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3、怜香惜玉?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行人一口气奔驰七八里路,却并不是向着新州城的方向而去的。

    “换马!”坐在马背上的楚凌沉声道。她虽然看起来矮小,但是坐在马背上却带着几分旁人难以企及的英姿,显然是专门学过骑术的。就在他们前方早已经有人带着马匹等着了,根本没有下马桓毓直接拎起被自己放在身后的女人一跃而起上了等在路边的马匹。

    桓毓对等在路边的人点了下头,“辛苦了。”

    对方摇摇头,翻身上了他们骑来的马赶着一群战马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桓毓问道:“这样有用么?”

    楚凌道:“我们又不是想要引开追兵,管什么有用没用?”

    桓毓皱眉,“那这是干嘛?多好的战马啊。”如今马匹难寻,想要找到那么好的马儿可不容易。楚凌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那是战马,你不怕它们半路上反水就继续骑着吧。小心把你带坑里去。”之前黑龙寨得到的那一批战马,可是花费了不少时间驯服。最初的时候一个看不住就想要跑呢。

    桓毓耸耸肩,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身后马背上的女人,问道:“卓铮会追过来吗?”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虽然这世间大多数人都觉得子女比妻子重要,但是卓铮不会这么看。这位要是死了,他儿子就算是北晋皇的亲外孙,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儿去。”一个能将女儿送给别人当侍妾的父亲能有多深厚的父女情?这位若是活着说不定还有些利用价值和亲情,若是死了也只是一个死人而已。

    北晋皇或许还是会厚待卓铮,甚至为了拉拢他还可能再为他赐婚别的貊族贵女,但是…卓铮也会这么想么?还没投奔成功呢就害死了人家的女儿,呵呵。

    “更何况,你方才那一嗓子喊得不错。卓铮要是不救这女人,他只怕也不好意思去上京见人了。”楚凌称赞道。桓毓略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一时兴起。”主要是想要奚落卓铮一番罢了。

    楚凌才不管桓毓的初衷是什么,有用就好。

    “咱们快走吧,前面应该快要准备好了。”发现路亭有陷阱,楚凌就临时改变了计划,所以他们现在的时间很紧。桓毓倒是有点明白君无欢为什么要拉楚凌来帮忙了。如果是换了自己的话,是绝对没有办法在转瞬之间就推翻自己原本的全盘计划同时布置好另一个计划的。

    桓毓却不知道,楚凌从前的工作本身就非常考验临场和应变能力。出任务的时候什么千奇百怪的意外都会发生,如果一切都提前计划按部就班不知道变通的话,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楚凌点点头,蹙眉道:“现在新州有百里轻鸿和拓跋兴业两尊大神。这女人勉强也算是个貊族公主,若是这两人一起…再加上卓铮就麻烦了。”

    桓毓也跟着皱眉,片刻后方才道:“百里轻鸿应该没那么快能来,至于拓跋兴业…就看他们能不能赶得及了。”

    楚凌道:“求人不如求己,那就在拓跋兴业找到我们之前干掉卓铮!”

    桓毓身后的女人突然激动起来,她在天启生活了十多年,中原话比貊族话还要流利岂会听不出这两人的打算。楚凌淡淡瞥了她一眼,道:“我不喜欢打女人,别逼我打晕你。”

    桓毓嗤笑一声,道:“你一个小鬼,还怜香惜玉起来了?”重点是,你自己就是该被人怜的香惜的玉啊。

    新州城外的一处别院,君无欢披着银灰色大氅坐在院子里的屋檐下,抬头看去,天上洒洒洋洋的开始飘落起了雪花。文虎站在他身后,低声道:“公子,下雪了。”

    君无欢微微点头,轻叹了口气,“桓毓他们只怕是不太顺利。”

    “公子担心桓毓公子他们?”文虎道,“桓毓公子带了不少人,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君无欢摇摇头,跟北晋的兵马比起来,再多的人也不算多,更何况他们并没有多少可用的人。至于那些江湖中人,他并不看好。江湖中人单打独斗确实厉害,但是一旦遇到训练有素的军队往往还是无计可施。单人的力量再强也是无法和一支军队抗衡的。

    “公子,陵川县主来了。”

    君无欢淡淡道:“把东西给她,银货两讫便是。本公子身体不适,就不去见县主了。”

    只是君无欢话音还未落,门口就响起了陵川县主的声音,“长离公子身体不适么?这大冷天的辛苦公子亲自走这一趟,倒是我们不对了。”

    人都到了门口,自然不能说不让人家进来了。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县主请进。”

    拓跋明珠带着人进来,看这坐在屋檐下的君无欢目光里带着几分审视的味道,“看来公子当真是身体不适,倒是明珠打扰了。”在拓跋明珠的印象中,这位名动天下的长离公子一直都是苍白羸弱的模样。身为貊族贵女拓跋明珠欣赏不来这样的男子,更难以理解自己那位堂妹为他痴心不改的想法。

    但是见识过君无欢实力的拓跋明珠也不得不对他佩服有加。无论是他敛财做生意的本事,还是他完全不逊色于百里轻鸿的武功修为。一个身体康健的人能做到君无欢这个程度已经是不易,而一个身体羸弱的人则更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这也是君无欢并非貊族人也非北晋人长得还不够英武却能在北晋权贵中吃得开的原因之一。北晋人崇尚英雄更崇拜强者。

    “今天新州可热闹得很呢,长离公子竟然也不去凑个热闹?”拓跋明珠笑道。

    君无欢抬眼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凑热闹?卓铮的命么?明王府想要的话,出得起价也是可以的。”

    拓跋明珠神色微变,“公子说笑了,我可不知道凌霄商行竟然还做人命买卖?”

    君无欢摇头,“那倒是没有,不过如果价格合适也并非做不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反正卓铮这种人,杀了也不亏心。”

    拓跋明珠轻哼一声,道:“这次还是罢了,以后有机会一定找公子帮忙。”

    “启禀公子,陵川县马在门外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