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7、认真地凑合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最热闹的地方,几乎有些举步维艰的地步。

    这集会是貊族的旧俗,每三月举办一次,一次三天。原本是为了让貊族各部落将自己的多余的东西拿出来交换所需的。如今入了关,倒是渐渐的演变成了类似于中原庙会的模样。每一次城中的大小商人都会赶来赚上一笔。

    楚凌看看君无欢有些苍白地脸色,道:“人太多了,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吧?”

    君无欢唇边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道:“正好有一处休息的地方,笙笙跟我来。”

    君无欢所谓休息的地方就是凌霄商行用来拍卖东西的地方。这是京城最大的一家典当行,君无欢不差钱,只要是好东西来者不拒,这些年不知道收了多少宝贝。再从中挑出一些来卖个高价,自然赚得荷包满满。

    君无欢带着楚凌直接绕开了门庭若市的一楼大堂,从后院上了楼。二楼上依然有客人,楚凌被君无欢带着上了三楼。楼下的街道上人声鼎沸,三楼宽敞幽雅地厅中却半个人影都没有,显得格外清静舒适。

    楚凌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慵懒地靠在身后的椅子里。

    君无欢亲自动手沏了壶茶,为楚凌倒了一杯才道:“笙笙似乎不喜欢这样的热闹,之前也没见你出来过。”集会三月一次,之前楚凌还真的一次都没有来过。

    楚凌揉了揉眉心道:“太吵了。”

    君无欢笑道:“女孩子不都喜欢买东西么?”

    楚凌耸耸肩,这时代还是北晋这种地方还真没有什么东西是她觉得非买不可的。

    喝了一口茶,楚凌将话题重新拉回了正题,道:“既然你站北晋皇这边,又没什么要拒绝拓跋罗?”

    君无欢道:“因为我并不看好拓跋罗。”

    “怎么说?”楚凌问道。

    君无欢道:“笙笙可知道北晋皇为何要让拓跋罗娶乌延公主为妻?”

    楚凌一怔,道:“为了给拓跋罗增加实力。”

    君无欢点头道:“不错,但是当年貊族为了能够入关可算是齐心协力了。为了整合貊族势力,北晋皇以及几个近亲都迎娶了貊族以及塞外几个强大部族的女儿为妻。这也就导致了……”

    “北晋皇后宫势力错综复杂,非常强大。”楚凌借口道。

    君无欢笑道:“不错,拓跋罗和拓跋胤是北晋皇的原配大皇后所生,但是这位皇后本身就是北晋皇的表妹,家世在貊族各部族之间并不算强大。十年前大皇后的父亲和兄长双双战死,如今即便是有两位皇子扶持,也已经算是没落了。北晋皇另外还有两位皇后,左皇后是除了貊族王室以外最强大的焉陀部的女儿,也是三皇子十一皇子和八公主的生母。右皇后是漠北勒叶部的公主,当年貊族入关勒叶部派出了三万铁骑相助,功不可没。她不仅是九皇子和十皇子的生母,还是明王妃的亲妹妹。另外北晋皇后宫还有四位皇妃,身后的势力同样不弱。”

    楚凌听着君无欢的科普也忍不住啧啧称赞了一声,北晋皇这后宫实在是太强大了。在北晋后宫不得干政什么的,连局空话都没有。别的不说,如今北晋皇上面还挺着一位皇太后呢。这皇太后居然还不是北晋皇的生母,幸好…也不是明王的生母。不然楚凌觉得北晋皇的日子没法过了。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君无欢,好奇地道:“既然如此,长离公子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君无欢笑道:“我会建议皇帝陛下换一个继位人选。”

    楚凌惊叹,“你活的不耐烦了么?”一个西秦商人,你就敢建议北晋皇换太子?吕不韦当年也不敢这么干好吧?

    君无欢道:“笙笙不必担心,北晋皇虽然看重拓跋罗,却也未必就希望我一心一意的向着拓跋罗了。”

    楚凌挑眉,若有所悟。

    “我听说北晋皇暗中派人在寻找延年益寿的药。”君无欢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

    楚凌轻叹了一声,道:“锦绣江山腐蚀人心啊。”北晋皇的前半生俨然是一个开国皇帝的创业史,但是这后半生显然也避不开每一个一代雄主将会走到的荒唐路。雄才伟略如秦皇汉武也不能免俗,更何况是北晋皇。

    君无欢赞同,“这话倒是不错。人若是得到的东西多了,舍不得的东西自然也就多了。”楚凌一手托着下巴,看着他道:“那你今天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拉着我说话,又是为了什么?”

    君无欢笑道:“如今既然大家都安耐不住要动手了,笙笙身为拓跋大将军的亲传弟子自然也不能避免。既然如此,我何妨先下手为强?”楚凌蹙眉道:“北晋皇如今对师父依然信任有加,你这是想要向北晋皇表示忠诚?”

    君无欢显然对忠诚这两个字十分的不感冒,皱了下眉头嫌弃地道:“是置身事外。”

    楚凌道:“他们会让你置身事外么?”抢皇位总归是个烧钱的事儿,君无欢可能什么都没有但是他有钱。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银库。

    君无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这就要看他们的手段了。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倒是觉得笙笙可以考虑一下了。”

    楚凌不解地看着他,“什么事?”

    君无欢道:“笙笙马上就要十六了吧?”

    楚凌点头,那又怎么了?

    君无欢道:“一般天启女子十五岁及笄之后就该成婚了。貊族还要早一些,十三四岁成婚的都大有人在。这两年难道没有人上门向拓跋将军提亲么?”

    楚凌一脸无语,坚定地摇头,“你想太多了。”

    “那就是被拓跋将军处理了。”君无欢道,“拓跋大将军是一代宗师,他自然是希望你能专心武道的。不过…在下今年也二十有六了。”

    “所以呢?”楚凌眨了眨眼睛,不解地道。难道君无欢想要让她介绍媳妇儿?她只认识阿朵啊。难道君无欢看上阿朵了?

    不用她开口,君无欢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唇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在下缺一个夫人,笙笙缺一个夫君,不如咱们凑合一下?”

噗!

    楚凌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去,君无欢似乎早有准备微微向后一仰身,袖袍一挥将一口茶水一滴不漏地挡了下来。虽然如此,那飘逸的广袖却湿了一块。

    君无欢神色温和,无奈地看着楚凌,“笙笙竟然这么激动?”

    楚凌瞪着他半晌,没好气地道:“这是我激动的问题么?长离公子…我差点被你吓死!”

    君无欢有些委屈,“在下是认真的。”他容貌俊美清隽,还带着几分病弱的苍白,看上去竟然当真有几分可怜之意。可惜,血狐女神不吃这一款的,拒绝地十分干净利落,“认真地想跟我凑合?”

    认真地凑合?还有这种说法?君无欢一时无言以对。

    楚凌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的俊美男子,笑眯眯地道:“长离公子怎么突然就看上我了?难不成是被本姑娘的花容月貌给迷住了?”她可不认为君无欢是真的突然对她情深似海非卿不娶了。要知道,之前这人一直都表示自己身体不好,不想祸害别的女子呢。

    君无欢剑眉微挑,“笙笙不觉得,咱们总是这样见个面都得找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很麻烦么?”

    “确实有点麻烦。”楚凌摸着下巴思索道。

    君无欢道:“所以啊,如今我未娶你未嫁,如果我说想要追求你的话,多正常啊。”楚凌微微眯眼,“你是说…假装你想要追求我,好方便咱们后面行事?”

    君无欢含笑点头,“笙笙觉得如何?”

    “不如何。”楚凌毫不留情地道。

    “为什么?”君无欢不解,“在下有什么让笙笙不满的么?”

    楚凌一根手指撑着下巴,淡定地道:“我不喜欢你这一款的。”

    “……”君无欢默然。长离公子活到二十多岁,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说不喜欢他这样的。叹了口气,君无欢认真的问道:“那可以请教一下,笙笙喜欢什么样的么?”

    楚凌眨了眨眼睛,思索了半晌方才道:“大概是…百里轻鸿和拓跋胤那样的吧?”

    “百里轻鸿和拓跋胤?”这两个人有什么地方想象的么?长离公子有些艰难地问道:“那…笙笙是喜欢拓跋胤还是百里轻鸿?”楚凌果断摇头,道:“没有,我是说那一类的。大概要比拓跋胤更有气势,比百里轻鸿更冷一点。”简言之,血狐姑娘前后两世都吃禁欲冰山型的美男子。可惜啊…早知道她要穿越,就先找个机会把训练营那座冰山睡了再说。

    “笙笙喜欢冷漠无情的男人?”君无欢皱眉。

    楚凌道:“实在没有的话,苍云城主那样的也可以。”虽然苍云城主不是一座冰山,但是血狐姑娘也没有真的撞冰山的嗜好,晏城主气势很够啊。跟拓跋兴业正面杠也毫不气短,嗯…血狐喜欢强者。

    君无欢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楚凌,楚凌对他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长离公子,总之我对你这种我见犹怜的美男子,没什么兴趣哦。”

    我见犹怜?!

    君无欢觉得阿凌真的需要一个先生好好教一教该怎么说话。

    “笙笙多虑了,我之前也说了咱们只是演个戏而已。”君无欢微笑道。

    楚凌把玩着自己的小辫,幽幽叹气道:“我这不是怕长离公子弄假成真么?”

    “……”

    所以说,论起自恋来其实血狐女神也不遑多让。

    见君无欢快要讲自己当成脑子有病的人看待了,楚凌终于收起了玩笑正色道:“好吧,我知道长离公子的意思。我在上京待了两年绝大部分时间都足不出户,也确实该出来走走了。不过……我师父那一关可没有那么容易过,你确定?”

    君无欢笑道:“自然,难道笙笙还有更好的主意?”

    楚凌耸耸肩道:“那好吧,就这么办。”

    君无欢满意地一笑,举起茶杯道:“如此,笙笙以后请多指教。”

    楚凌举杯跟他碰了一下,“彼此彼此。”



------题外话------

    表白的错误方式,第一次表白就如此不正经,五环公子凭本事单身。胡闹一时爽,追妻修罗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