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9、挡桃花?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那天,最后拓跋赞气鼓鼓地回了皇宫。

    很快人们就发现,原本一直不怎么在外面走动的曲笙似乎从上次的大集会之后就开始时不时在外面走动了。虽然频率也不算高,但是比起从前几乎几个月不见出门一次已经很是惊人了。而能让这位姑娘出门最明显的原因显然就是长离公子君无欢,因为曲笙姑娘三次出门至少有两次都是跟君无欢一起的。

    一个俊美不凡的未婚青年,一个师出名门的妙龄少女,人们自然很容易就就想到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上去了。再看拓跋兴业竟然也没有阻止的意思,不少人暗中都不由得扼腕,暗恨自己下手晚了,忒不会把握时机了。

    虽然在貊族人眼中依然看不上楚凌的血统,但是楚凌是拓跋兴业唯一的亲传弟子这一点就足以吸引许多人了。你说拓跋赞也是拓跋兴业的弟子?只看这两人同时拜师两年,两人的武功修为就能看得出来到底谁更得拓跋兴业看重。更不用说拓跋兴业每隔一段时间就亲自替楚凌安排邀请对手了,对于拓跋赞这位皇子,拓跋兴业可没有费过这么多的心思。

    不过,两个当事人的相处其实也并没有外人所以为的那么浪漫。

    比如今天,君无欢虽然以赏菊为借口将楚凌请了出来,他们也确实坐在满园子的菊花中间,不过显然谁都没有真心将心思放在菊花上。

    楚凌趴在桌边,看了一眼四周方才问道:“长离公子要我来,总不会真的是专程请我来赏菊的吧?”

    君无欢扬眉道:“不行么?笙笙不喜欢菊花?那笙笙喜欢什么,可以告诉我,回头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楚凌看了一眼凉亭外色彩缤纷形态各异的菊花,道:“还行吧。花开的挺漂亮。”

    君无欢有些无奈,笙笙长着一张天启绝色美人儿的容貌,却半点也没有名门闺秀的风雅。倒不是说楚凌举止言谈粗俗,事实上前世经历过各种严苛礼仪训练以及军中的规则束缚,楚凌的言行举止虽然称不上多么的优雅却绝对大方得体不会让人觉得失礼。只是一般人觉得天启的名门闺秀整日里不是赏花就是刺绣,不是吟诗便是作画。而楚凌在这方面显然是丝毫不感兴趣。

    楚凌诧异地看着君无欢,“你真的请我赏花啊?”

    “不行么?”君无欢挑眉道。

    楚凌笑道:“行,怎么不行?长离公子亲自邀请我自然是受宠若惊了。”

    君无欢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有事情请你帮忙。”

    楚凌点点头道:“说说看。”

    君无欢道:“笙笙可听说过谷阳公主?”

    楚凌点头,“自然。”谷阳公主是北晋皇的第八女,生母是北晋四妃中最受宠的金禾皇妃。今年十六岁,只比楚凌大了没俩月。不过楚凌对这位备受北晋皇宠爱的公主并不熟悉,只是偶然见过一面而已。

    “谷阳公主怎么了?”楚凌好奇地问道。

    君无欢有些赫然地望着楚凌道:“过几日便是大皇子的婚礼,在下也接到了帖子。届时能否有劳笙笙陪我一起出席?”

    “嗯?”楚凌微微挑眉,看着君无欢的神色瞬间了然了。貊族女子除了一些情况特殊的,大多数成婚的比天启女子还要早一些。谷阳公主年过十六了还没有出嫁,在貊族女子中已经算是少见的了。据她所知…之前雅朵和拓跋赞跟她八卦的时候好像说过,谷阳公主是对君无欢有意思来着?

    楚凌单手撑着下巴,靠着桌边懒洋洋地看着君无欢道:“我说…人家好歹也是个金枝玉叶,你就不能给点面子么?”

    君无欢笑道:“笙笙是在建议我卖身求荣?抱歉,我不缺钱。”

    楚凌点头,这话还真不是吹的。这天下谁缺钱眼前这位也不可能缺钱,“不光是钱的事儿啊,我记得谷阳公主虽然算不上是绝色美人儿吧,也还是个清秀佳人。呃…跟你站一块儿好像……”看起来你才比较像是那个佳人。

    楚凌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长离公子,你该不会还是个颜控吧?”

    君无欢蹙眉,“颜控?何意?”

    楚凌道:“就是…看脸啊,喜好美色啊。”

    君无欢认真地打量了眼前的少女半晌,方才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点头道:“这么说的话…我大概是真的有点喜好美色。”

    “?!”你竟然还敢承认?

    君无欢淡定地道:“至少也要跟笙笙一般好看的才能称得上美色吧?”

    楚凌挑眉,不管怎么说女人被男人夸长得好看总还是难免会高兴得意的,“我这样的可不好找。”君无欢点头赞同,“确实。”

    楚凌头痛地翻了个白眼,义正辞严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长离公子,咱们开门见山地说哈。我虽然不介意偶尔替你帮一点小忙。但是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让我为了你去跟一个公主争锋相对的地步。”

    君无欢诧异地看着她,俊美地容颜上竟然露出了几分忧伤,“我以为我跟笙笙已经算得上是同生共死的交情了。”

    “……”

    看着楚凌郁闷地瞪着自己的模样,君无欢终于忍不住垂首低低地笑了起来。楚凌用看蛇精病的表情看着眼前靠在桌边笑得难以自制的男人。有这么好笑吗?

    “喂,差不多了,小心笑断气了。”楚凌没好气地道。

    君无欢终于笑够了,抬眼看着她轻声道:“笙笙不用担心,只是出席一个婚礼而已。更何况,你觉得你不去谷阳公主就不知道了么?”

    楚凌无言,这段时间君无欢时不时往大将军府和她家跑,京城里哪里还会有人不知道?就连她的陪练对象都直接换成了君无欢。师父也觉得很满意,表示近期可以不用去跟别人切磋了。毕竟大将军就算亲自下帖子给别的高手,也是要欠人家人情的。

    楚凌点点头道:“行吧,到时候你让人来接我。”

    君无欢微笑道:“到时候,自然是在下亲自来接笙笙。”

    “我说,你们俩到底聊够了没有?”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楚凌微微挑眉就看到一个人从墙头上翻了下来。几步就走到了凉亭外面不满地瞪着两人。

    楚凌托着下巴,“这位兄台有点脸熟。”

    对方对她翻了个白眼,“本公子为你们跑来跑去,你们两个白眼狼却在这里谈情说话!”

    楚凌仔细打量着对方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大白,你终于舍得不穿你的白衣白裤白扇子了?”

    来人穿着一身褐色锦衣,脸上也做了不少修饰,几乎看不太出来原本桓毓公子风度翩翩的骚包模样。这易容术倒是快要不输青狐了,就是演技很一般。若是青狐的话真的能做到陪你聊一场天你也未必就能认得出来的地步。

    桓毓轻哼一声,走到两人身边坐下不理楚凌。

    君无欢笑道:“他的易容术确实还不错。”

    楚凌挑眉,既然易容术不错,之前让他易容还衣服生怕玷污了自己的绝世容貌的态度是怎么回事?耍她?

    君无欢仿佛知道楚凌在想什么,摇头笑道:“他只会做这一个模样,是别人教他的。以后在京城再遇到了,笙笙叫他玉公子就行了。”

    楚凌啧了一声,“玉公子?”这名字跟他现在这副打扮怎么那么违和呢?

    桓毓斜了她一眼道:“怎么?你不服气?本公子是天启玉家的六公子。”

    “玉小六。”楚凌从善如流地叫道。

    桓毓豁地站起身来,咬牙切齿,“君无欢,你别拦着我。本公子一定要揍她一顿!”

    君无欢并没有拦着,端起跟前的茶水优雅地抿了一口道:“我不拦着,不过你确定你能揍到她?”

    “几个意思?”桓毓眯眼,他才离开上京几个月,难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君无欢道:“昨天笙笙刚刚跟我打了一场,八百招内我拿不下她了。”

    “这么快?!”桓毓震惊地看着眼前看起来美丽娴静的少女,“拓跋兴业给你吃什么灵丹妙药了?”

    不怪桓毓震惊,若这世上的人习武进步都能跟楚凌一样快,那这天下高手真的要遍地走了。有很多人,从小开始练武,一大把年纪了也只是个二流。楚凌这才两年多,还要不要别人活了?

    楚凌笑眯眯地看着他一会儿,竟然当真从袖底掏出一颗药丸,“聚气丹来一颗?吃了可以增加二十年的功力。”

    桓毓诧异,“给我?”

    楚凌道:“这个只能吃一次,长离公子武功绝顶,身体又弱恐怕虚不受补。我已经吃过了。”

    “不是毒药吧?”桓毓怀疑地道。

    楚凌翻了个白眼,“把你毒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见旁边的君无欢也不阻止,桓毓这才满心欢喜地接过了药,“想不到拓跋兴业竟然对你这么好?”就算楚凌想要毒死他,君无欢总不会看着他死吧?

    楚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快吃了吧,别弄丢了。”

    桓毓果然一仰头,将药碗吞了下去。

    “好苦!”原本舒展地眉眼顿时皱成了一团,桓毓手忙脚乱地倒了一杯茶一口灌了下去。

    楚凌笑容可掬地看着怪眉怪眼的桓毓公子,终于忍不住捂着肚子趴在桌上无声地大笑起来。

    桓毓终于明白自己被耍了,呆愣了半天方才咬牙,“你耍我!你给我吃了什么?!”

    楚凌揉着肚子笑道:“没什么,清心醒脑的药丸,我觉得你比较需要。”

    “君无欢!”桓毓怒道。

    君无欢放下茶杯叹了口气,道:“笙笙内力如何,你看不出来么?”虽然楚凌确实是进步神速,但是内力却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事情。这两年下来,楚凌的内力水平也只是接近二流高手的水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