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1、绝顶高手的对决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你终于来了!”桓毓一边喘气一边欢喜地道。

    来人依然是一身玄色衣衫,手中提着那柄盘龙银枪。银色的面具下面只露出一双薄唇微微抿起。

    晏翎!

    晏翎漫步上前横枪挡在了楚凌和桓毓跟前,方才抬头看向对面的拓跋兴业道:“拓跋大将军?”拓跋兴业微微眯眼看着眼前的人,一瞬间便猜透了对方的身份,“沧云城主?”

    在北晋人眼中晏翎自然是个敌人,如今貊族人已经将整个北方据为己有,在他们眼中占据着沧云城不肯归附于北晋也不听从天启指挥的晏翎俨然便是反贼。但即便是如此,拓跋兴业也称呼晏翎一声沧云城主。显然是认同了晏翎对沧云城的所属权,至少在他们拿下沧云城之前,沧云城就是属于晏翎的,拓跋兴业从不自欺欺人。

    晏翎仿佛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虽然晏翎是貊族如今在北方最大的敌人之一,但是拓跋兴业和晏翎却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某些不可说的内部原因,拓跋兴业曾经数度想要亲自带兵征讨沧云城却都未能成行。所以这还是拓跋兴业第一次见到晏翎本人。

    拓跋兴业扬眉道:“沧云城主,你想救这两个人?”

    晏翎的脾气似乎很不错,并没有一上来就剑拔弩张,“如果拓跋将军愿意高抬贵手,就最好了。”

    拓跋兴业朗声笑道:“那个年轻人你可以带走,那个孩子留下。”

    晏翎摇头,淡然道:“那个孩子我带走,另外一个你可以留下。”

    “什么?!”桓毓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的晏翎,“晏凤霄,你太不讲义气了!”

    楚凌过去扶起桓毓检查他的伤势,一边笑眯眯地小声道:“看来我比较受欢迎哦。”

    “……”

    晏翎没有回头,只是微微侧首扫了晏翎一眼道:“你若是肯刻苦一些,就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晏翎憋屈,这是我不刻苦的问题吗?你当这世上每个人都跟你这个妖怪一样啊?

    拓跋兴业沉声道:“既然如此,老夫便来领教一番沧云城主的实力。”若是能在这里杀了晏翎,沧云城就算不立即土崩瓦解,也会群龙无首。

    晏翎手中的银枪划出一条淡淡地银弧,“请。”

    楚凌很想围观当世两大高手的决战,但是很可惜现在却不是围观的时候。在晏翎和拓跋兴业动手的一瞬间桓毓就拉起她头也不回的跑了。楚凌一边跟着桓毓跑,一边觉得这好像又是一个轮回。上一回她跟桓毓丢下晏翎跑了,这一回他们俩又丢下人家跑了。

    “阿凌,别想那些没用的。晏翎肯定打不过拓跋兴业,咱们留下只能给他拖后腿!”桓毓道。

    楚凌有些怀疑,“你跟晏城主很熟?”这货上次骗她?

    “呃……算不上熟。但是君无欢说过,晏翎的武功最多就比他和拓跋胤高一线,目前绝对不是拓跋兴业的对手。更何况,晏翎他……”

    “什么?”楚凌问道。

    桓毓道:“没什么,总之快走就是了。晏翎肯定已经把姓卓的干掉了,咱们不用管他,现在开始逃命就可以了。”

    楚凌心中虽然还有无数的疑问和怀疑,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当下也不再多言任由桓毓带着自己在树林中穿梭。

或许除了桓毓和楚凌谁也不知道此时山林深处正在进行着一场世间难得一见的绝顶高手之间的对决。拓跋兴业在貊族尚未入关之前就是名震天下的关外第一高手。因为有貊族王族血统后来帮助北晋皇领兵打仗才渐渐成为了如今的天下第一名将。无论是武功还是领兵打仗,拓跋兴业的人生都顺利的让人嫉妒,在战场上他平生也只有败在君傲手中。而在武功上,更可以说是从未遇到过对手。如果当年没有跟随北晋皇征战天下,拓跋兴业或许会孤身入关挑战中原绝顶高手,争夺那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

    两人转瞬间便交手了二三十招,拓跋兴业道:“中原果然是人才辈出,老夫在晏城主这个年纪可没有你这份功力。”

    晏翎手中银枪开合,凌厉无匹。出口的话却依然淡定从容,“大将军谬赞了。”

    拓跋兴业大笑一声,刷地抽出了身后的长刀。不是貊族男人随身携带的腰刀,还要更长更宽一些,刀身带着一股淡淡的红晕,仿佛是血色但是奇异的并无不祥和阴邪之意。站在几步之外,晏翎更感觉到的也只是逼人的杀气——光明正大的杀气。

    晏翎眼神微闪,眼眸中多了几分慎重和敬意,沉声道:“请。”

    拓跋兴业为人温和从无狂妄之意,但他的刀却是既霸又狂。一出到便是飞沙走石,山崩石裂。晏翎用的是长兵,走的也是凌厉霸道的路子,但是在他面前却占不到丝毫的便宜。两人从地上打到树上,又从树上落到了山坡上,原本安静的山林里不过片刻便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四周到处都是被刀气和长枪的劲力留下的痕迹。

    这一战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拓跋兴业打到兴起忍不住放声长啸,“今天是老夫这十年来打得最痛快的一场,晏城主不愧当世英才。便以此刀送晏城主一程!”

    拓跋兴业转身,挥刀。

    长刀仿佛当空化出了一把巨大的刀气当空斩下,目标只有站在七八丈以外的晏翎。

    晏翎微微眯眼,手中的长枪一提,当下也不去管那朝着自己斩来的刀气,手中长枪激射而出直冲拓跋兴业的心口。

    拓跋兴业虽然武功高过晏翎,但是这一场激战下来消耗依然不少,最后这一刀更是耗上了他八成的功力和一击必中的决心。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晏翎竟然不是胆大而是不要命根本不去管斩向自己的刀而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将长枪射向自己。

    这一枪来势又快又疾,拓跋兴业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把握能接下这一枪。

    只能退!

    拓跋兴业疾退数步,方才侧身躲开了长枪,但是长枪依然在他胸前留在了一刀划痕。拓跋兴业胸前皮革制成的披风扣带应声而断,衣服上也多出了一条口子。

    同时,另一边的晏翎却在拓跋兴业的刀气落下的一瞬间突然平地侧移了两步,刀气斩落在他的脚边留下了一刀一尺多深足有几丈长的沟壑。可以想见,如果这一刀落在晏翎身上,他整个人都能被劈成两半儿。

    拓跋兴业有些惊讶,“好轻功。”

    晏翎不仅武功好功力深轻功竟然也是绝顶,方才那一移看似没什么,但是真正能做到的却极其罕见,甚至比那些所谓的踏雪无痕更难。

    晏翎负手道:“我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