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8、无以为报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有些晕,名字太多会不会马甲太多会不会记不过来?

    “记下了吗?”雅朵担心地问道。

    楚凌点头道:“记下了,不用担心。”

    雅朵这才松了口气,小声道:“我听人说了,上京的人都看不起南人还有……不过没关系,等你好了我们就跟拓跋大元帅告辞。阿爹阿娘还留了很多东西给我们,姐姐会照顾你的。”

    楚凌瞥了她一眼,到底谁照顾谁啊?

    雅朵却显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忍不住伸手抱住了楚凌,“阿爹阿娘都没了,我只有你了。”楚凌本想推开她,只是感觉到胳膊上的衣服被泪水侵湿了一块,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任由她靠着了。

    “大将军来了。”门外不远处响起一阵脚步声,片刻后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貊族人并没有中原人那么多的规矩,这房间里更是连个屏风都没有放,所以拓跋兴业还没进门楚凌就看到他了。他一进来,原本还宽敞无比的房间立刻就显得拥挤狭窄了几分。

    看到坐在床上抱在一起的两个小姑娘,拓跋兴业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扬了下眉,道:“醒了?”

    雅朵显然有些惧怕拓跋兴业,见他进来立刻就往床上缩了缩。

    拓跋兴业微微皱眉,目光落到楚凌身上,道:“你是这丫头的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曲笙。”楚凌道。

    拓跋兴业道:“这丫头一直抱着你不肯说话,现在你既然醒了不如就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楚凌伸手拍了拍雅朵道:“我听雅朵说过了,是拓跋将军救了我们的性命。只是我们姐妹如今势单力薄无力报答,还请将军见谅。”

    拓跋兴业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楚凌,“她真的是你姐姐?”

    楚凌抿唇笑了一下,“我姐姐胆子小,让将军见笑了。”

    拓跋兴业看着她道:“老夫听说那死去的两夫妻只有一个女儿,而且…这丫头说那几个人都是你杀的,既然你有能力杀了那几个人,又怎么会让他们杀了你的家人?”

    楚凌垂眸,低声道:“我是天启人,阿爹阿娘其实是我姨父姨母,我爹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当时…去打猎去了。”

    拓跋兴业道:“距离京城只有几十里的地方打猎?”

    雅朵搂着楚凌,红着眼睛道:“是我…我看到一只小狐狸,想要养着玩儿,笙笙才去的。都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阿爹阿娘……”虽然话是假的,但是雅朵的哭泣和悲伤却不是假的,显然她是真的认为她阿爹阿娘会死跟她有关系。

    楚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背心。抬头看向拓跋兴业道:“多谢拓跋将军救了我们,这个恩情来日我们一定报答。我已经好多了,不知道我们…现在可不可以告辞离开?”

    拓跋兴业问道:“你们打算去哪儿?老夫派人查过了,你养父十年前就被赶出了家门,这些年一直没有回去过。而且,他们家唯一留在京城的人已经表示,他已经不是他们家的人了,他和中原人生的女儿自然也不是家里的人。”说到底,就是嫌弃雅朵身上有中原人的血统,更不用说曲笙这个完完全全的中原人了。

    楚凌道:“多谢大将军关心,我们可以自己找地方安顿下来。阿爹阿娘还留下了一些财物,另外…朵儿姐姐,把流月刀给拓跋将军吧。”

    “可是……”雅朵有些犹豫,阿娘说流月刀是要给笙笙的。

    楚凌摇摇头,温声道:“拓跋将军救了我们的命,而且…我们现在也保不住流月刀。”

    雅朵咬着唇角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起身走到床后面堆着的几个箱子钱一阵翻腾,才从其中一个不起眼的箱子暗层中取出了一把短刀。雅朵捧着外形朴素的刀走到拓跋兴业面前,笑声道:“这是我们在西域的时候,我阿爹花了很多钱才买来的。据说是从中原流落到西域的宝刀,给你。”

    拓跋兴业接过了刀拔开刀鞘。一声轻响,房间里一刀银光一闪而过。刀身莹莹,青光熠熠。刀尖有一丝微弯的弧度,却不像貊族的腰刀那么大而是一种极致优美的弧度。看起来似乎并不十分起眼,只是一把好看到恰到好处的短刀。

    刀在拓跋兴业手里挽起两朵银花,下一刻拓跋兴业跟前摆着银器的架子轰然倒塌。架子上留下了两刀整齐的切口,正是他手中的流月刀留下的。

    拓跋兴业微微挑眉,道:“好刀。不过……”

    随手将刀抛给了坐在床上的楚凌,拓跋兴业淡然道:“老夫用不上这刀。”

楚凌反手将刀接在手中,道:“如此,我们只怕无以为报。”

    拓跋兴业道:“既然你们没有地方去,就暂且留在老夫府中吧。”

    不等楚凌和雅朵拒绝,拓跋兴业便转身走了。楚凌也没有多说什么,她心里清楚拓跋兴业没那么好糊弄,只怕还是怀疑她们的身份。毕竟谁让那么巧她们就在拓跋兴业经过的地方让他给救了呢。拓跋兴业的身份也注定了他不可能不小心谨慎。如果她一味的要走,反倒是容易让拓跋兴业更加怀疑他的身份。

    这兵荒马乱的…想要确定一个人的身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她们俩除了曲笙这个身份是借来的,别的可都是真的。

    “笙笙?”雅朵轻声唤道。

    楚凌回过神来对她笑了笑道:“没事,别怕。拓跋大将军不是坏人,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雅朵点了点头,道:“如果貊族人都不喜欢我们的话,我们就一起回关外去吧。”

    楚凌微微苦笑,不说尚未及笄的女孩子怎么在关外那样的地方生活,就是她如今也不可能说走就走跟着雅朵一起去关外。看着少女对上自己满是信任的眼神,楚凌心中一软,“别怕,不会有事的。”

    “嗯。”

    楚凌心中叹了口气,她睡了两天,好像把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新年给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