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4、该死的晏翎!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准备的东西并不多,都是一些日常必须的琐碎之物,另外就是通过隐藏在小镇角落里的某处凌霄商行的据点给黑龙寨和桓毓各送了一封信。给黑龙寨的信上写了自己有事暂时不能回去,还有便是提醒郑洛这两天一定要小心貊族人和拓跋兴业,可以的话最好带着黑龙寨的兄弟进山里躲上一段时间,反正拓跋兴业也不会在新州久留。

    给桓毓的信则是毫不客气地痛斥了大白的不讲义气顺便说了自己要离开新州一段时间不必想念。想必自诩聪明绝顶的桓毓公子自己能够领会。

    既然晏翎内外伤都不重,三人也就没有坐马车了,找了两匹马明诺带上晏翎,明萱跟楚凌同骑,一行四人便绕开了大的城镇一路快马加鞭的往新州西北方向的润州奔去。

    晏翎醒过来的时间比明诺预计的时间早一些,当天晚上他们在一处山中荒废的破庙里安顿下来不久晏翎就醒了。虽然楚凌怀疑他是因为一路上旅途劳顿被马儿颠醒的。

    见到晏翎醒来明诺兄妹俩都连忙围了上去。

    “城主,你怎么样了?”

    “城主,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明萱更是红了眼睛,楚凌看在眼里秀眉微挑,小丫头春心萌动啊。

    晏翎微微蹙眉,看了两人一眼目光落在明萱身上。不知怎么的明萱却被他的目光看得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原本抓着晏翎衣袖的手也连忙收了回去。明诺连忙道:“启禀城主,这是舍妹明萱,这次她是跟属下一起来的。”

    晏翎坐起身来,看向坐在对面火堆边上的楚凌,对她微微点了下头方才道:“你一向懂分寸。”话语淡淡地,却能让人听得出他的不悦。

    明诺连忙单膝跪地道:“属下知错,只是…属下原先不知萱儿偷偷跟着属下出城了,所以……”他都出城一段时间了才发现妹妹竟然悄悄跟了上来。他有任务要做根本不可能亲自送她回去,让她自己回去他也无法放心,无奈之下只能将她带在身边。幸好明萱虽然有些骄纵却还算听他的话,这一路上倒是没惹出什么大事反倒是帮了他不少忙。

    晏翎目光落在他身上半晌,方才道:“下不为例。”

    “多谢城主。”明诺松了口气。

    明萱有些委屈,可怜巴巴地望着坐在火堆边上的晏翎,可惜晏翎却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

    事实上虽然人醒过来了,晏翎现在依然非常的不舒服,所以他只能靠着身后的柱子坐着,虽然力图坐的笔直楚凌看着却难受。

    将一根干柴扔进火堆里,楚凌道:“晏城主,你不舒服就躺着吧。”

    晏翎对她笑了笑,道:“无妨,刚刚醒来睡不着了。”

    “……”谁说只有睡觉才需要躺着啊?

    晏翎一口将明诺递过来的药喝完,又将药碗递了回去方才道:“之前辛苦阿凌了,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明诺和明萱有些惊讶地看着两人,这位凌公子跟他们说他和城主只有两面之缘,他们以为两人不熟。但是听城主的语气,显然并不是不熟啊。

    楚凌摇摇头道:“我们在新州西北,明诺说还有一天的路程后天我们就能够进入润州。”

    晏翎微微蹙眉看向明诺,不用他问明诺就答道:“城主身受重伤新州太危险了,而且城主的药需要到大地方才能配。”

    晏翎垂眸思索着什么,楚凌有些诧异,“晏城主不会打算回去吧?卓铮死了,百里轻鸿重伤,晏城主在新州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吗?”

    晏翎想了想,也不由一笑,道:“也没什么,剩下的事情有人会处理的。辛苦阿凌跟我们走一趟,黑龙寨那边……”楚凌摆摆手道:“我给大哥传了消息了,而且现在黑龙寨需要避避风头,我也没什么事儿。”

    晏翎道:“那就有劳了。”

    楚凌笑道:“晏城主对我有救命之恩,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晏翎愣了愣,“是我应该多谢阿凌才是,这两天若非有阿凌在,只怕也不会这么顺利。”

    楚凌这才想起来之前的事情,摸着下巴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晏城主,我觉得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有点像,你们应该也是认识的吧?”

    晏翎垂眸,笑道:“长离公子名震天下,自然是认识的。”

    楚凌点点头,“难怪大白跟你好像也很熟的样子。”

    晏翎听到大白这个名字唇角也忍不住抽了抽,轻咳了一声道:“阿凌是这样称呼他,难怪他一提起你就暴跳如雷。”

    楚凌翻了个白眼,谁管他!

    晏翎精神不好,跟楚凌说了一会儿话就又睡着了。倒是明诺兄妹俩睡不着,明萱更是通红着大眼睛气鼓鼓地瞪着楚凌。楚凌摸摸鼻子道:“怎么了?”

    明萱道:“你说你跟城主不熟?!”

    楚凌坦然地道:“是不熟啊。大概…就是比你跟晏城主熟一点。”晏翎明显根本就不认识这丫头啊,亏得之前这丫头一副担忧体贴的模样,她还以为这丫头是晏翎身边的什么人呢。

    明萱气结,“你骗我!”

    楚凌懒洋洋地道:“我骗你什么了啊?”

    明萱顿时语塞,明诺在一边看得无奈极了。他这个妹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凌公子看着明显就比他们小好几岁,这样她还好意思跟人家闹脾气。想想凌公子的年龄,再看看自己妹妹这个模样,明诺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妹妹年纪小还请公子不要跟她一般见识”这样的话了。

    楚凌也不打算跟个单相思的小姑娘计较,直接往身后一仰倒在了铺好了干草的地上,“姑娘,早点睡吧。明天早上起来要是顶着两个黑眼圈,吓到晏城主就不好了。”

    “……”一行四人一路快马加鞭的赶路,却依然还是在靠近新州边界的地方被貊族人追上了。经过两天的休养,晏翎已经好了许多。但是据明诺说,晏翎的伤有些特别,没有药的话过再久都不会好的,不仅不会好,甚至还可能会恶化。

    看着远处渐渐接近的貊族兵马,晏翎毫不犹豫地直接点了楚凌的穴道将她放到了山坡上隐秘的草洞中。

    “晏翎,你干什么!”楚凌道。

    晏翎对她笑了笑,道:“是拓跋兴业的兵马,拓跋兴业就算抓到你也不会杀你的,而且…穴道一刻钟之后就会解开,没有我们拖累阿凌一个人只怕逃命还容易一些。”

    楚凌怒瞪着他,“你怕拖累我还让我跟这一路干什么?”

    晏翎温和地道:“新州如今注定会大乱不适合你落脚了,换个地方比较好。”说完,便随手拨了一下草丛将楚凌盖住,起身带着明诺和明萱转身走了。

    楚凌郁闷地想要大叫,却到底还是忍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晏翎带着人离开。他知道,晏翎会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拓跋兴业亲自来了。

    也是,卓铮死了,百里轻鸿半死不活,拓跋兴业若是不杀了或者抓住晏翎,只怕回去了也不好跟北晋皇交代。

    楚凌用力地想要冲开穴道,可惜她内力低微,即便是急的浑身冒汗被封住的穴道也是纹丝不动。只能焦急地听着一阵马蹄声从山下的路上狂奔而过。

    “该死的晏翎!让你逞英雄死了也活该!”楚凌狠狠地骂道,却不知道是愤怒还是什么染红了那一双明亮的眼眸。

    晏翎说一刻钟穴道就会解开,还当真是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一刻钟一到,楚凌原本僵硬动弹不得的身体就突然放松了下来。楚凌长出了一口气,连忙扒开草丛向外面望去,外面的山路上已经是一片安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安静的连鸟鸣声都没有更显得冬日萧瑟万物皆静。

    楚凌没有马,只能咬牙放弃了下面的宽敞的官道自己往晏翎等人离去的方向一路追去。

    马儿的奔跑速度显然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特别是现在的楚凌还是一个体力平平的小短腿。也只能靠着一流的追踪技巧能够不追错方向罢了,若说想要追上晏翎等人那除非她长了翅膀能飞。

    一直到当天下午,楚凌方才找到了晏翎等人留下的痕迹。不过却并不是晏翎三人,而是一些打斗过的痕迹以及一些正在收殓自己同袍遗体的貊族士兵。显然这些人才刚死了不久,楚凌远远地看着那些尸体上的伤痕,是剑伤。明诺和明萱都是用剑的,晏翎现在用枪应该有些勉强,而且这些伤痕大多数干脆利落倒不像是明诺能做出来的。

楚凌没有惊动这些人,悄无声息地退开让了个弯儿往下面追了上去。

    一路上楚凌却并没有再找到晏翎三人的踪迹,只有不少士兵依然在四处搜索,至少让楚凌知道那三个人应该还没有被抓住或者被杀。

    深夜的时候,楚凌抓了一个奉命搜查的南军,原本对方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小孩子还十分不屑,等楚凌真的将匕首架到他脖子上的时候才终于畏惧的求饶。

    楚凌冷声道:“别废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是是是,少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大家都是天启人,少侠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那人跪在地上连连讨好地道。

    楚凌心中冷笑一声,她相信很多南军确实是迫不得已才为貊族人卖命的,但是却不包括眼前的人。她跟了这人半个下午了,这人搜查尽没尽力他不知道,偷鸡摸狗欺压百姓的功力倒是不错。危险的地方都推给别人去搜查,但凡是那些搜查哪个农家或庄户的事情倒是抢着干,每一次出来兜里都比进去时鼓了许多。

    楚凌道:“你们在找什么人?”

    男子小声道:“找…找两个男人和一个姑娘。其中一个男人带着面具,受了重伤。上面说…找到了重重有赏。”

    楚凌心中松了口气,问道:“还有呢?”

    “还…还有什么?”男子有些茫然地道。

    楚凌却有些不耐烦,冷声道:“拓跋兴业在哪里,那三个人在什么地方跑掉的,这附近有多少人?”

    男子露出一个哭兮兮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道:“少侠,这…这些事情,我们这些……”

    冰冷的匕首在他脖子上压了一下,“我劝你考虑清楚了再说。”

    男子立刻闭上了嘴将口中原本的推诿之词咽了回去。胆战心惊地道:“少…少侠,我、我……”

    楚凌笑道:“你以为你是运气不好才被我抓到的么?我跟了你半个下午了。普通的下层士兵或许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好歹也算是一个小统领吧,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

    “我……”

    楚凌并不想继续听他结结巴巴地磨蹭,冷声道:“说吧。”

    低头瞄了一下脖子上冷冰冰的匕首,男子只能苦着脸道:“实不相瞒,我知道的东西真的不多。我只知道…拓跋大将军带来的兵马不太多,找人、主要还是靠咱们南军。至于那三个人,原本他们已经逃走了,不过那个姑娘落了单被抓住了,那两个男子又返回来救那姑娘,这才让拓跋大将军追上了他们。那戴面具的男子跟拓跋大将军打了一场,最后三人都逃走了。拓跋大将军好像受了一点伤,应该…应该不严重。”

    楚凌微微蹙眉,晏翎全盛时期尚且不是拓跋兴业的对手更何况如今身体有恙,能伤了拓跋兴业还带着明诺兄妹俩逃走,只怕也不可能是全身而退了。

    楚凌眉头紧锁,“他们往哪个方向逃了?”

    男子偷觑了楚凌一眼,小声道:“往、往北走了,但是我们追出了几十里都没有找到他们,说不定是中途改变方向了。”

    楚凌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走吧,回去之后知道该怎么说?”

    “小的明白,明白。”男子连连点头,却在楚凌看不见的地方眼底闪过一丝恶毒的狞笑。抬起头来,却又是一张感恩戴德的脸,见楚凌果然收回匕首放了他,男子试探着站起身来,“小的,小的告辞……”

    楚凌微微挑眉,男子转身飞快地往前方跑去,脸上满是怨毒之色。等他离开这里……

    “嗖!”

    一声轻响,背后一痛男子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却只能无力地倒向了地面。片刻后楚凌站到了他跟前居高临下地道:“我考虑了一下,你这样的人还是少一点比较好。”

    暗淡的月光下,男子依然带着惊愕和不甘的眼眸渐渐涣散再也没有了声息。楚凌低头看了一眼睁大了眼睛不甘地望着自己的尸体,转身离开。幽暗的月色中,一声轻叹幽幽散开。

------题外话------

    依然是二合一章,没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