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6、秦殊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离开茶楼之后都还有点回不过神。

    楚凌不是没有收过别人的礼物,事实上她是一个不怎么拘泥小节的人。所以别人诚心送她礼物的话如果关系好她多半都会收下,最多记下来有机会的时候补一份回去。若是关系特别亲密的,自然更不用斤斤计较这些事情了。

    但是君无欢不一样,他送的礼物更不一样。

    君无欢并不是一个不知道掌握分寸的人,哪怕他真的是一个男女关系上的白痴,人和人之间交际的分寸他也是掌握的十分精准的。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轻易赢得任何人的好感,绝不会让人感到尴尬,绝不可能出现这样送出如何不合时宜的礼物的情况。除非,君无欢是在演戏或者想要试探什么。

    当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俩,自然不存在演戏的问题,而且她也看得出来君无欢是真的想要她手下的而不是想要对外表示出长离公子对曲姑娘一往情深的假象。但正是因为如此,反倒是更不能收了。抬头幽幽望天叹了口气,“本姑娘当真是魅力无边啊。”

    君无欢是一个相处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的人,也是楚凌这几年来除了雅朵和拓跋兴业外最亲近的人。可能比起雅朵和师父,她跟君无欢的关系还要更加密切一些。因为君无欢知道很多她不好告诉雅朵更不能对师父坦白的秘密,也因为她最早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君无欢是最先对她友善与她一起出生入死的人。

    但是,她确实并没有准备在这个乱世谈一段荡气回肠的乱世情缘。而君无欢,她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对她有了深厚的感情,还是只是单纯的一时心动。

    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如果失去君无欢这个朋友,她可能会有点惆怅。

    心中烦躁,楚凌没有直接回家也没有去大将军府。而是策马出了城,一路往上京西北方向而去了。纵马驰骋了将近一个时辰,来到了一处苍柏森森的树林外。将马儿拴在林边的树上,楚凌便举步踏入了林中。一路前行,树林深处豁然的开朗伫立着一座庄子。这庄子修建的并不精致华贵,颇有几分古朴之风。如今虽然已经入秋,庄子周围却依然是花团锦簇百花争艳。在庄子的深处有两处温泉,让这整个庄子的温度都比别处高了两分。再加上庄子主人打理得当,即便是冬天这里也能看到鲜花盛开。

    楚凌一路进去并没有被人阻拦,远远地就看到一颗桂花树下一个人正倚靠着树干拿着一壶酒自斟自饮。

    树下的男子看上去二十五六左右,面容白皙如玉带着几分风雅的意味。眉宇间还有几分略微的忧郁,被淡淡的桂花和酒香晕染的越发的醇厚轻悠。楚凌从未见过比他更具有文人风采的男子。君无欢固然更加俊美,也同样温文尔雅,但是却难免多了几分锋利和锋芒,与眼前这人仿佛温玉一般温润内敛的气质截然不同。

    “曲姑娘,你来了。”篱笆围成的院门口,一个小厮看到楚凌到来面上却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欣喜。楚凌看了一眼树下的男子微微挑眉道:“你们家公子怎么了?”

    小厮无奈地叹了口气,眉目愁苦,“公子这几日心情不太好。”

    楚凌了然地点点头,“我方便进去么?若是不便我改日……”

    “方便!公子说曲姑娘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快请进。”小厮连忙道,一副生怕楚凌真的离开了的模样。楚凌有些好笑,却也能理解这孩子的担忧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举步走了进去。

    树下的人身边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酒瓶,显然是喝了不少酒。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也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听到脚步声,便抬起有些惺忪的醉眼看了过来,不由挑眉一笑,“是你啊,怎么想到今天过来?”

    楚凌走过去在不远处站定,微微扬眉道:“你还没醉?”

    男子有些无奈地苦笑,“这年头…想要求一醉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难得你来,那就不喝了,跟水没什么两样。”说罢,当真往身后一抛,手中的酒壶在他身后不远处怦然落地,酒香四溢。

    楚凌在不远处的石桌便坐了下来,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男子站起身来朝着楚凌走了过来,喝得有些多了他走路的时候也有些摇摇晃晃的,却始终没有如楚凌希望的直接一头扎在地上。走到楚凌对面坐了下来,男子轻叹了口气,“难得笙笙来看我,我却如此失礼,实在是抱歉得很。”

    楚凌摆摆手道:“是我不请自来,怎么?打扰殊公子伤春悲秋了?”

    男子仿佛被噎了一下,望着楚凌半晌没有说话。定定地望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道:“有时候,我真是羡慕笙笙。”

    楚凌挑眉,仿佛不明白他在羡慕自己什么。男子道:“好像从来没有见过笙笙伤心绝望的时候。”

    楚凌沉吟了片刻道:“我又不是木头,自然也是会伤心难过的。不过绝望么…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只要还活着,还有一分的希望,就没有必要那么快绝望。也许什么时候就峰回路转了呢。”

    男子笑了笑,有些懒懒地靠着桌子道:“笙笙没事也不会来我这个荒凉的地方,可是遇到什么事了?”

    楚凌一怔,耸了耸肩道:“没有啊,突然想起来好些日子没来探望过你了,就过来看看呗。”

    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可是听说,长离公子和曲笙姑娘好事将近了啊,你竟然还有空来看我?”

    楚凌险些一口茶噗出来,连忙放下茶杯看着对方,“秦殊,我说你这是从哪儿来的消息,这是不是超前的有些过分了?”

    “这么说没有?”叫秦殊的男子道。

    楚凌道:“自然没有。”

    秦殊道:“连长离公子都看不上,笙笙的眼光很高啊。”

    楚凌摇头道:“这不是看不看得上的问题,我近期也没有成婚家人的打算,就是我师父那关也过不去啊。而且,我看君无欢也未必就真的有那个意思。对了,说起来你们俩都是西秦人,你认识君无欢么?”

    秦殊摇了摇头道:“不认识,长离公子少年时便行走天下,我却常年都在王城之中见不到几个外人,哪里能认识?”

    楚凌有些遗憾,道:“那倒是可惜了,我觉得你们应该会很聊得来。”

    秦殊不置可否,问道:“按说笙笙的年纪也该成家了,为何会有那样的想法?”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所以说,在这一点上我就特别不喜欢你们西秦人还是天启人,好像女子不成婚不嫁人就不配活下去一样。若是太平盛世我也懒得跟你胡扯这些,反正你们也听不进去。但是如今这个世道,嫁人有什么用处?一个不小心还不是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这世上的女人若是将努力嫁人的那份心思放一半到让自己变强上,日子也不会这么难过了。”

    秦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楚凌,“笙笙这想法很有趣。”

    “我谢谢你。”楚凌没好气地道,“至少你没说异想天开,狂妄放肆之类的狗屁。”

    秦殊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有什么资格说你呢?”

    楚凌看着他,有些歉意地道:“尽让你听我这些废话了,你最近怎么样?”

    秦殊道:“就这样,还能如何?”

    楚凌劝道:“你也不要总是窝在这里,有时候不妨出去走走。北晋皇不是没有限制你的自由么?”秦殊摇了摇头,但笑不语。楚凌蹙眉,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是因为大皇子大婚,西秦也会有人过来吗?”

    秦殊苦笑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楚凌摇头道:“西秦的事情也不是你的错,何必如此自苦?”

    两人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楚凌皱眉站起身来,“我出去看看。”这地方虽然看着不起眼,实际上内外都有重兵把守的,一般人轻易进不来更何况是在外面闹腾。

    秦殊正要开口,之前守在外面的小厮已经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公子,外面……”

    “给本公子滚开!”小厮话未说完,门口就传来一声爆喝,打断了他的话。院门口,一个穿着绛紫色锦衣的少年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院子里突然一片安静,那少年进来之后也没有继续发作而是双目圆瞪着眼前的温雅男子。

    秦殊轻叹了口气,挥手道:“槐安,你先下去吧。”

    小厮担心地看了看自家公子,才有些忐忑地退了出去。

    楚凌思索着自己是不是也出去比较好,但是看着那少年一副随时都要准备咬人的模样,秦殊也没有赶她的意思,便沉默地留了下来。

    那少年瞪着眼前的青年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约是眼睛有些酸了才终于轻哼了一声,咬牙道:“秦殊,看来这几年你过的很好啊。父王母后若是泉下有知,想必也会十分欣慰!”只是那咬牙切齿地语气,显然是一点也不希望他的父王母后泉下欣慰。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注意哦,明天要准备上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