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8、以命换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得到南平公主的消息,卓铮果然立刻带人往目的地赶了过去。但是他也不傻,在同一时间也派人去找拓跋兴业要他接到消息立刻去接应了。只是他不知道,被他派去给拓跋兴业送信的人才走到半路就遇到了另一拨人……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

    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应了拓跋兴业的消息前来帮忙,只是百里轻鸿昨天伤的不轻所以他们来的有些晚了。一路行来到处都是一片乱七八糟的模样。他们甚至被江湖中人偷袭了好几次,更是大大的拖延了行程。

    那传信的人是拓跋兴业麾下的亲兵,也是见过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的。见到一行人连忙停下见礼,拓跋明珠问问清了他急匆匆的所为何事之后抬头看向百里轻鸿。

    百里轻鸿蹙眉道:“大将军那边想必是用不着我们帮忙的,既然如此不如就去卓铮那边?”

    拓跋明珠犹豫,作为明王府的人拓跋明珠并不在意卓铮的死活,或者说,对于明王府来说卓铮死了比活着更好一些。一旦卓铮死了,北晋皇的面子自然是不太好看,拓跋兴业接应保护卓铮不力,虽然北晋皇不至于因此就对拓跋兴业失望,但总会存有一点芥蒂的。如果他们再暗中操作一下,即便不能离间他们君臣,也能在其中埋下一个钉子。

    只是…这么大的事情,却不是拓跋明珠能决定的。

    百里轻鸿看着拓跋明珠,问道:“县主是怎么想的?”

    拓跋明珠沉吟了片刻,道:“大将军要我们去与他汇合,咱们如果去卓铮那边是不是不太好?”百里轻鸿瞬间明了拓跋明珠并不想娶救卓铮,“事急从权,如果卓铮出了什么事……”

    拓跋明珠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点头道:“那好吧。”

    传信的人见状也很是高兴,大将军离得太远若是去的晚了说不定就要出事。如果县主和县马能先去帮忙就再好不过了。

    等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赶到兵马驻扎的地方,卓铮早就已经带着人马走了,百里轻鸿只得留下拓跋明珠然后马不停蹄地又赶了过去。

    此时的卓铮已经跟楚凌等人周旋了将近一个多时辰了。楚凌和桓毓的人手并不多,卓铮也并不是什么无能之辈。双方人马在山林里数次交锋谁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楚凌和桓毓带着南平公主一路往深山里退去,卓铮便带着人一路追了上去。卓铮并非不知道这可能是这些人设下的陷阱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南平公主若真被那些乱贼杀了他的麻烦就大了。

    原本卓铮大约还对天启有些愧疚,但是现在却是真的恨上了天启了。他不就是投奔了北晋么?这些人为什么要死死的咬着他不放!良禽择木而栖,永嘉帝昏聩无能,他凭什么不能选择更有前途的北晋!这些人凭什么要一再的为难他!

    想到这些,卓铮身上的戾气越发的深重起来。

    “给我追!一定要救回南平公主!”

    桓毓拎着南平公主跟着楚凌穿梭在山林中,看看身后并没有追上来问道:“差不多了吧?”

    楚凌点点头,扶着树干喘气。

    桓毓嘿嘿一笑,吹出了几声尖锐的哨声。哨声刚落,一朵朵焰火从四面八方升上天空,绽放出让人有些许不安的火花。

    “你们做了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南平公主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她自然能感觉到这些突然出现的焰火的不怀好意。桓毓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公主,你该不会以为咱们这一天一夜就是为了带着你到处遛弯儿吧。你们家那位侯爷,现在大概被包围了。最近在新州的江湖中人,这会儿有七八成都聚集在这附近了。就等着杀了卓铮扬名立万流芳千古呢。”

    “不可能!”南平公主叫道。

    桓毓耸耸肩笑道:“你听。”

    山林里静悄悄的,但是远处却隐隐有厮杀声传来。显然桓毓并不是在跟她说笑。

    “还是阿凌有本事。”桓毓笑道。

    楚凌含笑看了他一眼道:“还是你们消息灵通,不然我也束手无策啊。”她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没用,没人手没消息渠道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桓毓就不一样了,凌霄商行遍布天下,君无欢的探子更是无孔不入。想要传递消息什么的再方便不过了。

    新州眼下不缺战力,缺的是能整合指挥这些战力的人。目前除了凌霄商行,只怕还真没有人有本事做到。

    “对了,这个…对你们不会有影响吧?”楚凌有些担心的问道。

    桓毓耸耸肩道:“本来就是为了用才布置的,总不能藏一辈子吧?况且,你不用担心,绝大部分都是分离的并不相干自然也不会有影响,而且还有别人也帮了一点忙,到时候嫁祸出去就行了。”

    别人?楚凌微微挑眉,在心中猜测着这个别人是谁。

    此时,另一边的卓铮却是气急败坏。一剑杀了冲到跟前的一个江湖中人,卓铮厉声对身边的人吩咐道:“走!”

    一行人护着卓铮向前方冲去,这些江湖中人打仗毫无规则可言,武功路数,兵器更是千奇百怪甚至还有人用暗器用毒药的。原本这样的乌合之众很难成气候,但是这一次这些人显然是有人指挥的,刚一照面就让他们吃了个不小的亏。

    这些中原人一直被貊族人欺压或者父母亲友为貊族所杀,心中对这些外族早就恨不得扒皮抽筋了。只是江湖中人各自为政占不到什么便宜只得避其锋芒,如今一朝占了上方,自然是越发兴奋起来,一个个越战越勇将貊族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卓铮带着人一路循着楚凌等人留下地痕迹追踪,终于在山林的深处看到了他们的身影。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卓铮远远地盯着两人沉声道。

    桓毓虽然此时只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显得十分落魄,却依然力求全方面展示自己的风度翩翩,“当然是杀你的人。”

    卓铮冷笑一声,他早就发现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就两个人带着南平公主,还想要杀他?

    “放了公主,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桓毓呵呵一笑,道:“我偏不,本公子就要当着你的面杀了这个貊族女人。堂堂南平公主死在你面前,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北晋皇交代。”

    南平公主早就被塞住了嘴,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一阵呜呜声。卓铮气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桓毓悠然道:“都说了,杀你啊。哦,这样好了,你们两个总要死一个好让我们交差。如果你愿意用你自己的命换南平公主的命的话,我保证将南平公主平平安安的送回去。怎么样?”

    “我凭什么相信你?”卓铮道。

    桓毓手中的匕首往南平公主脖子上一抹,白净的脖子上立刻多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因为,我真的会一道切断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