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9、情趣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陵川县主从厢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也起身准备离去的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双方一看到对方都不由得一愣,陵川县主的脚步也跟着一顿。身后君无欢不紧不慢地走出来,却见陵川县主挡在路口,蹙眉道:“县主,还有什么事?”

    百里轻鸿循声望去,自然也看到了君无欢。

    百里轻鸿和拓跋兴业都是认识君无欢的,毕竟在如今貊族人当道的北晋,能混得如此之好,让大多数貊族人都不得不买账的人并不多见,而君无欢却恰好是其中翘楚。不说是貊族权贵,君无欢跟北晋皇甚至是北晋皇后宫中后妃关系都不差。毕竟每年那数不清的从南朝送入北晋后宫的名贵绸缎珠宝甚至胭脂水粉,大半都是君无欢提供的。

    不过拓跋兴业却不怎么喜欢君无欢,他总觉得这个商人非常危险。貊族人并没有天启人重农抑商或者轻视商人的传统,商人掌握着国家大半的财富,还有靠财富铺就的人脉网络,力量绝对不可小觑。但即便是拓跋兴业曾经也不得不找凌霄商行设法调度一些急需的物资。拓跋兴业曾经向北晋皇进言打压君无欢和凌霄商行。但是北晋皇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在北晋皇看来君无欢只是个商人而已,北晋兵强马壮若真有什么异心,朝廷随时可以挥兵清扫掉凌霄商行在北晋的所有产业。甚至西秦也不得不听从北晋的意见打压凌霄商行。至于南朝…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江南那富庶的土地迟早都是他们貊族的囊中之物。

    君无欢越过陵川县主,看了一眼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微微扬眉,“原来是大将军和陵川县主,久见了。”

    拓跋兴业微微点头,“君公子怎么会在新州?”

    君无欢笑道:“在下是商人,自然是做生意。”

    拓跋兴业有些怀疑地看着君无欢,君无欢虽然身体弱但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高手。如今这个关头,他不得不怀疑君无欢出现的未免太巧了一些。不过君无欢是西秦人无疑,卓铮是天启叛将也跟他扯不上关系。难道……拓跋兴业的目光落到了陵川县主身上,目光中多了几分了然。

    “明王倒是舍得,让县主千里迢迢走这一遭。”难怪拓跋梁这次如此积极,原来是一石二鸟。君无欢刚到手一批珍贵药材的消息上京城中知道的人并不少,不过明王如此明目张胆的派自己女儿来接洽,看来这几年势力大涨底气也越发的足了。

    拓跋明珠嫣然一笑,“叔父谬赞了,明珠只会一点拳脚功夫,不过是跟着谨之出来玩玩罢了。今日碰巧遇上长离公子,便跟他聊聊府中明年要用的料子,些许小事,怎么好让叔父挂心。”

    拓跋兴业同为拓跋王族,不过与如今的北晋皇一脉隔得已经有些远了。但是按辈分拓跋明珠还是可以换他一身叔父的。说完这话,拓跋明珠已经款步走到百里轻鸿身边,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对拓跋兴业笑道:“叔父和谨之喝酒,怎么不叫明珠一声呢。明珠也能陪叔父喝一杯。”

    君无欢陪你聊做衣服的料子?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君无欢,这位可不像是脾气那么好的人。

    拓跋兴业也不着急,点头道:“与百里公子闲聊了一会儿,一时兴起罢了。既然如此,改日我摆酒请你们夫妻俩?”

    拓跋明珠笑道:“哪里,应该是我们请叔父才是。”

    君无欢显然对这叔侄俩的言语交锋没什么兴趣,淡定地带着人走了过去,“在下还有事在身,就先告辞了。县主…”拓跋明珠点头笑道:“今天耽搁长离公子时间了,回到上京明珠定然让人上门赔礼。”

    君无欢笑了笑,目光淡淡从百里轻鸿身上扫过,“大将军,县马,告辞。”

    一行人目送君无欢离去,拓跋兴业微微蹙眉,“这位长离公子性子倒是有几分傲气。”

    拓跋明珠不以为意,“有本事的人多少有几分脾气,倒也没什么。”

    “既然如此,我也不打扰你们夫妻俩了。先回去了。”

    拓跋明珠点头笑道:“送叔父。”

    很快,拓跋兴业也下楼去了,只留下百里轻鸿夫妻俩相对而立。拓跋明珠看了看百里轻鸿,脸上的笑意也跟着淡了几分。却到底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什么话来,只是轻声道:“谨之,我们也回去吧。”

    百里轻鸿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走吧。”

    这四个人走了,原本气氛压抑的二楼上顿时热闹了起来。楚凌觉得她仿佛还听到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对面的桓毓笑看着她,问道:“如何?”

    楚凌轻哼一声,“这算什么好戏?无聊。”

    桓毓笑道:“好戏自然不能大庭广众的上演,我猜…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回去肯定要吵架。”

    楚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闲的没事做了么?吵架又如何?只要拓跋明珠一天还是明王的女儿,百里轻鸿就不会跟她闹翻。吵架也是夫妻情趣而已,你懂个什么?”

    桓毓道:“就是不知道这位陵川县主有没有凌姑娘这样的情趣了。”

    楚凌秀眉微锁,思索着方才的事情。

    虽然看是平淡甚至平和,但是有眼光的人都能看得出其中隐藏的紧绷气氛。

    拓跋明珠和明王府并不完全信任百里轻鸿,而拓跋兴业想要拉拢百里轻鸿也未必就真的是全然的爱才之心。未尝就没有想要分化明王府势力的原因在里面。如果百里轻鸿真的投入拓跋兴业麾下,对明王府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损失。再说君无欢,虽然不知道君无欢和陵川县主谈了什么,但显然让拓跋兴业不太高兴,拓跋兴业对君无欢似乎带着戒备和敌意的。

    “拓跋兴业和凌霄商行有过节?”

    桓毓有些诧异地看了楚凌一眼,挑眉道:“那倒是没有,只是拓跋兴业一直看凌霄商行和君无欢不顺眼。”

    楚凌撑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道:“不愧是一代名将。”

    一眼就看得出来凌霄商行包藏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