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30、挑战!(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拉着贺兰真往旁边一跃,轻松地避开了冲过来的人。楚凌站定方才看向来人,挑眉道:“谷阳公主不必这么热情,撞到了别人就不好了。”

    来者正是谷阳公主。

    只是此时的谷阳公主却没有了昨天的其意风发光鲜亮丽,整个人都憔悴了几分,眼睛还有些红肿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但即便是如此,看向楚凌的眼眸中依然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谷阳公主抓着马鞭的手一指楚凌,咬牙道:“曲笙,你好!你很好!”

    楚凌点头,道:“嗯,我好,我很好啊。”

    谷阳公主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终于忍无可忍直接一鞭子挥了过来。楚凌心中骂娘,这个谷阳公主真是楚凌这两年见过的所有貊族贵女中最像是有狂躁病的人了。

    心里虽然吐糟不断,但是楚凌人却没有闲着。一把推开了贺兰真,这才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谷阳公主的鞭梢。马鞭本来就短,谷阳公主和她离得又近,被她一把抓住鞭梢往前一带整个人就扑了出去。

    谷阳公主竭力稳住了身形,转过身来又向楚凌扑了过去。

    楚凌悠然地负手让开,一边道:“抱歉,刚跟人切磋了一场。吃过豪华大餐对你这种清粥小菜没有兴趣了。”

    “你找死!”谷阳公主暴怒之下,攻击地越发凌厉起来。

    可惜她虽然有几分功夫,又怎么是被拓跋兴业亲自调教出来的楚凌的对手?直到自己累得气喘吁吁,也没有碰到楚凌的一片衣角。

    这边一闹起来,原本还在各自玩闹的人们立刻就被吸引了过来。见到谷阳公主跟楚凌大打出手,许多人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谷阳公主?!”

    “快去找四皇子和四王妃!”

    “哎呀,怎么打起来了?”

    “听说昨儿谷阳公主被长离公子和曲姑娘当街落了面子。来寻仇的吧?”

    “才不是,听说昨儿金禾皇妃训斥了谷阳公主一顿,是为了这个把?”

    “长离公子好像跟金禾家闹翻了。”有人幸灾乐祸。

    “长离公子不过是个商人,金禾家还怕他?”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长离公子套交情呢。怕是不用怕,但是金子没有人嫌多。”

    这些议论声自然也传到了谷阳公主的耳中,于是谷阳公主越发的暴躁起来,“来人,给我杀了曲笙!”

    众人哗然,这谷阳公主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就要杀大将军的弟子?不过,按理说…一个公主要杀一个将军的徒弟好像没问题。但是,还真没人敢杀拓跋兴业的徒弟。

    “胡闹!”四皇子妃听到禀告急匆匆赶来就听到了谷阳公主最后一句,立刻厉声斥道。

    谷阳公主脸色变了变,紧紧地抓着手中长鞭转身看向四皇子妃,“四嫂。”

    四皇子妃皱眉看着谷阳公主,不悦地道:“宓儿,谁让你来这里胡闹的?曲姑娘是我的客人,由得你说打说杀?”谷阳公主红着眼睛,声音里都带出了几分哭音,“她…她、四嫂,你竟然帮着一个南蛮子,她不要脸勾引……”

    “啪!”众人直觉眼前衣袂飘然,身形闪动,一个响亮地耳光已经落在了谷阳公主脸上。

    所有人都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美丽少女暗吸了一口冷气。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公主耳光!

    谷阳公主显然也被这一巴掌打懵了,捂着脸颊愣愣地看着楚凌。

    楚凌淡定地摩挲了一下自己打人手指,轻声道:“公主若是没学过怎么跟人说话,就回去好好学学再出来。你这样,很容易让人觉得手痒的。”

    “你……曲笙,你好大的胆子!”谷阳公主终于回过了神来,指着楚凌尖叫道:“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父王杀了你!”

    楚凌轻笑了一声,“我奉陪。”

    四皇子妃觉得自己头大无比,她只是好好办个聚会招待未来大嫂,怎么就成了这样?这两个不速之客想要闹事情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偏要来四皇子府闹?

    深吸了一口气,四皇子妃招来身边的人低声道:“去请王爷过来一趟。”

    曲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谷阳公主,这事儿自然不能善了了。犹豫了一下,又道:“也去大将军府传个信吧。”

    “是,王妃。”

    拓跋胤来得很快,跟着拓跋胤一起来的还有拓跋罗和拓跋赞。见到三人,人群立刻让出了一条路来,拓跋赞当先一步跑到了楚凌身边,扬着下巴瞪着谷阳公主。显然,在这场师姐和亲姐的战争中,十七皇子选择了站在师姐这边。

    谷阳公主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拓跋赞。如果是拓跋胤和拓跋罗她还有几分忌惮,但是拓跋赞不过是个生母早逝连个母族都没有的皇子罢了,若不是运气好拜了拓跋兴业为师,皇城里只怕连多看他一眼的人都没有。即便是他运气好拜了名师,却依然烂泥糊不上墙,在拓跋兴业面前连曲笙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拓跋罗快步走过来,扫了三人一眼,最后问的却是四皇子妃,“怎么回事?”

    四皇子妃有些踌躇,她确实没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她也不知道拓跋胤的想法,并不敢随意开口。

    旁边贺兰真站出来,道:“还是我来说吧,方才是我跟笙笙在一起。”等拓跋罗点头之后,贺兰真就将方才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并没有加油添醋或者含糊不清。

    听完了贺兰真的话,拓跋罗看向谷阳公主的眉头皱得跟紧了一些。他这位九妹极得金禾皇妃和父皇的宠爱,但是拓跋罗却不喜欢她。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跟她的亲哥哥之间微妙的竞争关系,而是因为她太蠢了。

    堂堂一个貊族贵女,心心念念去倒贴一个对她毫无兴趣的男人也就罢了。你若是有拓跋明珠的本事让他娶你也行啊,偏偏拓跋宓什么都不会做,就知道撒泼。

    不怪那些中原人暗中嘲笑他们这些貊族权贵都是一群既没有见识也没有礼仪的野人,有些人真的让拓跋罗这个从小便接受中原文化熏陶的貊族大皇子都觉得看不下去。

    沉吟了片刻,拓跋罗道:“粗言秽语辱骂旁人成何体统?回去我会亲自禀告金禾皇妃,请她好好教教你规矩和礼仪。”然后看向楚凌,道:“谷阳辱骂姑娘是她不对,但是姑娘动手打人也是不妥。都是姑娘家也没什么解不开的仇恨,两位互相道个歉如何?”

    按说拓跋罗这样处理算是不偏不倚了,可惜两个当事人都不想领他的情。楚凌还没开口,谷阳公主就叫了起来,“休想!我要让父皇杀了她!”

    拓跋罗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谷阳公主,别说今天是她自己找打,就算真是曲笙无缘无故动手,父皇看在大将军的面子上最多也只是惩戒一番罢了。多得是想要巴结大将军的人替她求情。这蠢货看人家是个中原人,就真以为可以任由她踩踏了?你要真这么能耐,怎么不让君无欢直接娶你?君无欢是西秦人,好歹西秦还向北晋正式称臣了呢。

    楚凌抬起眼皮,慢悠悠地道:“正好,我也想面见陛下呢。”

    谷阳公主不屑地道:“你有什么资格见我父皇,卑贱的南蛮子!”

    楚凌漫不经心地摩挲着指腹,所以说,面对有些嘴贱的人真的是很容易手痒,忍不住啊。

    “大皇子,反正都要死,我能再打她一顿么?”楚凌问道。

    拓跋罗哭笑不得,“曲姑娘别开玩笑了,闹大了…大将军也会为难的。”

    楚凌冷笑一声,抬手抽出腰间的流月刀往地上一掷,刀尖正好在谷阳公主和楚凌之间,插进了跟前的地面。只听楚凌声音清脆地道:“以我和我师父的名誉为注,我要向谷阳公主挑战!”

    整个花园气氛顿时为之一凝。

    拔出自己的佩刀置于两人之间要求挑战,就是事关生死荣辱之战了,更何况她还堵上了拓跋兴业的名誉。

    在貊族,这样郑重其事的挑战可以认输但是不能拒绝。一旦你选择了认输,所有人都会看不起你,而赢的一方可以要求输的一方的一件东西,除了性命,哪怕对方要你一只手你也得砍给他。如果选择坚持决斗,决斗的时候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用负责,也就是说就算在擂台上被杀了也只能自认倒霉。并且无论结果如何,事后任何人不得追究获胜方的责任更不能事后报复。而败者…名声扫地。

    将士不会服从一个失败的将领,百姓也不会尊敬一个失败的贵族。虽然这一项传统在入关之后渐渐地很少有人用到了,更多是流行与普通貊族人之间,毕竟现在大家都富有了也就更惜命了。但一旦有人公然挑战,也没有人能阻止。

    为了避免挑战者随意欺凌弱小,挑战者不仅要连胜十个与自己武力相当的人。被挑战者和挑战者双方都可以选择两个人帮忙,即便是被挑战者战败,如果请来相助的两个人连胜两场,依然可以算被挑战之人得胜。

    很难说这种挑战公不公平,但是貊族人一直以来都是这么传承的。不过貊族人大多崇尚自身的力量,极少会请人相助。因为这样即便是赢了也不光彩。

    沉默了片刻,拓跋罗道:“曲姑娘…开玩笑的吧?”

    楚凌坚定地道:“我,我是认真的。”

    “何以至此?”拓跋罗劝道,曲笙获胜的可能性并不比谷阳大多少。首先大将军肯定不能助曲笙出战,否则那就不是帮忙而是倚强凌弱了。

    楚凌一脸严肃,微抬起下巴傲然道:“为了我自己和我师父的荣耀,公主殿下,请接受我的挑战。”

    谷阳公主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她显然还没有傻彻底。

    众人沉默地看着两人,纤细美丽的中原少女身形挺直,神情坚毅犹如一朵骄傲而美丽的花朵。而另一边的谷阳公主却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再也撑不起她身为公主的骄傲。即便是再有人相助,其中一场对决也是她无法避免的。曲笙若是愿意的话,甚至可以直接在擂台上弄死她。

    两相比较,高下立见。

    有人为曲笙的骄傲喝彩,有人为貊族贵女的相形见绌而失望。

    拓跋罗叹了口气,侧首看身边的拓跋胤。

    拓跋胤淡然道:“这种事情全凭自愿,大哥看我做什么?”显然是不想管了,拓跋罗只得道:“我先入宫禀告父皇。”

    “大皇子不必了。”外面传来一个男声,众人在一次往外面看去,就见到宫中侍卫簇拥着几个人快步走了进来。为首一人正是拓跋兴业,跟在拓跋兴业身边的是北晋皇身边的近侍。

    那近侍道:“大皇子,陛下口谕,同意曲姑娘向谷阳公主挑战。”

    拓跋罗一愣,“父皇怎么这么快……”皇宫距离拓跋胤的府邸并不远,但是也绝没有快到这个地步。看看眼前的近侍,拓跋罗眼底突然闪过一抹了然,“我明白了,不知父皇还有何吩咐?”

    近侍道:“陛下说,马上就是大皇子的婚期了。挑战就定在大皇子婚后七天,也让曲姑娘和谷阳公主有时间做准备。不知公主和曲姑娘以为如何?”

    楚凌拱手,“多谢陛下。”

    谷阳公主咬着牙不说话,那近侍也不等她,只当她没有话要说。恭敬地对众人拱手告辞,又对拓跋兴业道了声告退便带着人走了。

    “师父。”楚凌凑到拓跋兴业面前,小声叫道。

    拓跋兴业看着她,“你倒是能耐,出一趟门就弄出这么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幸好这两年你都不太出门,不然是不是早就把上京给捅穿了?”楚凌对他做了个鬼脸,赔笑道:“师父,徒儿错了。”

    “哪儿错了?”拓跋兴业问道。

    楚凌道:“徒儿应该修身养性、打不还手、骂不还手、忍得辱中辱,方为人上人。忍成大神龟,祸害遗千年!”

    话音未落,拓跋兴业就抬起了手来。楚凌连忙抱住脑袋蹿到了拓跋兴业打不着的地方。

    但是拓跋兴业要拍她,怎么会让她躲过去?转眼间拓跋兴业就到了她的跟前,仿佛两人根本没有移动过位置一般。一只大手缓缓地在她头顶上拍了一下,并不痛。拓跋兴业沉声道:“做的不错。”

    楚凌愣了愣,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师父……”

    拓跋兴业轻哼一声,“既然你自己决定了,若是输了……”

    “师父打断我的腿?”楚凌道。

    拓跋兴业眯眼道:“三年之内你就不要出门了,什么时候我觉得你的修为能见人了再出来。”

    “是,师父。徒儿遵命!”

    搞了好大一场事,楚凌心旷神怡地回了家。刚一进门,似曾相识的一幕就在眼前展现了。看到朝自己奔来的雅朵,楚凌心中暗道:“现在退出去来得及吗?”

    “笙笙!”

    见她一副想要开溜的模样,雅朵厉声叫道。

    楚凌立刻站住,笑容甜美地看着雅朵,“阿朵,有话慢慢说。”

    雅朵怒道:“还慢慢说!你怎么…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你又去招惹谷阳公主干什么?”

    楚凌无奈地摊手道:“阿朵姐姐,不是我招惹她,是她招惹我啊。这种中二狂躁症患者,不给她一下狠的她只会变本加厉的欺负你。”雅朵皱着眉头,有些着急地道:“但是她毕竟是公主,万一……”

    “没有万一。”楚凌道,“北晋皇室若是还要脸的话就不会太过分了。就算私底下做什么,我也不是泥捏的啊。倒是你,要注意安全才是真的。”

    雅朵点头道:“你放心,我这几天哪儿都不去。”

    楚凌看着她担忧的神色不由轻叹了口气,“跟我在一起,总是让你提心吊胆的……”

    雅朵摇头道:“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怎么活。有个担心的人总比没有好。况且…这两年若不是有你,我哪里会这么安生?”叹了口气,雅朵道:“谷阳公主打不过你,肯定会找人帮忙的。你怎么办?是不是要请大将军帮忙找几个人?”

    楚凌叹气,“师父让我自己解决。”

    拓跋大将军的原话是,有本事惹祸就要有本事自己解决,身为师父他只保证给她留口气。

    这师徒情也是没谁了,说好的护短呢?说好的师恩如山,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呢?

    “那…那怎么办?”

    楚凌笑道:“没事儿,喏,帮手不是来了么?”

    “笙笙是在说我么?”君无欢的声音从墙头上传来,雅朵有些惊讶的看着突然从墙头飘然落地的俊美公子,“长离公子?”

    楚凌瞥了君无欢一眼,“你引来的麻烦,难道还打算置身事外?”

    “怎敢。”君无欢笑道,眼神却有些冰冷,“这位谷阳公主,倒是被金禾皇妃宠坏了脑子了。笙笙想从谷阳公主身上要些什么彩头,不如说出来让我替你参详一下?”

    楚凌道:“人家对你一片痴心,长离公子这样是不是太狠心了?”

    君无欢道:“我何时给了笙笙,我是个多情之人的错觉?”

    楚凌认真地点头道:“也对,长离公子一向都是心狠手辣。”

    君无欢轻咳了一声,道:“笙笙,这话有些过了。在下…自问还是……”

    “还是什么?心慈手软?端方君子?”楚凌好奇的问道,脸上却分明写着:你自己信么?

    君无欢无奈,好吧,他自己也不信。但是笙笙对他的印象好像有点问题,回头一定要想办法更正一下才行。

    “就算有我也还差一个,另一个人选笙笙心里有数了么?”君无欢问道。

    楚凌也有些犹豫,蹙眉道:“我还在考虑,你觉得…玉小六行不行?”

    君无欢摇头,“笙笙太小看北晋皇室了,玉六武功不错,但是只怕还差了一筹。如果笙笙没有别的人选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

    楚凌挑眉看着他,“洗耳恭听。”

    君无欢笑道:“拓跋胤。”

    “……”你在开玩笑么?让拓跋胤帮我怼他亲妹子?我跟拓跋胤关系有这么铁么?

    君无欢浅笑道:“拓跋胤和拓跋罗跟金禾皇妃一系的关系不太好,我有七成把握谷阳公主会请百里轻鸿出战。另外,就算拓跋胤不肯,拓跋罗也会让他答应的。”

    “为了我师父?”楚凌蹙眉道。

    君无欢道:“不然,笙笙以为大将军为什么特意跟着传旨的近侍走一趟四皇子府?”

    “……”师父你老人家也太含蓄了,这样容易让我忽略你的师徒情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