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45、你到底是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梦醒来,楚凌在床上打了个滚儿。趴在床上却不太想如往常一般早早地起身练功。于是干脆就趴着发呆顺便将昨晚的事儿再在脑子里捋一捋。虽然跟君无欢说利用黑市挑动明王和拓跋罗之间的争斗并不是随口胡说的,但是细节方面却还要好好琢磨一下。毕竟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拓跋罗身为北晋大皇子,又没有母家支持还能一直让北晋皇将他视为最合适的继任人选,必然也不会真的是楚凌见过的表面上那般的温文尔雅。

    至于明王拓跋梁…不说之前在信州双方其实已经结下了仇。单说拓跋梁这个人,楚凌就不太喜欢。

    楚凌自觉自己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即便是长相再凶恶丑陋的人她也不会以第一眼的感觉去评判一个人的好坏。但是拓跋梁这个人,第一眼给楚凌的感觉就是不喜欢。或许是早先听说了他那些传言,也或许是之前就结了仇所以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总之,第一次见到拓跋梁,楚凌就觉得这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阴狠邪性和野心勃勃。楚凌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眼睛,那么像是暗夜里的饿狼。

    但是再不喜欢,楚凌也不得不承认,拓跋梁是个很难对付的人。在上京这几年,她跟拓跋罗的关系很不错,但是对拓跋梁却一点都不了解。他手下的兵马,他手下的冥狱,还有这个黑市,也难怪北晋皇如此忌惮他了。

    趴在床上想了一会儿,赖床到底不是她的习惯,楚凌还是从床上一跃而起准备梳洗了继续去练功了。

    楚凌刚做完每天早上的功课,准备去用膳,下人就来禀告道:“有一位秦公子求见。”

    “秦公子?”楚凌一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道:“快请他到花厅用茶。”

    楚凌换了身衣裳去了前厅,果然在花厅里看到了正喝着茶的秦殊。楚凌笑道:“秦兄一大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秦殊放下茶杯,看向她淡笑道:“笙笙,打扰你了?”

    楚凌摇头道:“我整天无所事事,打扰什么?只是难得见你进城来。”

    秦殊淡笑道:“笙笙订婚了,我还来得及给你道贺呢。”楚凌摆手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现订着,婚期还早呢。到时候再恭喜吧。”真有那时候再说。

    秦殊仔细看了看她,忍不住笑道:“便是貊族女子生性豪爽,说起婚事来也难免有三分羞涩,笙笙倒是比他们更大方一些。”楚凌眨了下眼睛,“你是说我不知道害羞?”

    秦殊摇头,“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昨日六皇子府的送别宴你没去,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呢。”

    楚凌耸耸肩道:“虽然我封了个郡主,但毕竟不是皇室中人,而且关系尴尬,也没必要非得凑上去。”

    秦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说得也是。”

    楚凌看着他,笑吟吟地道:“你还没说,找我有什么事儿呢?”

    秦殊有些无奈地道:“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么?”

    楚凌道:“那倒不是这么说的,咱们什么交情?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我都欢迎的。不过,以你的性子,若是没事也不会这么一大早的就上门吧?”秦殊是一个很讲礼仪的谦谦君子,那种随便出现在姑娘家闺房里,大晚上到处乱串的事情一般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

    秦殊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瞒不过你。”

    楚凌道:“有事儿便说吧,用不着客气。”

    秦殊垂眸道:“笙笙知道希…西秦陛下之前来上京的事情么?”

    楚凌点头道:“自然,西秦王不是还没走么?”襄国公和上官成义有事情走得快,但是西秦王一行人却依然还留在上京。秦殊叹了口气,道:“西秦送了十位贵女来北晋,其中就有我九妹,还有一位堂妹和表妹。”

    楚凌想起来上次在城外别庄听到西秦王说的话,想必这个表妹就是那位彤姐姐了。她好像说是要被指给大皇子做侧妃。

    楚凌点了点头,道:“她们,怎么了吗?”

    秦殊闭了闭眼,道:“昨晚,彤儿自杀了。”

    楚凌一惊,心底也不由抽了口凉气。这可不是一个姑娘不愿成婚自杀那么简单的,弄不好北晋皇可能会迁怒于西秦。楚凌看着秦殊,轻声问道:“这位姑娘既然不愿意和亲,当初西秦王实在不应该带她来。”北晋皇又没有指名道姓地非要哪一个人来,虽然这么说对那些被带来的姑娘不公平,但是西秦如今的情况和亲是为了向北晋表示顺服而不是挑衅。这样将人带来了,结果成婚之前来个血溅三尺,对谁都没有好处。

    秦殊黯然道:“是她自己要来的。”

    楚凌皱眉,对这位彤姑娘的感觉也有些不太好了。她原本以为是西秦王为了戳秦殊的痛处,故意带她来的。毕竟秦殊看起来跟那位彤姑娘的关系好像不太一般。

    既然没人逼她,她自己要来却又弄这么一出,这姑娘莫不是跟西秦皇室有什么深仇大恨?

    “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凌道:“能说说嘛?”

    秦殊俊秀的脸上又几分淡淡的尴尬,不过他也明白想要请人帮忙自然不可能不将事情说清楚。

    原来,这位彤姑娘姓许月彤,是秦殊嫡亲姨母所生的表妹。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当初秦殊为西秦大皇子的时候西秦王和王后曾经和许家戏言将来等两个孩子长大了让许月彤入宫做大皇子妃。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貊族突然入关,天启偌大的国家和上百万兵马在他们面前也是一败涂地,更不用说西秦只是一个小国了。也是后来秦殊入了上京做质子,西秦王和王后过世之后,王位自然传给了二皇子秦希。但是许月彤却一直没有出嫁,直到这次甄选和亲的人选,许月彤不顾父母的反对自己坚持要来。虽然秦希那熊孩子确实混账,倒也不至于真的去逼迫自己姨母唯一的女儿和亲的。这次的事情确实是许月彤自己要求的。

    到了上京之后秦殊和许月彤见了一面,才知道许月彤根本就不是来和亲的,她是来找秦殊的。她想要跟秦殊在一起,这自然被秦殊拒绝了。秦殊为了西秦连自己都可以放弃王位来做质子,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做出危害西秦的事情?劝慰了许月彤一番之后,这几日许月彤一直都安安静静的,秦殊便以为她已经放下了。谁知道今天北晋皇刚刚订下了许月彤入大皇子府的时间,她就自杀了。

    “救回来了么?”楚凌问道。

    秦殊点了点头,神色黯然。苦笑道:“说来也是我们对不住她,若非西秦皇室无能,何至于需要……”

    楚凌心中暗道:“你们确实对不起那些被迫和亲的女孩子,但是倒也不至于对不起许月彤,毕竟是她自己要来的。”更何况,当初秦殊离开西秦的时候是交代过,让许家自行婚配的。当初也只是两家说说,并没有订婚,许月彤也没有婚约在身。

    楚凌看着秦殊问道:“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想法?可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秦殊有些惭愧地道:“此事暂时被封锁了,我知你和大皇子大皇子妃都有些交情,能否请你帮忙和大皇子妃说一说,让月彤暂缓入府的时间?”楚凌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若秦殊说的是让她帮许月彤脱身那当真不好办,不过秦殊这人从来不会提出强人所难的要求,只是这样的话倒确实不算什么难事。

    不过……“听你说,我看那许姑娘的性子只怕有些执拗,就算延后的了时间,你们能劝说得了她么?若是勉强入府,将来再出了什么事……”

    秦殊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道:“再看吧,也是这次陛下定的时间太急了,就在后天,所以才只能来麻烦笙笙了。”许月彤只是个附属国送来的美人,即便是西秦贵女也并不是皇室的公主郡主。说是侧妃其实也不过是个侍妾罢了,自然用不着北晋皇特意选日子。不过是错开大皇子和大皇子妃的婚期罢了。

    楚凌也不由地叹了口气,有些同情秦殊。弟弟是个熊孩子不说,还有个让人头疼的表妹。就算是做了质子,只怕秦殊半天也没有放心过西秦。

    刚送走了秦殊,雅朵便拿着田家送来的帖子进来了。

    “笙笙,你朋友走了?”

    楚凌点头,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帖子问道:“田家送来的?”雅朵笑道:“你真聪明,田家老夫人的寿宴,请咱们去贺寿呢。”雅朵翻着帖子,道:“这些中原世家还真是精细,这两年收了这么多帖子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

    楚凌接过了帖子一看,果然做的很精致,不仅精致上面的字迹也十分的好看,用词考究脱俗,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出来的东西。

    雅朵坐下来,蹙着眉道:“田家的寿宴,你去就成,我就不去了。我想着,最近我还是不要参加那些宴会比较好,太麻烦了。”看着雅朵愁眉苦脸的模样,楚凌不由得失笑,“怎么?还是天天有人上门提亲?阿朵姐姐,我看你年纪也差不多了。要不咱们就挑一个合适的人家从了吧?”

    雅朵白了她一眼,“我才不要,我要看着你成婚然后生个宝宝给我玩儿。我这辈子就赖着你了。”

    楚凌仔细看看她,“你不高兴就先缓缓,说不定是缘分未到呢。缘分到了你再来跟我说这个话看看。”楚凌知道雅朵一直有些排斥这个话题,偶尔楚凌想跟她聊聊也被她避开了。不过楚凌自己曾经就是个大龄未婚女青年,自然也不觉得雅朵非要在十六七岁的时候成婚。不乐意就先等等呗,强压着人成婚有什么好处?

    雅朵道:“你别担心我了,有这个功夫还是关心一下长离公子吧。说正事儿,大将军的帖子也送到了咱们这儿,大将军不在,你大约也要替大将军送一份礼物给田家。将军府的管事来过了,他说往年大将军都是随便挑一个礼物送过去便是,并不怎么参加这些宴会。”

    田家算得上是如今在北晋混得最好的天启世家了。因为田家并不是北晋入主中原之后才归降的,而是在田家上一代家主还在的时候就拖家带口去了关外。这一代家主在北晋入关的时候也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官拜中书省平章政事,从一品官职仅次于左右丞相。也是如今北晋官职品级最高的中原人了。不仅如此,北晋皇还追封了他的父亲为凉国公。如此的殊荣,即便是在貊族人中也不多见。因此,田家太夫人的寿辰,无论是貊族还是中原人,自然都要上门道贺的。

    楚凌点了点头道:“阿朵姐姐看着准备吧。”她确实没太在这件事上上心,毕竟她还要给人家老太太寿宴上染血呢,想想还真有些过意不去。这都是君无欢那家伙做的缺德事。

    雅朵也知道她在这些事情上不爱费心,也不在意。笙笙并不是不懂也不是不会这些。事实上她自己的这些人情往来还都是笙笙指点的呢。只是她不爱将这些琐碎的事情放在心上罢了。雅朵便自己接了过来替她打理,倒是让楚凌省了不少心。

    既然答应了帮秦殊的忙,楚凌少不得也要亲自往大皇子走一趟。贺兰真刚刚新婚,这些日子也很忙,不过听说楚凌来了还是很高兴,将她拉到自己的院子里说话。

    “笙笙,你终于来看我了,我都要疯了。”贺兰真道。

    楚凌挑眉道:“好好的大皇子妃怎么会要疯了?难不成大皇子欺负你了?”贺兰真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郁闷地道:“你说,一个小小的皇子府,事情怎么那么多啊?以前在塞外,我自己打理阿爹分给我的人马牲畜也没有这么多的事情啊。”楚凌了然,塞外即便是王庭到底也还算淳朴,贺兰真又是个嫡出公主不掺和王位之争日子过的自然轻松自在。而到了上京,即便是一个小小的皇子府,各种琐事,人情往来等等,确实容易让一个刚嫁过来的小姑娘晕头转向了。

    贺兰真烦躁地翻着手中的册子,“这家不能送这个,满月要送什么,寿宴要送什么,谁家和谁家关系好,谁家和谁家面和心不和…我的天,貊族人什么时候这么烦人了?都把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他们的兵马还好么?”

    楚凌心中暗道:“按这个势头一直发展下去,过个二三十年可能真的好不了了。不过现在嘛,到底底子还在,横扫天启和西秦还是没问题的。”

    楚凌道:“大皇子没有派人教你么?”

    贺兰真挑了下眉头,道:“有啊,母后娘家的一位太太,她有没有教我我不知道,脾气倒是挺大的,鼻孔都要仰到天上去了。混账东西,本公主是皇子妃还是她是皇子妃!”

    楚凌惊讶地看着她,“你该不会把她赶走了吧?”

    贺兰真笑眯眯地看着她,“不行么?”

    楚凌想了想,竖起大拇指赞道:“干得好。”贺兰真毕竟是外来的,若是一开始就被人给欺负了以后再想要立威就难了。拓跋罗若是聪明人,就会知道该怎么处理妻子和母家的关系,更何况这事儿确实错不在贺兰真。

    “能看吗?能看的话我帮你看看,顺便跟你说说?”楚凌问道。

    贺兰真立刻欢喜地将册子递过去,“笙笙真好。”

    “……”其实你就是在这儿等着我吧?

    楚凌果然帮贺兰真看起了桌上的册子,顺带地跟她介绍了一下京城里各家权贵的关系和平时需要注意的礼节。贺兰真一边听着一边在心中狠狠地夸奖了自己一番。跟笙笙说话果然舒服,听笙笙将这些东西比拓跋罗找来的人强多了。明明三句话就能将清楚的事情,那些人三个时辰都讲不明白还一副你怎么这么没见识的表情。什么玩意儿!

    等到事情都解决了,两人同时松了口气,贺兰真心满意足地要请楚凌吃饭。席间楚凌才提起了许月彤的事情,她自然不能说许月彤不想嫁给大皇子自杀了,只说许月彤身体不适,想要缓一些日子。西秦大皇子上门请她帮忙跟大皇子府说一声。贺兰真一挥手,道:“这有什么?小事罢了。既然身体不好那就先养着,一个月后再送进来就是了,她现在进来了我也没工夫照顾她。”

    楚凌道:“不用禀告陛下和大皇子一声么?”

    贺兰真瞥了她一眼,“禀告什么呀?只要人最后进了大皇子府就行了,大皇子又不是缺这一个女人,大不了我先找一个赔给他就是了。”

    楚凌半晌无语,这么看来贺兰真还真是一个合格的当家主母。实在是太大方了,就是不知道拓跋罗是高兴还是心塞了。

    两人正说话,拓跋罗已经带着拓跋胤走了进来,“还在外面就听到笑声,看来王妃和郡主果真是投缘啊。”

    “大皇子,四皇子。”楚凌起身见礼。

    “大皇子,四弟,你们怎么来了?坐下一起吃饭?”贺兰真笑着招呼两人,一边吩咐人再加几个菜来。来了中原这些日子,她最满意的就是上京的吃食比她们那边多得多,每一餐她都吃的心满意足。

    拓跋胤淡淡地谢过了贺兰真和拓跋罗一起坐下,拓跋罗笑问,“听说你们俩一上午都在院子里?郡主来了怎么不请她出去走走?你这院子里有什么玩的?”

    贺兰真轻哼一声,道:“你懂什么?笙笙教了我许多东西,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笙笙一讲我就都明白了。”

    拓跋罗失笑,“怎么就是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况且…我可是听说,郡主连自己家的事情都是雅朵姑娘在打理。”

    贺兰真道:“那是笙笙聪明,什么都会。”

    拓跋罗无奈地摇了摇头,拓跋胤坐在一边沉默的用膳。

    拓跋罗看了看楚凌,似乎不经意地问道:“郡主,不知君公子可有跟你提起过上京有一个特别的集市?”

    楚凌眉梢微动,“特别的集市?”难道拓跋罗说的是黑市?君无欢办事速度可以啊。

    拓跋罗道:“我也是刚刚听人提起,似乎由来已久却不现于人前。我想长离公子是生意人,说不定消息会比我们广一些。”楚凌皱眉,一副认真回忆的模样,好一会儿方才道:“我倒是偶然听君无欢身边的人提起过,不过听他们的语气也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机密。只是君无欢说那地方不适合我去,不知道是不是大皇子说的特别的集市,或许是别的什么地方也说不定。大皇子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拓跋罗笑了笑道:“意外听一个商人随口说的,有些好奇罢了。”

    楚凌摇摇头,道:“我对做生意的事情不太擅长,平时也不怎么听君无欢说这些事情。大皇子若是有兴趣,我帮你问问他?”

    拓跋罗摇头道:“我只是一时有些好奇罢了,哪里需要劳烦郡主和长离公子。随口问问罢了。”

    楚凌点了点头果然不再多说什么,一副对这个话题也不感兴趣的模样。

    “两日后田家的寿宴,郡主想必也会去参加?”大皇子问道。

    楚凌点头道:“是呀,师父不在我要替师父送一份贺礼过去。田家也给我下了帖子,总不好不给田大人面子。”拓跋罗点头道:“不如到时候郡主和王妃一起去?四弟妹也可以一起,阿胤,你说呢?”

    拓跋胤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随意地点了下头。

    贺兰真合掌道:“那很好,我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有四弟妹和笙笙陪着就放心了。笙笙,一起去么?”

    楚凌思索了一下,便果断点头答应了。

    “那就一起吧,正好我也不太熟。”

    用过了午膳,楚凌和拓跋胤便一道告辞从大皇子府出来了。出了门,两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楚凌才觉得有点尴尬。轻咳了一声道:“四皇子,我先告辞了。”说完转身就想溜。

    拓跋胤道:“郡主要回去么?正好顺路一起走吧。”

    楚凌扭头看了看就在大皇子府旁边的四皇子府,请问哪里顺路呢?

    拓跋胤道:“我要去一趟兵部。”

    楚凌点了点头,“四皇子请。”

    两人并肩走在街道上,谁都没有说话的意思,气氛很是沉默。拓跋胤是本来就不爱说话,楚凌却是不想跟拓跋胤太多的交流。便下意识的加快了一些脚步,赶快回家好摆脱这位大爷。

    “郡主似乎…不愿与本王相处?”耳边突然传来了拓跋胤的声音。

    楚凌立刻回过神来,抬起头来果然看到拓跋胤正打量着自己。连忙一笑道:“四皇子说笑了,四皇子是天潢贵胄身份尊贵,我不过……”

    “不必恭维我。”拓跋胤淡淡道,“本王确实不好相处。”

    “……”您真有自知之明。不过我不想跟你说话,倒不是因为你不好相处。

    楚凌看了看拓跋胤,问道:“四皇子,您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嘛?”

    拓跋胤皱眉道:“没什么,只是…郡主和长离公子的婚事,最好还是慎重一些。”楚凌心中一跳,面上却不动声色,“怎么说?”拓跋胤淡然道:“长离公子这个人,并不简单。”

    楚凌垂眸,笑道:“多谢四皇子提醒,这桩婚事确实仓促了些,不过眼下也是没有法子。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感谢长离公子的。听说四皇子过些日子便要出征了,祝您一路顺风。”

    拓跋胤也知道之前焉陀家上门提亲的事情,点了点头道:“郡主心里有数便好。”

    “笙笙。”一个熟悉地声音从两人头顶上传来,两人抬头望去便看到君无欢站在楼上的窗口含笑看着两人。君无欢微微扬眉,“四皇子,在笙笙面前说在下的坏话,可不是君子所为。”

    虽然两人走在大街上,声音也不大。但是君无欢内力精湛,他想要听的话自然也能听见两人说什么的。

    拓跋胤抬眼,淡然道:“本王说的是实话。”

    楚凌无语。

    君无欢也不在意,对楚凌笑道:“笙笙下午可有事?”

    楚凌摇了摇头,君无欢道:“既然无事,我请笙笙喝茶可好?”这话只对楚凌一个人说的,完全无视了旁边的拓跋胤。拓跋胤也并没有跟君无欢喝茶的意思,跟楚凌告辞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楚凌上了茶楼看着坐在厢房里的君无欢,挑眉道:“很少看你这么当面不给人面子?”一般人只要不招惹君无欢,长离公子还是可以做个风度翩翩的君子的。当然谷阳公主那种自己找事的人不算。

    君无欢喝着茶,淡定地笑道:“背地里说我坏话,我还要给他面子?”

    楚凌摸了摸下巴,认真地道:“我觉得…那应该不算是坏话。”

    君无欢摆摆手笑道:“不说他了,扫兴。笙笙刚从大皇子府出来么?”

    楚凌点点头,道:“你动作很快啊,那地方的消息都已经传到拓跋罗耳朵里了?”君无欢淡淡一笑,道:“拓跋罗问你了?他果然对那地方很感兴趣。”

    楚凌摇头道:“我觉得他不是对那地方感兴趣,他是对那地方的人感兴趣吧?”拓跋罗身为大皇子,说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是不可能的。能让他突然感兴趣起来,只有两个可能,那地方的人和那地方的钱。

    君无欢含笑道:“我让人透露给他了一些明王府的消息,还有明王府的…财力状况。也不算夸大,那拓跋梁靠着那黑市确实赚了不少钱。”楚凌问道:“如果你是拓跋罗,你会怎么做?”

    君无欢道:“我会告诉北晋皇。”

    “嗯?”楚凌有些意外。

    君无欢道:“那地方,并不是谁都能掌握得住的。与其费心费力地去抢夺一个自己根本掌控不了的东西,还不如拿来换一点有用的东西。”

    楚凌道:“拓跋罗似乎不是这么想的。”

    君无欢笑道:“笙笙问的是如果我是拓跋罗会怎么做,事实上我不是拓跋罗所以我也只能用君无欢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我真的是拓跋罗的话,说不定会跟他一样的选择。”

    “即便是你知道你掌握不了?”楚凌问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君无欢道,“不过,拓跋罗现在跟明王争夺,还是有些太勉强了。想要他让位置的可不仅仅是明王而已。”

    楚凌摩挲着茶杯道:“所以,他是想找你合作?”

    君无欢有些诧异,“笙笙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楚凌道:“拓跋罗总不会是真的只是好奇我知不知道这个地方吧?他既然问了,还特意带上你,自然是希望我告诉你一些什么了。不过,你既然想跟明王接触,就不能跟拓跋罗联手抢他的生意了吧?”

    君无欢看着她良久,忍不住抚额道:“笙笙,幸好你不是我的敌人。”

    楚凌翻了个白眼,“我也想说这句话,早先拓跋明珠亲自出马拉拢你都被你拒绝了,还说什么只跟着皇位上那个走。现在又来钓明王和拓跋罗,原来先前是在拿乔啊。”

    “……”他还是觉得笙笙有时候说话实在是不怎么中听。

    君无欢叹道:“时移世易啊,拓跋罗是众矢之的,老实说即便是我全力相助上位的机会依然不大。其余的皇子,这两年我也认真看过了,说不上资质平平,但是出类拔萃到能和拓跋梁抗衡的几乎没有。”

    “你确定你这样下注没问题么?”楚凌皱眉道,“拓跋梁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君无欢笑道:“正好,我也不是。而且…笙笙,我从来没有赌输过。”

    楚凌不再说话,垂眸思索着什么。扶着茶杯的手指漫不经心地轻轻敲动着。君无欢知道她在想事情,也不打扰只是含笑看着她安静的喝茶。楚凌面上虽然平静,脑海里却转的飞快。

    上京的局势、皇室权贵的勾心斗角、君无欢的立场等等飞快地在她脑海中转了一遍又一遍,楚凌的神色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良久楚凌方才长长地出了口气,睁开了方才微闭的眼睛看着君无欢。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了。”楚凌沉声道。

    君无欢微笑,“我就说…幸好笙笙不是我的敌人。”

    楚凌挑眉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呢?”

    君无欢道:“因为…笙笙不会是我的敌人啊。”

    “……”请问,这个结论你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

    楚凌道:“虽然早先我就隐约明白长离公子想要做些什么了,但我还是不得不说…公子这样的手笔,只怕普天之下找不出来第二个了。”君无欢轻笑一声,“多谢阿凌称赞,一起么?”

    一起么?!

    一起干什么?

    楚凌叹了口气,看着他道:“其实我没有长离公子这样的雄图壮志。”

    君无欢道:“但是,世事必然会推着阿凌一直往前走的。阿凌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不然你为什么要拜拓跋兴业为师,又为什么要留在上京呢?以阿凌的本事,完全可以找一个深山老林隐居,平平淡淡地过完一辈子。”

    楚凌道:“我还没修到那个境界,一辈子躲在深山里不见人,我还活着做什么?”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忍不住伸出手轻抚了一下楚凌的发丝。楚凌被他这个动作弄得一僵,有些警惕地看着他。君无欢叹息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有时候我总感觉阿凌跟这个世间有些游离的感觉。”

    楚凌皱眉看着他,她以为这三年她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无论是对朋友兄弟还是对雅朵和师父,都是真心实意的。

    君无欢摇头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有时候阿凌跟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被迫从外邦来中原定居而不能回去的人。你虽然同情被蹂躏的百姓,痛恨貊族的残暴,厌恶天启朝廷的无能,但是却又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楚凌淡笑道:“我本来就不是天启的臣民啊。”她的演技真的差到让君无欢看得如此透彻?不至于吧。而且,楚凌从没觉得自己有如君无欢说的一般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漫不经心,当然如那些忠臣一般痛彻心扉恨不得赴汤蹈火舍身成仁也确实是没有的。

    君无欢问道:“如果貊族并不残暴,而是对所有百姓一视同仁。阿凌觉得怎么样?”

    楚凌道:“那自然很好。”

    君无欢问道:“如果北晋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百姓安居乐业。大将军要阿凌跟随他出征南朝一统天下,阿凌会去么?”

    楚凌想了想,道:“也许…会的。不过应该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她的身份毕竟不合适。

    君无欢笑叹道:“所以,阿凌明白了么。你希望天下安定百姓安居乐业,但是…能安定天下的是北晋、天启还是西秦,你并不在意。”楚凌皱眉道:“有什么问题?”

    君无欢摇头,“其实我也觉得,阿凌的想法才是对的。毕竟,对普通百姓来说只有安宁才是最重要的,谁当权没有那么重要。但现实却是…我自己也做不到呢,阿凌。我可以去北晋为官,劝说北晋皇改变对天启和西秦的策略。当然,北晋皇会接纳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我连想都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我若是入北晋为官,必然也是为了别的目的。”

    楚凌沉默了良久,方才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君无欢是西秦人,暂且不管他这个身份是真是假,至少即便是被北晋如此优待他也是无法接受北晋的统治的。甚至从未考虑过提供正确的策略帮助北晋更好的统治北方统一天下。能不能实现和有没有想过去做,这是两回事。君无欢直白无比地告诉她,他从来没想过这个可能。如果北晋真的能善待百姓安定天下,君无欢可能会放弃自己现在做的一切。但是他不会主动去达成这一切。

    连身为商人过得不错的君无欢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别的人。果真应了那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但是楚凌——君无欢怀疑的天启公主,曾经在浣衣苑里受了无数的苦楚,亲眼看着自己的姐姐母亲还有很多亲人死在了北晋人手里。她却可以毫无芥蒂的表示如果北晋人能够善待百姓,她可以接受北晋统一天下。这难道不奇怪么?难道她天生下来就有圣人的胸襟?

    楚凌确实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她无法像爱自己曾经的国家和百姓一样爱护天启和天启的百姓。如果是曾经的血狐,她能接受自己的国家被外族统治么?当然不能!她必定会血战到底坚持到最后一刻也不会放弃。因为不是我的,所以才没那么爱护。

    楚凌叹了口气,“你既然这么不放心我,怎么还告诉我这么多事情。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么?”

    君无欢摇头笑道:“我说过,阿凌不会是我的敌人的。”

    “因为你怀疑我的身份?”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道。

    君无欢微微挑眉,“那么,阿凌觉得我的怀疑对么?”

    楚凌摊手笑道:“我不知道啊,长离公子不是说你从来没有赌输过么?那就试试吧。”君无欢端起旁边的茶壶替她续上了茶水,轻声道:“这次我依然不会输,阿凌可愿与我一道离开上京?”

    楚凌问道:“你还要在上京待多久?”

    君无欢道:“最多三个月,我在上京已经待得太久了。”

    楚凌道:“那就过完这三个月再说吧,长离公子…我见过不少野心勃勃的人,不过我原本并不太喜欢跟这类人打交道。而你,却是我见过的人中野心和胆子最大的一个。啊,抱歉,我这里说的野心不是贬义。”

    君无欢深深地看着楚凌,良久方才轻声道:“阿凌,我等你。”

    楚凌一口喝干了茶杯里的茶,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袖道:“那么,暂时先…一切照旧?”

    君无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表示同意。

    楚凌刚转身又顿了一下,回过神来双手撑着桌面居高临下地看着君无欢,“对了,还有一个问题。长离公子,你…到底是谁?”

    君无欢看着楚凌,轻声道:“阿凌,只要你点点头,我就告诉你。”

    楚凌眨了下眼睛,“抱歉,今天脖子不太舒服。”说罢,不再停留果断地转身走了。身后,君无欢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地笑了。

    难不成之前都猜错了?无论从本身的情况天赋资质还是性格想法,阿凌都不该是那位小公主才对。但是……他从来没有赌输过,所以这次他还是赌了——他绝对没有错!

------题外话------

    无关剧情的脑洞小剧场:

    五环:我知道你的身份了,坦白吧,然后我就可以告诉你我的秘密了。

    血狐:不,我的小马甲还能拯救一下。另外,你又是谁?

    五环:你不告诉我,我也不告诉你!o( ̄ヘ ̄o#)

    血狐:那算了。

    五环:别嘛,阿凌你让我亲亲我就告诉你。

    血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