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5、十六连跪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赞说楚凌十六连败还真不是挤兑她,不是楚凌太弱而是对手太强了。从一年前起,楚凌就开始挑战上京皇城中的各家高手。对手全部都是拓跋兴业指定了,而且还亲自派人给人家送上帖子。无论对方看不看得上楚凌这个黄毛丫头,拓跋兴业的面子总不能不给,于是楚凌就光荣地创造了平生最长败绩……十六连跪。

    楚凌挑战的这些人包括了君无欢,拓跋胤,百里轻鸿等等上京城中的一流高手甚至是宫中的大内高手。至于君无欢,楚凌已经连续在他手里败了两次了,下一次大约会是三连败。

    所幸拓跋兴业还是知道自己徒弟和别人的距离的,并不以输赢为标准。而是以楚凌能在哪一位手里撑多久作为标准。而且第二次绝对不能比第一次更短,否则回去还要挨揍。楚凌的进步也是十分喜人的,从一年前她在君无欢手里走一百多招,到三个月前能过三四百招,如今楚凌觉得跟君无欢过五百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是拼命的话,弄个一死一伤也是有可能的。当然,她死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君无欢也不在意这些言笑,喝了一口茶方才看向拓跋罗道:“今日倒是巧了,两位殿下和曲姑娘,雅朵姑娘都在一处。”

    楚凌捧着茶杯,一边笑道:“我和阿朵出来逛街,正巧被小师弟看到就一起坐坐。”所以,不是我要找你。

    拓跋赞听到小师弟三个字不悦地鼓起了脸颊,却到底还是没有反驳。

    君无欢微微挑眉看着拓跋罗并不说话,楚凌侧首笑眯眯地道:“大皇子,我们要不要回避一下?”

    拓跋罗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何必麻烦?”

    楚凌心中暗道,君无欢可不好说服,万一他拒绝了你,总要给你留点面子啊。拓跋罗显然并不在意有没有面子,开口道:“听说长离公子最近新得了一盒鲛珠?”君无欢微微挑眉,并不觉得惊讶,“确有此事。”

    拓跋罗道:“什么价长离公子才愿意出手?”

    君无欢微微摇头道:“抱歉,此物…在下有用,并无出手的打算。”

    拓跋罗微微皱眉,他原本以为君无欢之所以放出这样的消息又不肯出手是为了待价而沽。他既然任由君无欢开条件,君无欢就应该明白他能出的必然是他能得到的最高价码了。不仅如此,还能让拓跋罗欠他一个人情,实在是稳赚不赔的事情。没想到君无欢却拒绝地如此干脆利落。

    君无欢不等拓跋罗说话,抬手道:“大皇子,并非君某不给大皇子面子,或是想要抬价。而是…这东西在下确实早就安排好了用途,临时移做它用只怕是不妥。至于底下那些个…嘴不严的人,在下已经惩治了。”说到最后,语气中却多了几分森然地杀气,让雅朵忍不住朝楚凌靠了靠。

    拓跋罗面色微沉,楚凌开口道:“既然长离公子不打算出手鲛珠,不知道手里可有别的宝物?”

    闻言,其他人也纷纷看向君无欢。凌霄商行遍布天下,君无欢更是坐拥让人眼红不已的无数财富。想要收集天下奇珍异宝自然比别人容易得多。

    君无欢莞尔一笑,淡淡道:“在下手上倒确实有一件东西适合大皇子用。其实…那盒鲛珠眼下也并不适合大皇子。”

    “哦?”拓跋罗挑眉,显然是当君无欢这话是搪塞自己。

    君无欢笑道:“天启人认为鲛珠乃是鲛人落泪所化,用在别处自有一段幽美风雅,但是用在婚事上未免有些不吉利。在下手中有一对金色的明珠,是从天启的一位权贵手中得来的。送给皇子妃再合适不过了。不知道大皇子以为如何?”

    “当真?”拓跋罗问道。

    君无欢笑道:“在下做生意,讲究的是双方自愿,自然是大皇子看过了之后再付款。当然,如果大皇子觉得不满意的话,还有一些时候凌霄商行依然可以为大皇子寻来别的东西,总归是会让你满意的。”

    拓跋罗若有所思地沉吟了片刻,方才点头道:“那就有劳长离公子了。”

    “大皇子客气。”君无欢道。

    拓跋罗道:“宝珠赠佳人,长离公子留着难得一见的鲛珠不肯出手,不只是哪位佳人能得长离公子垂青?”

    君无欢笑了笑,“大皇子说笑了,在下这般孱弱之身,哪里还有心思考虑这些风月雅事,不过是有些别的用处罢了。”君无欢不肯说,拓跋罗也就懒得问了,不过是一盒珍珠罢了也没什么好问的。若不是那乌延公主刁难,他压根就不会过问那鲛珠的事情。

    雅朵坐在一边听着两人你老我往的对话早就无聊了,见两人好不容易像是谈完了,立刻拉了拉楚凌的衣袖道:“笙笙,时间不早了,咱们出去逛逛吧?”

    拓跋赞对此恨不得举双手赞成,“好,咱们一起去!”

    却被拓跋罗一把抓住按了回去,拓跋罗没好气地道:“你给我老实呆着,一会儿让人送你回宫。”

    拓跋赞有些不满,“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拓跋罗不以为然,淡然道:“你是不是小孩子我不知道,但是父皇说了你要是再敢惹事,今年一年你都别想出宫了。”

    拓跋赞可怜巴巴地望着楚凌,他哪里惹事了?不就是跟人打了几次架揍了几个人么?笙笙每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人打架,连四哥都打过父皇怎么什么都不说呢?

    楚凌对他挑了挑眉,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什么师姐弟的感情他们俩统统没有,这小鬼就知道在她挨揍了之后幸灾乐祸,趁她伤势未愈偷袭意图夺得师兄之名。这样的小屁孩,完全不值得同情。

    “阿朵,咱们走!”



------题外话------

    血狐大大的战绩好像不太威武,没办法啊,她的陪练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