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1、觐见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兴业收了个徒弟的事情自然不会隐瞒着,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上京皇城。一时间,皇城里无论是北晋贵族还是天启的降臣都议论纷纷。原因无他,因为拓跋大将军收的是一个天启人,而且还是一个天启少女,据说才十一二岁还是个孩子。

    于是,所有人都觉得心中五味杂陈百般的不是滋味。

    北晋贵族们是觉得不满不忿,拓跋兴业如果想要收徒弟,有的是大把的王爷皇子亲贵将自己的儿子孙子恭恭敬敬地送过去求他指点。但是他却一直没有松口,就连北晋皇当初想要请他手下两位皇子做弟子都被他拒绝了。如今却收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南人少女?!

    而那些归降了北晋的天启人则是觉得羡慕嫉妒了。明明大家都是天启人,自己却要在貊族人跟前伏低做小小心翼翼,这个少女却能被拓跋兴业当成唯一的亲传弟子。不客气的说,有了这个身份就算是皇子也不敢轻易为难她。

    这些传言,楚凌虽然没有听到却也能猜到几分。不过这些却都不是她现在需要理会的了,因为北晋皇派人来传话,请拓跋大将军带着新收的弟子入宫见驾。皇帝陛下想要见一见,能让拓跋兴业松口愿意收徒甚至无视了对方身份的少女到底是什么人。

    拓跋兴业虽然说过楚凌暂时不必和上京那些权贵接触,但是皇帝的召见却不能拒绝的。楚凌只得安抚了担心的雅朵,跟着拓跋兴业一起进宫见驾去了。

    上京的皇宫就是原本天启的皇宫,貊族人入主中原之后并没有再重新修建皇宫,而是直接用了天启的旧宫。不过楚凌也觉得实在是没有必要新修,当年貊族入关北方但凡有些本事能耐和骨气的人要么死了要么逃到南方去了。貊族人要是一把火烧了皇宫,不说新建需要花费多少钱,就算有钱也未必修的出来这样一座恢弘壮丽的皇宫。

    跟在拓跋兴业身后走进宫门,一股肃杀威严的气息便扑面而来。道路两旁站着两行手持兵器的貊族士兵,他们路过的时候微微躬身,右手放于胸前行礼。

    楚凌打量着这些人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中却也有些惊讶。难怪拓跋兴业不担心她行刺北晋皇,只是宫门口的守卫就都是难得一见的精锐,更不用说北晋皇身边了。更何况,北晋皇敢用拓跋兴业这种绝世高手当臣子,身边肯定也有高人的。不然他就不怕那天拓跋兴业突然生了反骨,直接出手捏死他么?

    楚凌严重怀疑拓跋兴业专程带她进宫这一趟其实是个下马威。

    “大将军觐见!”

    或许是为了显示亲近,北晋皇并没有在正殿上召见拓跋兴业,而是在正殿左侧的暖阁里。楚凌跟着拓跋兴业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不过楚凌能认识的也只有一个拓跋胤而已。

    楚凌并不怎么担心拓跋胤会认出自己,认真的说距离上次拓跋胤清楚的看到她的脸其实已经过去了两三年了,甚至楚凌都怀疑她当初在拓跋胤府上的时候拓跋胤有没有真的注意她。虽然说楚卿衣和楚拂衣有几分相似,但是换了楚凌之后两人的气质却是大相径庭的。从前的楚卿衣幼小柔弱,只能在姐姐的保护下战战兢兢的活着。无论是谁只怕也不会相信短短几个月过去她就能变成一个身手不弱能让拓跋兴业看中收为徒弟的少女。

    所以当拓跋胤看过来的时候,楚凌不仅没有刻意闪避,甚至还饶有兴致地看向他对他笑了笑。拓跋胤怔了一下,很快就侧过了脸去跟旁边的人说话。

    “见过陛下。”拓跋兴业抬手行礼。

    北晋皇是一个五六十岁头发有些花白的魁梧男子,脸上已经长了不少皱纹,虽然看上去神采烁烁,却也能看出有几分与魁梧身形不相符的消瘦。他看上去比拓跋兴业年长了二十岁,但是楚凌却知道北晋皇其实才四十八岁,比拓跋兴业大不了几岁。虽然如此,举手投足间却依然难掩一代雄主的气势。

    北晋皇打量了楚凌一番方才笑道:“这便是大将军新收的弟子?”

    “曲笙见过陛下。”楚凌也学着拓跋兴业的模样行礼。

    “免礼吧。”北晋皇点头道,虽然他其实对拓跋兴业收了一个南人做徒弟也有些不满,却也不至于去为难一个小孩子。北晋皇不为难却不代表别人不为难,坐在北晋皇下手第二位的一个中年男子便忍不住开口道:“大将军,这就是你收的弟子?看起来还没有三两肉的小丫头片子,有什么用?这种天启女人就只能用来……”

    “三叔!”

    中年人话还没说完就被坐在对面拓跋胤旁边的男子打断了,他笑道:“大将军收徒自然有大将军的考量。”

    那中年男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让他认错自然是不可能的,只是有些愤愤地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不再开口。

    拓跋兴业脸上的神色也多了几分冷凝,道:“启禀陛下,笙儿确实是天启人,但她从小在关外长大。她的根骨天赋都属一流,我这才见猎心喜收为弟子的,便是指望她传我衣钵。”

    有人迟疑地道:“若是她跟着大将军学了本事却去帮助天启人,又该如何?”

    拓跋兴业淡然道:“若是貊族人连一个刚开始习武的姑娘都赢不了,还不如回关外算了!”

说话的人被堵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只得看向北晋皇。

    北晋皇倒是好脾气笑道:“大将军说得不错,咱们貊族男儿是该好好磨砺了,若是真的败给一个小姑娘也没什么好说的。话说回来,既然是大将军的弟子,朕封她一个郡主如何?”

    楚凌诧异地挑眉,这个北晋皇倒是大方。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郡主的封号,一年也没多少俸银。北晋的公主郡主也没有封地,用来拉拢拓跋兴业以示恩宠好像也很划算。

    拓跋兴业摇头拒绝了北晋皇的提议,“曲笙是我的弟子,与旁的事情都无关。她只需继承我的武功衣钵便可。”这话也是给了北晋权贵一颗定心丸,虽然拓跋兴业收了楚凌做徒弟,却只会教她武功。不会让她沾染朝廷和北晋兵马的任何权力。她只是拓跋兴业的徒弟,与北晋兵马大元帅无关。

    北晋皇扬眉看向楚凌问道:“曲笙,你怎么说?”

    楚凌抬眼,道:“我听师父的,多谢陛下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