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3、面具不能动!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唉?”楚凌回过神来赶紧伸手去接,可惜双方的体重力量显然不成正比,最后只能苦着脸给突然倒下来的晏翎做了垫背。算了,看在你救了我两命的份上…垫背就垫背吧。楚凌有些郁闷地想着。

    挣扎着爬起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晏翎的伤势并不算重,脉象也还平稳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再看看四周,顿时又愁眉苦脸了起来,这荒郊野岭的,难道又要露宿荒野?这儿可没有什么那么安全,一个不小心遇到貊族人乐子就大了。

    正在楚凌左右为难的时候,前方传来了一阵轻巧地脚步声。楚凌心中一凛,听这脚步声明显是习武之人,而且还不止一个。这会儿她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晏翎,若是貊族人可就麻烦了。不,即便不是貊族人,在这个乱世之中也很危险。

    沉吟了片刻,楚凌扶着晏翎在一块石头后面隐藏起来,自己方才抽出匕首靠在晏翎身边警惕地看向声音的来处。

    那声音越来越近,很快楚凌便能听清楚声音了,是一男一女似乎还有几分熟悉。

    “哥,城主真的在这儿么?”少女娇俏的声音响起,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期盼和羞涩。

    “城主命我来此接应,想必不会错的。”男子道。

    楚凌微微挑眉,熟人啊。来人正是前些日子刚有过两面之缘的那对沧云城兄妹明诺和明萱。是晏翎让他们来这里接应的?若真是如此,这位沧云城主倒是真算得上算无遗策了。

    “什么人?!”明诺突然厉声道。

    楚凌也不躲闪,站起身来笑道:“是我。”

    明诺仔细一看,愣了愣方才迟疑着道:“你是…凌公子?黑龙寨五当家?”

    楚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现在确实有些狼狈,别说是认不出来她是个女的,就是凌楚的面目都有些看不清楚,“两位怎么在这里?”楚凌问道。

    明萱警惕地看着她,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你怎么在这里?”

    楚凌笑了笑道:“这个么…我路过,我就想问问,两位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明诺倒很是和气,道:“我们刚到并没有丢什么东西。五当家不知可有什么需要在下效劳的地方?”

    “哥,我们……”明萱有些不悦地道,他们是来接应城主的,哪里有功夫帮别人做什么?

    明诺不赞同地看了妹妹一眼,“五当家对我们有恩。”

    楚凌摆摆手,大度地道:“没关系,倒也没什么事情,我刚在山里捡到一个人,就想问问你们认不认识?”

    两人齐齐看向楚凌,楚凌一指石头后面道:“喏,看看吧。”

    “城主?!”两人一看顿时大惊,明萱更是立刻就红了眼睛,“你对城主做了什么?!”

    虽然明萱的语气十分不善,但楚凌反倒是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两人确实是晏翎的人了。

    楚凌笑道:“姑娘,什么叫我对他做了什么?晏城主在山上跟人打架,我就是顺手捡到了而已。”明萱不信,“城主武功盖世,若不是被人暗算,有谁能伤得了他?”

    楚凌淡定地道:“拓跋兴业。”

    这个名字却是让两人都是一震,明诺的神色也有些凝重起来连忙上前检查晏翎的伤势,“城主在山上跟…拓跋兴业交手?”

    楚凌耸耸肩,给了他一个不信算了的眼神。

    明诺深吸了一口气,道:“现在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先找个地方给城主疗伤!五当家可要跟我们一起走?”

    明萱一脸不善地瞪着楚凌,楚凌好脾气地对她笑了笑才回答明诺,“好吧。”

    “多谢。”明诺认真地道。

    楚凌点点头,也不在意。难怪明诺年纪轻轻晏翎也放心他出来办事,看来果然是个会办事的年轻人。若只是那个叫明萱的丫头,只怕走不出十里就能被人揍八遍。

    山林的另一边,当拓跋兴业找到卓铮等人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卓铮已经死了。不仅是卓铮死了,百里轻鸿也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拓跋兴业一眼就看出百里轻鸿身上有一道伤痕就是晏翎的银枪造成的。一个晏翎一出手就让归降了北晋的最有名的两个将领一死一伤。当真是个大敌!

    “怎么回事?”拓跋兴业问道。

    拓跋明珠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百里轻鸿,红着眼睛道:“大将军要谨之去帮忙,结果那姓卓的却反而对谨之出手!他真的是要归降我们北晋而不是天启派来的刺客么?”

    拓跋兴业淡淡扫了一眼明显是关心则乱的拓跋明珠道:“就算他是刺客,也不会来杀陵川县马。”天启人是有多大的毛病,才派一个镇北军统帅亲自出马刺杀一个已经归降了十年的将领啊?就算是十年前,百里轻鸿也只是镇守一座城池的将领而已,跟镇北军统帅不可同日而语。

    拓跋明珠却并不想听拓跋兴业的分析,含泪道:“昨天谨之刚刚与人动手本就受了内伤,若不是被卓铮刺了一刀,怎么会败给晏翎?幸好…幸好他身边的人拼死救出了谨之,不然……”

    拓跋兴业听着拓跋明珠掩面哭泣的声音微微蹙眉,貊族的女人向来坚强独立,早年拓跋明珠还小的时候也是个不错的姑娘,怎么入关之后反倒是学上了那些中原人哭哭啼啼的毛病了?

    不过毕竟是自己让百里轻鸿帮忙才导致百里轻鸿重伤的,拓跋兴业也没有将心中的不耐表现出来。只是走过去探了一下百里轻鸿的脉,道:“内伤不重,外伤找个大夫好好照顾,过两个月就好了。”如果百里轻鸿能醒过来的话。

    拓跋明珠并没有觉得高兴,这年头并不是说外伤就一定比内伤容易好,特别是百里轻鸿这样的伤若是放在寻常人身上当真是九死一生了,“我要带谨之回新州城,如今卓铮死了,叔父有何打算?”

    拓跋兴业道:“老夫还要去找南平公主,还有那些江湖中人也该清理一番了。”这次新州的事情,那些江湖中人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虽然江湖中人毫无组织,面对大批兵马的时候无能为力,但是他们绝大多数身手都比普通士兵厉害,一旦有人落单或者少数士兵出行,遇上他们十之八九都难逃一死。这两天时间,不说南军只是貊族士兵就则损了将近千人。要知道,自从天启人退守灵苍江,貊族士兵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的损失了。

    拓跋明珠点头道:“如此,叔父保重。我等谨之伤势好一些了就要回上京了。”

    拓跋兴业点了点头,转身要走突然想起来什么问道:“昨天百里公子与谁动手了?”

    拓跋明珠略有些尴尬地道:“君无欢。”

    拓跋兴业皱眉,“老夫没记错的话,君无欢的身体不太好?”

    拓跋明珠点头,“君无欢虽然身体不好,但是武功确实很厉害。谨之受了点内伤,不过君无欢伤得更重。”生怕拓跋兴业就此小看了百里轻鸿,拓跋明珠连忙补充道。

    拓跋兴业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大将军。”刚走出帐篷,就有士兵飞身来报。

    拓跋兴业沉声问道:“何事?”

    那士兵道:“找到南平公主了。”

    “哦?”

    “南平公主被人放在山间的一颗大树下,我们一路找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拓跋兴业点了点头对此并不惊讶,晏翎既然答应放了南平公主就不会出尔反尔的扣着人不放。就像他当时即便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也不会再回头去追杀晏翎是一个道理。不过……

    “传令下去,全力追捕新州的江湖中人。最重要的是沧云城中人!”拓跋兴业沉声道。

    “是,大将军!”

    楚凌跟着明诺兄妹俩一起,带着晏翎在一处远离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的寻常小镇,在镇外找了个农家安置了晏翎。这途中晏翎一直没有醒,一路上楚凌都在琢磨晏翎到底是太相信她这个其实只有两面之缘的路人还是太相信明诺了。

    “五当家。”明诺安置好晏翎,走出来对坐在屋外的楚凌道。

    楚凌回头看他,问道:“你们家城主怎么样了?”

    明诺笑道:“没事,城主受了一点内伤还有大约就是太累了。”

    楚凌有些不以为然,她虽然对医术不精通却也看得出来一些,晏翎内伤不假,累了也不假但是还没到能让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深度昏迷不醒的地步。不过明诺既然这么说了,楚凌也不好多问。只是道:“今天能醒么?这里也不太安全。”

    明诺有些为难,“只怕是不行。”

    楚凌叹了口气,点点头道:“行吧,等晏城主醒了再说。”

    明诺笑道:“辛苦五当家一路上跟着我们奔波了。”

    楚凌看着明诺,“那个,咱们能打个商量么?你别叫我五当家成么?被人听到了不太好。”

    明诺莞尔一笑,点头道:“是,如此在下便称呼一声凌公子?”

    楚凌点头表示可以。

    “哥!”房间里的明萱突然冲了出来,急匆匆地道:“哥,城主…城主好像病了!”

    闻言,也两人也顾不得许多快步走进了房间里。简陋的房间里晏翎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脸上的面具依然没有摘下来,但是整个人似乎极不舒服,楚凌发现他修长的脖颈都红了,似乎是在发热。

    楚凌走到床边伸手就要去揭他脸上的面具,却被一只手拉住了,是明诺。

    旁边的明萱也惊叫道:“你干什么?!”

    楚凌有些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两人道:“看看他怎么样了啊。”

    明诺摇头道:“面具不能揭。”

    楚凌皱眉道:“怎么?你们城主见不得人还是长得像鬼?就算是这样,命也比脸重要吧?”

    明诺摇头道:“沧云城的规矩,谁都不能动城主的面具,会死人的。”

    楚凌看着两人挑眉道:“你们都没见过晏城主的真面目?”

    明诺摇头,楚凌不由啧啧称奇,“你们心可真大,就不怕有人冒充晏城主吗?”

    明诺确实心大,笑得很是温和,“城主也不是谁都可以冒充的。”

    楚凌耸耸肩收回了手道:“行吧,我不看你们城主的芳容可以了吧?现在怎么办?”明诺道:“不必担心,在下会一些医术。”说完便坐到了床边替晏翎诊脉,明萱有些骄傲地道:“我哥可是神医传人。”

    楚凌没心情跟小丫头抬杠,过了一会儿明诺神色有些凝重的收回了手,道:“城主……”

    “怎么?如果我不方便听的话,我先出去你们自己商量。”楚凌道。

    明诺摇头道:“没有,我要给城主配药,但是有两样药材眼下我们拿不到得回新州。”

    明萱有些焦急地道:“哥,新州城里现在肯定是天罗地网,而且…现在肯定到处都是北晋兵马,我们只怕连到新州城去都做不到。”他们三个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一路上不知道要被盘查多少次。想要平平顺顺地到新州根本是做梦。

    明诺显然也是担忧这个问题,一双剑眉都要皱在一起了。

    楚凌问道:“这个药只能在新州找到么?”

    明诺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这样的小镇小县城肯定没有,至少也要新州这样的大城。”

    楚凌琢磨了一回,道:“那就离开新州去别的地方吧。”

    明诺兄妹俩都是一愣,明诺道:“凌公子的意思是……”

    楚凌道:“晏城主现在人事不省,你们沧云城看来也没什么人在新州,这地方看来是不能待了那就干脆离开。对了,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姓桓的小白脸?”

    兄妹俩对视一眼,都是一脸茫然。楚凌揉了揉眉心,道:“算了,如果你们决定了的话咱们就尽快出发。很快北晋士兵只怕就会到处搜查了,到时候再走就来不及了。”

    明诺思索了片刻,沉声道:“凌公子说的不错,我们先带城主离开新州再说。不知凌公子……”

    “送佛送到西,我跟你们一起走。既然定了,我去准备一些东西,咱们一个时候之后离开这里。”她语速略快,语气也坚定的让人提不起拒绝的心思,倒是让明诺兄妹俩都忍不住有些发呆的望着她。

    楚凌只得揉着眉心摆摆手出门办事去了,晏翎还真放心将自己的命交给这俩小白啊。

------题外话------

    (~ ̄▽ ̄)~章节不好分,二合一章哦~今天没有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