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44、黑市行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和黄老大约定了三天后见面的时间地点,楚凌方才带着刚刚到手的信函去了叶二娘三人目前落脚的客栈。依然是翻墙进去的,叶二娘三人倒是习惯了她的不走寻常路。云翼的伤看起来已经好了不少,正坐在院子里的树下和狄钧说话。看到楚凌从房顶上落下来,忍不住皱眉道:“你就不能走门么?大门是用来装饰的?”

    楚凌傲然道:“本公子身份尊贵,出行不便。”

    云翼嗤笑一声,“你不是荒山野岭长大的么?怎么就身份尊贵了?”

    旁边的叶二娘倒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道:“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北晋皇亲封的武安郡主,真的是身份尊贵啊。”说起来,也是叶二娘当真相信楚凌的人品。若是换了一个人,说不定都要怀疑楚凌是不是真的投靠北晋朝廷了。

    楚凌俯身看了看云翼道:“伤好了不少,看来君无欢来看过你了?”

    云翼有些不自在地往后靠了靠,没好气地道:“你能离我远点么?凑得这么近干什么?”楚凌看着他的模样不由失笑,“咱们都这么熟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不成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心虚了?”

    “才…才没有,你少乱说!”云翼道。

    楚凌挑眉,“看来是真的有啊。”

    “你!”云翼怒瞪着她,这种讨厌鬼,就算真有人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不也是顺理成章的么?谁能受得了她!楚凌也觉得他还有伤在身,不能把人气坏了,这才站起身来对他笑了笑道:“你跟君无欢商量好了么?他打算什么时候派人送你去沧云?”

    云翼垂眸道:“我现在身上有伤不能走远路,不过君公子答应帮我把消息送到沧云城去。所以我暂时不用急着去沧云了。”楚凌微微蹙眉,“你又不去沧云了?”

    云翼道:“我本来就是为了送信才去的,君无欢的人比我脚程快。”

    楚凌点了点头,好奇地道:“你这么相信君无欢?就不怕他拿着你的消息出卖你啊。”

    云翼咬牙道:“我二哥说,君无欢信得过!”

    见他又有了要炸毛的趋势,楚凌连忙安抚地摸摸他的头顶道:“好了,好了,我知道君无欢信得过,我也相信他。既然不着急,你就好好养伤吧。别的就先别想了。”

    叶二娘笑道:“小五,你今天来不仅是为了云公子吧?”

    楚凌点头,取出了信函道:“我刚拿到摇红姐姐的回信,还没来得及看呢。”叶二娘和狄钧都有些意外,这两天他们也打听到了明王府是什么样的地方,寻常人别说是出入了靠近都难。原本还以为要花费不少力气和时间才能接触到祝摇红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回信。

    打开信函一看,果然是祝摇红的笔记,上面还有黑龙寨的暗号。祝摇红在信上说她在明王府还有事情要办,暂时还不能离开。辛苦叶二娘和狄钧亲自为了她走一趟,是当时时间太过紧急,让她没有将话说清楚。她当年本就是从明王府逃出去的,但是却跟明王府还有一些私怨要了结。所以暂时不用费心救她等等。

    看完了信,叶二娘忍不住蹙眉道:“跟明王府有仇可以大家慢慢想办法,她一个人跑回去也太危险了。”

    楚凌偏着头思索着,一边看着信纸上娟秀却带着几分凌厉的笔迹。她倒是不认为祝摇红是独自一个人跑出去的,一个十年前从明王府逃出来的女子,能孤身一人创立红溪寨,君无欢说她是世家出身,却没人能查到她的身世。又在如今这个敏感的时候自投罗网回到明王府,她背后真的没有人扶持么?两个人的身影飞快在楚凌脑海中闪过,楚凌在心中轻笑一声,只是不知道,祝摇红到底是谁的人呢?

    看着叶二娘担心的模样,楚凌安慰道:“二姐,你别担心,摇红姐姐能独身一人在外面这么多年,甚至还创立下红溪寨,心里不是没有成算的人。”

    叶二娘叹了口气,“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

    “二姐,既然不救祝姐,小五也找到了,咱们接下来干什么?回去么?”狄钧问道。虽然才离开黑龙寨不久,但是他还真的有点想念大哥他们了。

    叶二娘摇摇头道:“不行,摇红那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咱们还是留下看看吧。何况,小五暂时也不会回去吧?”狄钧不解,“小五为什么不能回去?你还有什么事吗?”

    叶二娘点头道:“小五有很重要的事情,咱们过几日就换个地方住。住在客栈里还是太惹眼了。”

    旁边云翼道:“叶二姐,狄四哥,昨天长离公子跟我说他在北城有一个小院子,地方热闹也不惹眼,我们可以搬过去住。”

    叶二娘看了楚凌一眼,蹙眉道:“是不是太麻烦君公子了?”

    楚凌想到自己过几天还要帮君无欢杀人,借他一个院子住一段时间好像不是大事儿。便道:“二姐,没关系,你们跟云翼住一起还能有个照应。我手里倒也有两处院子,不过大概没有长离公子的那么安全。”

    叶二娘想起楚凌和君无欢如今的关系,这两人显然都是知道对方的身份和行事的。便也不再拘泥,笑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们就打扰君公子一段时间了。”

    楚凌这才放心下来,上京这地方太麻烦了,有君无欢的人照顾着她也放心一些。这也是当初拜拓跋兴业为师的一个坏处,若是她自己在上京,即便是条件再艰难也可以暗地里收罗培植一些人手,但是跟在拓跋兴业身边楚凌却绝不会这么做。她从来不会小看天下第一高手和北晋战神的敏锐。这两年是真心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正在学艺的弟子的,每日勤学苦练不缀,哪里还能干别的什么事情?

    安顿好了叶二娘三人楚凌倒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因为拓跋兴业不在京城,楚凌也自由了许多。拓跋兴业不是那种疑心病重会派人盯弟子梢的人,楚凌和君无欢如今也算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关系见面倒是交往倒是更加方便了许多。

    楚凌的小院里,君无欢握着一本随手从桌上拿来的兵书把玩着,一边看着楚凌挑眉道:“你要去黑市?”楚凌点头道:“是啊。”君无欢有些无奈地笑道:“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会打探到这个地方。”

    楚凌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你都不在意让我去杀人了,竟然会在意黑市?”君无欢当她是见不得血腥黑暗的大家闺秀么?

    君无欢摇头道:“那不一样。”

    楚凌不解,“哪里不一样?”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杀人…有时候是迫不得已,有时候是非做不可。虽然,总归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但有时候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但是这世上就是有一些地方…丑恶阴暗的让人觉得不像是人间,却又不得不忍受它的存在。”

    “黑市就是这样的地方么?”楚凌问道,其实她并非没有见过黑市,虽然可能跟上京的这个不一样,但是地下交易无所不卖的地方,其实每一个世界的阴暗处都是存在着的。那些疯狂阴暗血腥和糜烂的地方,楚凌也是见过的。

    君无欢点头道:“笙笙想要什么可以告诉我,我让人帮你找便是了。”

    楚凌站在君无欢面前平静地看着她道:“君无欢,我是不是没有跟你说过,我已经见过真正的地狱了。”

    君无欢抬眼看着她,楚凌道:“对我来说…走出来看到外面的世界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过这个世间的地狱了。除此之外,别的任何事情都在我的承受底线之上。”

    君无欢看这样眼前的神色平静的窈窕少女微微有些出神。三年前…君无欢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从前,我一直觉得这只是一句诗词,再悲惨也不会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楚凌轻声道,即便是在现代她也去过一些战乱的国家,同样也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但还是不一样的,现代社会的许多制度和公约无形中还是约束了很多人和事。她可能看到过小范围的比天启的百姓更凄惨的例子。但绝对没有见过这样大半个国家的百姓都被随意屠戮凌虐的例子。

    君无欢半晌没有说话,良久才突然轻笑一声道:“笙笙只是要去个黑市而已,怎么说的这么凝重了,你要去我还会阻止你不成?”

    楚凌定定地看着君无欢半晌,方才轻声笑道:“我知道你不会。”

    “我跟你一起去。”君无欢道。

    楚凌扬眉,“那种地方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稀罕的了吧?”

    君无欢含笑看着她,眼神却坚定,“阿凌,我陪你一起去。”

    当君无欢叫阿凌的时候,就表示他是在很认真的跟她说这件事。楚凌思索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有长离公子同行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三天时间转瞬就到,楚凌和君无欢按照和黄老大约定的时间到了约定的地方。黄老大看到跟在楚凌身边的君无欢不由皱眉道:“小公子,你没说是两个人。”

    楚凌道:“去那种危险的地方,我总要找个伴儿吧。”

    黄老大有些怀疑地看了一眼君无欢,长离公子此时穿着一身布衣,脸上也做了一些修饰,肤色蜡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命不久矣的病书生。南宫御月总是叫君无欢病秧子,其实平时的君无欢除了苍白消瘦一些也还算正常,现在这个才是正宗的病秧子。

    楚凌将一叠银票递过去,笑道:“黄老大只要带我们进去就行了,别的不用你操心。而且,他也是玉六的朋友。”

    黄老大凝眉,忍不住嘟哝道:“玉六哪儿来这么多朋友?我怎么不知道?”不过眼睛瞥到那厚厚的一叠银票,还是接了过来。其实黑市这种地方君无欢要进去有的是法子根本不用通过黄老大,不过既然楚凌跟黄老大约好了君无欢自然也愿意跟着走一趟。毕竟长离公子若是跑去那种地方,还是挺容易引人注意的。能花钱走别的门路,就别动自己的了。

    黄老大一路带着两人转了不知道多少弯儿,又是进宅子,走地道的,一路上楚凌走的悠闲半点也没有好奇想要认真记路的意思。其实她很想告诉黄老大,用不着带他们这么绕弯子,他就算再怎么绕她也还能将这个黑市的大体位置给估算出来。不过人家也是挺辛苦的,看起来好像是正常流程,楚凌也就不多事儿。

    三人一直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终于到了传说中的黑市。

    一个像是地宫的地方,门口有人守着。才刚刚靠近楚凌就感觉到了暗地里有无数的眼睛在看着他们。黄老大取出一个牌子递给了守门的人,对方仔细核对了一下有警惕地看了一眼楚凌和君无欢,这才将人放了进去。

    君无欢和楚凌事先都带上了黄老大给他们的面具,其实这些人也看不出什么来。

    大门打开,跟外面的幽暗不同这里面却是恍若白昼。

    一个足有一亩地大小的广场,此时广场上来来往往不少人,其中大半的人都是带着面具的。这些人显然就是客人,而那些没带着面具的人就是这黑市主人自己的人。抬起头,头顶是大理石雕成的顶,距离地面足足有三层楼高。广场四周便是一个一个的房间,上下两层看起来倒是比广场上更热闹。显然那里就是真正的黑市。

    君无欢走在楚凌身边,悠然地道:“早年的时候所谓黑市并没有固定的地方,就是一些做见不得人生意的人自己实现约定一个地方罢了。因为顾忌朝廷打压,时常换地方。如今这般倒也算得上是大手笔了。”

    楚凌好奇地道:“你没来过?”

    君无欢轻哼一声,“我来这里做什么?玉六来过。”

    楚凌了然,长离公子就算需要什么必须在这里才有的东西,也犯不着亲自出马。身边多的是人帮他出面。

    黄老大跟在两人身边,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由心惊。一边在心中猜测着两人的身份。

    君无欢侧首是笑非笑地看了黄老大一眼,道:“黄先生还是少想一些比较好。”

    黄老大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公子说得是,两位这边请。”当下果然不敢再胡思乱想了,他只是个做情报生意卖点消息赚钱的,可不想惹上什么不能惹的人物。

    上了楼,里面果然十分热闹,卖得东西也是千奇百怪。

    各种宝物珍品自不必说,当然假货也很多。还有一些乱七八糟匪夷所思的东西,几乎你能见过的东西这里都能卖,就算现在没有你说要买也马上有人给你弄来,只要你能出得起价。

    但是这些玩意儿在楚凌和君无欢看来,自然是低级的毫无意义连多看几眼也浪费时间。楚凌有些好奇地问答:“这里卖的消息,比起黄老大来如何?”

    黄老大笑了笑,道:“这个么…不好说。”

    楚凌挑眉,“哦?”

    黄老大道:“咱们做小本生意,替客人探的一般是现在的消息,了不起再往前推一些时间。这个靠的是人力赚个辛苦费。这里卖的,都是大消息。”

    “比如?”

    黄老大道:“比如,哪一家灭门案的幕后真凶,比如哪个大人物私底下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比如什么宝藏宝贝的下落等等。当然,如果有他们没有卖的消息,公子也可以付了定金请他们探查,等他们有了消息以后,就会看这消息的大小收取费用了。”

    楚凌道:“听起来也没多大差别。”

    黄老大笑笑不说话,君无欢微微眯眼,道:“本公子倒是正好有个消息要问。”

    黄老大有些惊讶,楚凌也有些惊讶地看着君无欢。君无欢自己手下的消息渠道就十分惊人了,他竟然还想要从这里买消息?似乎明白楚凌的疑惑,君无欢淡笑道:“有时候,消息相互印证一下才更加放心不是么?”

    “不知公子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一个人出现在三人背后,恭敬地笑道。三人转身看向来人,是一个穿着会灰布衣服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并不起眼就跟着里面任何一个跟他穿着同样衣服的人差不多。不过楚凌却能感觉到这人的实力不弱。

    君无欢挑眉道:“你?”

    中年男子笑道:“在下只是区区一小管事,若能为公子效力,自然是荣幸之至。”说话间,男子便将三人引向了旁边的空房间。

    服务态度倒是挺好的,楚凌在心中评价道。

    进了房间坐下,房间里随时侍候着的侍女送上了茶水便恭敬告退了。男子问道:“不知公子想要知道什么?”

    君无欢垂眸,沉吟了片刻,道:“我想知道…三年前失踪的那位天启小公主在哪里?”

    中年男子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沉吟了片刻方才道:“公子恕罪,这个问题在下无法回答你。”君无欢挑眉,“不是说就算不知道,你们也可以去查么?现在竟然连查都不查就回绝我?你们就是这样做生意的?”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拱手道:“不瞒公子,这条消息…公子并非第一个来问的人。这三年,前后有三个人来问过,公子是第四个。但是,这笔银子,我们到现在也没有赚到。如果公子一定要问,在下只能说这位小公主最大的可能是死了。但是没有尸体的话,公子想必也不会愿意付钱的不是么?”

    君无欢道:“你们为何认为她死了?”

    中年男子道:“三年前那位公主失踪之后,四皇子派出了手下最精锐的人四处寻找,但是最后却并没有任何消息。虽然在信州曾经传出过那位公主的消息,但是我们派人去打探过,最后证实这个消息只是想要救谢廷泽之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另外,还有一种推测,说小公主被一个高人救走了,但我们认为这个消息并不可靠。因为我们查到小公主消失的地方并未出现过什么高手。那两个守卫最大的可能是死在小公主的手中的。”

    君无欢笑道:“你们居然认为一个能杀死两个守卫的孩子会那么容易死去?”

    中年男子摇头道:“那两个守卫是被偷袭而死的,其中一个甚至是被人用石头砸死的。另外,那天坑外面就是一条大河,小公主从小长在浣衣苑绝对不会游水,但她若是走陆路,绝对逃不过猎犬的鼻子。公子认为她能到哪里去?第二年旱季,一共从那条河底发现了三十多具尸体,其中女子二十一名,与小公主年龄身形相近的有九具,经过仵作检查之后,落水时间与小公主失踪相近的有三具。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那是小公主,所以我们这边的消息里记录的一直都是失踪。”

    君无欢了然,事实上在这些人眼中那位天启小公主已经死了。没有人会花费那么多心思去找一个并不怎么重要的而且已经死了的天启公主。

    君无欢问道:“最后一个打探小公主消息的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中年男子露出一个怪异地笑容,道:“半个月前。”

    君无欢点了点头,随手丢出了一张银票,“多谢。”

    那中年男子见他们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了,便恭敬地告辞离去了。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楚凌这才抬起头来,面具下的眼神有几分复杂,“我倒是不知道你竟然对一个天启公主这么有兴趣?”

    君无欢笑道:“是挺有兴趣的。难得来这里,你竟然没有什么想问的么?”

    楚凌摇头,“消息确实灵通而且相当细致,不过…也仅此而已。”楚凌见识过什么是真正无孔不入的消息渠道,但即便是如此也依然有人挖不到的消息。所以她并不觉得这个黑市就真的无所不知了。若真是如此,这个黑市的主人早就已经能上天了,要不然就是早被人给灭了。知道的太多的人总是活不长的。

    倒是君无欢…楚凌心中叹了口气,他果然早就在怀疑她了。没办法,她在他面前暴露的确实太多了一些了,但是不得不承认君无欢也确实很敢想。换一个人,就算她跟楚卿衣长得一模一样只怕第一个念头也会是她是不是冒牌货吧。

    君无欢笑看着楚凌道:“你好像不太高兴,不如…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可以问问我,我告诉你可好?”

    楚凌含笑看着他,“当真?”

    “自然。”

    楚凌笑眯眯地道:“我想知道沧云城主长什么模样,你能给我一张画像么?”

    君无欢愣了一下,“你…要晏翎的画像干什么?”

    君无欢道:“我觉得晏城主一定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啊,想要膜拜一下不可以么?”

    君无欢轻咳了一声,无奈地道:“抱歉,我也没见过晏翎的模样。”

    楚凌轻啧了一声,也不勉强,“那便罢了。”

    这话刚说完,君无欢还想说些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楚凌眼神一凌袖底的匕首已经我在了手中。君无欢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外面怎么回事?”

    黄老大看了一眼外面,一副稀松寻常的模样道:“那边大概是来了什么珍品的好货吧。总是要弄出一点动静才能吸引人过去看的。”

    这个货,自然不是一般的货。方才黄老大说过,那个地方卖得都是人。

    “咱们也过去看看。”君无欢看了楚凌一眼,道。

    三人起身出门走了过去,只还没走近就听到里面传来兴奋地欢呼吼叫声还有女子凄厉的惨叫声。这是一间非常宽敞的大房间,房间四周此时已经坐满了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房间中央的人身上,再没有一个有心思关注身旁的人和事。

    房间中央最明亮的地方躺着一个白皙美丽的女子,如今已经将要入冬她身上却只裹着一片短小轻薄的丝绸。白皙娇小的身体在地上簌簌发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天太冷还是因为周围人的目光。她脖子和双手上都带着乌黑的镣铐,白皙如玉的肤色,绯红的绸缎,乌黑的镣铐更是衬得她有一种独特的魅惑。

    此时她旁边站着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男子手里挥动着一个马鞭,显然方才那女子凄厉的叫声就是他挥舞鞭子造成的。此时见众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男子这才得意地道:“这是前两天才刚到的绝色美人儿,各位可以看看,这相貌,这模样可算得上绝色?”

    男子抓起女子微卷的长发让她的脸面向众人,所有人都不由得抽了口气。这女子并不是纯粹的天启人或貊族人,看着像是天启和西域外族的混血。轮廓深邃却并不让人觉得凌厉,身形纤细肤色甚至比大多数天启人更加白皙。还有一头微卷的褐色长发…楚凌明显的听到旁边有不少人的呼吸粗重了起来,甚至还有人开始咽口水。

    “我出十万两!”已经有人按耐不住叫道。

    那男子却并不答话,继续笑道:“各位可知道她是谁,这位可不是什么随便找来的乡下丫头西域蛮人。她看起来虽然像个外邦人,却是个正经的名门闺秀。三个月前有几个天启官员被抄家了各位应该知道吧?这位姑娘便是从哪里出来的,她亲爹可是当朝四品,家里原本也是天启名门啊。还专门有人教导了两个月,才有了如今这般绝色尤物的模样。”

    被抓着头发的少女一言不发,只有眼泪不停的滑落。只是她的泪水却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只会越发激起这些男人的兽性。

    “我是十五万两!”

    男子满意地笑了,环视着众人,“还有更高的么?这样的美人儿可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遇见的。”他的话音未落,加价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来了,不过是转眼间,价格就从十万两飙升到了二十二万两。

    绝色美人,异族,天启名门贵女,这些词一再地刺激着这些热血沸腾的男人。

    楚凌厌恶地侧过了脸去。

    君无欢靠着楚凌耳边,低声道:“笙笙若是喜欢她,可以带回去。”

    楚凌挑眉,“我还以为,英雄救美是你才该做的事情。”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这天下遭遇不幸的女子何其多?哪里救得过来?更何况…我只会救你啊。”

    楚凌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是在撩她?!

    房间里人头攒动很是有些拥挤,君无欢伸手将她拉倒自己身边,轻声道:“以她的容貌,无论谁买去了至少…都没有性命之忧。”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我帮不了她,走吧。”

    君无欢没有反对,他其实可以出钱买下这个女子但是他并没有那么重。说起来很残忍,但是君无欢却并没有动摇。他不愿意阿凌来这里并不是怕吓到她,而是怕她会内疚,因为在这里的除了客人和管事,所有的人都是可怜人。阿凌虽然看起来很坚强但其实也很心软。而如今,这个世间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可怜人,阿凌迟早是要习惯的。所以,君无欢并没有拦着她来这里,甚至还主动提出一起过来看看。

    楚凌地脚步走的不紧不慢,因为她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不要动手杀了这些人。

    她知道君无欢说的是对的,甚至她自己的理智也告诉她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她确实什么都做不了,因为这地方比方才那个女子更可怜的少女比比皆是。一路走过来,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的少女,那些伤痕累累的姑娘孩子,她们的下场都只会比那美丽的少女惨无数倍。但是,她又能做什么呢?哪怕她毁了这个地方,幕后的人很快就会在另一个地方建立起同样的黑市。哪怕是她有能力连幕后的人也一起毁掉,也依然会有人在不知道的地方再建立起相似的黑市。

    这个世界永远会存在阴暗,但是…她却连目之所及的正义都做不到,因为放眼望去满眼都是罪恶。

    淡淡地杀气在楚凌身上蔓延开来,黄老大立刻敏锐地离楚凌远了几步。他是不知道这少年时什么人,但是绝不会是普通人就是了。

    君无欢却不动声色地走上前去,与楚凌并肩而行。

    君无欢低声道:“阿凌后悔了么?”

    楚凌抬眼,有些无奈地苦笑道:“我最近几年,经常觉得自己很没用。有些时候我甚至怀疑,这两年多我留在上京是不是其实在逃避什么。”君无欢挑眉,“你觉得你在逃避什么吗?”

    楚凌道:“或许是我不想看见外面的情形,留在上京这繁华地,就可以当做什么都看不见不是么?”

    君无欢摇头,“不要被不好的情绪影响了你的心,你不是神,你选择了你能做到的最好的。无论是谁都不会比你做得更好,即便是我自己也一样。如果你真的是那种满腹热血不顾一切的人…或许现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你了。我们都知道,要救一个两个人很容易,但是要救千人万人却难上加难。”

    楚凌问道:“救一人和救千万人有冲突么?”

    君无欢笑道:“没有,但我会为了救千万人而放弃救一人。”

    楚凌看着他,“你没有慈悲心。”

    君无欢反而笑得更愉快了一些,“我确实没有。”

    楚凌叹了口气,“我也没有。”

    君无欢终于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头顶的发丝,“别想那么多。”

    楚凌淡淡一笑,救一人和救千万人有冲突么?有时候是有的。但是楚凌知道,能含笑坦然的做出选择的人,一定是一个经历过很多很多痛苦的人。即便会现在的她,其实也是做不到从容的去选择救谁不救谁。

    千万人的命是命,难道一个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但是,如果用君无欢的命来换这些人的命,她也绝不会愿意的。所以她果然还是一个自私的没有悲悯之心的人。

    之后的黑市之行就显得有些压抑了,直到最后楚凌和君无欢也没有真的买一些什么。除了黑市,黄老大目送两人的背影消失还有些茫然,这两个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难道花了几千两银子就是为了进去逛一圈?那位小公子,你是不是忘了你说要找能用的高手?方才明明有几个高手,你倒是买啊。结果……

    君无欢亲自将楚凌送回家中已经是深夜了,雅朵并不知道楚凌半夜自己跑出去过,整个府邸依然是一片静谧安宁。君无欢看着坐在桌边的楚凌轻叹了一声,道:“阿凌在想什么?还在想方才黑市上的事情?”

    楚凌摇头笑道:“没什么,这个黑市跟哪位朝中权贵有关系?是明王么?”

    君无欢挑眉,“阿凌怎么会这么想?”

    楚凌道:“能支撑起这样一个地方,背后的权势必然不会小。明王麾下有大批的中原高手,无论是打探消息还是做什么别的事情都很方便。还有之前你问天启公主的事情,他们在朝堂的人脉也很不错,几乎方方面面都有了确实称得上无孔不入。这样的人,即便是北晋朝堂上也不多吧。明王要豢养冥狱,还要养私军,他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冥狱那么多高手,平时不用也浪费吧?”

    君无欢笑道:“阿凌果然敏锐,不错…这黑市的幕后之人确实是明王。这个地方每年可是为冥王敛财无数,若不是做的生意太不入流了,我都有些心动了。”

    楚凌思索了片刻,“你说拓跋罗知不知道明王手底下有这个一个产业?”

    “自然是不知道的。”君无欢笑道,停顿了一下君无欢看着眼前的楚凌,“你想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拓跋罗?笙笙是想要毁了这个黑市么?”

    楚凌轻声笑道:“长离公子不是想看两虎相争么?无论拓跋罗是想要铲除明王的实力,还是他自己也对这个地方心动,这两人也必然会敌对的吧?如果拓跋梁赚钱的生意没有了,长离公子和凌霄商行会变得更加重要吧?”

    房间里一片宁静,不知道过了多久君无欢突然低低地笑出声来。

    “笙笙……”君无欢望着她,轻叹道:“我再也没有见过比你更加聪明敏锐的姑娘了。可真是让我觉得有些担心啊。”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担心什么?长离公子果然还有许多秘密不肯示人么?怕被我看破么?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毕竟你一直藏的很不错,而我又确实无人可用。”

    君无欢笑道:“我说过了,笙笙可以和我交换秘密。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楚凌挑眉,君无欢含笑不语。

    我担心,这样的你让我再也不愿意放开了怎么办呢。

    君无欢看出来楚凌今天的兴致明显不高,陪着她说了一会儿话便起身告辞了。

    回到君府,刚走进书房就看到一个人已经站在书房里等着了。

    “公子。”

    君无欢点了下头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男子道:“请公子恕罪。”

    君无欢蹙眉,“怎么?没办成?”

    男子摇头道:“有人先我们一步将人买走了。”君无欢沉声道:“我不是说了,无论多少钱都要将人带出来么?”男子道:“但是,买人的是黄老大的人,应该是…替曲姑娘出的价。属下若是抬价……”

    君无欢想起之前在黑市里黄老大确实离开了一会儿,不由叹了口气。

    “公子?”男子以为那女子很重要,有些羞愧地道:“不如属下再想办法从黄老大那里将人买回来?现在人应该还在黄老大手里没有交给曲姑娘。”

    君无欢摆摆手道:“不必了,这件事你不用管了。”

    “是,属下告退。”男子恭敬地拱手退了出去。

    君无欢靠着身后的椅背思索了良久,方才轻笑出声。摇了摇头,轻叹道:“阿凌到底还是心软。”说了那么一大堆理由想要说服自己说服别人,最后还是忍不了。

    所以他才说,那地方不适合阿凌去,破财啊。



------题外话------

    这章写的我自己都有点混乱了,本章逻辑已死~。救一人还是救千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