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2、真是朋友吗?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现在大家都没事,但是晏翎手中的银枪却已经没有了而拓跋兴业的刀还在他自己手里。

    拓跋兴业打量着晏翎,问道:“卓铮怎么样了?”

    晏翎不在意地道:“死了吧。”

    拓跋兴业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还是老夫输了。”拓跋兴业来新州并不是为了跟谁打架的,而是为了接应卓铮的,卓铮如果死了,那拓跋兴业也就失败了。不过,如果拓跋兴业能杀了晏翎的话,或许也还能找补一些算个不功不过。

    “晏城主是当世英杰,老夫和我皇都很是钦佩,不知晏城主可愿随老夫往上京一游?晏城主有什么条件,老夫也可以代为转呈我王。”

    晏翎抬头看向拓跋兴业道:“拓跋将军用心良苦,多谢了。”

    这是拒绝了,拓跋兴业有些失望,倒也不觉得意外。真正的绝世奇才总是心高气傲,即便是天启皇帝的面子也未必会给更何况是外族?只是……“今日一战,老夫很是尽兴。不知晏城主可否将南平公主送还?”

    晏翎并不意外,淡然一笑道:“可以。”

    “多谢。”拓跋兴业道,“老夫相信晏城主的承诺,如此便告辞了。”

    晏翎挑眉,“拓跋将军不动手么?”

    拓跋兴业道:“应该是老夫问,晏城主为何不动手吧?”

    晏翎仿佛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在下确实没有把握留下拓跋将军。”

    拓跋兴业道:“老夫也没有把握,又何必赔上南平公主的性命呢?”

    说完拓跋兴业当真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晏翎负手站在山林中一动不动仿佛在闭目养神,方才的激战让周围的鸟兽各自惊走,这会儿突然安静下来整个树林里当真是寂然无声。不知过了多久,一缕鲜血从晏翎唇边溢出,下一刻他方才低头吐出了一口血来。

    看着地上的一摊鲜血,晏翎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拓跋兴业、果然名不虚传。还是有些托大了。”

    走过去拔起不远处的银枪,晏翎靠着树干看了看四周方才沉声道:“他走了,出来吧。”

    过了一会儿,不远处的山坡上草丛中一个人影钻了出来。

    “晏城主,你怎么样?”

    晏翎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跟前的人,毫不意外,“凌姑娘。”

    楚凌眨了眨眼睛,“晏城主好眼力。”她顶着这副模样可没有人认出来她是个姑娘,晏翎竟然还能准确的叫出她的身份。

    晏翎笑道:“没有,是桓毓告诉我的。你怎么还没走?”

    楚凌皱眉道:“晏城主太冒险了。”

    晏翎摇了摇头,道:“我虽然打不过拓跋兴业,逃命还是不成问题的。”堂堂沧云城主竟然将逃命说得如此理所当然,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用逃命这个词跌了自己的面子。

    楚凌微微挑眉,“这么说是我坏了晏城主的事?”

    晏翎道:“那倒不是,还是要多谢凌姑娘的,保命的法子…能不用自然是不用的好。方才凌姑娘…做的不错,我都差点以为那里藏了一个高手。”

    楚凌笑了笑,她自然不是什么高手。不过是装个样子放一点杀气罢了。拓跋兴业的感觉并没有错,楚凌的危险程度绝对高于大多数的一流高手。

    “咱们还是快走吧,万一拓跋兴业回来……”

    晏翎摇摇头道:“不用担心,拓跋兴业既然放弃了,今天就不会再对我们动手了。”

    楚凌有些怀疑,“你确定?沧云城主的身份可是很贵重的,杀了你比救活卓铮要值钱吧?”

    晏翎道:“拓跋兴业不仅是个武将还是个习武之人,更是个绝顶高手。”武将阴谋算计,武者却得言而有信,这是一个绝顶高手的骄傲。晏翎只看了拓跋兴业一眼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桓毓竟然将你一个人丢下?”晏翎看着楚凌,声音微沉。

    楚凌道:“他还有一堆事情事儿…呃,你们真的是朋友吗?”楚凌觉得这两人就算很熟也不像是朋友,反正如果是单纯的朋友的话,她似乎绝不放心就将人这么丢给一个厉害无比的敌人的。她有时候也会让青狐她们去冒险,但那时因为她了解也信任她们的能力。有时候放任别人去冒险,并不是不在乎而是绝对的信任。桓毓相信晏翎即便是面对拓跋兴业那样的对手也能够全身而退。

    这样的信任绝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反正她是不相信青狐那几个货面对这样的情况能全身而退。

    晏翎轻笑了一声,低沉的声音让人觉得耳朵有些发麻,“朋友…算是吧。咱们先走吧,虽然拓跋兴业不会再回来,但是遇到别的人也是麻烦。”

    楚凌点头,“好,这就走!”

    楚凌跟着晏翎一路从山中出来,竟然奇异的没有碰到任何人。无论是貊族人还是江湖中人都没有碰到,两人一路顺风顺水的就下了山。楚凌一路上有些好奇地打量这位沧云城主。虽然看不到脸但是楚凌也能感觉到晏翎明显是个年轻人。但是这人显然又跟她来到这个时空见过的所有年轻人都不一样。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提起他的名字却足以让任何人忌惮不已。

    真是……

    “凌姑娘。”晏翎突然停住了脚步沉声道。

    楚凌回过神来,“晏城主,什么事?”

    晏翎回头看她,有些歉意地道:“后面的事,要麻烦你了。”

    “嗯?”楚凌一脸茫然,什么事?

    还没来得及问,就见晏翎再一次吐了口血,直接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