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2、放把火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他们不远却更高一些的树上伫立着一个灰衣男子,楚凌没见到过他长什么模样,却能感觉到这人身上蕴含的力量。此时他手中握着一把弓,箭已经上了弦。从楚凌的位置望过去,只能看到他小半边侧脸和一只眼睛。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里面写着一击必中的自信和决心。

    桓毓话音未落,前方就已经喧闹了起来。显然有不少人都跟他们想到一处去了。原本潜伏在各处的人纷纷冲向了路亭,路亭里的北晋兵马反应过来也跟着冲了出来。

    突然受到干扰,那灰衣男子却并没有动摇。目光依然紧紧盯着已经被人保护起来正往路亭里面走的卓铮。

    “嗖!”

    一箭破空,羽箭夹着凌厉的劲风射向了目标。

    路亭前,正被人护卫往里走的卓铮面上突然一变,忍不住扭头看过去。见到朝自己激射而来的羽箭眼睛一缩想要往旁边闪却已经来不及了。楚凌眼眸也是一变,沉声道:“不对,这人不是卓铮!”

    “怎么会?”他们提前得到了卓铮的画像,这人分明就是卓铮。为了确保目标准备,不仅是卓铮,就连他那个宠妾和两个孩子他们都是确认过的。

    楚凌冷笑一声,“这人是有几分武功,但是根本没上过战场!”

    桓毓一愣,扭头看过那一箭正好射中那人的胸口,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冲在最前面的江湖中人见状也是一愣,但是很快又狂喜,“姓卓的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他们费了多少工夫和心血来刺杀卓铮?这怎么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只是还没等到他们反应过来该高兴还是该失望,一阵箭雨已经朝着他们射了过来。原本看起来只有上百人的路亭中突然涌出了大批人马,这些人都是手持弓箭身披战甲,一看就是貊族精兵。

    桓毓不由深吸了一口,沉声道:“请君入瓮,这是卓铮的主意还是貊族人?”

    楚凌道:“只怕是两边一起的,卓铮投靠貊族,想要得到重用总是要送上一份投名状的。这些江湖中人虽然不比正规军,但自古侠以武犯禁,江湖中人最是桀骜难驯,貊族人只怕对他们也头痛得很。若是能大批消耗江湖中人的实力,貊族人也是高兴的。”

    “那现在怎么办?”桓毓皱眉,“就看着这些人……”

    楚凌低头思索了片刻,问道:“之前让人准备的火油带了吗?”

    桓毓点头,“带了。”

    楚凌点点头道:“好,放火!”

    “放…放火?烧哪儿?”

    楚凌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风流公子,“当然是路亭,难不成烧自己?”

    桓毓咬了咬牙,点头道:“行,不过咱们带的火油不多。”

    楚凌道:“照我之前指定的位置放,只要误差不太多,足够将整个路亭烧干净。”桓毓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带着人走了。

    楚凌也没有闲着,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忘再往脸上抹了两把灰方才朝着路亭的方向飞快的潜行而去。

    路亭前面一片混乱,反倒是方便了楚凌潜入。楚凌躲在角落里看着前面的空地上,几辆马车依然还停在那里,但地上那已经断气的“卓铮”的尸体却没有人理会,显然这确实是个假货。

    只是……卓铮是假的,剩下的人也是假的吗?

    楚凌盯着被一群护卫护在后面渐渐往路亭里面澈的美貌女子和两个孩子微微眯眼。

    那女子约莫三十出头的模样,果然是生的妩媚动人。显然是习惯于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人,保养的十分不错。两个孩子都是八九岁模样,被女子护在身前,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

    楚凌心中嗤笑,这个卓铮倒是舍得下血本。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么?

    进了院子,那女子方才松了口气,两个孩子却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女子连忙搂着孩子连声安慰,只是两个孩子却着实是被吓到了,一直叫着要找爹爹。

    外面的厮杀越发的激烈起来,楚凌正想着桓毓动作好慢后面的房舍就突然传出一声巨响,下一刻便火光冲天。

    院子里的人吓了一跳,正要戒备楚凌已经如箭一般的射了出来冲向了院子里人。跟在那母子三人身边的侍卫连忙举刀迎了上来,却还没有到楚凌跟前,就听到嗖嗖的几声轻响,胸口中箭应声倒地了。

    楚凌头也不回地朝身后摆摆手,“谢了啊,兄弟。”动作却也丝毫没有停滞,一闪身已经到了那母子三人跟前。

    那女子虽然长得妖娆美丽,但却并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楚凌突然出现她吃了一惊却并不慌乱,拔出袖中匕首就朝着楚凌刺了过去。楚凌侧身让过,手中同样握着一把匕首。转眼间的功夫两人已经交手七八招,却是楚凌技高一筹那女子捧着鲜血淋漓的右手咬牙。

    楚凌抬脚将落在地上的匕首踢开,另一只手已经多了一根长绳。长绳往那女子身上一缠,飞快地打了个结便将人抓在了手里。

    两个孩子见状,顿时哭得更厉害了。

    “娘!阿娘!”

    楚凌只觉得耳朵疼,她还没丧心病狂到对两个孩子下手的地步。抓着那女子就往后面退去,前面发现路亭着火的人貊族士兵已经往这边围了过来。

    后院,刚刚放完火的桓毓正带着人牵着几匹马等着他们。见楚凌竟然抓了一个俘虏回来也不由得一乐。只是不等他说话,楚凌便叫道:“还不快走!想被靠成烤乳猪啊?!”

    讲真的,桓毓这把火放得很是不错。虽然路亭还没有完全燃烧起来但是他们现在也已经能感觉到熊熊烈火的温度了。更不用说还有被烧了老巢愤怒追过来的貊族士兵。

    桓毓将那女子抛上马背,众人也跟着翻身上马。一提缰绳马儿便跑了出去。

    混乱的路亭前面混战中的人们突然听到一个狂妄的笑声:“老婆都被抓了,本公子倒要看看姓卓的靠什么在北晋皇帝跟前吃软饭!哈哈哈!”

------题外话------

    今天又是没有五环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