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4、师弟?师姐?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笙笙!”两人正在人海中努力往前穿梭,就听到头顶传来一个熟悉的叫声。楚凌抬头循声望去,路边的茶楼上的窗户边上探出来一个少年的脑袋,正挥舞着一只手对楚凌道:“笙笙,上来。”

    楚凌翻了个白眼,转身要走。

    那少年立刻站起身来一手撑着窗户,一副你不上来我就跳下去的模样。

    楚凌唇角抽搐了一下,拉着雅朵闪进了旁边的茶楼。

    上了二楼,果然在最显眼的位置看到了方才那朝她招手的少年,“笙笙,难得看到你也出门啊。”

    楚凌没好气地道:“叫师姐,没大没小。”

    少年轻哼一声,偏过头去不理她了。坐在少年身边的是越发显得沉稳的拓跋罗,拓跋罗笑看了少年一眼,道:“大将军不是说,你们谁赢谁就是大么?现在在这里赌气是什么意思?”

    少年顿时涨红了小脸,气鼓鼓地瞪着楚凌不说话。

    他是打不过曲笙,但是…但是他比她高啊!

    没错,经过了两年时间,曾经的小屁孩终于有一样胜过了楚凌,他比她高了,虽然高得很有限。

    “大皇子。”楚凌和雅朵走过去,楚凌好奇地问道:“大皇子怎么会在这里?”

    拓跋罗笑道:“是我让阿赞陪我来买些东西。”

    楚凌微微挑眉,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让堂堂皇长子亲自来买的?还是在这么乱的地方。倒是旁边的雅朵消息灵通一些,道:“大皇子是要为皇子妃买礼物么?”

    楚凌一怔,这才想起来拓跋罗的妻子一年前病逝了。北晋皇不久前重新替他定了一个皇子妃。这位皇子妃是塞外乌延部的公主。婚期就定在八月中,算算时间那位公主现在应该已经在上京等着准备成婚了。

    “恭喜大皇子。”楚凌笑道。

    拓跋罗淡淡一笑道:“曲姑娘客气了。”

    楚凌见拓跋罗脸上似乎没有多少成亲的喜悦有些奇怪,不过想想拓跋罗这个年纪听说从前跟大皇子妃的感情也不错,如今才过了一年尚未对亡妻忘情也是有的。便不再提这事,问道:“大皇子可有看中什么?”

拓跋赞趴在桌上道:“我那位未来嫂子最喜欢珍珠,听说凌霄商行新得了一盒珍珠,大哥想要找君无欢买呢。”

    楚凌有些诧异,“那大皇子怎么还在这里坐着?若是晚了……”

    拓跋赞嘿嘿一笑,道:“君无欢早就放出消息了,这盒珍珠他不卖。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不卖就好好藏着嘛,做什么要拿出来显摆?”楚凌无语,思索着道:“或许…是有什么用处?更何况,也未必是君无欢传出来的消息啊。凌霄商行不像是会自找麻烦的人。既然买不了,大皇子是考虑了其他东西么?”

    拓跋罗道:“君无欢最近经常来这里喝茶,我想跟他谈谈再说。”

    楚凌不解,一盒珍珠而已,纵然真的是鲛珠比较少见,也不值得堂堂大皇子亲自跑到这种地方来跟君无欢谈条件。拓跋赞拉了拉楚凌,楚凌靠过去两人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你不知道,那个什么公主眼睛长在头顶上了。非要大哥拿出最美丽的珍珠做聘礼,她才肯嫁。”拓跋赞道。

    楚凌不以为然,“她不嫁的话千里迢迢跑到上京来干嘛?长途旅行么?”两族联姻是可以这么轻率的撕毁的吗?

    拓跋赞眨了眨眼睛偷看了拓跋罗一眼,嘿嘿笑了两声道:“这个…她毕竟是乌延王最疼爱的女儿,大哥总要给她一点面子的嘛。”

    楚凌挑眉一想立刻就明白了,乌延是塞外最强大的部落之一,兵力雄厚。如果拓跋罗娶了乌延公主乌延部以后自然就站在他这一边了。而且人家堂堂公主,嫁给一个儿女侍妾一大堆的鳏夫,摆摆架子也是应该的嘛。要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乌延王该不乐意了。

    同情地瞥了拓跋罗一眼,这年头皇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拓跋罗仿佛没听到两人的窃窃私语一般,道:“曲姑娘和雅朵姑娘也是来买东西的么?”

    雅朵有些闷闷不乐地道:“我们也是想看看那盒珍珠。”她觉得蓝色的珍珠跟笙笙的新衣服很般配啊。没想到不仅大皇子想要,人家买主还不肯卖。

    楚凌握着雅朵的手,情深义重地道:“阿朵,这关系到大皇子的终身大事。别说咱们买不了,就算能买也不能买啊。”

    雅朵看了看楚凌再看看拓跋罗和拓跋赞忍不住笑了,摸摸楚凌垂在身前的发辫道:“好吧,回头我找别的东西给笙笙。”

    四人说话间,楼下传来一声低沉的闷咳。楚凌心中一动扭头往楼梯口看了过去,片刻后果然看到君无欢漫步走了上来。君无欢穿着一身素白色看不出什么花纹的衣衫,看似朴素无华却仿佛带着几分仙风道骨一般的飘逸出尘。但是深知此人心性的楚凌却明白,这位就是外表看起来很有欺骗性,本人着实跟仙风道骨四个字打不着八竿子的关系。

    文虎依然忠心耿耿地跟在他身后,即便是看到不远处坐着的楚凌也没有多给一个眼神。

    君无欢站在楼梯口看了一眼整个二楼,目光便落到了他们这一桌上。

    拓跋罗对他举了下酒杯,君无欢淡然一笑点了下头便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见过大皇子,十七皇子。”君无欢淡然笑道。

    拓跋罗道:“长离公子客气了,大家都算是认识的人,不如一起坐下喝一杯?”

    君无欢也不在意点头应了,这才看向楚凌笑道:“曲姑娘,雅朵姑娘。”

    雅朵跟君无欢只是偶然有过两面之缘并不熟悉,有些好奇地看看君无欢又看看楚凌,“笙笙,你认识长离公子?”

    楚凌无奈地笑道:“去年你那一批绸缎,就是从长离公子手中拿的呢。”去年雅朵的铺子里有一批绸缎出了问题,当时时间紧还是楚凌想办法帮她处理的。雅朵也知道,不过她以为笙笙是找的凌霄商行的管事,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找了君无欢。

    君无欢笑道:“拓跋大将军眼光如距,曲姑娘进步神速实在是让在下叹服。”

    楚凌扬眉道:“无欢公子武功高绝,何必笑话我?”

    旁边的拓跋赞也是不甘寂寞,笑嘻嘻道:“笙笙,你打遍上京高手,连战连败都已经名扬京城了。再过几天是不是应该十六连败了?”

    楚凌斜了他一眼,“连我这个十六连败的都打不过,师弟…你很得意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