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43、灭门!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难得两人既然认识,狄钧便也很有眼色的将地方留给两人叙旧了,虽然他其实也很想跟小五叙叙旧。看着退出去关上门的狄钧,云翼道:“你这个哥哥倒是淳朴。”

    楚凌坐在床边看着他挑眉笑道:“云公子你当年也很淳朴。”

    云翼的笑容顿时僵硬了几分,显然是想起了自己当初刚遇到楚凌的时候的事情。虽然他也没做什么太掉份儿的事情,但是跟楚凌这个小妖怪和君无欢那个老狐狸比起来,好像还是差得远。

    半晌,云翼才翻了个白眼道:“我倒是没想到这两三年不见,你竟然还能混成了个山贼头子。你该不会是又骗了人家吧?”楚凌没好气地往他脑门上拍了一下,道:“怎么说话呢?你的命还是山贼头子救回来的呢。”虽然,她确实是骗了人家。

    说到此处,云翼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去了。楚凌看着他轻声问道:“君无欢说你回去了,怎么又来北晋了?出什么事了么?”

    云翼不答,楚凌也不在意道:“不能说就算了,二姐和四哥说你要去沧云城,怎么跑到上京来了。”上京和沧云城完全是两个方向,而且沧云城就在和西秦天启交界的地方,从天气过去要比到上京近多了。

    云翼看了她一眼,道:“也不是不能说,直接去沧云的路我过不去,只能走上京绕过去。”

    “过不去?”

    云翼咧嘴对她笑了笑,声音有几分淡淡的苍凉,“天启派了人封锁了去沧云城的所有路径,你也知道我的武功一般般,想要闯过去根本不可能。”

    楚凌凝眉看着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云翼深吸了一口气,哑声道:“云家完了。”

    “什么?!”楚凌大惊,云家…也就是从前的百里家是天启传承已久的世家,虽然这些年被打压的厉害日子也不好过,但是底蕴总还是在的。什么叫云家完了?

    云翼望着头顶的房梁,眼神空旷,“一个月前,一群黑衣人半夜突然闯入云家,云家…被灭门了。”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听着云翼继续道:“我二哥让家中最厉害的几个护卫护着我逃了出来,云家其余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第二天我们悄悄潜回去的时候,云家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说到此处,泪水已经从云翼的眼中流了出来。楚凌伸手替他抹去了脸颊便的泪水以免侵湿了脸上的伤口。

    “二哥让我去沧云城……”云翼沉声道,“所以,我一定要去的。”

    楚凌轻叹了口气,安慰地伸手拍了拍他,问道:“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为什么上京没有收到消息?”云家即便是不复当年,却也不是什么一名不文的小家族,被灭门这么大的事情,即便是北晋也不可能不知道。

    云翼脸上露出一个嘲讽地笑容,道:“你可知道是谁动的手?你可知他们为什么要灭了云家?”

    楚凌看着他,云翼道:“因为云家…不小心得知了他们想要跟北晋人合作,灭了沧云城。”

    楚凌脸上的平静终于维持不住了,手指颤了颤道:“朝廷和北晋人合作灭了沧云城?”这跟自毁长城有什么区别?天启的人已经被貊族人吓疯了么?只要沧云城存在,北晋段时间内根本没有功夫南侵。如果是楚凌的话,她不仅不会动沧云城,而且还会暗中资助甚至跟沧云城合作。

    云翼道:“朝廷那么多人,难道所有人的心思都一样么?两年前,还有一个侯爷投靠北晋呢。如今北晋不也有许多天启旧臣依然做着高官权贵么?”

    “天启皇帝都不管么?”楚凌皱眉道,对于那个远在天启的便宜皇帝爹,楚凌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

    云翼嗤笑一声,“那位皇帝陛下啊?他能管着自己就不错了。”

    “……”楚凌沉默了许久,方才轻叹了口气道:“你的事情能告诉长离公子么?我现在没有办法帮你,能平安送你去沧云的,只怕只有长离公子了。”

    云翼沉默了片刻,道:“听说君无欢要娶拓跋兴业的徒弟?”

    楚凌犹豫着道:“这件事,只怕要君无欢决定要不要告诉你。不过你暂时应该不用担心他会不会出卖你,是他告诉我你在这里的,他若是要出卖你你现在就不在这里躺着了。”

    云翼垂眸思索了片刻,道:“我二哥说君无欢信得过,虽然我不知道他的眼光到底好不好,不过…算了,你告诉他吧。”

    楚凌不由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云翼有些凌乱的发丝。其实还是个孩子啊。

    云翼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本想发作,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眶又有些红了,瞪着楚凌好半天也没有说话,最后干脆恨恨地闭上了眼睛。

    楚凌回到家中的时候心情依然很沉重,甚至觉得自己精神都有点分裂。她不是貊族人,也无法认同貊族人的残酷统治。但是同样的,她也无法完全认同自己的天启人。曾经的血狐可以为了国家出生入死,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但是现在的楚凌却并没有如此伟大的觉悟。她对天启的人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若说有什么,大约就是深切的同情怜悯和怒其不争罢了。还有一些些的愧疚和羞愧,但那不是她的感情,那是楚卿衣的。

    那个善良的孩子记忆中从未享受过公主的待遇,却已经有了身为皇室公主的担当。她虽然什么也做不了,却在心里认同了“天启如今的局面,是皇室无能造成的”这个理论。这不能说全对,但是楚凌也认同的。她那位便宜父皇确实是挺无能的。

    抬手揉了揉眉心,头痛!

    “笙笙回来了?”

    楚凌扭头看过去,便看到君无欢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她房间里的桌边喝茶。楚凌忍不住道:“长离公子武功绝顶,就是用来探姑娘家闺房的么?”

    君无欢放下茶杯,有些歉意地道:“抱歉,我若是直接上门太引人注意了。”

    楚凌道:“别让守卫看见就好,提醒长离公子一下,大将军府的守卫也不是吃素的。”

    君无欢笑道:“多谢笙笙提醒,以后我会更加小心的。”

    楚凌走到他对面坐下,君无欢伸手递了一杯茶给她,“我看看笙笙脸色不太好,看是云翼出了什么事?”

    楚凌点了点头,“最近天启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君无欢摇头,“云家出事了?”

    楚凌看着他,“云家……被人灭门了。”

    君无欢一怔,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个结果。皱眉道:“我收到云翼的消息就猜到天启那边只怕是出了什么事。但是怎么会…虽然外人都觉得云二比不得百里轻鸿惊才绝艳,但也绝不是无能之辈,怎么会被人灭门?”

    楚凌道:“云翼说的,云家被烧成了一片废墟。另外…他说朝廷和北晋人暗中联手,想要剿灭沧云城。他二哥让他去沧云城,你能不能帮忙?”君无欢点了点头道:“我要先见云翼一面。”

    楚凌点头道:“云翼现在伤的不轻,你知道他们在哪儿,自己去便是了。”

    因为云家的事情,气氛有些凝重。楚凌看着君无欢问道:“长离公子专程在这里等我,可是有什么事?”君无欢点头道:“过几日,便是田家的太夫人的七十寿辰,到时候他们一定会给你下帖子的。到时候,我想请阿凌帮我一个忙。”

    楚凌点头道:“你说。”君无欢这两年帮了她不少忙,如今君无欢需要她帮忙她自然也不会推辞。

    君无欢道:“帮我杀一个人。”

    楚凌挑眉,这还是君无欢第一次如此直白地请她帮忙杀人。要未婚妻帮你杀人,君公子这样真的好么?

    “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楚凌问道。

    君无欢伸手将一张帖子递了过去,楚凌低头一看上面写着的是一个人的信息和生平。

    铁牡尔,明王手下排名前三的战将。如今官拜二品镇国上将军。曾经追随明王统一貊族各部以及入关,战功赫赫。但是此人生性残暴,曾经在入关的时候连续屠光了三座城池。而且这人不仅对天启人残暴,对自己人也不见得多仁慈。当年貊族统一的时候,凡是被他打败的部落都近乎灭族。所以不仅是天启人痛恨他,貊族人也讨厌他。即便是明王自己麾下的将领,跟他关系好的也几乎没有。

    楚凌一目十行地扫完了帖子,问道:“为什么选他?”

    君无欢道:“他会跟随百里轻鸿一起出征沧云城。而且,他跟拓跋胤不和。明王麾下的将领跟拓跋胤的关系自然都好不到哪儿去,但是他尤其不同。拓跋胤非常看不惯他,这次出征,拓跋胤竭力反对他跟随出征。”

    楚凌道:“你想杀了他嫁祸给拓跋胤?”

    君无欢摇头道:“不,这只是其次。这个人早就该死了,原本明王这几年不用他,我暂时也不用动他,毕竟死了一个上将军也是一件大事。既然拓跋梁想要用他了,我就只能杀了他。”

    “你是怕……”楚凌有些明白了。君无欢冷笑道:“这人是嗜杀成性,若是真的将他放出去,我倒是不知道他到底杀的沧云城的将士多还是杀得普通百姓多了。”

    楚凌沉吟了片刻,点头道:“我知道了。”

    君无欢有些疲惫,“有劳你了,阿凌。”

    楚凌笑道:“若不是你没办法自己动手,你也不会找我吧。”

    君无欢苦笑,有些无奈地道:“惹上了南宫御月,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也是眼下我手里的高手太少了。铁牡尔的武功不弱,但是还不是你的对手。”

    楚凌偏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觉得…长离公子似乎经常都会高估我。我虽然没有跟铁牡尔动过手,但是却跟与他齐名的孟河将军切磋过。就算是现在的我,最多也只能算是个半斤八两吧?”

    君无欢道:“因为…阿凌总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我记得,三年前阿凌几乎还没有丝毫内力的时候,寻常三流高手在你手中就已经占不到便宜了。”

    楚凌摸了摸鼻子有些郁闷,这就是一开始就漏底太多的坏处。再想要装小白兔什么的就难了。

    楚凌耸耸肩道:“行吧,人交给我。怎么死的你就不用管了。不过…我帮你杀人,有什么好处呢?”君无欢温声笑道:“阿凌想要什么尽管开口便是,只要我有的,绝不推辞。”

    楚凌想了想,好像暂时也没有什么想要的。

    “那就先记着吧,回头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君无欢淡淡一笑,点头道:“阿凌说了算。”

    “……”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本姑娘不会是做了笔亏本的买卖吧?君无欢看着对面拖着下巴略带纠结的思索着什么的少女,眼底绽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明王府的书房里,拓跋梁正在打量着坐在自己下首的青年男子。虽然在同一个府邸里住了已经十年,但是拓跋梁依然对这个女婿有些看不透。按理说,当年的百里轻鸿也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而已,落在他手里还不是如何拿捏都是他说了算?最后事实也确实如他所预料的一般了,但是…拓跋梁总觉得看着百里轻鸿有几分不放心。

    当年那个目眦欲裂地拼死也要和自己同归于尽,无论如何严刑拷打也不肯屈服的少年,到底是怎么变成眼前这个沉默冷峻的青年的?在这转变的当中,他又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心理变化?摸不透这些,拓跋梁就始终无法对这个女婿放心。

    “这次出征的事情,陛下的意向是让你和拓跋胤各领一军,你有什么看法?”拓跋梁问道。

    百里轻鸿沉声道:“并无。”

    拓跋梁皱眉道:“拓跋胤是晏翎的手下败将,这次只要你们能拿下沧云城,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百里轻鸿比拓跋胤更厉害,你这十年的时间便也不算虚耗,你明白么?”

    百里轻鸿抬眼看向他道:“外人只会认为我和拓跋胤胜之不武,不如晏翎。”

    拓跋梁嗤笑一声,冷冷道:“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说话,只要晏翎死了谁也不会觉得你不如他。相反的,拓跋胤几次都拿不下沧云城,你去却办到了。只凭这一点,你就比拓跋胤强。”

    百里轻鸿淡淡道:“我不是貊族人。”

    “你是本王的女婿,是明珠的夫婿!”拓跋梁沉声道,“别忘了,你和明珠还有三个孩子。若是到现在你还没搞清楚你是哪边的人,现在就给本王滚出明王府。本王不希望明珠再在你身上空耗年华,更不希望本王的外孙有一个窝囊的废物做爹!”

    百里轻鸿默然,沉默了良久方才点头道:“是,王爷。”

    拓跋梁盯着他打量了良久,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么现在,你有什么话要说。”

    百里轻鸿道:“请王爷换一个副将随行,铁牡尔不合适。”

    “为何?”拓跋梁问道。

    百里轻鸿道:“铁牡尔与四皇子有旧怨,我不希望还未到沧云城自己人就先打起来了。另外…此人生性残暴,我建议王爷以后最好不要再启用此人。”

    明王眼神一冷,“你可知道你再说什么?铁牡尔追随本王二十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冲锋陷阵绝不落人后。本王若是将他闲置,何以服众?”

    百里轻鸿道:“他只会连累王爷的名声,即便是王爷麾下自己人,也没有几个喜欢他的。况且此人在军中声望极差,不堪大用。”明王轻哼一声,“铁牡尔的战功不是你该评论的。”

    百里轻鸿抬头,唇边露出一丝讥诮,“所以,王爷手里的兵马并不比大将军少,貊族人心中的大英雄和战神却永远都是拓跋大将军,王爷可知道是为什么?”

    “够了!”明王沉声道:“你只要按本王的命令去做就行了,本王给你权力不是让你来质疑本王的!”

    百里轻鸿也不勉强,漠然道:“既然如此,百里轻鸿领命。”

    百里轻鸿从明王地书房出来,脸上的神色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一派淡漠地往外面走去,明王府的人早就习惯了他这样的表情也不奇怪。拐过了走廊的转角处,百里轻鸿停下了脚步看着迎面而来的女子。

    那女子穿着一身貊族人的衣衫,却是明显的中原人模样。她已经不算年轻了,容貌也并不如何精致,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和野性。一眼看过去,倒是真有几分像是貊族女子,只是貊族女子很少有这样妩媚的风情。

    看到百里轻鸿她也没有停下脚步,依然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陵川县马。”女子吟吟笑道。

    百里轻鸿垂眸,淡淡道:“瑶光夫人。”

    女子笑道:“县马客气了,我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罢了,哪里当得起县马一声夫人呢?”说话间,她已经走到了百里轻鸿的跟前。微微垂眸,压低了声音轻声道:“听说,一个月前江南云家被人一夜灭门了呢。”

    百里轻鸿一怔,原本淡漠地神色突然变得冰冷了起来。双眸如利箭一般地射向眼前的女子,“你说什么?”

    女子上前一步,两人擦肩而过地瞬间听到她道:“世代名门,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惜了。”

    百里轻鸿想要抓住她问些什么,那女子已经越过她漫步而去转瞬间消失在了转角处。

    百里轻鸿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起,手上的指骨咔咔作响。百里轻鸿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却依然能看出他此时情绪的激烈波动。

    “谨之,你在这里做什么?”拓跋明珠地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百里轻鸿豁然睁开眼睛看向她。拓跋明珠只觉得心中一惊,她仿佛看到了百里轻鸿眼底浓烈的杀气,但是下一刻却又消失不见了,那双眼眸依然是那样的平静无波。

    是她看错了么?

    “谨之,我刚看到那个女人从这里过去,怎么了?”拓跋明珠上前,搂着百里轻鸿的手臂问道。

    百里轻鸿淡淡道:“没什么,说了几句话。”

    拓跋明珠有些不悦地道:“跟那种女人有什么好说的?她毕竟是我父王的女人,你别跟她走得近了,免得父王生气。真不知道,父王怎么会被这种女人迷惑!”

    百里轻鸿淡淡道:“或许是因为王爷一直在找她吧,好不容易找回来总会新鲜几天。”

    拓跋明珠嘲讽地笑道:“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对他好的他不要,偏偏要去想那得不到的!

    百里轻鸿也不跟她争辩什么,道:“王爷的事情不是我们该议论的,走吧。”

    拓跋明珠早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也不多说什么,拉着他的手臂回自己院子去了。

    深夜,君无欢依然在灯下翻看着厚厚的册子。虽然长离公子看上去轻松自在的在貊族权贵之间游刃有余,但是每天要从他眼底过多少银两账册物资和消息却都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抬起头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君无欢不由轻叹了口气,眼底也多了几分淡淡地疲倦。

    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漫步走到床边,今晚无星无月,若不是外面的院子里挂着灯笼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看着屋檐下垂着的灯笼,君无欢眼底突然闪过一丝娇俏的容颜。回过神来,不由怔了怔无奈地摇了摇头。

    人就是这样,总是越来越贪心的想要得到更多。想着想着,君无欢不由自己笑了起来。许是笑得太过肆意,体内原本安分的内息也跟着开始混乱起来。心口处一阵一阵的抽痛,君无欢立刻伸手压住了心脉调息,一只手也扶着窗框微微弯下了腰。

    一道冷风从暗夜中袭来直逼君无欢的眉心,君无欢头也不抬,只是抬起左手一卷袖袍便将这一道突然而来的袭击挡了出去。

    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院子里,君无欢微微挑眉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就已经飞身扑了上来。两人一瞬间就打到了一起。

    “咳咳,要打出去打,我前两天才刚毁了一个书房。”君无欢一边闪避一边淡淡道。

    来人显然杀气腾腾,出手如风。两人双双落在院子里,就再一次交起手来。

    院子里如此激烈地打斗,竟然也没有惊动府中任何守卫。只有小院门外,文虎抱着自己的刀靠着门口的墙壁抬头看前面不远处的一盏灯笼。

    “咳咳!”君无欢靠着柱子闷咳了几声,道:“你若是心里实在难受,可以去刺杀拓跋胤,为难我一个病人做什么?”

    院子的另一头,黑衣人站在崩了一角的假山下面。手里的剑却撑着地面,显然也累得不轻。

    “百…云家,到底出了什么事?”黑衣人问道。

    君无欢道:“我也是刚得到消息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也还不知道。不过…大概跟貊族想要进攻沧云城有关。”

    “云家已经退出朝堂了!”黑衣人厉声道。

    君无欢低笑了一声,道:“云家世代为官,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得到一些隐秘的消息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云二…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只会闷头过日子的人。”

    黑衣人紧握着拳头,看起来像是想一拳打掉君无欢脸上的笑容。

    君无欢目光淡淡地看着他道:“既然选择了不同的路,你还关心这些事做什么?”

    黑衣人不语,眼眸冰冷。

    君无欢也不在意,觉得站着难受便靠着柱子旁边的扶手坐了下来,“那你让人告诉我这件事,又是什么意思?”

    君无欢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你想告诉我,那位瑶光夫人不是你的人?长离公子的手倒是伸得长,连明王心心念念的人,都能收为己用。”君无欢仰着头打量着他,“所以呢,你打算去拓跋梁面前告发我吗?”

    “我要知道云家被灭门的真相。”黑衣人道。

    君无欢唇边勾起一抹嘲讽地笑意,“百里轻鸿,我没有义务帮你。你知道…交易是要建立在互利的基础上的。这些年咱们合作的一向不错,但是这次你这个筹码仿佛不够。”

    “不够么?”黑衣人扯下了脸上的黑布,果然是百里轻鸿。

“这么说,那颗棋子对你来说没那么重要了?”百里轻鸿冷声道。

    君无欢悠然地道:“那云翼对你来说重不重要?”

    百里轻鸿眼神一缩,目光凌厉地看向君无欢,“云翼在你手里?!”

    君无欢笑道:“碰巧,我的运气一向很好,百里公子是知道的。”

    百里轻鸿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想要什么?”

    君无欢道:“我要拓跋胤的命。”

    “我杀不了拓跋胤。”百里轻鸿面无表情地陈述事实。

    君无欢点头道:“没要你去杀拓跋胤,你只要让明王相信留着拓跋胤是明王府的大患就行了。放心,有人会帮你的。另外,我也不在乎拓跋胤死不死,但是明王府一定要拓跋胤死,百里公子明白了么?”

    “你想要明王府和大皇子自相残杀。”百里轻鸿道。

    君无欢笑道:“这算什么自相残杀?就算没有我他们早晚也要交手,我最多只能算是推了一把而已。”百里轻鸿看着君无欢,半晌方才道:“君无欢,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君无欢摊手道:“我是凌霄商行的主人,一个商人,这不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么?”

百里轻鸿冷笑一声,“商人?一个商人会想要挑动皇室纷争?”

    君无欢道:“百里公子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收益最大的便是从龙之功?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想要扶持一位新的君王呢?倒是我更加好奇,百里公子你想要做什么?背弃国家、背弃家族亲人,但是你似乎也并未对北晋有多少忠心,对你如今的亲人有多少感情啊。百里轻鸿,你想做什么?你想要什么?你可曾后悔过?”

    百里轻鸿沉默了良久,方才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后不后悔之说了。我只能一直走下去,直到我死。不是么?”

    君无欢摇头,“我不知道。”

    “谁也不知道。”百里轻鸿淡淡道:“你想要的我会替你达成,但若是云翼出了什么事……”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你放心,就算不看你我也要给云二一个面子的。但是,你若是从中作梗,我也不介意杀一个小鬼。毕竟云二大概已经死了,你知道的,死人的人情不值钱。”

    百里轻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纵身一跃掠过墙头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目送百里轻鸿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君无欢轻叹了口气,“百里轻鸿,你当真不后悔么?”

    “公子。”

    看到百里轻鸿离去,文虎才推门进来就看到他家公子正坐在屋檐下不知道在想什么。再看看眼前一片狼藉的院子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这段时间这府中的院子真是遭了秧了。

    君无欢站起身来,道:“传信给桓毓,云家的事情尽快给我消息。还有,让他找找云家的幸存者。我不相信云二这么容易就死了。”

    文虎有些惊讶,“公子觉得云二爷还活着?”

    君无欢轻笑了一声道:“世人都说百里轻鸿少年英才惊艳绝伦,但若是没有这个大哥,云二也未必就比他差多少。而且,他心思缜密,若真是撞破了什么天大的秘密,哪怕只有一点时间也不可能毫无准备。他没那么容易死。”

    “是,公子。”

    清晨起来,又是一个好天气。等楚凌练完功去前厅用膳,雅朵已经出门去了。楚凌慢条斯理地独自享用早餐,外面的侍从就进来禀告,“十七皇子来了。”

    拓跋赞被人领进来,看到楚凌鄙视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吃早饭?我要告诉师父你偷懒。”

    楚凌给了他一个白眼,“你怎么从师父眼皮子底下跑出来的?”

    拓跋赞得意洋洋地道:“师父不在。”

    楚凌有些意外,“师父进宫了?”

    拓跋赞摇头,“师父去军中了,最近都不会回来哦。师父让我告诉你,要你好好练功,不要只想着和君无欢卿卿我我。”楚凌沉吟了片刻道:“好好练功是师父说的,卿卿我我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吧?还有,师父是不是还说让我看着你?”

    拓跋赞气鼓鼓地瞪着她,“才没有!”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以为师父回来我不会去问么?话说师父怎么这么着急走?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拓跋赞轻哼道:“所以说有急事呗,好像是滕州出了什么事情,你知道那里是师父麾下的兵马驻守的。”

    楚凌蹙眉思索了一下,“滕州离上京不远啊。”快马加鞭也就是一天多的路。拓跋赞点头,“所以才是师父的兵马驻守嘛,父皇就放心师父。”楚凌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道:“你就没想过,能让师父亲自出马到底是出了什么样的大事?”

    拓跋赞呆了呆,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他还真的没有想过。

    楚凌也知道指望不上他了,道:“既然师父不在,你不自己跑出去玩,过来找我干什么?”

    拓跋赞道:“你忘了啊,今天是九姐婚前送别宴。咱们要去给九姐送嫁妆啊。”

    楚凌淡定地道:“我没忘,六皇子根本没给我送帖子。”

    谷阳公主之所以被送去和亲,至少明面上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她还跑去给人送礼?被给人连礼物带人一起赶出来就谢天谢地了。楚凌自觉自己并不是一个如此不知趣的人,所以还是不要去惹人眼了比较好。

    六皇子和金禾皇妃想必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根本就没有给她下帖子。

    拓跋赞翻了白眼道:“你是不是傻啊,你现在是武安郡主,给不给帖子你都要去!”封了郡主就是自家人了,自家人下个鬼的帖子啊。

    楚凌呆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她还真没把自己当成北晋皇室的自家人。以为郡主就是个封号而已,又不能上族谱算哪门子的自家人?摇摇头,楚凌道:“你自己去吧,我还是不去给人添堵了。你帮我带一份礼物过去就行了。”

    “你真的不去?”拓跋赞道。

    楚凌耸耸肩,难道我是在跟你客套么?

    拓跋赞瞪了她好一会儿,方才气哼哼地走了。楚凌摇摇头,这孩子脾气真是越来越古怪了。她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做,哪儿有空去参加什么送别宴膈应别人也膈应自己啊。

    用过早膳,换了一身装束的楚凌熟门熟路的再一次出现在了城西的平民窟里。依然还是那个院子那间花厅,黄老大今天穿得倒是十分喜庆富贵,楚凌饶有兴致地道:“黄老大今天这是有什么喜事儿?”

    黄老大笑眯眯地道:“可不是有喜事儿么?说起来还要多谢武安郡主啊。”

    “嗯?”楚凌一脸不解,“黄老大还认识武安郡主?”

    黄老大摆摆手道:“我们这样的人哪儿来的门路认识武安郡主那样的贵人,不过是托了武安郡主的福,我黄某也要去凑一回热闹。”

楚凌眼眸微闪,恍然大悟,“难不成我耽误黄老大去参加六皇子府的宴会了?黄老大果然是手眼通天,竟然连六皇子府也能进出自如。佩服。”

    黄老大谦虚地笑了笑,道:“哪里哪里,不过是有点门路罢了。咱们也就是去送个礼,别说公主皇子,只怕连六皇子府大一些的管事也说不上话。”

    “黄老大过谦了。”

    黄老大摆摆手道:“咱们还是来说正事儿吧,公子想知道的消息我打探到了一些,公子要我送的信我也送到了,这是回信。”楚凌伸手接过了信函并不着急打开,点头道:“多谢。”

    黄老大看着楚凌道:“说来奇怪,黄某自问消息灵通但是这几日却还没能探出公子的身份,实在是有些……”

    楚凌眼眸微沉,轻声道:“原来,黄老大做生意还要查客人的底?”

    黄老大笑道:“这个么…倒也不是,只是咱们小本生意也不容易,总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楚凌道:“黄老大不相信我,总该相信玉公子才是。当然,若是黄老大不想做生意了,咱们银货两讫,就此作罢便是。”

    黄老大连忙拦住她,无奈地道:“小公子这性子也太着急了一些。玉六的朋友,黄某自然是信得过的。小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黄某绝不推脱。”

    楚凌看了他便可,这才展颜一笑道:“那就多谢了,不知黄老大手里可有能用的高手?”

    “高手?”黄老大一愣,有些为难地道:“这倒是有些麻烦。小公子应该知道,早年一些骨头软的高手都投靠了貊族人,不肯屈服貊族的人也大都被迫离开了上京。因此,上京附近…老实说,能用的人不多。”

    楚凌也猜到了会是这样,倒也不太失望。

    黄老大道:“不过,小公子若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黑市看看。”

    “黑市?”楚凌挑眉,有些惊讶地看着黄老大。

    黄老大笑道:“小公子是金贵人,那种腌臜的地方小公子想必也没去过。不过…那个地方往往也能买到不少好东西。”

    楚凌微微眯眼,“包括人?”

    黄老大笑道:“尤其是人。”

    “怎么说?”楚凌问道。

    黄老大笑道:“那个地方…怎么说呢,由来已久,即便是貊族入关之后也依然存在着。有许多明面上不方便交易的东西,在那个地方都可以交易,只不过寻常人连门路都找不到自然也不会听说了。那里面,就算是公子要买貊族人,也是有的。”

    楚凌惊讶地挑眉,“貊族人也能卖?”

    黄老大笑眯眯道:“有什么不能的?买人买命买消息,只要有钱都不是事儿。”

    楚凌道:“若是从前天启的时候,我相信。但是现在…这个黑市也不是以前的黑市的了吧?幕后想必是貊族人在掌控?”

    “小公子聪明。”

    楚凌饶有兴致地道:“黄老大可知道如今这黑市幕后之人是谁?”

    黄老大摇头,“不知道,不过小公子付得起钱,在下也可以去查一查。”

    楚凌摇头道:“暂时还是算了,我付不起。”想要知道这种秘密,需要的代价只怕不是一点半点。而且,楚凌也不觉得黄老大就一定能查到,至少现在他确实不知道。

    楚凌道:“我对买人没什么兴趣,不过黑市倒是个新鲜玩意儿。黄老大可有门路进去?”

    黄老大竖起两根手指,“两千两银票,三天后便有一次黑市开市。”

    楚凌满意地点头,“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