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牵着鼻子走!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跟楚凌和桓毓商量了大半夜才起身离去,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消瘦身影,楚凌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感慨。桓毓看看她,挑眉道:“想什么呢?一脸深沉。”

    楚凌摇摇头,没有回答。这世上纸醉灯谜的人很多,随波逐流的人更多,但是像君无欢这样的人却少见。明明身体病弱,明明与自己并无多少关系,却偏要将所有的重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这样的人,若不是真的心怀天下那便是野心勃勃。楚凌不确定君无欢属于那一个,但无论是哪一个她都觉得这样的人比这世上很多人都有趣得多了。

    虽然君无欢走了,楚凌和桓毓却还不能休息。君无欢将事情交给了他们两个,他俩今晚就必须制定出有效的计划。

    两人围着桌子盯着桌面上的地图不知过了多久,桓毓突然皱眉,道:“君无欢特意找你来帮忙,难道是不相信本公子的能力?”

    楚凌冲他微微挑眉,给了他一个“你才想明白?”的眼神。桓毓顿时大怒,恨恨磨牙:君无欢,你给本公子等着。

    第二天天还未亮,楚凌和桓毓就已经离开了新州城往他们的目标赶去了。越是往南走,就会发现人越多。明明天色才将亮未亮,一路上却已经明里暗里的遇到不少人了。见状,楚凌和桓毓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的时候人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大家各自为政的时候不但不能提供帮助,有时候甚至会互相牵绊造成麻烦。

    不用靠近卓铮所在的地方两人就能够猜到,现在卓铮身边肯定已经是布满了重兵和高手了。两人对望一眼:头疼!

    “现在怎么办?”桓毓靠在坐在一颗大树的树杈上,看着对面跟他一样蹲着的楚凌问道。

    在他们前方三里处事一处北晋的路亭,卓铮一行人最多一个时辰后便会到达这个地方。但是显然跟他们有一样的想法的人不少,两人搁得远远地也能感觉到路亭附近隐藏的杀气。

    楚凌扯了一片树叶咬着,思索了片刻道:“卓铮也算是个名将,你觉得他会不会猜到有人会在这里下手?”

    桓毓耸耸肩道:“卓铮这一路一共被刺杀了二十六次,只怕早就习惯了。不过他现在无论走哪条路都是一样的。”无论走哪儿,都有一群人等着杀他。

    楚凌指了指远处道:“路亭里的人毫无所觉,如果是你,你会感觉不到周围隐藏了无数的敌人虎视眈眈么?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人也只是稍微加强了戒备而已,跟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桓毓剑眉一挑,“你说这是陷阱?”

    “难说。”楚凌趴在树干上,皱眉道。

    桓毓思索了片刻,沉声道:“我去看看。”

    楚凌翻了个白眼,“你疯了吧?你现在进去还出的来么?”

    桓毓笑道:“怎么?担心我?”

    楚凌呵呵一笑,“你要是被人当成俘虏抓了,别把我招出来就行了。”

    桓毓愤愤然,“没义气!”

    楚凌吐掉嘴边的树叶,坐直了身体道:“别废话了,我去前面看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还是按照咱们之前的计划行动,如果有问题我会尽快给你消息的。”

    桓毓摇头,“还是我去吧,我轻功好比你快一些。”

    楚凌直接跃下了树,“桓毓兄,你手下那些人我可指挥不了。你还是该干嘛干嘛吧。”说完便已经快步向前方而去,消失在了树林中。被抛下的桓毓忍不住揉了揉鼻子,明明他比那臭丫头大许多,为什么每次都被她牵着鼻子走?

    另一边的官道上,一队人马护着几辆马车往前行进着。

    楚凌趴在山坡上的枯草中打量着山下的队伍叹气,这个阵容别说还有新州的兵马以及拓跋兴业等人,就算只是这样想要杀了卓铮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啊。这可比之前他们抢了的那对夫妻的护卫强多了。

楚凌托着下巴双眼放空,脑海里已经在一瞬间变幻了七八种偷袭的方式,但是每一种成功率都低的让人心酸。再想想还围着路亭的那一群乌合之众,楚凌叹气:老天啊,借我五千精兵吧。不,其实五百也可以啊。

    眼看着队伍距离路亭越来越近,楚凌心中不好的预感却越来越强。微微蹙眉思索了半晌,楚凌还是飞快地赶回去桓毓汇合。

    看到楚凌回来,桓毓也不由得松了口气。他真有些怕楚凌自己跑去刺杀卓铮去了。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

    楚凌沉声道:“快到了,就在五里外。”

    桓毓神色肃然,起身道:“我让人准备。”

    “等等!”楚凌一把拉住他,道:“我觉得不太对。”

    “哪里不对?”桓毓问道。

    楚凌摇了摇头,蹙眉道:“我也不知道,感觉不太对。”

    桓毓有些担心地看着她,“小阿凌,你是不是紧张啊?要不你在这歇着,我带人去就行了。”毕竟是个小孩子,就算再聪明厉害有时候也免不了害怕的。

    楚凌白了他一眼,道:“待会儿先等一等再动手。”

    桓毓道:“但是如果我们动手晚了,那些江湖中人必然会惊动卓铮。到时候想要击杀他可就不容易了。”

    楚凌耸耸肩,“反正我们计划里第一击成功的机会也不大,那就直接放弃,安全为上。”

    桓毓摇摇头,有些不太赞同。

    两人还没争论出结果,就看到卓铮的车队已经缓缓靠近了。之所以非要选择有兵马驻守的路亭动手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卓铮也知道自己犯了众怒,不仅身边高手护卫不少,就连乘坐的马车都是经过了特殊装饰的,一般的刀剑连砍都砍不开。除非卓铮自己下马车,或者将他身边的人都杀掉,否则还真没办伤到他。但是卓铮也是个名将,对于那些适合伏击的地方他都能提前避开或者做好防御。反倒是路亭这个地方是貊族军队的地盘,可能会让卓铮放松一些。

    “来了!”透过树荫看着不远处沉声道。

    只见官道的尽头,一行人缓缓行来。几辆马车在路亭前面的空地停了下来,片刻后几个人在侍卫的保护下从马车里走了下来。

    其中一人身形修长挺拔,虽然身穿锦衣但是却能感觉到里面穿着软甲。三十六七的模样,正微微垂首与等候在外面的貊族人说话。

    “动手!”桓毓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