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3、找茬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兴业听了楚凌的禀告,也不由地愣了半晌。楚凌偷觑了师父的脸色,琢磨着师父是不是也被南宫御月那蛇精病给吓着了。

    “师父?”

    拓跋兴业回过神来,道:“我知道了,不用担心。”

    真的不用担心么?

    “那个…国师,不会真的来刺杀师父吧?”楚凌有些担心地问道,拓跋兴业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这两年我还想着,你整日被我拘在家里不出门,连桃花都看不到一朵,倒是没想到这一来就是两朵。”

    楚凌震惊:师父,您老人家竟然真的关心过我的桃花?

    拓跋兴业淡定地道:“修心也是武道修炼的必要过程。”

    楚凌犹豫了一下,问道:“师父,您老不会是在暗示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吧?”她这位看起来有点古板的师父思想竟然这么前卫?拓跋兴业道:“你若是能做到,为师倒是深感欣慰。武学之道,境界越高心境就越重要。感情也是一般,要么你一辈子不沾情爱不损心境,要么就在红尘中打滚,万物不萦于心。不过为师还是觉得后者更妥当一些,无垢虽然至纯,却易被尘埃所污。”

    楚凌一脸怪异地看着他:师父,你老年轻的时候到底祸害过多少姑娘?或许是被楚凌诡异的目光看得不自在了,拓跋兴业眯眼看着她,“想什么呢?”楚凌连忙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没有,师父您老人家的指点徒儿铭记于心,片刻不敢或忘。”

    拓跋兴业也不追究,点头道:“南宫御月那里你不用担心,他虽然是个疯子,但是…却是个清醒的疯子。他知道什么人可以动,什么人不可以动。”

    清醒的疯子?楚凌微微挑眉思索着拓跋兴业这话的意思。

    拓跋兴业也不管她,直接挥手让她回去了。

    因为大皇子即将大婚,以及国师大人出关,最近整个上京皇城都处在一种喜庆祥和的气氛中。雅朵也每天精神百倍地忙进忙出,据她说,因为大皇子的婚事如今她铺子里的生意都好了许多。楚凌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让一个小姑娘养着已经很不成体统了。如今雅朵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她自然还是要去看看的。

    雅朵的铺子距离大将军府不远只隔了两条街,虽然她是天启和貊族的混血,又无父无母,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雅朵是曲笙的姐姐,而曲笙背后却是拓跋大将军,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人会想不开去找她的麻烦。

    只是今天楚凌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嘈杂声不由皱起了眉头。

    “啊呀,笙姑娘,你怎么来了?”迎上来的是店里的一个伙计,他虽然是天启人一口貊族话也说得十分顺利。楚凌好奇地看了一眼里面,问道:“里面怎么了?”

    伙计不由垮下了脸,回头看了一眼里面靠近了曲笙低声道:“有人来找麻烦。”

    楚凌皱眉道:“阿朵在么?怎么不派人回来告诉我?”

    伙计道:“小姐在呢,小姐不让我们去打扰姑娘你。”

    “胡闹!”楚凌没好气地道,快步走了进去。

    原本宽敞的铺子大堂里有一大半都挤满了人,熙熙攘攘十几个让人一进去就觉得头晕。幸好当初阿朵买铺子的时候选了个大的,不然一下子装这么多人别人连立脚的地方都要没有了。

    一个穿着玫红色锦衣的少女正带着一群人跟雅朵对峙,雅朵此时脸上的神色也有些不太好看,皱眉看着那姑娘道:“这位小姐,我们用的料子都是从南方过来的,宝石也都是西域来的,你这样无理取闹未免太过分了。”

    那少女显然并不觉得自己过分,轻哼一声道:“南方过来的了不起么?那些南蛮子能有什么好东西?哦,对了你好像也是南蛮子生的。还有这宝石,你说是从西夜来的最极品的宝石?我怎么觉得这还不如我镶嵌在鞋面上的大?你们说是不是?”

    跟在她旁边的一群也是贵族少女装扮的女子纷纷笑着应和起来,“可不是么?这么小的东西也好意思说是极品。”

    “就是啊,这家店该不会是卖假货的吧?”

    “南人蛮子生的就是没有好东西,仗着有拓跋大将军撑腰就敢糊弄咱们……”

    雅朵气得浑身发抖,这两年她也跟不少貊族人打过交道。虽然那些人对她都不算多么友善,但是日常的不友善和故意找茬她还是分得出来的。雅朵咬牙道:“既然几位看不上我的东西,就请去找你们看得上的。我们不奉陪了!”

    一个少女高声道:“你卖假货给我们就想这么算了?”

    “我没有卖假货!”雅朵咬牙道。

    那红衣少女冷哼一声道:“我说你有你就有,还敢顶嘴!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这家破店给砸了!”

    “谁要砸店啊,这么大口气,真是吓死我了。”一个略带冷意的女声悠悠传来。众人皆是一愣,纷纷回头才看到不知何时一个蓝衣少女已经站在了距离他们不过几步远的地方。大约是他们吵的太投入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她是什么时候靠近的。

    “笙笙,你怎么来了?”雅朵看到楚凌也松了口气。

    “你就是曲笙?!”那红衣少女厉声问道。

    楚凌打量了那少女两眼,懒懒地嗤笑了一声道:“我当是哪家穷鬼买不起东西来闹腾呢,原来是冲着我来的啊。既然是找我,直接来便是,跑到这里来闹什么?”

    “你说什么?!”

    “你说谁是穷鬼?!”

    几个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对面的几个贵族少女纷纷怒瞪着楚凌一副想要扑上来的模样。

    楚凌挑眉,走到之前被她们一行人批判的一无是处的东西面前。纤细的手指轻轻勾起盒子里的衣服,笑道:“阿朵姐姐,你不跟他们讲清楚这衣服的来历,回头她们弄坏了赔不起你,你岂不是亏大了。”

    雅朵有些郁闷地道:“她们根本不听我说话。”

    雅朵一直觉得自己口舌算是不错了,但是现在才知道自己并没有笙笙给她讲故事的时候说的那些舌战群儒的高人的本事。几个人围着她就吵得她头晕目眩了。

    楚凌笑看了那几个少女一眼道:“这是江南的紫绡冰丝缎,由最出色的缂丝工匠照着名家所绘制的图像织就的。跟你们身上的衣服比起来,这件衣服的料子,得一根丝一根丝的算钱。还有,这上面缀着的宝石。各位,谁告诉你宝石越大就越好了?这是西夜国王室专用的极品红宝石,你们头上那一堆加起来也比不上它一颗的价值。”

    “你…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有人不服气地道。

    楚凌不以为意,淡定地道:“我又没有求你信。只是你们最好别乱碰,碰坏了…你们赔不起。”

    那红衣女子气得发抖,“你敢看不起我!不就是一件破衣服么?还有本姑娘买不起的?”

    楚凌对着她和善地一笑道:“哦?承惠一万三千两,谢谢。”

    “一件破衣服你敢要一万三千两!”

    楚凌对她露出一笑,点头道:“嗯,我敢。怎么样?”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红衣少女怒道。

    楚凌悠然道:“谷阳公主嘛,公主殿下难道是嫌太便宜了。没关系,我知道有钱人都是只卖贵的,不买对的。你看着随便再加一点也行。”

    “曲、笙!”红衣少女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楚凌,“你故意的!”

    “说得好像谷阳公主不是故意来找麻烦的一样。”楚凌淡淡道,目光从跟在谷阳公主身后那一群贵族少女身上扫过,淡淡道:“不知道公主一大早带着这群人来找我麻烦,是为了什么事?”

    谷阳公主轻哼一声道:“听说你最近跟长离公子走得近?”

    楚凌漫不经心地点头道:“那又如何?”

    谷阳公主道:“长离公子是本公主选的驸马,识相一点就给我离他远一点。”

    楚凌眨了眨眼睛,“驸马啊…看来回头要去恭喜一下陛下和金禾皇妃喜得佳婿了。嗯,择日不如撞日,正好今天进宫去看看阿赞,就现在去吧。”

    说完,竟然当真就转身要往外面走去。

    谷阳公主愣了楞,回过神来才连忙叫道:“你站住!”

    楚凌轻笑一声,“你说站住就站住,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给我站住!”谷阳公主飞快地几步上前,将楚凌挡在了门口不让她出去。

    楚凌靠近了她,轻声道:“公主啊,好好一个公主乖乖在宫里作威作福等着陛下和皇妃给你找个好夫婿就行了,学什么别人追求真爱?最要紧的是,人家压根对你半点意思都没有,你这样让人很困扰啊。”

    “你胡说!”谷阳公主咬牙道。

    楚凌伸了个懒腰,“以君无欢的身份,如果他真的对公主殿下情根深种,就算金禾皇妃不愿意,陛下想必也乐意跟他结个亲的。毕竟,用一个女儿笼络一个富甲天下的财神还是值得的。请问,他愿意娶你吗?”

    在北晋,外族总归是被人看不起的。比起君无欢,金禾皇妃肯定希望谷阳公主能嫁给一个貊族权贵。同时,北晋皇也不会逼迫君无欢娶自己的女儿,毕竟成婚是结亲不是结仇。如果君无欢一气之下直接放弃北晋的产业投向天启,不仅北晋的经济会一团糟,还会给天启增加一个强大的助力,给自己弄出来一个敌人。

    谷阳公主恨恨地瞪着楚凌道:“我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人得到!你就是仗着这张脸勾引长离公子的,我毁了你这狐狸精的脸!”



------题外话------

    啦啦啦~看到很多人还是不清楚男主是谁,这里统一回答一下哈,男主就是无欢公子哦。我的文文男主还是很好猜的哈,不存在前半部分男二后半部男一。

    ps:预计五号上架哦~(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