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31、逝者已矣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便到了大皇子大婚之日,一大早君无欢就亲自到府上接了楚凌一起前去大皇子府道贺。拓跋罗做人向来周到,既然请了楚凌自然不可能不请雅朵。不过雅朵并没有跟着楚凌和君无欢一道,而是打算如往常一般先去店里看看,晚上再直接去参加大皇子府的庆典然后跟楚凌一起回家。

    两人到了大皇子府的时候,大门外早已经被各路前来道贺的宾客堵得水泄不通了。拓跋罗穿着一身簇新的喜庆袍子,站在大门外亲自迎客。远远地便看到了楚凌和君无欢下车,便跟身边的人说了一声快步迎了上来。

    “长离公子,曲姑娘。”拓跋罗满脸带笑,看向楚凌的目光也半点没有不自在的感觉,“多谢两位大驾光临。”

    君无欢淡淡笑道:“恭喜大皇子新婚。”

    拓跋罗笑道:“承公子吉言。”

    楚凌也拱手笑道:“大皇子,恭喜。祝两位百年好合。”

    “多谢,两位里面请。”

    拓跋罗亲自将两人迎到门口,才有管事上前来恭敬地请两人入内。拓跋罗便又转身继续接待别的客人去了。

    一走进大皇子府,就能感觉到今天这场婚礼的热闹气氛。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当人们看到他们两人走过来的时候,许多人脸上的表情都是突然一顿,然后变得十分古怪起来。有的人一副想要打量他们又不敢明目张胆地看只能偷偷打量的模样,有的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楚凌忍不住蹙眉,抬头看君无欢,“我的穿着有什么问题?”

    西秦人喜好中原文化,平素君无欢也都是一身中原人的衣着。因此楚凌今天也是做了天启贵女的打扮。衣服虽然没有之前君无欢拿出来的那件那么惊人,却也是雅朵费了不少心思才做好的。

    浅紫色的宫装上绣着银纹仙鹤祥云图案,纤细的素腰被一条云纹丝带系着,越发显得窈窕纤丽。往日里跟总是编成小辫儿的秀发如今也挽成了一个简单清爽的发髻。发间簪着精致的宝石发簪。两颗淡紫色的珍珠缀在耳边,随着她的动作摇曳生姿。

    “没有,笙笙今天很好看。”君无欢轻声道,“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笙笙正经的穿天启女子的衣裳。”

    楚凌扯了扯手臂上的披帛,诚实地道:“我确实是第一次穿这个…难怪天启的贵女什么都做不了,这也太累赘了。”

    君无欢有些失笑,“我看笙笙很想将那东西当武器用。”

    楚凌有些嫌弃地道:“还是算了,不结实。而且…我连鞭子都还用不好,更何况这个。”别看前世那些武侠剧里女侠们挥舞着各色的白绫红绫仙气飘飘。现实是,想要挥动着软趴趴的玩意儿御敌?先把三米长的长鞭耍顺溜了再说了。如果连鞭子都用不顺溜,这玩意儿缠你的可能性绝对比缠敌人要大得多。

    “话说,他们到底在看什么?”一直被人盯着,楚凌还是有些烦躁了。她虽然不怕被人看,但是这些眼神实在是太过复杂了,还是让她有些不自在了。

    君无欢低笑一声,道:“你忘了之前你做了什么事儿?”

    楚凌眨了眨眼睛,这才恍然大悟,“谷阳公主?”

    君无欢点头,“上京已经有几年没有这么热闹了。”毕竟怕死的人越来越多了,在关外的时候大约时不时就会听说有人挑战谁,但是入关之后大家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性命无比金贵,这种曾经在贵族中也十分流行的解决恩怨的方式几乎已经沦为了完全平民的东西。平民的生死自然没有多少人在意,而贵族仿佛沾染这种东西就是玷污了自己的高贵一般。其实,也不过是为自己的胆怯做掩饰罢了。

    貊族人歧视天启人和西秦人,其实什么人都是一样的,在富贵乡待得久了,难免就会英雄气短。

    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些人可真是闲得无聊。”

    “确实无聊。”

    拓跋罗的大婚北晋皇显然十分重视,上京数得上的贵族能来的几乎全都来了。还有塞外各部族,以及天启西秦这样或称臣或还处在敌对中的国家都派人来了,原本还算宽敞的大皇子府竟然显得有些拥挤起来了。

    “君无欢,笙笙。”一个欢畅的声音响起,桓毓公子正站在不远处兴致勃勃地朝他们招手。楚凌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桓毓公子,忍不住眼皮子跳了跳。貊族也是个崇尚金色的民族,但是楚凌发誓即便是在貊族皇宫里,她也没有见过如此能闪瞎人狗眼的打扮。

    桓毓公子那一张俊俏的脸蛋几乎都要被金光淹没了。

    君无欢伸手挡住了楚凌的双眼,轻声道:“别看。”

    楚凌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为自己的眼睛感到担忧,“你老实说,这其实才是他真正的品味吧?”能把如此恶俗的颜色穿的如此兴高采烈,这必须是爱得深沉才能够办到的。

    君无欢闻言若是有所思,“我倒是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

    “你们俩干嘛呢?”桓毓见两人迟迟不肯上前,有些不悦。山不来就我,我就来就山,“君无欢,你遮着笙笙的眼睛干嘛,难道是怕笙笙看到了风流倜傥的本公子,就看不上你了?”

    君无欢淡淡瞥了他一眼,道:“你今天的打扮很有品味,是想要留下当个北晋驸马么?以你的家世,倒也不是不可能。”

    闻言,桓毓的笑脸顿时僵硬了。不,他对貊族公主一点兴趣都没有。

    楚凌拉下了君无欢挡在自己跟前的手,看着眼前金光灿灿的桓毓公子还是忍不住眯了下眼,“玉公子,你今天……”

    “怎么样?是不是玉树临风?”桓毓迫不及待地问道。

    楚凌扯出一个有点艰难的笑意,点头道:“非同凡响。”

    桓毓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勉强,恨铁不成钢地摇头道:“没想到你也是个庸俗的人。”

    楚凌干笑,“这个大俗即大雅嘛,俗一点好,太过出类拔萃的东西,我这个平凡的人驾驭不了。”

    君无欢懒得理会卖蠢的桓毓,拉着楚凌往里面走去。刚走了几步桓毓又凑了上来,小声道:“笙笙,你厉害啊。我刚来上京没几天你就搞出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帮忙?”

    楚凌摇摇头,笑道:“谢谢你,需要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桓毓轻哼,“除了君无欢,你难道还有比本公子更厉害的朋友?你这两年不是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么?”楚凌道:“这个,朋友我还是有一两个的,而且,也不一定非要朋友。我跟玉公子毕竟是刚认识的,你又是南朝的人,找你帮忙的话我师父面子上不好看。”

    “对哦。”桓毓挑眉道,“拓跋将军麾下猛将如云,随便挑两个也能打得那什么公主哭兮兮吧?”

    楚凌摇头,“师父不会帮忙的。”

    桓毓还想说什么,两个人快步从对面走了过来,正是楚凌在大将军府有过一面之缘的天启襄国公和丞相上官成义。

    “小六。”襄国公沉声道。

    桓毓看了看两人,耸了耸肩站直了身体对两人拱手道:“国公,上官大人。”

    上官成义似乎颇为看不上桓毓,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襄国公倒是温和一些,但话语里也带着几分长辈式的告诫,“咱们如今在北晋,莫要胡闹。”

    桓毓翻了个白眼,道:“表舅,我就是跟君无欢和笙笙说几句话,哪里胡闹了?”

    “……”襄国公无语,他们才刚到上京几天,这玉家小六就跟长离公子和曲姑娘这么熟了?还叫人家笙笙?这要是在天启人家姑娘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更不用说方才看到君无欢和曲笙一对璧人并肩而立美如画卷,身边却突然多了几个金光闪闪奇形怪状张牙舞爪的生物对自己以及对周围人的眼睛造成的伤害了。

    “长离公子,曲姑娘,小六爱胡闹还望勿怪。”襄国公拱手道。

    楚凌有些好奇,“襄国公跟玉公子原来是亲戚呀。”

    襄国公无奈地摇了摇头,楚凌道:“国公不必在意,玉公子性格爽朗率真,跟长离公子很是投缘。”襄国公看了一眼君无欢,显然是不太相信。传闻长离公子虽然性格温和但是待人却疏离,又因为身体不好很少跟与生意无关的人接触,哪里会跟玉小六这样疯疯癫癫的人投缘。

    君无欢自然不会拆楚凌的台,含笑对襄国公点头道:“难得看到玉公子这样生气十足的年轻人。”

    “……”你是在把玉小六当猴戏看吗?

    君无欢看两人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微微皱了下眉道:“咱们不妨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话?”

    上官成义点头笑道:“也好,老夫这一把老骨头确实比不上年轻人了。”君无欢道:“上官大人千里迢迢的来上京,可见筋骨健壮不让年轻人。倒是在下不济,让两位见笑了。”

    君无欢并没有找什么隐秘安静的地方,在大皇子这种地方原本也不指望谈什么机密之事,更何况君无欢完全不想跟他们谈什么机密的事情。于是一行人便在后院一处还空着的树下石桌边坐了下来。很快就有大皇子府的仆从送上了待客的酒水瓜果。

    不远处一座假山高处的凉亭里,四面微垂的竹帘遮住了凉亭里面的景致。

    “四皇子,上官成义和襄国公去找君公子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拓跋胤坐在凉亭里漫不经心地喝着酒,仿佛外面的喧闹和喜庆都跟他毫无关系一般。坐在他对面的男子看着不由皱眉,拓跋胤如今这个状态着实不能算好,仿佛对什么都漠不关心一般。若不是他并没有出过什么差错,而且确实能力出众,只怕陛下已经要厌弃这个儿子了。

    拓跋胤淡淡地扫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说话的几个人,淡然道:“会什么?真要密谋什么事情,君无欢不会找个好地方,专门跑到大哥婚礼上来密谋?”

    男子被他堵了一下,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皱眉道:“我倒是觉得,大将军早年的顾虑没有错。这个君无欢…终归还是太危险了,对咱们貊族来说。他之前能为了曲姑娘就断了金禾家的货源,以后难保不会为了别的事情跟整个貊族作对。”

    拓跋胤抬眼,眼神淡漠地看着眼前的人。

    男子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道:“四皇子…怎么了?”

    拓跋胤道:“看在大嫂的份上,把你收金禾皇妃的钱退回去。这件事我不告诉大哥。”男子闻言脸色顿时大变,连忙想要解释,只是对上拓跋胤的眼睛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拓跋胤叫的大嫂自然不是今天刚新婚的贺兰真,而是去年刚刚身故的拓跋罗的原配妻子。拓跋罗比拓跋胤大几岁,他成婚的也早,拓跋胤的少年时期几乎是大哥和大嫂照顾长大的。对这位已故地大嫂还是有几分敬重的。

    男子有些坐立不安起来,明明已经入秋许久,额头上却不由自主地冒起了冷汗。战战兢兢地解释道:“四皇子,我…我真的是为了大皇子好。我……”

    拓跋胤道:“君无欢断了跟金禾家的生意,转而给了乌延部。你不用担心,大哥虽然娶了大嫂,但是晔儿依然是大哥的嫡长子。至于君无欢…他最后是敌是友尚且难料,但是现在…谁也动不了他,更没有必要动他,不要给大哥惹麻烦。”

    “是,是。”男子忙乱的抹着额头上的汗水,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早就被四皇子看透了,一时间羞愧难当。见拓跋胤真的没有告发自己的意思,羞愧之余男子也忍不住想要劝一劝眼前的这位。

    “四…四皇子。”

    见拓跋胤看过来,他方才道:“中原人有一句话我觉得说的对,逝者已矣…那位公主已经过世三年了。您也该放下了,这两年大皇子也很是辛苦,你这样岂不是让他担心?”

    拓跋胤垂眸,道:“我心里有数,不必担心。”

    男子还想要说什么,拓跋胤已经一个眼刀过来让他只能默默地闭上了嘴。连大皇子都劝不了,又何况是他呢?其实所有人都觉得很奇怪,当初那位公主活着的时候,也没见四皇子对她有多痴迷。北晋贵族中不是没有沉迷声色,痴迷天启女子的人。就是那种险些将原配气死甚至拔刀要杀了原配的都是有的。毕竟貊族女子入关之前大都不怎么细致,年纪稍微大一些就显得苍老了。身为男人谁不喜欢身娇体软,白皙美貌的女子?

    但是这其中却并不包括四皇子,完全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所以在那位公主活着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人注意她,只觉得就是有一个寻常的侍妾而已。唯一特殊一点的也就是她曾经身为天启公主的身份了。

    谁知道四王妃发的什么疯竟然趁着四皇子不在将人丢回了浣衣苑,最后让那公主凄凄惨惨的死在了浣衣苑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等到四皇子回来发现公主死了竟然真的疯了。当初大皇子可是拼着自己挨了一刀才救下了四王妃的命,不然如今不仅大皇子妃是新的,四皇子的王妃只怕也是新的了。

    “听说天启襄国公和上官成义是想来跟陛下求和的,四皇子要是真的放不下,不如让天启再送几个跟那位长得像的姑娘过来?”男子还是忍不住小声道。

    虽然听说天启皇帝没有亲生女儿了,但是天启王室总还是有一些的。跟那位公主有血亲关系总能挑到几个长得像的。

    咔嚓一声轻响,拓跋胤手中的酒杯被捏成了碎片,酒水顺着他的手流了下来滴落在地上打湿了一片。

    拓跋胤扭头看向外面,大树下的石桌边,浅紫色衣衫的少女和四个男子坐在一起半点也没有他见过的天启女子那种拘束羞涩的模样。落落大方神采飞扬的就像是本该如此。

    拓跋胤微微蹙眉,眼神有些恍惚。他曾经…也见过一个如此神采飞扬的少女。只是后来…就再也没有了。

    拓跋胤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眼看过去的时候眼神就变得锋利而清醒。

    前天切磋的时候,他竟然觉得曲笙那一瞬间一往无前的模样与她有几分相似。明明,一点儿也不像。她是为了拼命,为了求死,是绝望中的一往无前。而曲笙却是为了胜利,为了杀敌,即便是拼命也是带着浓郁的生机的。

    其实仔细看来,曲笙的轮廓跟她有两三分的相似。不过比起曲笙来,她要更加柔美婉约一些,不是貊族人惯于欣赏的大气明艳,而是典型的天启贵女的优雅婉约。曲笙那样的姑娘,才是他们貊族人喜欢的,美丽,大气,坚毅,生气勃勃,但是…这样明明更加耀眼的美人在眼前,拓跋胤更多的却只是欣赏而没有占有的欲望。

    坐在旁边的男子看他盯着楚凌发呆不由有些担心起来。难不成四皇子又看中了曲姑娘?诚然曲姑娘也是个美丽的天启女子,但是跟那位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啊。最麻烦的是,曲姑娘是拓跋将军的亲传弟子,拓跋将军已经摆明了不愿意让弟子卷入北晋权贵之间的是非中。而且,四皇子已经娶了正妃,拓跋将军绝不会让弟子给人做侧妃而北晋的四皇子也绝不能娶一个天启女子做正妃啊。

    要不要劝四皇子悬崖勒马?

    仿佛察觉到了对方的思绪,拓跋胤扭头冷冷扫了他一眼道:“少想一些没用的东西。”

    “是、是!”要不他还是去向大皇子坦白请罪吧?这位实在是太难伺候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书院上架活动奖励都已经发放了哟。有两位亲账号问题无法发放也已经留言告知了,请注意查看。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