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8、结婚免谈!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雅朵和拓跋赞顺着君无欢的人指引找到两人的时候,雅朵有些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只是一会儿不见,不知怎么地就觉得这两个人不太一样了。

    雅朵有些担心地看看楚凌,“笙笙,你没事吧?”

    楚凌有些好笑地道:“我能有什么事儿?倒是你们两个没事吧?”

    雅朵想起自己玩得开心一不小心就把笙笙弄丢了,顿时十分羞愧。小声道:“对不起笙笙,我不是故意的。”

    楚凌可没有让雅朵愧疚的意思,原本就只是开个玩笑,见她如此连忙拍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开玩笑呢,是我和长离公子有事情要说自己走开的。”

    “你们俩有什么事情?”旁边的拓跋赞凑过来一脸不高兴地问道。

    楚凌抬手将他拨到一边去,没好气地道:“怎么哪儿都有你?我们有什么事关你什么事儿?”拓跋赞气结,扬起下巴理直气壮地道:“我得防着你作出什么败坏师父名声的事情!”

    楚凌不客气地嗤笑一声,上下打量了一番拓跋赞的小身板道:“小师弟,有功夫关心我还不如想想你自己吧,你的武功再没长进,师父都要把你逐出师门了。”

    拓跋赞怒视着楚凌,仿佛想要将她身上瞪楚一个窟窿来。可惜楚凌不以为意,笑容可掬地与他对视。拓跋赞渐渐地红了眼睛,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一般。

    旁边的君无欢这才出声劝说:“有劳十七殿下关心,是在下有些事情跟笙笙说。”

    “笙笙?!”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雅朵和拓跋赞齐齐瞪向眼前俊美清隽的年轻男子,眼底都是震惊。

    君无欢丝毫不受影响,好脾气地继续道:“在下只是想要与笙笙表达倾慕之意罢了。”

    “倾慕?!”可怜两个人都快要变成学舌的鹦鹉了,君无欢倒是心情不错,大方地点头承认,“正是。”

    “曲笙,你给我站住!”

    大将军府里,刚一进门楚凌就被身后传来气急败坏地声音震得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耳朵。回过头看着怒气冲冲追上来的拓跋赞,没好气地道:“我没聋,那么大声干什么?”

    拓跋罗怒道:“你还好意思说,你跟那个君无欢…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凌微微扬眉,抱着胳膊看着眼前的少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豆丁少操心。”

    拓跋赞气得直跳脚,“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楚凌嗤笑一声,“少年,虽然你长得人高马大,但还是改变不了你才十二岁的事实。”不过话说回来,这貊族人的身高确实具有先天优势。算起来她现在也有一米六几了,这小鬼才刚满十二岁竟然还比她高了几分,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

    拓跋赞傲然道:“我们貊族人,十二岁已经可以上战场了。”

    楚凌对他笑了笑,突然出手一掌拍向扬起下巴一脸骄傲的少年。拓跋赞连忙闪过,有些狼狈地怒骂连连。楚凌懒洋洋地道:“连我一招都避的如此辛苦,还上战场?别给师父丢人了。”

    拓跋赞红着脸道:“那是你偷袭!”

    “呵呵。”楚凌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你们在吵什么?”门外,拓跋兴业快步走了进来,龙行虎步,只是随意的走着就让人感觉到一股慑人的气势迎面而来。拓跋赞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师父。”两人齐声道。

    拓跋兴业扫了两人一眼,道:“有什么事?”

    虽然是师徒,但是拓跋赞并不喜欢往拓跋兴业的府上跑。而楚凌有固定的时间过来跟着拓跋兴业习武,大多数时候却是自行领悟拓跋兴业传授的东西。用拓跋兴业的话来说,要师父手把手地教,永远也成不了真正的高手。所以,楚凌一般也是隔几天才来一次请师父指点。

    楚凌笑道:“没事,我们今天去逛集会买了许多东西,我给师父送一些过来。”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他们买的一些吃食,有几样是拓跋兴业平时喜欢的,是楚凌特意买的。

    拓跋兴业虽然做师父严苛,但是听了楚凌的话神色也缓和了几分。只是轻点了下头并没有训斥他们。

    “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拓跋兴业问道。

    拓跋赞已经迫不及待地道:“师父,君无欢那个臭不要脸的混蛋纠缠笙笙!”

    “哦?”拓跋兴业微微皱眉,看向楚凌似在问她当真如此?显然拓跋将军也知道这个二弟子是如何的不靠谱。

    楚凌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师父,你别听阿赞胡扯。君无欢…长离公子只是……”

    拓跋赞轻哼一声,“他当着我和雅朵的面说倾慕你,我们都听见了!”

    请问,倾慕和纠缠有什么关系吗?

    “君无欢?”拓跋兴业并没有如拓跋赞所愿的勃然大怒。他虽然对楚凌很严厉却也不是食古不化的老顽固,自然也明白女孩子大了就算是不成婚也难免是会有芳心萌动的时候的。谁还没有年轻过呢?不过君无欢这个人……

    “笙儿觉得,君无欢如何?”带着两人一路往里面走,拓跋兴业问道。

    楚凌偏着头,很是坦然地道:“武功很厉害,手段也厉害。”

    拓跋兴业点头,“不厉害他也不可能在上京立足。”

    “师父!”拓跋赞终于克服了对师父的畏惧,道:“笙笙和君无欢不合适啊!”

    “哦?”拖把兴业终于回头正色看了拓跋赞一眼。拓跋赞道:“君无欢可不是咱们貊族人,他还跟天启人有牵连呢。”君无欢可不是只在北晋做生意,事实上他的生意遍布天下,若非如此北晋皇也不会如此看重他。甚至君无欢在天启的生意可能比在北晋还要多一些,就算北晋容不下他他也可以随时离开。

    拓跋兴业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他确实不太放心君无欢这个人,但是君无欢本就是商人,若说他一个西秦人只忠于北晋才让人觉得奇怪。更何况,君无欢站在陛下这边总比站到明王那边去要好得多。

    “笙儿,你怎么看?”

    楚凌偏着头思索着道:“我觉得君无欢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拓跋兴业皱眉,虽然貊族并不如天启那般苛求女子的闺誉,但是他拓跋兴业的弟子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拿来开玩笑的。

    楚凌笑道:“师父您别生气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君无欢未必就真的如他所说的倾慕于我,但是他想要跟大将军府交好应该是真的。”楚凌心中忍不住叹气,不管貊族人怎么样,这两年相处下来楚凌是真的将拓跋兴业当成一个值得尊敬的老师的。她对天启并没有楚卿衣那么深厚的感情,甚至可以站在完全中立的角度看待这两国之争。但是她的身份,她的朋友,还有貊族人的所作所为都与她相悖的,楚凌一直都知道也许总有一天她和师父会难以避免走向对立的局面。

    她有时候甚至会怀疑,当初那样轻易的拜拓跋兴业为师到底对不对?

    拓跋兴业已经明白了楚凌的意思,看向拓跋赞道:“大皇子今天出宫了?”

    拓跋赞连忙点头,其实拓跋兴业从来没有责罚过他,比起对待笙笙的严苛简直称得上温柔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拓跋赞就是害怕拓跋兴业。

    拓跋兴业沉吟了片刻,看着楚凌道:“你虽然进步神速,但是年纪还小,武功也还算不上一流。所以,为师希望你这两年依然专注武道。”

    拓跋赞闻言眼睛一亮,楚凌也不失望点头道:“是,师父。我会回绝长离公子的。”

    拓跋兴业摇头道:“那倒不必,你已经成年了,我拓跋兴业的弟子有几个爱慕者也没什么奇怪的。我只是不希望你因此而分心,荒废了武道。”

    楚凌有些惊讶,“是,弟子定不辜负师父期望。”

    拓跋大将军的话翻译一下就是:恋爱可以谈,成绩不能差,结婚免谈!

    当然,她和君无欢原本就没打算结婚。



------题外话------

    有没有感觉到今天肥肥的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