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5、婉拒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好奇地看着放到自己面前的两个盒子,等到两名少女退下了方才问道:“这是给我的?”

    君无欢点头笑道:“自然。”

    楚凌打来盒子,里面果然装着一套衣衫。那是一件浅蓝色的绣着金色花纹的衣衫,完全纯粹的中原女子服饰。貊族入关之后并没有要求统一穿着貊族服饰,但是上京皇城中原本的天启贵女们却还是纷纷穿上了貊族的衣裙。或许这些衣服对她们来说并不那么符合她们的审美,甚至一开始让她们觉得无比的不自在,但是显然很多事情都比审美重要得多。

    至于楚凌倒是真的不太在意这个,而且她日日练武,貊族的衣衫窄袖短裙,倒是更方便一些。基本是属于雅朵给她什么她就穿什么的状态。楚凌有些好奇地挑起这件衣服,之前她还在给谷阳公主科普那件衣服的料子珍贵,但是一入手她就知道她手里这一件比起那一套冰丝缎只会更贵绝不会更便宜。

    不说那不知如何染织而成的颜色,别说是在北晋就是楚凌前世见过各种各样或天然或工业合成的染料也极少见过如此美丽的蓝色。这蓝色并不如何耀眼,却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银光,看上去让人觉得静谧而美丽。但是上面金丝绣成的花样却又让这一份静谧多了几分炫目和尊贵。楚凌挑起来,发现那金丝绣的是牡丹花团和云纹金边。展开之后更能看出来这身衣服是何等的贵气堂皇。

    楚凌微微蹙眉,道:“这个…这么贵重的衣服,怎么好意思让你送我?”

    君无欢微微挑眉,“笙笙怎么知道这衣服贵?”

    “……”我有眼睛。

    君无欢看着楚凌蹙眉地模样不由笑道,“碰巧得到了一些还不错的东西,若是卖出去或者送给别人用难免糟蹋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做成让我顺眼的东西送给让我顺眼的人。”

    楚凌无语,“让长离公子顺眼真是荣幸之至。”

    君无欢道:“原本我觉得笙笙更适合红色,不过如今在上京皇城里也不好太张扬了。这蓝色也不错,我保证,普天之下只此一件。”

    “哦?”楚凌把玩着金丝腰带好奇地道。君无欢道:“笙笙要是喜欢,我那里还剩了一匹布,回头我让人给你送过去。这料子虽然没有那些所谓的名贵绸缎有名气,但却是用极北之地一种植物的茎经过千百次的锤炼揉制之后编制而成的,织成的时候又在里面加入了银雪丝。冬暖夏凉,虽然做不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程度,但是寻常的刀也是很难划破的。”

    楚凌咋舌,越发觉得手里的衣服有点重了。不怪她没见识,从来都是大多数时候穿制式服装,少数时候买的也是批量生产的衣服的血狐同学哪里见过这样的高端定制?

    楚凌有些好奇地道:“难道这缎子原本就是蓝色的,我还从未见过染的如此漂亮的颜色。长离公子有这一样秘方就足以敛财无数了。”这个时代的染织技术已经是不错了,但是毕竟是有技术和原料限制的。即便是皇室女眷身上,楚凌也没有见过染得如此漂亮的颜色。

    君无欢摇头笑道:“那倒不是,是早两年我手下的师傅研究出来的,只是在染料里加了一些特殊的东西而已。”

    楚凌犹豫了一下,“什么?”总觉得不该问这个问题。

    君无欢将另一个盒子推倒楚凌跟前打开,里面躺着一串手链。一串颜色大小都一般无二的珠子静静地躺在盒子里。半透明地珠子里仿佛又水光在流动一般。虽然颜色比衣服更淡了一些,却让人觉得更加的美丽。手串旁边是一支发钗,发钗上是一颗更大一些的圆润珠子,泛着蓝盈盈的光芒被金丝攒成的花儿环绕着。仿佛并不十分精巧,却让人有些移不开眼睛。

    楚凌脑海中灵光一闪,“这是…鲛珠?”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虽说得了一盒鲛珠,不过能用的也只有这一些罢了。”

    “剩下的……”楚凌问道。

    君无欢对她一笑,“都碾碎了磨成粉了。”

    楚凌指了指跟前的衣服,君无欢关心地问道:“笙笙不喜欢?”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敢穿。”穿这么一件衣服出去,被人知道了会被打死的吧?

    君无欢不由失笑,“笙笙言重了,再如何也只是一件衣服罢了。”

    楚凌撑着下巴打量着对面地男子,“君无欢,你这样我会觉得你在追我啊。”

    君无欢一怔,为楚凌地大胆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是倾慕曲笙姑娘啊。”楚凌摇摇头,抬手将盒子盖上了,道:“长离公子啊,无功不受禄,这种价值连城的宝贝还是不要随便送人比较好。你这样,会吓到人的啊。”

    君无欢望着她不语,楚凌正色道:“我知道长离公子富甲天下不在乎这点钱,我也不是矫情故作清高,但是…这个真的不妥。”

    君无欢默然,他是聪明人当然明白楚凌说得不妥并不只是指送这两件礼物不妥。

    她是在婉拒。

    君无欢有心想要解释,但是半晌也没想出来要解释什么。一时间气氛倒是平添了几分尴尬。

    过了一会儿,楚凌还会率先站起身来跟君无欢告辞了。

    君无欢望着空荡荡的门口沉默了许久,伸手掀起桌上的盒子看了一会儿又重新盖上了。

    桓毓从外面走进来,见君无欢独自一人作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看到桌上的盒子不由好奇道:“咦?这不是…君无欢,你改变主意了,打算送给我?我就跟你说嘛,这种宝贝在北晋这种地方根本无法体现它的价值,还是让我带回南方比较好。”

    君无欢淡淡地扫了一眼桓毓,桓毓只觉得头顶发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北方就是冷啊,这才秋天就感觉该多添几件衣服了。

    “你说送姑娘东西一定要说清楚它的价值,这样人家就会喜欢了?”君无欢问道。

    桓毓得意洋洋地道:“这是自然,你不说清楚就算你送了个价值不菲的宝贝万一遇到个不识货的也可能当成不值钱的破烂啊。我跟你说,在这方面你就真的不如本公子精通了。我这第一风流公子的称好可不是白来的。”

    君无欢不以为然,“给你封号的人,你给人家塞了多少钱?”

    桓毓立刻一噎,愤愤地瞪着君无欢。君无欢目光冷飕飕地看着他,“既然你说的这么有用,阿凌为什么不肯收?”

    桓毓愣了愣,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手指头颤了颤道:“你…你这是想要送给凌姑娘的?”

    君无欢看着他微微扬眉,那表情似乎在说,难不成是给你的?桓毓一时间神色复杂又纠结,好半晌方才轻咳了一声,下定决心要挽回自己风流公子的称好。一本正经地道:“这个…长离公子,你做生意的时候你给别人一两银子,别人送你一百两银子的货,你相信吗?你觉得他会天天送你一百两银子吗?你觉得这生意做得长久吗?”

    君无欢蹙眉道:“这不是做生意。”

    桓毓叹了口气问道:“我问你要这东西,你为什么不给我?”君无欢淡然道:“我为什么要给你?”桓毓公子摊手道:“所以呀,你为什么要送给阿凌姑娘?咱俩好歹还有十几年的交情吧?我还答应赚了钱分你一半儿呢,你都不肯。你跟凌姑娘认识也不过两年,说交情…也没深到哪儿去吧?你突然送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要是回头你耍无赖说收了你东西就是你的人了怎么办?”

    君无欢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眼刀,“我没你那么龌龊。”

    桓毓公子磨牙,本公子好心帮你解答疑难,你竟然还敢说本公子龌龊!

    “君无欢,你没傻吧?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自己难道想不到还我问?”桓毓翻着白眼,没好气地道:“话说,你到底为什么会想到把这些东西送给阿凌姑娘啊。”

    “本来就是为她做的。”君无欢道,“不送她送谁?”

    桓毓还想要挤兑他几句,君无欢却已经对他毫无营养的大脑毫无兴趣了。抬手道:“行了,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桓毓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兴致勃勃地道:“我也觉得你没那么傻,这么说…你真的对人家凌姑娘……”

    君无欢蹙眉道:“还没到那个地步。”

    “哪个地步?”连这种价值连城的东西都说送就送,还没到那个地步?那到了那个地步君无欢打算送什么?送命吗?

    君无欢道:“阿凌跟别的女子不一样。”桓毓赞同地点头,“看出来了,这世上比她胆子还大的姑娘估计还没出生。”回想两年前,他差点被楚凌吓死好么?倒是君无欢很是淡定地派人去给她扫尾,难不成是因为这两位的想法都异于常人,所以才看对眼了?

    君无欢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阿凌想必也是。”

    “所以?”桓毓道。

    君无欢凝眉道:“或许,哪一天阿凌愿意告诉我她的秘密,而我也能告诉她我的秘密的时候。”

------题外话------

    今天又是霸总错误打开方式的一天呢。

    我当你是知己好友,你却开启霸总模式想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