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0、南宫御月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恼怒的桓毓追着楚凌在花园里打了一架,最后两人几乎打成了平手才终于出了这口气。看向楚凌的神色也多了几分钦佩,“看来君无欢没骗我,果然是进步神速啊。”

    楚凌耸耸肩道:“你要是有个师父隔山差五的揍你,你也会进步神速的。这次你一走就是好几个月,是回天启去了么?”

    桓毓点头,“是啊,君无欢常年在上京,我自然要去天启那边看着。”

    楚凌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凉亭里休息地君无欢蹙眉道:“君无欢的病,其实在天启养着更合适一些吧?”

    桓毓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楚凌惊讶,北方毕竟气候环境都不太好,君无欢一直留在北方对身体并无什么益处。

    桓毓道:“你不知道吧,自从天启南迁之后,君无欢就再也没有去过了。我们当然也不知道到底是北方对他好还是南方对他好。”楚凌蹙眉思索着,天启南迁的时候君无欢也不过是个才十四岁的孩子而已,“桓毓公子真的是天启玉家的人?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桓毓挑眉道:“自然是真的,如假包换。怎么样?以后去南方尽管来投靠本公子。本公子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南朝的繁华。”

    楚凌并没有被他带偏,好奇地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桓毓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道:“我不告诉你。”

    “……”

    “两位若是打完了,就进来说话吧。”凉亭里,君无欢有些无奈地道。

    这两人打完了竟然还就聊上了,聊也就罢了还将他撇在一边不闻不问。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转身往凉亭的方向走去。

    “曲姑娘?”两人刚一转身,就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楚凌回头看过去,果然见到了几个熟人。

    拓跋罗,拓跋胤,百里轻鸿,身边还跟着拓跋明珠和楚凌只见过两次的四皇子妃以及一个穿着红色异族服饰的高挑少女。不过这些都不是楚凌注目的原因,让楚凌真正关注的是站在这些人身边却隔着几步,显示出明显的疏离的男子。那男子穿着一身黑衣,那款式像是天启的但是却并不像君无欢那样严谨。衣襟也只是随意的拢着,带着几分慵懒之意。

    但是他的人却完全不像他的衣着那么随意慵懒,整个人仿佛是一座毫无声息的冰山一般。俊美却有些缺乏血色的容颜上没有丝毫感情,就连那双乌黑的眼眸里也写满了对这个世间的一切的漠不关心。

    楚凌忍不住在心中吹了声口哨,“又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啊。上京皇城里美男子可真多。”

    “他怎么在这里?”旁边的桓毓忍不住皱眉,低声道。

    楚凌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问道:“你说谁?”

    桓毓压低了声音,道:“那个穿黑衣服的,别去惹他。”

    楚凌微微挑眉,“怎么?他是什么人?比我师父和君无欢还厉害?”

    桓毓摇摇头道:“这个倒不好说,他是北晋国师,非常得太后的宠信。”

    楚凌皱眉,“我以为他是天启人。”虽然身形修长,但是却并不相识北晋人的模样。

    桓毓正要说什么,那边拓跋罗等人却已经走了过来。拓跋罗率先笑道:“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曲姑娘,曲姑娘这是在赏花么?”

    楚凌点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众人,“大皇子今天好热闹,这位想必就是未来的大皇子妃了?”

    那红衣少女看了看楚凌,扬起下巴带着几分傲气地道:“我是贺兰真。”

    楚凌笑道:“我是曲笙,幸会。见过四皇子,四皇子妃,县主,县马。不知…这位是?”

    拓跋罗等人除了贺兰真目光都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片刻后拓跋罗才轻咳了一声,开口道:“这位…是国师,国师之前一直在潜修,今日才刚刚回京,曲姑娘没有见过。”

    楚凌眨了眨眼睛,你特么还是没说他叫什么啊。

    “见过国师。”

    国师确实很高冷,只是淡淡地瞥了楚凌一眼,道:“你是拓跋兴业的弟子?”

    声音低沉冷漠,没有丝毫的人气。

    楚凌觉得…冰山和冰山还是有区别的。从前她认识的那座冰山,虽然冰冷面瘫冷血,但人气还是有的,基本上是个活人。被她们惹急了,也是会嗖嗖甩冰刀子外加暴力镇压的。眼前的这个…别说人气,水蒸气都没有。看着就像是个假人一样,原本的十分绝色也变成了八分。

    “正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拓跋罗连忙开口道:“这位公子看着有些眼生,曲姑娘这是……”

    “这是天启玉家六公子。”君无欢的声音淡淡地从两人身后传来,楚凌转身就看到了原本坐在凉亭里的君无欢已经从凉亭里走了出来。不紧不慢地漫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对桓毓公子露出任何表情,楚凌就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劲风朝着自己袭来。连忙侧身闪开,却见那方才还站在不远处的那位国师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跟前,并且一掌朝她拍了过来。

    楚凌眼神一冷,流月刀已经握在了掌中。

    她正要抬手挥刀却被人轻轻按住了刀柄,只觉得一股淡淡地檀香夹着药香将她包裹起来。君无欢已经到了她身边,一只手将她带入了怀中另一只手出掌接下了对面袭来的一掌。

    双掌相接,一击之下劲风四溢。站在旁边的众人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君无欢和那黑衣国师也各自退了两步方才站稳。

    楚凌被君无欢圈在怀中,也被带着后退了两步。

    “君无欢。”那黑衣国师皱眉,淡淡道,“你还是喜欢多管闲事。”

    君无欢微微挑眉,“南宫,你闭关闭昏头了么?笙笙是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

    国师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拓跋兴业不在这里,我替他教教徒弟,怎么了?”

    君无欢低笑了一声,“好吧,重来。笙笙是我护着的人。要不咱们再打一次,这一次你打算闭关多久?”

    国师嗤笑,仿佛十分不屑,“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还有几年的命吧。”说完,也不理会旁边的人,纵身而起宛如一片黑云一般飘然而去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半晌无语,我当你是个绝色美人儿,你迎面就想要给我一刀?

    君无欢低头,在她耳边低声道:“别想了,南宫御月不是你喜欢的冷漠美男子,他是个疯子。”

    “……”南宫御月?这疯子的名字真好听。

    旁边的拓跋罗神色怪异地看着两人,早就听说了君无欢倾慕曲笙,原本他还怀疑君无欢是不是图谋大将军府的什么,现在看来竟然是真的看中曲姑娘了?

    再看看两人,男子俊美无俦,少女美丽绝俗,两人靠在一起模样亲昵可不正是一对璧人么?

    “曲姑娘和长离公子看来交情不浅?难不成好事将近了?”旁边拓跋明珠突然开口笑道。

    楚凌这才发现自己跟君无欢此时的姿势有一些不那么雅观。连忙上前一步退出了君无欢怀中,对拓跋明珠笑了笑道:“郡主说笑了,方才一时情急罢了。多谢长离公子出手相助。”

    君无欢淡然一笑,对拓跋明珠道:“还是县主和百里公子鹣鲽情深令人倾羡。”

    拓跋明珠看了看百里轻鸿,道:“长离公子今日是专程请曲姑娘来赏花的么?”

    君无欢点头,“正是,碰巧玉六也在,笙笙一时兴起两人就切磋了一番。”

    君无欢跟天启玉家关系好在座地大多数人都是知道的,也不奇怪。拓跋罗只是道:“玉公子光临上京,在下竟不得而知,实在是失礼。”

    桓毓摆摆手,淡定地道:“没什么,正巧有人来我跟着来凑个热闹,顺便看看君无欢死了没有。”

    “玉公子说笑了。”拓跋罗道,“过几日在下大婚,玉公子若是有空不妨请过去喝杯酒如何?”

    桓毓扬眉,“大皇子的婚宴,在下自然是要去的。还没恭喜大皇子大喜。”

    楚凌站在一边看着桓毓熟练地跟拓跋罗你来我往的客套,一派大家公子风范丝毫没有之前的不靠谱。旁边君无欢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低声笑道:“放心,他从小就要应付这些事情。比你我擅长得多。”

    楚凌摸了摸下巴,难道她之前竟然小看桓毓这家伙了?果然这世道赶在外面浪的都是深藏不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