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1、一言难尽的姻亲关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罗亲自陪着乌延公主来赏花散心,还带上了弟弟和弟媳,可见拓跋罗和北晋皇对这位未来大皇子妃的看重。但是同时又带上了陵川县主和县主,这操作楚凌就有些看不懂了。看来是这位陵川县主拉着百里轻鸿来秀恩爱的。这两年楚凌发现,这位陵川县主一直经常沉迷于跟百里轻鸿秀恩爱的游戏中。而且对企图靠近百里轻鸿的雌性生物都带着几分敌意。

    所以楚凌很是识趣地准备告退了,“我们就不打扰诸位赏花,这便先行告辞了。”拓跋罗笑道:“曲姑娘言重了,既然有缘遇到了,何不一起?”

    楚凌在心中再次感叹:她还是觉得这位大皇子比起貊族人其实更像是个天启人。不过对于身居高位却还是能待人以礼的人,总归是不会那么让人讨厌的。楚凌侧首去看君无欢:是你要出来的,你自己解决。

    君无欢笑道:“只怕要谢过大皇子的好意了,方才的事…在下还是先送笙笙回去得好。大将军那里也需要交代。”众人这才想起来,方才那位国师大人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了曲笙一掌,如果不是君无欢及时挡住了,以曲笙如今的武功只怕难免要受重伤。

    拓跋罗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国师和大将军确实有些不对付,今日这事…曲姑娘受惊了,改日在下一定亲自向大将军赔罪。”

    曲笙有些好奇,“那位国师,跟我师父有仇?”

    拓跋罗摇摇头道:“有仇倒是算不上,三年前在父皇跟前大将军驳回了国师的提议。之后国师向大将军挑战,不慎落败罢了。”

    这是在告诉楚凌,这位国师…他记仇。

    不慎落败什么的,只怕是拓跋罗照顾那位国师的面子。楚凌现在确实打不过他,但是这一年多来她轮番和一流高手交手,眼力比起从前更上一层楼。那位国师跟君无欢交手头都胜负难料,更何况是拓跋兴业。

    眼珠子转了转,楚凌琢磨着回去一定要跟师父打听一下这人。

    就算你很符合我的审美,也不能抵消这一掌之仇!

    君无欢很快拉着楚凌和桓毓告辞了,留下身后的三对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贺兰真有些兴致勃勃地道:“这位…姑娘,很有趣。”拓跋罗看了她一眼,道:“曲姑娘是大将军的亲传弟子。”

    贺兰真既然是被派来联姻的公主,自然也不傻。了然地点头道:“我觉得我可以和她做朋友。”

    站在旁边的四皇子妃笑道:“这位曲姑娘可没那么容易交往,这两年在上京城里几乎都看不到她的踪迹。最近倒是时不时看到她跟长离公子一处…看来大将军也中意君无欢。”

    拓跋明珠道:“这也说得过去,曲姑娘毕竟是天启人。将来若是嫁给寻常的貊族人家大将军的面上过不去,若是嫁给当权的大贵族家里,只怕是做不了这正妻之位,大将军定然也不会委屈了弟子。倒是长离公子…富甲天下,名震诸国。虽然是个西秦人,就连陛下都要给他几分面子不是么?有大将军在,想必君无欢也不敢欺负曲姑娘。”

    四皇子妃点头,“县主这话倒是有些道理,王爷,你说是不是?”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拓跋胤这时候却开口了,不过他只是淡淡地扫了拓跋明珠一眼,道:“妇人之见。”

    短短四个字却让拓跋明珠红了脸,就连四皇子妃脸色也有些难看。拓跋明珠自诩聪慧不凡,就连明王府的许多事情都能插手,如今被拓跋胤如此毫不留情地打脸,自然是不舒服的。她素来骄傲,既然不舒服自然要将面子赢回来,即便对方是皇子也是一样。

    拓跋罗微微挑眉,开口打断了拓跋明珠刚到了嘴边的反驳,笑道:“阿胤是怎么看的?”

    拓跋胤道:“拓跋兴业的弟子,为什么要考虑该嫁给谁这种无聊的问题?”

    拓跋明珠不服,“曲笙已经十六岁了,难道不该考虑。”

    拓跋胤呵了一声,平淡的语气中难得的带了几分嘲弄,“你以为拓跋兴业选的弟子跟你一样,只会想着怎么找男人么?跟你比起来,她倒是更像貊族人一些。”

    “你!”当年拓跋明珠怎么嫁给百里轻鸿的,在场的人除了贺兰真都是心知肚明。虽然拓跋明珠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却听不得人在她和百里轻鸿面前提起。

    拓跋罗也不训斥弟弟,只是笑着打圆场,“难得阿胤今天开口说了这么多话,看来是对曲姑娘印象不错。”

    拓跋胤思索了片刻,道:“资质卓绝,天赋惊人,还肯努力。若是专注武道,将来未必不会青出于蓝。”

    拓跋罗有些意外,显然没想到弟弟竟然对曲笙的评价这么高。虽然他跟曲笙的关系一直维持的相对友好,但其实绝大多数原因还是为了拓跋兴业。对于曲笙这个人拓跋罗关注的并不多。

    “轻鸿也跟曲姑娘交过手吧?你怎么看?”拓跋罗问道。

    百里轻鸿微微点了下头道:“大将军目光如炬,后继有人。”

    虽然夸得是拓跋兴业,却也间接承认了楚凌的实力。

    拓跋罗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几乎是同时拜师,阿赞就差的远了。”

    拓跋胤对自己的弟弟也毫不留情,“阿赞的资质差的太远了。”

    “……”

    另一边楚凌和君无欢桓毓坐上了回城的马车,一上了车桓毓就憋不住了,忍不住道:“南宫御月那个疯子怎么又出来了?”君无欢靠着马车上的靠枕闭目养神,方才接下南宫御月那一掌对他并非没有丝毫的影响。只是他脸色一贯不好又极其擅长忍耐,不只是拓跋罗等人就连拓跋胤和百里轻鸿都没有看出什么来。

    听到桓毓地话,君无欢方才睁开眼看了他一眼道:“都三年了,也该出来了。”

    “你没事吧?”楚凌看着君无欢,有些担心地问道。

    君无欢对她笑了笑,摇头道:“没事,一时情急岔了口气罢了。”

    “没事就好。”凌双手撑着下巴,好奇地道:“你们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位…北晋国师,到底是个什么人啊。貊族人怎么会容忍一个完全不像是貊族人的人当国师?”

    桓毓笑吟吟地道:“不用怀疑,南宫御月就是天启人。哦,也不对,他应该算是天启血脉多一些的貊族人。”

    楚凌不解地看着他,旁边君无欢道:“南宫御月是当年天启派出去与貊族和亲的南宫公主的后人。”

    “南宫公主?”

    君无欢点了下头,道:“当年貊族刚刚崛起的时候天启在关外还有一个劲敌是乌延部的前身蠡族人。当时天启为了消灭蠡族便将南宫公主嫁给了当时的貊族首领。可惜这位公主命不好,刚嫁过来不到半年貊族首领就战死了,她只得转而嫁给了新继任的首领。之后在貊族二十年,南宫公主生下了一子两女,貊族和天启也联手将蠡族打得几乎灭亡只得往北迁徙。”

    楚凌思索着,道:“貊族由此壮大,而南宫公主也已经年老色衰然后失宠了?”

    君无欢不由一笑,“笙笙通透。”

    楚凌呵呵,不,我只是看透了男人的本性。

    君无欢道:“南宫公主失宠了,貊族的王位自然落不到她儿子头上。甚至让她一儿一女因此丧命。但是她唯一剩下来的女儿却嫁入了当时貊族除了王室以外最强大的部落,因为有天启的暗中支持甚至险些危及了拓跋王族的地位。迫不得已,拓跋家只能向她赔礼,让继位者也就是北晋第一位真正的王者拓跋勒娶了她的女儿为大王妃,之后又一直与拓跋望族通婚。从此以后,这个部落一直都是貊族最强大的部落之一,即便是到了如今也依然是举足轻重的。而南宫御月,就是这个部落的族长的亲弟弟。按辈分,他要称呼南宫公主的女儿一声太祖母。他的母亲是北晋皇生母最小的妹妹,如今太后的亲外甥女。”

    楚凌忍不住揉着额头,“好乱…所以,南宫御月是北晋皇的亲表弟?”

    君无欢笑道:“他还是左皇后的亲哥哥,对了,他的貊族名字叫焉陀弥月。”

    这身世真是有点吓人,难怪那么嚣张就连拓跋罗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想起那一堆乱七八糟的关系谱,楚凌忍不住吐槽,“你不觉得,貊族人的姻亲关系实在是乱得一言难尽吗?”

    君无欢道:“你以为天启就能好到哪儿去么?最多也就是…天启同姓五服之内不能联姻,貊族倒是没有这个讲究。现在好一些了,早些年就算是堂兄妹联姻的也不在少数。”

    楚凌耸耸肩,搓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有这么好的家世,南宫御月不好好当个纨绔,怎么就成了你们嘴里的疯子了?另外,他应该是貊族血统更多一些吧?看起来怎么完全是个中原人?”楚凌问道。

    桓毓轻哼一声,道:“这个问题你最好别在南宫御月面前问。”

    楚凌眨巴了一下眼睛,我看起来傻么?

    桓毓没好气地道:“既然南宫御月出来了,你早晚也会知道的。还是现在告诉你免得你以后跟人乱问,被人宰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君无欢点了下头,表示同意桓毓的话。

    桓毓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道:“据说,南宫御月并不是焉陀家的血脉。是他母亲跟天启的使臣那什么…之后生下来的。”楚凌目瞪口呆,“还有这事儿?”

    桓毓耸耸肩道:“不好说,貊族内部一直传的沸沸扬扬。毕竟南宫公主跟南宫御月已经隔了好几代了,但是你看南宫御月的模样,明显就是像天启人更多一些。不过焉陀家的老人说南宫御月和当年那位嫁入焉陀家的公主长得有六七分相像。所以肯定是焉陀家亲生的。不过因为这事儿南宫御月小时候过得好像不太好,他母亲过世之后,太后便将他接到了身边抚养。”

    楚凌沉默了半晌,桓毓忍不住推了推她,“怎么不说话?”

    楚凌道:“不知道该说什么。”



------题外话------

    如果真是个冰山男神,五环怎么办呢?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