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6、有点慌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的楚凌和桓毓却有些狼狈,带着卓铮的爱妾北晋皇的亲闺女在北晋的土地上到处跑自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所幸那些江湖中人还是有点用处的,让北晋人追踪他们的步伐落后了不少。也让众人有了就几分喘息的余地。

    桓毓随手将从马背上拉下来的女人都在山脚边,回头看向楚凌道:“卓铮该不会是属乌龟的吧?这么久了还没有追上来?”枉费他们还故意留了不少线索给他。

    楚凌蹲在溪边洗手,一边笑道:“他又不傻,明显猜得出来我们这是想要引蛇出洞啊。估计是想要等拓跋兴业,有拓跋兴业跟在他身边,谁都杀不了他。”

    桓毓嗤笑一声,“拓跋兴业武功是厉害,可惜他又不是杀手防得了一日还能防得了一世不成?”

    楚凌道:“拓跋兴业用不着防一世,只要他成功将卓铮带回上京北晋人就赢了。等到将卓铮知道的东西掏出来,卓铮也就没什么用了。你还真以为拓跋兴业放心用卓铮替北晋打仗?”

    桓毓有些兴致勃勃地蹲在旁边,他觉得这位阿凌姑娘虽然长得像个豆芽菜,但是知道的东西倒是不少。

    “这么说,你不看好卓铮以后?”

    楚凌对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我要是北晋皇,就把卓铮的名声搞的又臭又烂,然后把他扔去统领南军专门镇压中原人或者在战场上当炮灰。到时候全天下都是要杀卓铮的中原人,只要他不想死,就只能给貊族人当狗。都是降将,我倒是更看好百里轻鸿。拓跋兴业那样的名将,或许会用百里轻鸿,但是绝不会用卓铮的。况且,卓铮名气是不小,但是他真的打过什么拿得出手的仗么?也难怪他怕谢廷泽,以谢廷泽的战绩如果回到天启,镇北军还真没他什么事儿。”

    桓毓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被扔在一边的貊族女人,“貊族公主的眼光也好不到哪儿去啊。”

    楚凌翻了个白眼,捧起一捧泉水喝了一口,“真正厉害的人用美人计没用。这位公主当初去迷惑的如果是谢廷泽那样的人,事发之后只怕就直接被谢廷泽给杀了,然后自缚上殿请罪去了。”

    “言之有理。”桓毓点头赞道。

    楚凌站起身来,道:“别废话,之前让你安排的你安排好了没有,要是拓跋兴业来了,可就……”

    桓毓看看她,“你好像有点紧张。”

    楚凌倒是也不掩饰,点头道:“一想到带着你们这群虾兵蟹将要跟拓跋兴业硬杠,我就有点慌。”还有点小兴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桓毓这会儿也不计较她调侃自己了,因为他也有点慌。

    天下第一名将啊,这些年跟拓跋兴业正面杠的人都死了。拓跋兴业杠不过的君傲被自己人弄死了。

    被他们扔在一边的女子神色有些怪异地看着这两个人,这种时候这两个人还有工夫闲聊,怕不是有病吧?

    “你们……”女子刚要开口劝说,楚凌便回头扫了她一眼道:“闭嘴。”

    “……”

    楚凌居高临下地道:“我不想听你说话,除非你打算告诉我什么卓铮见不得人的秘密。另外,我在被拓跋兴业弄死之前,肯定会先弄死你的。”

    “……”桓毓无语,好吧,看来阿凌姑娘确实有点慌。

    山的另一边白日里升起了三朵焰火,桓毓神色一变,沉声道:“貊族人来了,咱们走!”

    楚凌道:“走什么走,拓跋兴业没来就行。先干掉他们!”

    桓毓刚想问拿什么干他们在这里没布置人手,就看到山涧里一群人冲了出来。

    “小五!”为首一人冲到楚凌面前叫道。

    桓毓眨了眨眼睛,想起了眼前这位还是黑龙寨的五当家,这些人显然就是黑龙寨的人了。

    楚凌对来人含笑招了招手,“大哥,四哥,摇红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祝摇红也跟着来了,不过红溪寨前段时间损失惨重,她并没有带多少人来。

    祝摇红笑道:“小楚要做大事,姐姐怎么能不来助你一臂之力?看不起我不成?”

    楚凌连道不敢。

    桓毓风度翩翩地站到楚凌跟前,“阿凌,这两位想必就是黑龙寨的两位当家了?幸会。不知这位女侠是……”

    楚凌翻了个白眼,都什么时候来还想撩美女?

    “这是红溪寨的祝寨主。”不等桓毓再次展现自己的风度,楚凌直接问道:“大哥,咱们带了多少人?”

    郑洛道:“咱们只选了一百多的精壮,不过赵兄收拢了几百人,身手都灵活的很。足有六百人左右。赵兄带人布置去了。”赵伯安是武将更是世家子,比他们这些当山贼的知道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大量的人手为几用,倒是让郑洛颇为羡慕。

    楚凌笑道:“赵将军果然厉害,既然有赵将军在,这里想必用不上我了。大哥,四哥,摇红姐姐,千万小心。”

    狄钧兴致勃勃,摩拳擦掌,“小五放心便是,我早就想大干一场了。”

    楚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注意安全!”

    狄钧忍不住往郑洛身后缩了缩:小五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郑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们快走,追过来的貊族人只有两三百人,赵将军说我们全歼他们不成问题。”

    楚凌点头道:“有劳大哥了,大白,我们走!”

    桓毓也不去抱怨楚凌又叫自己大白的事儿,一把拎起那貊族女人上马带着人跟楚凌一起走了。

    一行人虽然走了却并没有离开很远,而是找了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观战。

    桓毓有些不解,“你是担心你大哥他们?赵将军不是说了么没问题?”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看来你对这位赵将军很熟悉啊,他说没问题你就觉得没问题?”

    桓毓眼神飘了飘,道:“这个…你也知道我们有些情报往来嘛。这人出身名门虽然职位不高,不过本事还是有的。又是以多打少,不会有问题的。”

    楚凌点头,“我也觉得不会有问题,不过我还是想要看看貊族兵马的战力。”

    桓毓道:“你上次还没看够啊,拓跋胤差点弄死咱俩,要不是晏翎正巧经过……”

    楚凌道:“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桓毓突然停住,皱眉道:“等等,阿凌…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对军队很有兴趣啊。”

    楚凌偏着头,道:“难不成,你觉得就靠江湖中人和情报战就能搞垮貊族人?貊族那几十万兵马在哪儿摆着呢。说实话,若不是有一道灵苍江在哪儿挡着,貊族人口又少。十对一天启也赢不过貊族,说不定连南朝早就没有了。”

    桓毓想反驳,但是想起当年天启兵马可不就是貊族的十倍有余么?还是被人家打得屁滚尿流就反驳无能了。

    楚凌撑着下巴叹了口气,“我不擅长打仗啊,当年怎么就没好好学学呢。”

------题外话------

    血狐大大虽然心理素质卓绝,但是还是有点慌。这玩意儿就像是新兵蛋子要跟身经百战的将军杠一样。不过还是有点小兴奋呢,血狐大大当然不是新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