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41、我要娶曲笙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有些头痛,她不过是路过君府的时候想来看看君无欢身体如何了,没想到竟然看到一场大战。这么说,看来君无欢身体确实是好得差不多了。不然哪儿来的力气跟南宫御月打架呢?

    吴明连忙凑到救命恩人旁边,飞快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楚凌有些诧异地挑眉看了看房顶上的两人,南宫国师似乎总是在努力刷新自己对他的认知啊。这货就算不是冰清玉洁不识人间烟火,至少也不要这么接地气啊。勾搭小姑娘替他偷君无欢的钱?三观都要被震裂了好吗?

    被文虎扔在地上的那叫李蓉儿的少女依然还痴痴地望着南宫御月,楚凌心中忍不住暗道:“少女,你清醒一点吧。南宫御月那货从头到尾看过你一眼么?刚才要不是君无欢把你扫出来,你这会儿都被那些残垣断壁压死了。

    可惜,少女并不知道楚凌的心思,小手捧心,双眸含泪,好一副可怜楚楚的痴情模样。

    吴明见楚凌看着她,连忙小声劝道:“曲姑娘,你可千万别心软,这丫头心狠着呢。”说实话,他跟着公子在商场上乱世中十多年,还真没见过几个比这丫头心狠的人。对外人狠那不算什么,对自己的亲人狠那才是真正的狠角色。可怜了老李含辛茹苦地将这丫头拉扯大,要星星不给月亮的。

    楚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低头捡起地上的一块瓦砾朝着房顶上的两个人掷了过去。打斗中的两人立刻向后退开,双双向下面看来。

    “笙笙!”南宫御月身形一闪就朝着楚凌过来了。不过在他伸手去拉楚凌的时候却被另一只手挡住了。君无欢伸手拦在了他前面,南宫御月神色冰冷,“君无欢,滚开!”

    君无欢轻咳了一声,淡笑道:“这是我家,谁该滚国师心里没数么?”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转向楚凌道:“笙笙,我带你去白塔玩好么?”

    楚凌抬手揉了揉眉心,道:“多谢,我对白色过敏。两位要不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其实到现在楚凌都没想明白南宫御月为什么总是缠着她不放,难不成她还有吸引变态的体质?没道理啊。

君无欢走到楚凌身边,笑道:“笙笙今天怎么想起来我看?”楚凌道:“刚好路过,想来看看你身体如何了?既然能打架,想必是没什么问题了。”

    君无欢摇头,有些无奈地道:“我也是没办法啊,南宫国师的手段太厉害了。除了跟他打一架,我还能怎么办呢?”

    楚凌想起李蓉儿干得好事,十分理解地点了点头。君无欢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那些钱确实被南宫御月拿走了,虽然他们都知道确实是南宫御月拿走了。但是如果南宫御月不承认,君无欢还真不能拿他如何。人家好歹是个北晋国师,北晋皇和太后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同情地看了君无欢一眼,楚凌迟疑道:“你就当…破财消灾吧?”反正之前也赚了不少,算一算还有不少富余。

    君无欢道:“若是能消灾倒也罢了,问题是破了财灾也还是在啊。”

    “灾”现在正脸色阴沉地看着眼前的君无欢,若不是楚凌在场说不定他又一刀砍过来了。卑鄙无耻的君无欢,竟敢在笙笙面前卖惨!几十万两银子对他来说算个屁!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君无欢,你少在这里含沙射影,本座没拿你的银子!”

    楚凌生生从南宫御月的面瘫脸上看出了“笙笙,他冤枉我”的委屈来。不由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这位也是戏挺多的了。

    君无欢叹了口气,“南宫,我没让你还银子。不过下次……”

    “下次怎么?”南宫御月扬起下巴,他并不觉得君无欢能拿他怎么办?

    君无欢轻笑一声,温声道:“下次如果你再拿我的银子买我的东西,你想要的所有东西,我都会涨十倍的价。只要你觉得…你搬我银子的速度能比我涨价的速度快。”

    南宫御月嗤笑,“你以为全天下只有你才做生意么?”

    君无欢道:“有的东西,好像确实只有我才卖。就算不是只有我卖的东西,我也能变成只有我卖,你要试试么?”跟本公子拼财力,南宫御月是脑袋被门夹了么?

    “……”本座要让人抄了凌霄商行!

    看来南宫御月这蛇精病干不过长离公子。楚凌在心中点评道。

    一群人在一堆瓦砾中间说话到底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君无欢一挥手带着众人去了旁边的院子里。君府在上京算不得宏伟华丽,但是君府里的陈设景致却无一不是恰到好处的。即便只是一个备用的院落,也绝不比王侯府邸的主院差。

    进了花厅坐下,君无欢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道:“笙笙,你说这两个人该如何处置?”

    楚凌诧异地看了看君无欢,没想到他竟然会问自己意见,“这是长离公子的人,自然是公子说了算。”

    君无欢侧首看向南宫御月,“国师认为呢?背主之人,该如何处置?”

    南宫御月淡定地道:“杀了便是,啰嗦什么?”

    君无欢低头,似笑非笑地看向跪在地上的李蓉儿,对上她惊愕欲绝的目光。温声道:“你看,即便是你背弃了凌霄商行,抛弃了你父亲,依然什么都得不到。何必呢?”

    李蓉儿连连摇头,伤心欲绝地看向南宫御月,“公子,公子…”

    南宫御月嫌恶地挥开了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放肆,别用你手碰本公子。”

    李蓉儿被他一挥袖扫出了好几步远,若不是楚凌伸手拎住她的衣领,说不定后脑勺就直接撞上了桌子。李蓉儿呆了呆,痴痴地望着南宫御月泪流满面,“公子,我是真心爱你的啊,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南宫御月眼神漠然,“本座答应你什么了?还是做了什么了?”

    李蓉儿顿时哑然,确实,南宫御月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没有答应过她。她…她只是看到他就沉迷的不能自拔,仿佛为了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好像只要她做的够多了他就会多看她一眼。

    南宫御月偏着头看向君无欢,道:“君无欢,你的人脑子有问题。”

    君无欢点头,“确实不怎么正常,跟你不是正好一路的么?既然你拿了她辛苦偷来的钱,就把她一道领回去吧。”

    南宫御月冷眼看着他,君无欢道:“怎么?一个丫头都养不起了?南宫,你这样让你手底下的人以后怎么还敢替你效力?既然这丫头心心念念都是你,本公子就权当做一回善事,成全她算了。”

    南宫御月冷笑道:“三十万两都不追究,你倒是大方。”

    君无欢笑道:“三十万两而已,本公子抬手就能赚回来。就当是…给你的零花钱吧。”

    咔嚓。

    南宫御月淡定地抛开被自己掰下来的桌子一角,道:“这丫头看着还有两分姿色,你既然这么大方本座就收着了。”说完便站起身来冷哼了一声对李蓉儿留下一句“还不跟上”,就快步走了出去。

    李蓉儿没想到事情竟然还能如此峰回路转,眼底不由露出狂喜之色,连忙擦干了眼泪跟了上去。

    身后,君无欢的声音淡漠地传来,“直到现在,你还是没有问过你父亲一句。”

    李蓉儿愣了愣,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男子。其实仔细看的话,君无欢的容貌是比南宫御月更加俊美一些的。但是李蓉儿在极少数几次见过君无欢的时候却完全不敢去注视君无欢的容貌。特别是那一双看着她总是冷冷淡淡的眼眸,仿佛她所有不堪的心思都逃不过那一双眼睛一般。但是南宫御月却完全不同,虽然他脸上的表情比君无欢还要稀少得多。但是李蓉儿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以为自己仿佛看到了天上的神仙。神仙自然是超然世外没有感情的。但是他看着她的眼神也没有那么可怕,甚至还会和她说话安慰她,一瞬间便让李蓉儿觉得自己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幸运女子。

    爹爹…她自然是难过的,但是放弃南宫公子,她做不到!

    咬了咬牙,李蓉儿还是转身快步跟上了南宫御月的脚步。

    “公子,就这么放了她?”吴明和文虎都忍不住问道,脸上也带了几分不甘。公子如此做,未免也太宽厚了一些。君无欢抬手道:“商行管事的是李淦,出了事情要由他负全责。还有这个魏停,带下去按规矩办吧。”

    “是,公子。”

    两人带着魏停躬身退出,楚凌方才看着君无欢叹息道:“你若是讨厌那李蓉儿,直接处置了她便是,又何必……”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笙笙可是在同情她?她为了南宫御月愿意付出一切,想必性命也是愿意的。她求仁得仁,我为何不成全她?”

    楚凌摇了摇头,“我同情她做什么。”要同情还不如同情李蓉儿的父亲,当真是白养大这么一个女儿了,“话说,你居然会被南宫御月给坑了,真是难得。”想起这事儿,楚凌还是有些兴致勃勃,毫无同情长离公子的意思。长离公子运筹帷幄,算无遗策,竟然还有被人坑的时候?

    君无欢无奈道:“我事情太多了,手下的人良莠不齐或是被人安插了钉子也是在所难免的。怎么就难得了?”

    楚凌问道:“你跟南宫御月是什么关系?”

    君无欢摊手,道:“笙笙觉得我们有什么关系?”

    楚凌点头道:“至少不是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单纯的敌对关系。”君无欢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南宫御月坑了他几十万两银子他竟然会如此轻而易举地就放过。

    君无欢笑道:“笙笙不妨猜一猜,我跟他有什么关系。”

    楚凌撑着下巴盯着君无欢的笑脸思索了良久,方才道:“师兄弟吧。”

    “嗯?”君无欢有些诧异地看着她,“笙笙怎么会这么认为?”

    楚凌道:“南宫御月身世来历清楚明白,长离公子虽然…但是肯定跟南宫御月没有血缘关系,外界的消息也没有显示两位在几年前结仇之前有什么交往的记录。但是有一点…两位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却很少有人知道两位的武功传承自何处。以及两位学武的记录也完全不明,就好像天生就是一流高手一般,但是咱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猜君公子十三岁之前应该是在某处拜师习武。至于南宫国师,据说他少年时身体不好,十四岁到十八岁这段时间的行踪也有些模糊,外界说他是在养病也未必就是真的。”

    君无欢注视着楚凌半晌,方才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笑道:“笙笙真是太聪明了。”

    楚凌摇头,“若不是长离公子故意在我面前露出破绽,我怎么会猜到你们俩还有关系?南宫国师看起来对这个关系…好像有点深恶痛绝。”君无欢摇头道:“不,他只是对任何排在他前面,比他厉害的人深恶痛绝。”

    “所以,长离公子是师兄?”

    君无欢但笑不语,楚凌叹气道:“我还真有些好奇,是什么样的高人能培养出长离公子和南宫国师这样的弟子。”

    君无欢摇头道:“笙笙最好不要遇到他,不过,在下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和地方,能教养出笙笙这样的姑娘来。”

    楚凌楞了一下,眨了眨眼睛笑道:“要不,咱们还是别在这里互吹了,有点尴尬。”

    君无欢从善如流地转移了话题跟楚凌聊起了朝堂上的事情。楚凌看着眼前俊美清瘦的男子,忍不住在心中叹道:“跟君无欢聊天总是让人觉得很愉快的事情,从来不会让你觉得为难和尴尬。”

    不过这个评价,只怕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意。

    白塔

    李蓉儿满心欢喜地跟着南宫御月走进白塔才知道,事情并不会总如自己所愿。白塔里入眼的皆是白色,就连侍从侍女们的服饰都是一水儿纯白。每一个侍女都是上等的相貌,一身白衣飘飘宛如仙女一般。让李蓉儿忍不住有些拘束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

    她虽然是中原人,但是父亲是凌霄商行的管事,即便是生在乱世从小也没有受过半点委屈,吃过任何苦头。她总觉得自己漂亮聪明,自命不凡。但是进了白塔才发现,白塔里任何一个丫头拉出来都不比自己差。想起自己以后就没有了父亲和凌霄商行的庇护,李蓉儿心里不由得有些慌乱起来。连忙抬头看向走在前面的南宫御月,眼神殷切。

    对了,公子将她送个了南宫公子,南宫公子一定会……不由有些想入非非,李蓉儿羞涩地微红了脸颊。

    却不知道她这一番作态在白塔的其他侍女眼中简直就是找死。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没有什么波动,更不用说是羡慕嫉妒了。在她们眼中,这个被国师带回来的女人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南宫御月在主位上坐了下来,立刻有侍女恭敬地送上了茶水。南宫御月端起来喝了一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更加阴郁起来,一抬手便将手中的茶杯砸了出去。

    砰!瓷器清脆的碎裂声在大殿中响起,奉茶的侍女立刻吓得脸色惨白跪倒在地上簌簌发抖,“奴婢该死,国师恕罪!”

    南宫御月轻哼了一声,正要开口说什么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女若有所思了片刻方才道:“起来吧。”

    “是,国师。”侍女连忙站起身来,脸上的神色却依然充满了畏惧。

    南宫御月端详着她,一边思索着什么。

    这些女人真无聊,还是笙笙有趣。笙笙倒是不怕他,但是…笙笙也不肯理他。再想起君无欢,是了…笙笙喜欢君无欢那样虚伪的家伙。这眼光可真不怎么好,枉费她生了那么一双漂亮的眼睛。

    “国…国师……”被他盯着的侍女忍不住颤抖着道。

    南宫御月有些厌倦地挥手道:“下去。”

    “是,国师。”侍女松了口气,连忙躬身告退了。

    南宫御月的目光慢慢转向了站在一边的李蓉儿,看着她红着脸仿佛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唇边勾起了一抹极淡的笑意,“你,过来。”

    “公、公子。”李蓉儿激动地上前。

    南宫御月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方才放开她拿起旁边的手帕擦了擦指尖皱眉道:“你觉得君无欢好还是本座好?”李蓉儿道:“在蓉儿心中,公子自然比…君公子好千万倍。”

    “哦?”南宫御月饶有兴致地挑眉,“你觉得本公子比君无欢好千万倍?”

    “正是,在蓉儿心中公子是这世间最好的。”李蓉儿双颊通红,含羞带怯。

    南宫御月啧了一声,道:“君无欢这人一向虚伪又记仇,你知道他为什么将你送给本座么?”李蓉儿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南宫御月。南宫御月道:“因为他知道…落到本座手里,会比直接杀了你更惨。”

    “公…公子?!”李蓉儿大惊。

    南宫御月已经一挥袖将她扫了出去,“来人。”

    “国师。”两个侍从立刻应声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的李蓉儿毫无动容。南宫御月道:“送去兽营,本座不想再看到她了。”

    “是,公子。”两个侍从上前拉起李蓉儿就往外面走去。李蓉儿虽然不知道兽营是什么地方,却也明白那绝不是会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慌乱地挣扎起来,“公子…公子!为什么、我是真心爱慕公子的,公子为什么要……”

    “闭嘴!”南宫御月端正地坐在主位上,神色冷漠地看着她,“本座最讨厌的就是真心,更讨厌背主的人,真是让人恶心。”

    “……”李蓉儿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南宫御月,仿佛从没见过他一般。这是…这是她认识的那个公子么?

    其实,李蓉儿又何曾真的认识过南宫御月呢?

    很快,大殿里又恢复了往常的寂静。南宫御月坐在主位上,容颜如冰雪雕琢的一般冷漠。

    不知道过来多久,才听到他轻笑了一声。

    真心?那是什么玩意儿?

    比起这些无聊的人,还是笙笙更有趣一些。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趣的人,希望笙笙一直都这么有趣才好,不然……

    “国师。”门外,一个侍女进来低声禀告,“太后娘娘有请。”

    南宫御月脸上的冰雪稍融,“知道了。”

    北晋太后的居处并不在后宫,而是在北晋皇宫右路的一座带着偌大花园的宫殿庆福宫中。这里依然属于皇宫的一部分,前面就是前朝皇室祭奠祖宗的地方,如今自然已经空置。而庆福宫和后宫隔着一道宫门,看似一体又全然独立着。

    太后的年纪并不大,如今也才五十出头。她是前任北晋王的大妃,如今北晋皇的伯父的继妻,也是明王的嫡母。北晋皇登基之后,封了她为太后。她便一直住在庆福宫中,除了偶尔有大事并不经常出门,与明王府的关系也并不如何亲密。但即便是如此,无论是明王还是北晋皇都不愿意得罪这位太后。因为她身后的家族以及先王的许多老臣都对这位太后十分敬重。

    北晋入关之前,当家主母的权利比现在更重,那时候北晋王的大王妃在北晋王不方便的时候几乎能当半个家。所以这位太后的能力是十分出众的,甚至北晋皇登基之后还曾经靠她稳定过局面。

    不过这两年,太后越发低调起来了。每日只在庆福宫享福,偶尔招宫中后妃或者族中后辈来说说话。当然,最让她看重疼爱的还是南宫御月这个血缘并不算亲密却是她亲手养大的孩子。

    “太后。”

    南宫御月走进殿中就看到太后正坐在主位上喝着热腾腾的羊奶茶,她下首却坐着好几个女眷还有嫔妃。南宫御月不由微微蹙眉,有些后悔踏入殿中了。

    可惜太后已经看到他了,含笑对他招手道:“弥月,快过来让我瞧瞧。”

    南宫御月只得走过去,目光淡淡的扫过坐在一边的女眷们。

    抬手仔细看了看他,皱眉,道:“你这孩子回来了也是轻易不肯进宫来我,这才几日怎么又瘦了?”

    南宫御月道:“没有。”

    “没有什么?”太后扬眉道。

    “没瘦。”

    太后看着他摇了摇头,道:“罢了,我不跟你说这些你都是个大人了,我也替你操心不了几天了。”

    “太后找我有什么事?没事我就……”南宫御月道。

    太后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当然有事,昨儿我才想起来,你都快要三十岁了。咱们貊族这个年纪,做祖父的都有了,你却连个媳妇都还没有。”

    “……”我离三十还差好几年。

    太后道:“今儿我特意请了这几位貊族贵女,你好好跟她们处处。”貊族人没有中原那些矫情玩意儿,既然是要成婚双方自然要先处处看了。除非是为了联姻,那自然是家里做主没办法。太后并没有联姻的打算,自然还是希望自己这个外甥孙能选一个满意的媳妇儿。

    “见过国师。”众女眷纷纷起身见礼。

    南宫御月目光森冷地扫过那些正一脸娇羞地看向自己的貊族贵女微微挑眉。

    这个,太丑。

    这个,太黑。

    这个,太胖。

    这个…一副娇滴滴的样子,你以为你是中原人么?画虎不成反类犬,丑!

    “我看完了。”南宫御月回头对太后道。太后满意地点头,这次总算不推三阻四的了,“这么快就看完了,你中意那位姑娘?”

    南宫御月道:“都不要。”

    “……”太后半晌无语,底下的几家贵女也很是尴尬。陪同前来的女眷连忙站起身来跟太后告辞,拉着自家姑娘赶紧走了。虽然说貊族人没中原人那么多的规矩,但是当面被人说看不上自家姑娘,还是有点过分啊。

    看着那些人识趣地走掉了,南宫御月心中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次就不跟她们计较好了。

    太后瞪着南宫御月半晌,才终于忍不住道:“弥月,你当真一个都看不上?”

    南宫御月道:“太后,是焉陀邑找你了么?”

    太后无奈地道:“他是你大哥。”

    南宫御月呵了一声,明显是不以为然,“那几个丫头都跟焉陀家有关系吧?”别人家联姻,是为了跟别的家族拉上关系扩大势力。焉陀家是为了用自家人绑住南宫御月。南宫御月虽然贵为国师,但是太不可控了。联姻更是想都不要想,谁知道用他联姻是真联姻还是得罪人?

    太后叹了口气,道:“你大哥这些年也不容易,我倒是不管你想娶哪家的丫头,但你总要娶了才算。你若是看不上那几个丫头,你告诉我你看上谁了,我去替你求亲便是。当初你阿娘将你托付给我……”

    “太后。”南宫御月不悦地道。

    太后没忍住拍了他一下,“叫姨奶奶。”

    南宫御月不说话,太后道:“你这孩子越长大越不乖了,难道我当年哪里教错了?”想到此处,太后还真有些担心,她没生过孩子自然也就没有养过孩子。唯一养了的就是眼前这个已经懂事了才到了自己跟前的孩子,这孩子小时候挺乖巧的,怎么越长大越是乖张呢?若真是被自己教坏了,怎么对得起将他托付给自己的外甥女?

    “算了。”太后揉了揉眉心道:“别的我不管你,但是你今年必须得给我成婚。不然…你手里那些东西就别想要了。”

    南宫御月眼神微变,要是被人敢跟他说这样的话,他早就一巴掌过去将人拍死了。但是说话的是从小将自己养大的太后,南宫御月还是觉得这一巴掌不拍比较好。算了,本座跟个老太婆计较什么?

    “娶妻,也不是不行。”南宫御月悠然道。

    “哦?”太后有些惊喜,“你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快跟姨婆说说。”

    南宫御月毫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展开了一个真正的笑容。

    他道:“我要娶…曲笙。”

    楚凌正趴在大将军府后院的石桌折腾一盆花,不远处拓跋赞依然还在挥汗如雨的努力练功。楚凌慢条斯理地将花儿慢慢地修剪出一个好看地形状。突然手一抖,一朵花骨朵被她一剪刀给剪了下来。

    坐在她对面的雅朵见状,不解地道:“笙笙,你这是怎么了?冷么?”手抖成这样?

    楚凌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我好像听到天上打雷了。”

    雅朵无语地瞥了一眼天空,现在虽然已经是日暮时分了,但是夕阳依然还挂在天边,白云也依然还飘着呢。哪儿来的雷啊。

    楚凌随手将花盆推给了雅朵,雅朵只好接手继续修。好好的一盆花,总不能弄了一半儿还留这个没有花朵的梗吧?

    “笙笙是觉得大将军府不自在么?等过几天那些人的兴头降下去了,咱们就可以回家啦。”雅朵一边修剪花儿一边道。楚凌撑着下巴摇摇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是二姐和老四出了什么事?按君无欢的说法,他们是该这两日到上京了,现在还没有消息不会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吧?

    雅朵有些疑惑,“不祥?有什么是吗?”

    楚凌摇头,“就是不知道,所以才是预感么。别担心,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

    雅朵点点头道:“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说。”楚凌点头笑道,“我知道,不用担心。”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凭空一道惊雷差点把楚凌给炸飞了。

    楚凌接到侍女的禀告急匆匆地赶到大将军府大厅的时候就看到拓跋兴业正坐在主位上陪着几个人喝茶。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坐在他下手的则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楚凌微微蹙眉觉得他有几分眼熟。

    “见过武安郡主。”众人纷纷起身见礼。

    楚凌示意众人免礼,方才看向拓跋兴业道:“师父,您召徒儿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拓跋兴业看着楚凌道:“这位是荣郡王,这是焉陀家的家主,宁都郡侯。这两位是来大将军府求亲的。”楚凌眨了眨眼睛,笑道:“师父你老人家终于要给我娶一个师娘了么?恭喜师父!”

    坐在旁边的焉陀家主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拓跋兴业瞪了她一眼道:“别胡说,荣郡王和宁都郡侯是替国师来向你求亲的。”

    国师……南、宫、御、月!她就知道!难怪昨天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了,果然是天降横祸啊。

    拓跋兴业看着她道:“虽然两位上门提亲,不过答不答应还是在你。所以我叫你过来问一问,笙儿,你觉得国师如何?”

    楚凌眼睛眨也不眨地道:“回师父,徒儿觉得自己年纪尚幼,武功未成,不敢耽于情爱辜负了师父的期望。更何况,国师身份崇高,出身不凡,徒儿实在不是良配,就不耽误国师了。祝国师早日觅得良缘,徒儿告退!”说完就想转身开溜,焉陀邑连忙道:“曲姑娘且慢。”

    楚凌转身看着他,“宁都郡侯?不知…有何指教?”

    焉陀邑并没有因为楚凌拒绝了自家弟弟而生气,反倒是十分温和地笑了笑,“曲姑娘可是对弥月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弥月十分看重姑娘,若是姑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他想必是愿意改的。”

    “他想要娶我。”楚凌道。

    焉陀邑一怔,有些没明白过来楚凌的意思。楚凌耐心地道:“我对国师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他要娶我啊。”

    焉陀邑无语,这话是没法谈了。但是想起自家那糟心的弟弟,还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气和耐性试图跟未来弟媳妇沟通,“其实…弥月人还是不错的。”

    呵呵。

    楚凌真诚地看着焉陀邑,“宁都郡侯,这话…你自己相信么?”

    “……”抱歉,我也不信。焉陀邑在心中默默道。

    坐在旁边的荣郡王终于开口笑道:“大将军,郡主,咱们来的确实有些突兀,或许是郡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如两位先考虑一下,咱们貊族人没那些繁琐的规矩,便是议亲不成也没什么嘛。”拓跋兴业皱眉道:“笙儿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原本我也并不打算让笙儿现在就成婚,但是国师的年纪只怕…我看,还是罢了。”

    荣郡王笑道:“大将军,话不是这么说。这么多年都过了,国师想必也不是这一时半刻就非要立刻成婚不可的。事情都好商量嘛,更何况郡主如此才貌资质,就是翻遍了上京皇城也找不到几个堪与国师相提并论的青年才俊了啊。不如,两位先考虑考虑?”

    荣郡王俨然也是个老狐狸,就算求亲不成也不能让他们这么快就当面拒绝啊。不然回去怎么跟太后和国师交代呢?

    楚凌眼珠子转了转,南宫御月显然就是个大麻烦,跟他扯上关系简直就不用活了。

    清了清嗓子,楚凌正色道:“想必郡王也听说过一些我的消息,实不相瞒,其实我如今已经有了中意的人。国师的一片美意,我实在是无福消受啊。”

    荣郡王道:“郡主说的可是长离公子?”荣郡王果然也是消息灵通之辈。

    楚凌点头道:“正是。”

    “这个……”荣郡王有些为难了,国师固然优秀,但是长离公子也不差啊。虽然长离公子的身体有些问题确实算个弱点,但是国师明显是脑子有问题好像更严重一些。若是让荣郡王自己选,他也宁愿把女儿嫁给长离公子而不是国师。嫁给南宫御月就不是可能守活寡的问题,而是还能不能活的问题了。

    荣郡王有些为难地扭头去看焉陀邑,焉陀邑轻咳了一声道:“这个,咱们今天来也就是想要问一问大将军和郡主的意向。若是两位同意,再正式上门提亲。既然郡主不同意,不如…这事儿再缓缓?我们回去也好跟弥月和太后说说。两位也知道,弥月的婚事不仅关乎我焉陀家,太后也很是关注的。”

    幸好他们没直接提着聘礼上门来,这主要也是预防一个说不好直接被拓跋兴业连人带聘礼丢出去。

    拓跋兴业想了想点头道:“如此也好。”

    两人松了口气,连忙起身告辞。

    送走了一行人,楚凌和拓跋兴业面面相觑良久。楚凌方才道:“师父,我真的没有招惹那个蛇精病!”拓跋兴业很是理解徒弟的苦闷,点头道:“为师明白。”老夫也没有招惹过南宫御月,还不是一样被他针对。

    “这件事你怎么想?”拓跋兴业问道。

    楚凌道:“肯定是拒绝啊,真要跟他扯上关系,我这辈子还有希望么?师父,你就要少一个徒弟了。”话说,南宫御月已经克服了要孝顺拓跋兴业这件事了么?心理素质也算是不错了。

    事实上,并没有。南宫国师把这件事忘记了。

    拓跋兴业挑眉道:“这么说,你是真的看上君无欢了?”

    楚凌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我跟君无欢交情不错,两害相权取其轻嘛。”拓跋兴业显然没相信这话,思索了片刻道:“若实在不行,君无欢也不错。荣郡王那句话倒是没错,这上京比南宫御月厉害的年轻人确实不好找。君无欢比起南宫御月总是要好得多的。”

    楚凌蹙眉道:“前两天南宫御月还要收我为徒,现在就要娶我了。再过几天他不会想要拜我为师吧?”

    拓跋兴业道:“大约正是因为他总在你面前吃闭门羹,所以才缠上你的。”

    “……”那我也不能顺着他啊。

    拓跋兴业挥手道:“罢了,不管怎么说焉陀家这个亲是不能结的,陛下那里想必也不会同意,我进宫去跟陛下说一声。”楚凌点头同意拓跋兴业的话,北晋皇肯定不会希望拓跋兴业被任何一个势力拉拢的,否则也不会将年纪还小的拓跋赞送来给他做徒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减轻她这个唯一的弟子的影响力。

    楚凌也跟着站起身来道:“师父,我去找君无欢。”

    拓跋兴业想了想,“这事确实要跟君无欢说一声,去吧。”

    楚凌点点头,一溜烟便出了大将军府飞快地往君家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