,“除了要你卖身?”

    “是。”风莞儿也顾不得因为楚凌说的话害羞,坚定地道。

    “即便是要你毁容,你也在所不惜?”楚凌问道。

    风莞儿抬头与楚凌对视,眼神一瞬也没有移动,“我阿娘早就说过,我这样的样貌在这样的世道只能是个祸害。是我自己私心舍不得才落得如今这样的地步。若是公子不喜,不要便是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你起来吧。”

    风莞儿有些迟疑地看着楚凌,到底还记得自己方才的话什么也没有问站了起来。

    楚凌道:“你的容貌留在京城确实挺危险的,我会派人送你离开京城。往后需要你做的事情,也会派人告诉你。”

    风莞儿一怔,回过神来眼中已经满是欢喜,“莞儿多谢公子开恩!”

    楚凌摇摇头道:“风家既然已经没有了,你以后也不要再用这个名字了。”

    风莞儿点头称是,道:“以后我就叫晚风,晚风拜见公子。”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要让我失望。”

    “是,公子。”

    让人将人带了出去,云翼才皱着眉头道:“你到底要那姑娘干什么?”

    楚凌笑吟吟地看着他,“你是觉得我冷血么?”

    云翼道:“她已经很可怜了,你何必……”

    楚凌淡淡道:“她是我从黑市上带回来的,那里还有更多比她更可怜的人,但是我却救了她。”云翼道:“所以,你一开始买下她就是有目的的?”

    楚凌含笑看着云翼道:“二十多万两,我若是为了做好事的话,我可以买下另外十个比她更可怜的人。为什么要选她?难道就因为她长得漂亮?云翼,我又不是真的男人,难道你在指望我怜香惜玉?”

    云翼不语,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楚凌站起身来,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你不会以为君无欢真的是让你开导我的吧?”云翼有些担心地道:“你到底想要让她做什么?”

    楚凌笑道:“你放心,我对逼良为娼没什么兴趣。”

    “……”阿凌果然是个小妖怪!

    之后两天,君无欢都没有再出现在楚凌的跟前了。楚凌似乎觉得云翼少年很有趣,有空便会去看看他和叶二娘狄钧三人,撩拨一下少年人看着他气得咬牙切齿。

    转眼间便到了田家寿宴的当天,用过了午膳楚凌方才去了大皇子和贺兰真四皇子结伴一起去了田家。

    田家也算的位高权重的名门勋贵了,如今的家主田衡是当朝从一品,且掌握着军政大权,想要交往奉承的人自然数不胜数。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田府外面却依然还是门庭若市。田家的管事和家中几位公子夫人都在忙着迎客。看到三辆马车过来,田家大公子就立刻带着夫人亲自迎了上来。

    “大皇子妃,四皇子妃,武安郡主。”田家嫡长子田亦轩长得高大挺拔,少夫人温婉秀丽。但是在两位皇子妃和一位郡主面前也并不显得唯唯诺诺,恭敬却并不卑微,由此可见田家在北晋朝堂的地位稳固。

    贺兰真笑道:“田少监,田夫人。”田家长子如今也早就如朝围观,官拜都水监少监。

    田亦轩拱手道:“两位皇子妃和郡主大驾光临,田家上下蓬荜生辉,还请三位先入内奉茶。”

    贺兰真含笑点头拉着楚凌跟着两人往里面走去。田家做事十分周到,一行人你刚进门田衡就带着夫人迎了出来,亲自将三人请到了大厅奉茶。田夫人还特意留下陪着三人说话,还是贺兰真开口请田夫人自己去忙,田夫人这才告罪离开。

    专门招待女眷的是田家花园的一处几间敞轩,三间宽大的敞轩外加两侧的一座小楼一座水阁环绕着一个戏台子足够用来招待所有女眷了。此时戏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戏,楚凌倒是没有心思听戏,而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宾客。

    贺兰真同样听不懂,她刚新婚不久对上京这些权贵夫人同样不熟悉。只有别人过来见礼的时候方才知道对方的身份倒也认真的记下。毕竟一次两次记不住别人无所谓,反正她是新婚别人都会体谅。但若是时间长了还是谁也记不得,那就是得罪人了。

    等到众人都过来见了一圈礼了,贺兰真方才暗暗松了口气,靠在楚凌身边低声道:“可算是结束了,这么多人要怎么记得住啊。”

    楚凌也压低了声音,笑道:“真不知道你可以问问四皇子妃啊。”

    贺兰真瞄了一些坐在另一边跟人说话的四皇子妃,叹了口气。她跟这个弟妹的脾气不太和,平时两人也没什么交往。贺兰真也看得出来,四皇子妃并不太喜欢她,不过也没什么,她们差着年岁原本也就说不到一起去。她才是大嫂,总不至于还要看四皇子妃的脸色。

    楚凌自然也察觉到了,原本按理说大皇子妃不认识人,四皇子妃这个时候就应该坐在她身边为她介绍指点。但是一进来四皇子妃就离得远远的去跟与她相熟的人说话去了,丝毫没有要帮衬贺兰真一把的意思。拓跋胤和拓跋罗兄弟俩关系不错,可惜他们的妻子显然是说不到一起去。

    楚凌只得安慰道:“我也不太认识人,没关系多看几次就认识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情。

    其实楚凌虽然不怎么参加上京权贵的宴会,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认识的。因为她记性好,如果强行想要记什么的话很少有记不住的。只要见过的,下次见面几乎都能准确地说出对方的身份。但是这些权贵之间的关系就很容易让人头晕了。谁家是谁家的姻亲,谁跟谁是连襟,谁和谁又是表亲。再加上貊族人那乱得一言难尽的姻亲关系,就算是楚凌也要花费不少时间才能理顺。

    贺兰真拉着楚凌有些好奇地道:“田家的宴会好像中原人很多,她们怎么不来跟你说话?”

    能让贺兰真出席的宴会一般都是貊族人参加得多,但是田家不一样,田家的宴会上稍微能攀得上关系的中原人都会来。贺兰真和楚凌这才发现,原来北晋朝中竟然有这么多天启人吗?不过这些人似乎都并不怎么爱接近楚凌,完全没有想要跟一个郡主交往的热情。

    楚凌道:“可能是…我师父不太和善吧?”楚凌毫无心理负担地将锅甩给了自家师父。

    贺兰真想了想也觉得很有道理,“大将军看起来确实很有气势。”

    “……”

    贺兰真毕竟是皇子妃,来找她说话的人还是很多的。楚凌自然不能一直跟在她身边,干脆跟她说了一声,自己出去走走了。虽然贺兰真也很想跟着楚凌出去,但是她还有她的责任,身为大皇子妃她就必须要为拓跋罗打点好权贵之间的关系,与这些贵夫人交往都是必不可少的。从这方面来说,贺兰真不得不羡慕楚凌了。虽然大将军无儿无女,只有她一个女弟子,但是大将军并不想要与人交际人情往来。楚凌看着似乎孤单,其实却是整个上京的女眷中最悠然自在的一个。

    田家的府邸是纯中原的构造和样式,虽然免不了有一些貊族的东西,却也是楚凌在上京见过的除了君府外最有天启风格的府邸了。别的府邸虽然还是当年的那些建筑,却在很多地方难免被改造的不伦不类。有些是貊族人自己喜欢的风格,还有的则是中原人惧怕别人怀疑自己还心念故国,故意堆砌出来向朝廷表忠心的。

    楚凌坐在花园里的假山上,悠闲的闭目养神。耳边传来不远处咿咿呀呀地戏曲和乐器声,下午的阳光撒在身上带着淡淡的暖意倒是让人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你们看到武安郡主了么?”一个娇俏的声音突然传入楚凌耳中。楚凌微微扬眉,睁开了眼睛往声音地来处看去。不远处的池塘边,几个中原少女正围着一个装扮华贵优雅地少女说话。原本不知道在说什么,其中一个少女却突然开口道。

    众人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有人道:“方才好像看到是和大皇子妃一起来的,没怎么注意看长什么模样。”

    另一个少女笑道:“武安郡主先前打擂台名动京城,你竟然不知道郡主长什么模样?你们都没有去看么?”

    “我爹爹不让我出门,好生可惜。”有人道。立刻有人也跟着附和,貊族人虽然不约束家中女子,但是天启人却不然。许多家中甚至比从前约束的更加严苛了,有一部分原因或许是为了保护她们。谁也不知道随便出门会不会撞上一个自家得罪不起的貊族男子,到时候不管愿不愿意只怕自家姑娘也不得不嫁了。就算是嫁人,也当不了正妻。但凡稍微对自己姑娘有些爱护之心和羞耻心的人家都不会愿意的。

    那一直没说话的少女终于开口了,淡淡道:“咱们这些姑娘家家的,还是守规矩一些的好。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哪里是咱们该做的?”

    众少女立刻不敢再多说身边,片刻后才有人赔笑道:“田姐姐说的是,咱们这些书香门第的,毕竟比不得武将之家。若真是整日在外面抛头露面,家中长辈必然要将我们打断腿的。”

    那田姑娘这才有些满意地一笑,“这话才对,女儿家当以娴静为主。”

    众人纷纷称是,显然这群少女中是以这位田姑娘为首的。楚凌挑眉,片刻间便猜到了这位田姑娘的身份。听说田家长子有一个嫡长女名唤田君仪,今年年方十五才貌双全,深得田衡和太夫人喜爱,想必就是这位姑娘了。

    楚凌不在意地笑了笑,这样养在深闺从没受过什么苦的名门少女,难免心高气傲一些。楚凌正想要跳下假山悄悄离开,突然听到一个少女低声道:“南宫国师和长离公子都爱慕武安郡主,郡主可真是好……”

    “你说什么?!”那田姑娘突然打断了少女的话,将那说话的少女吓了一跳。田姑娘沉声道:“武安郡主不是跟长离公子订婚了么?”

    少女有些惊疑地看了田姑娘一眼,道:“我爹…我爹跟焉陀家的一位关系不错,跟他喝酒的时候听他偶然说起过。说是…前些日子焉陀家主亲自请了荣郡王一起亲自登门为南宫国师提亲。这事儿外面也有些传言,田姐姐…没听说过么?”

    田姑娘脸色微沉,她前些日子在城外为太祖母祈福,昨天傍晚才刚刚回来自然没有听说过这些事情。

    见她脸色不好,其他人也有些不敢说话了,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那田姑娘淡淡笑道:“我倒是有些好奇,这位郡主到底是如何的国色天香了。走,咱们去拜见武安郡主一番。”

    这哪里是拜见,这分明是要去找武安郡主的晦气啊。再想想武安郡主背后站着拓跋大将军,武安郡主自己更是一个连当朝公主都敢打脸的狠角色,即便是田家地位非凡这些姑娘们也不太想跟着田姑娘去自找麻烦了。

    若真出了什么事,田家能护着田君仪,可没有人会护着他们。

    “田姐姐,还是别去了吧。”

    “是啊,君仪……”众人纷纷劝道,“今天毕竟是太夫人的寿辰,不如咱们去太夫人跟前陪她说说话吧。”

    别人越是劝,田姑娘反倒越是不喜,这些人平常整日在她面前奉承,真有什么事了一个都靠不住!田君仪轻哼一声,冷笑道:“你们怕什么,郡主来了我们去请个安是应该的礼数。那边都是朝中的贵妇,郡主一个姑娘家想必也是孤单,咱们去陪她不是正好。”

    “这……”

    众人看田姑娘一脸固执的模样,只得无奈地跟了上去。

    等到人都走光了,楚凌方才从假山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挑了挑眉。

    “这是南宫御月的桃花么?”楚凌饶有兴致地道:“这姑娘的眼神可真不怎么样。”看在她眼睛不好的份儿,还是避着她一点儿吧。不过南宫御月那妖孽若是能被这朵小桃花给收了,也是极好的。

    “看上本座,怎么就是眼神不好了?”南宫御月地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楚凌蓦地扭头看过去,果然看到方才那些少女站着的旁边一颗大树上,南宫御月正坐在树干上笑吟吟地看着他。

    难怪她没发现南宫御月,这家伙竟然没节操到躺在树上听爱慕他的姑娘为他争风吃醋。

    楚凌叹了口气,对着他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国师,近来安好?”

    “虚伪。”南宫御月轻哼一声,身形一闪已经落到了楚凌的跟前。

    南宫御月比楚凌高了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楚凌道:“你还没说,看上本座怎么就眼神不好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道:“国师只怕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田姑娘要找我,但是我就坐在这里她却没看见,可不是眼神不好么?”

    南宫御月轻笑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楚凌的话,“是么?”

    楚凌笑颜如花,“是呀。”

    南宫御月突然伸出手就向楚凌的脸颊捏去,楚凌微微侧首同时伸出手隔开了南宫御月的手,“国师自重。”南宫御月轻哼一声,手腕一转避开了楚凌的手继续锲而不舍地抓向她的脸。楚凌右手提起匕首毫不犹豫地对着他的手掌刺了过去。两人一瞬间已经交换了七八招,南宫御月很快就发现这么近的距离如果不依仗内力的话他是占不到楚凌的便宜的,便也不再勉强往后退开了两步。

    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手背上一道浅浅的血痕,南宫御月将手放到唇边轻轻舔去了血痕,轻声道:“最毒妇人心。”

    楚凌无语,你手贱还怪我下手狠?

    知道跟南宫御月纠缠下去也没什么用处,楚凌直接跃下了假山转身走人。不想南宫御月立刻又跟了上来,“笙笙想不想知道我这几天做什么去了?”

    楚凌摇头,“不想。”

    南宫御月道:“真的不想么?如果跟君无欢有关呢?”

    楚凌瞥了他一眼,“你真的会告诉我吗?”

    “说不定呢?你求我我就告诉你。”南宫御月道。

    楚凌呵呵了两声,“不用,既然是秘密国师就自己留着吧,我这个人好奇心不是那么重的。”

    南宫御月道:“你就不怕君无欢有危险吗?”

    楚凌挑眉道:“国师已经能打得过君无欢了吗?”

    南宫御月脸色一沉,眼神立刻有些阴郁起来,“说告诉你我打不过君无欢的?”

    楚凌心中暗道:“这难道不是事实么?还需要人告诉?”

    “总有一天,我要杀了君无欢。”南宫御月眯眼道。

    楚凌心中叹了口气,哀叹自己的不幸。为什么今天她会碰到南宫御月?

    “国师也是来参加寿宴的么?”楚凌问道。

    南宫御月冷哼一声,“寿宴?那是什么玩意儿。”

    “那你是?”

    南宫御月突然靠近了楚凌,压低了声音道:“君无欢想要干坏事,本座要来看着他。”楚凌微微眯眼,“你怎么知道君无欢想要干坏事?他想要干什么坏事?”南宫御月悠然道:“等本座抓住他,自然就知道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君无欢那种人竟然会来给田家的老太婆贺寿,你以为他安了什么好心?”

    楚凌淡定地道:“君无欢是商人,跟权贵打好关系就应该的。”

南宫御月道:“是么,本座不信。有本座在,君无欢想做什么都不行。”

    “……”君无欢猜到了,所以今天君无欢什么都不会做,他请本姑娘做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有些尖锐地声音突然传来,楚凌一怔想起来这好像是那位田姑娘的声音,只是这声音跟方才在池塘边比起来,实在是有些刺耳。

    这才发现因为方才的谈话,两人的距离有些近了。

    楚凌不动神色地退开了两步,扭头看过去就看到身后的花墙入口处田姑娘正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距离有些远,她自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从那个位置看过来两人确实有些过分的近了。

    楚凌微微眯眼,从南宫御月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得意和幸灾乐祸。

    “你们在做什么!”田姑娘已经带着人走了过来,盯着楚凌沉声问道。

    楚凌轻轻拂袖,面带微笑看着田姑娘,声音温和地道:“田姑娘,你这是在质问本郡主还是南宫国师?”

    田姑娘脸色微变,双眸盯着楚凌的面容道:“我只是听说,郡主和长离公子已经定亲了。郡主还与别的男子靠的这般近,只怕对长离公子不好吧。”

    楚凌道:“多谢田姑娘提点,本郡主知道了。本郡主方才与南宫国师说了几句话罢了,田姑娘实在不必为长离公子担心。”

    “我…我不是……”田姑娘忍不住看了南宫御月一眼,见他眼神不悦连忙想要解释,“国师,我不是……”

    南宫御月对田姑娘如何并不感兴趣,他有些失望地看着楚凌,“笙笙,你就这般迫不及待地想要跟我撇清关系么?”

    “……”本姑娘跟你没关系!

    “君无欢能给你什么,我也同样可以给你啊。”南宫御月轻声道,旁边的田姑娘越发气得脸色发白,看着楚凌的眼神仿佛要射出刀子来了。楚凌扶额,忍不住在心中佩服起君无欢来了。他到底是怎么跟这个蛇精病周旋了这么多年的?

    楚凌叹了口气,幽幽道:“国师,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自我一见长离公子便惊为天人,从此心中再无他人。国师如此厚爱,恕我实在是难以消受啊。”谁还不会演戏怎么的?

    “笙笙如此厚爱,无欢却是受宠若惊,今生定不敢负了笙笙一片真心。”一个带笑的声音在不远处悠悠传来,众人侧首便看到长离公子一袭蓝衣漫步而来。

    眉眼含笑,霞姿月韵,风采无双。

    “……”南宫御月这个坑货!

------题外话------

    阿凌:……南宫御月这个坑爹货!▄█?█●

    南宫御月:……君无欢这个病秧子![○?`Д′?○]

    君无欢:……笙笙对我表白?好开心,我也要赶快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