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6、局势变化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曲笙!”

    “笙笙!”

    “师姐……”

    楚凌扭头笑吟吟地看着身后气鼓鼓地少年。拓跋赞郁闷地道:“师姐,带我一起走啊。”他一点也不想跟大哥一起回去,更不想直接被送回宫里去。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大皇子,不如让阿赞跟着我们一起转转吧,回头我请大将军府的人送他回宫。”拓跋罗看了拓跋赞一眼,方才点了点头还是提醒道:“不要给曲姑娘惹麻烦。”

    拓跋罗身为一个即将梅开二度的大皇子,当然并没有多少时间跟他们一起浪费,对楚凌交代了两句便放她们走了。倒是君无欢不知怎么想的慢悠悠地跟了上来。

    雅朵有些好奇地看着君无欢,“长离公子,你还有什么事吗?”对于这个看起来很好看,脾气也很好听说身体还不太好的长离公子,不知道怎么的雅朵总是觉得有些害怕。楚凌将这归结于小动物敏锐的直觉。

    君无欢笑容优雅从容,温声道:“出来走走,既然遇到熟人便同个路,不知可否打扰三位?”

    雅朵连忙摇头去看楚凌,楚凌微微挑眉笑道:“长离公子有此雅兴,是我们的荣幸。那就一起走吧?”

    “多谢。”

    一行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雅朵和拓跋赞都是少年心性,看热闹一会儿就忘了身边的人,一行人渐渐地便走的散开了。楚凌微微皱眉,连忙想要跟上去。雅朵是个女孩子,拓跋赞还是个孩子,虽然两人都有些防身的功夫但若是真遇上什么事也不靠谱的很。

    走在旁边的君无欢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轻声笑道:“阿凌不用担心,我让人跟上去了。”

    楚凌这才松了口气,放慢了步伐与君无欢并肩而行,侧首看向她道:“无欢公子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道:“难道只有有事才能找你么?”

    楚凌耸耸肩,更加无奈,“咱们如今这个身份……”

    君无欢笑道:“正是因为这个身份,才不必顾忌那么多。曲笙注定是无法跟貊族权贵融合到一起的,拓跋大将军想必也不乐意让你掺和进那些事情里去。曲姑娘难道不觉得,这时候交我这样一个朋友很恰到好处么?”

    楚凌微微蹙眉,她这两年虽然专心练武但是北晋的局势还是会了解的。

    “出什么事了?”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拓跋罗迎娶乌延公主,笙笙就没想到什么吗?”

    楚凌也不去管他对自己的称呼变来变去,当真蹙眉思索起这件事情来了。街道上人来人往,她即便是想着事情也依然能完美地避开所有与她迎面相遇的人。君无欢看着眼前的蓝衣少女若有所思的专注神色,眼底不由闪现一丝笑意。暗中对着旁边打了个手势,立刻就有人出现在他们周围,若有若无地将与他们与周围的人隔离开来。

    片刻后,楚凌方才抬起头来皱眉道:“婚事是北晋皇定下的…北晋皇要准备选择继位人选了?”

    君无欢轻咳了一声,笑道:“北晋皇已经快到天命之年了,确实是该准备了。更何况…这两年明王府的动作一直不小,即便是皇帝陛下只怕也是有压力的。”

    楚凌偏着头看着他,眼神微闪道:“拓跋罗不只是为了买鲛珠才找上你的吧?”

    君无欢轻声道:“笙笙聪慧。”楚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雅朵叫她笙笙她只觉得听着亲切可爱,但是同样的两个字从君无欢嘴里吐出来却让她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楚凌道:“这两年明王府想要拉拢你,拓跋罗也想要拉拢你。你要靠着北晋皇自然不能跟明王府太过亲近。但是又不愿让北晋皇拿捏住,所以偶尔还是跟明王府做生意。左右逢源…平时倒是无所谓,如今双方要开始动真格的了,也就由不得你蛇鼠两端了吧?”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看着她,“笙笙,你的…用词,可否婉约一些。不然我给你寻一个先生如何?”左右逢源就算了,蛇鼠两端是什么鬼?

    楚凌耸耸肩道:“我是关外长大的,读那么多书干什么?”

    “罢了。”君无欢叹了口气道:“你说得不错,拓跋罗确实是想要试探我。”

    楚凌好奇,“你的打算呢?”

    君无欢摇头,“笙笙,你可知道凌霄商行为何拒绝过明王也能在上京立足?”

    楚凌道:“不是因为你官商勾结吗?”

    “因为凌霄商行只遵从最上面的那个人的意思。”君无欢当没听见她的诽谤,道:“虽然我跟明王府有来往,但是凌霄商行的立场却永远都是站在皇帝陛下这边的。跟明王府那点来往,不过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制衡。只要北晋皇亲自表态要打压明王府,凌霄商行一粒米都不会卖给明王府。”

    楚凌饶有兴致地道:“只跟着权力最大的那个人?”

    君无欢点头,“孺子可教也。”

    楚凌偏着头道:“如果哪天明王上位了呢?”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北晋毕竟不同于皇权至上的天启。或许很多年后他会会变得跟天启一样,但是至少现在还不是。

    北晋皇虽然是执掌北晋的王者,但是权力却远没有中原的皇帝那么大。北晋的兵权一分为二,一半归北晋皇所有目前由拓跋兴业掌握。另一半却是分属北晋皇室的几位近亲以及貊族几个影响力大的部族的。兵权如此,封地也同样如此。据她所知,明王如此至少已经掌握了整个北晋三成以上的兵力,还不算他暗地里培养的兵力。还有数量惊人的南军,也有半数掌握在明王府手中。当年貊族入关,拓跋兴业战功第一,第二便是明王。因此明王在貊族普通人和权贵中的声望也绝不是拓跋罗这个年轻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貊族入关之前,族长之位有能者居之。如今的北晋皇就是从他的伯父也就是明王的父亲手中接过了族长之位的。但是他入主中原之后却只册封了明王为郡王。虽然封号看不出来,但是一应的待遇封地大小却清楚明白。当时也引起了不少貊族权贵的不满,北晋皇想要将皇位传给自己儿子的居心更是一目了然。

    如果明王想要起来争夺皇位,胜算并不比拓跋罗小。

    君无欢淡然道:“凌霄商行的立场不会变,只跟着权力最大的人。”

    “……”我头一次听人将墙头草这个角色演绎的如此立场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