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0、抱歉来晚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子?!”

    巨变陡生,百里轻鸿立刻伸手去抓那把匕首,另一只手拍向了卓铮。但是卓铮距离他太近了,本身实力也不弱。虽然让百里轻鸿的阻拦卸去了几分力道,但是这一刀却依然刺入了百里轻鸿腹部。卓铮被百里轻鸿一掌拍出去,匕首也跟着抽了出来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百里轻鸿身边的侍卫立刻扑上前来,方才扶着卓铮的两名侍卫也立刻冲了上去双方顿时纠缠在了一起。

    卓铮一击得手,立刻便飞身而上再一次攻向百里轻鸿。百里轻鸿也抽出了剑与卓铮相斗。只是他昨天就受过伤,现在又被刺了一刀,只能一只手按住伤口单手与卓铮交手,一时间竟然也有些狼狈。

    此时,躲在暗处观战的桓毓忍不住称赞道:“阿凌,你这一招驱狼吞虎厉害啊,如果这俩同归于尽,那可就是一箭双雕了。”

    楚凌却没这么乐观,道:“卓铮只怕还不是百里轻鸿的对手。”

    桓毓道:“那就是卓铮死啊。我们也达到目的了。”

    楚凌笑道:“百里轻鸿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现在杀了卓铮。即便是卓铮先攻击他的,他也会给卓铮留下一条命的。”桓毓思索了一下,点头道:“言之有理,看来咱们还是得自己准备一下了。”

    楚凌也不反对,多一点准备总是没错的。

    “好厉害的小鬼。”

    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不仅桓毓脸色大变,楚凌更是险些当场就吐出一口血来。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突然便升了起来,一瞬间楚凌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都仿佛竖了起来,这大冷的冬天额边甚至冒出了冷汗。

    “快走!”桓毓也顾不得管山下的百里轻鸿和卓铮了,当下一把抓起楚凌就朝着另一边狂奔而去。

    两人一口气不知道奔出了多远,桓毓才终于松了口气撑着膝盖直喘气。

    “呼呼,好厉害,吓死本公子了。”

    楚凌被灰尘遮盖的面容此时也是煞白,手中紧紧地握着匕首沉声道:“不对,快走,还没有甩掉他!”

    桓毓大惊,连忙拉起楚凌往前奔一边忍不住问道:“到底是何方高人?!”

    楚凌没好气地道:“还能有谁,拓跋兴业!你没听过他的声音么?!”

    桓毓当然听过,但是他没记住,或者说刚才慌乱之下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分析声音的主人是谁。

    “你这小鬼倒是机灵。”那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却不是在他们后面而是在他们前面。两人连忙刹住脚步,一脸惊骇地看着不知何时站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的中年男子。

    比起许多北晋将领,拓跋兴业看起来并不十分高大魁梧,更不会让人觉得凶神恶煞。但是偏偏这人却是就是天下第一名将,北晋的兵马大元帅。

    若是在别的地方见到拓跋兴业,楚凌说不定还要欣赏赞叹一番果然真豪杰也。但是现在她却只想骂娘,特么穿的又不是武侠片,为什么会有这种不科学的绝顶高手?!

    谨慎地后退了两步,发现依然没有什么安全感楚凌便站住了。扯出一个有几分僵硬的笑容,“拓跋将军,幸会。”

    拓跋兴业看着眼前消瘦矮小的少年,叹道:“这些年,天启倒是很出了一些人才。”可惜,这些人都不被天启朝廷所重用。否则北晋也没这么容易在中原立足。

    桓毓不着痕迹地将楚凌挡在身后,楚凌心中有些感动又忍不住叹气。你挡着有什么用啊,拓跋兴业一个人抓咱们俩也跟抓小鸡没什么两样了。

    拓跋兴业也不在意,只是对楚凌道:“昨天的事情,都是你们俩的手笔?”

    楚凌从桓毓身后探出个头来,道:“你是怎么这么快赶到的?按我估计,你最快应该还要两个时辰才能到。”如果她估算的没错的话,这两个时辰足够他们干掉卓铮逃出升天了。

    拓跋兴业笑了笑,原本有些严肃的脸竟然看起来和善了几分,“领兵的那人确实有几分本事,可惜兵马不够,实力也不够。想要拖住我只能看我愿不愿意。”

    他如果愿意试试对方的深浅的话,自然可以拖他几个时辰。但是拓跋兴业如果抛开手下兵马独自离开的话,没有人能拦得住。

    楚凌有些懊恼地咬了咬手指,她不是不知道这个漏洞,而是她没办法弥补。他们根本没有能与拓跋兴业匹敌的高手,就连稍逊一筹的都没有。一旦拓跋兴业要独自脱离战场,谁也没办法阻止。

    拓跋兴业道:“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楚凌道:“我叫小云。”

    拓跋兴业也不在乎这是真名字还是假名字,道:“你跟我回去,我放了这个年轻人。”

    “咦?为什么啊?!”楚凌有些惊讶地道,桓毓也忍不住惊讶地看向拓跋兴业。

    拓跋兴业道:“老夫觉得你很有趣,你跟我回去总比跟着他们好得多不是?”

    “……”你也太随意了,我是天启人啊难道是脸上灰太厚了看不出来?

    拓跋兴业却不以为然,“天启人如何?貊族人又如何?若有一日北晋一统天下,天启人也是北晋人。”

    楚凌耸耸肩道:“可惜你的愿望好像并不容易实现。”

    拓跋兴业不以为忤,“天下大势瞬息万变,谁知道呢。你跟不跟老夫走?”

    楚凌坚定地摇头,“不跟。”

    拓跋兴业挑眉道:“你不怕我杀了你的朋友么?”

    楚凌道:“就算我答应跟你走,你也会杀了他的。”

    “老夫说话还算有些信用的,你……”

    桓毓不悦地道:“你们当本公子不存在啊?拓跋兴业,你少打歪主意,我们就算死也不会投降你们这些外族蛮子的!”

    楚凌在心中为他鼓掌:好胆!

    拓跋兴业淡淡扫了桓毓一眼,“小辈无礼。”一抬手一道指风迎面射向了桓毓。

    楚凌一把推开桓毓,“闪开!”

    下一刻,另两道指风再次向桓毓射了过去。楚凌惊道:“大白!”

    “……”桓毓左脚一麻顿时动弹不得。神特么的大白,这个时候还记得叫我大白!

    眼看桓毓无礼闪避,楚凌立刻将手中的匕首射了出去。同时一道人影快如闪电地从山林中跃出,银光一闪如一条银河从九天之上直泻而下,生生挡住了那射向桓毓的劲力。

    桓毓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长长地出了口气。

    来人侧首,对桓毓歉意地道:“抱歉,方才去杀了个人来晚了。”

------题外话------

    大白:麻蛋!都要死了还叫我大白,本公子这么玉树临风不配拥有名字吗?!

    血狐:万一没死呢?你很想让拓跋兴业记住你的高姓大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