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8、交易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半晌,百里轻鸿方才回道:“在下不过一介闲人,也只能做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拓跋兴业微微蹙眉,打量着眼前神色冷淡的年轻人,问道:“百里公子可曾后悔?”

    百里轻鸿出身名门世家,曾被天启皇帝亲许公主为妻。虽然出身书香门第,却是名动天下的少年名将。跟他们这些曾经在荒漠雪原中挣扎求生的貊族人不同,这是一个从生下来就比寻常人骄傲千倍万倍的人。这样的人,若是十年前直接战死,只怕也足以光耀千秋让后世的文人墨客书写感怀了。但是百里轻鸿却选择了活下来,跟他之前的人生比起来,这十年绝对算不上好。

    百里轻鸿淡然道:“千古艰难惟一死,既已经做出了决定,何必后悔?”

    拓跋兴业轻叹了口气,心中暗暗惋惜。

    不远处的楚凌竖着耳朵努力想要听到身后的谈话,所幸因为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的存在楼上的人说话声音小了许多,倒是让楚凌勉强能听到只言片语。只是却没有有用的内容,只得百无聊赖地趴回了桌子上。

    另一边的厢房里气氛也不轻松。

    君无欢坐在靠窗的位置神色淡淡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拓跋明珠沉声道:“明王想要的东西,凌霄商行有。但是…在下如何确定,明王府不会给在下带来麻烦?”

    拓跋明珠皱眉道:“长离公子不相信我父王?”

    君无欢低笑一声道:“在下是个生意人,所以…我谁都不信。这些年貊族人入主中原,黑吃黑的事情做的还少么?”拓跋明珠脸色有些难看,君无欢却端起茶水姿态优雅地抿了一口,“你们貊族人根本就不会做生意,却偏要强来。如今北晋看似占地广大,实则每年的税收还不到天启时期的五成,而且…还在逐年减少吧?”

    拓跋明珠不语,君无欢道:“若是继续如此下去,北方的百姓民不聊生,北晋不仅会越来越难以征税,而且…说不定还会爆发民乱。恕在下直言,以你们这样的经营之道,北晋入主中原的时间只怕不会超过三十年。”

    “放肆!”拓跋明珠声音一冷,豁然站起身来眼神如刀一般的射向君无欢。

    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侍卫也跟着拔出了刀来。

    君无欢嗤笑一声,手指轻弹两缕指风掠过。两个侍卫只觉得手腕一痛,手中的佩刀砰然落地。君无欢身后的文虎也同样神色不善地盯着拓跋明珠。

    拓跋明珠却已经冷静了下来,冷笑一声道:“听闻长离公子虽然身体孱弱却是个绝顶高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天启人有句话不知道身为西秦人的长离公子可听说过?”

    君无欢侧耳,“洗耳恭听。”

    拓跋明珠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君无欢笑容温和,“看来这些年,百里轻鸿教了县主不少东西。百里家世代名门,不过…县主只怕是一辈子都进不了百里家的族谱了。”

    拓跋明珠轻哼,“本县主何须在意这种小事?长离公子,今日你出言不逊本县主不与你计较,但是…我劝你谨言慎行。”

    君无欢叹了口气,淡淡道:“也罢,既然如此本公子便实话实说。明王要的东西,本公子有。但是,明王要的东西…大皇子恰好也有兴趣,而且,日前大皇子已经派人与我照会过。要不,明王和大皇子各拿一半?”

    拓跋明珠道:“你当真不怕得罪我父王?”

    君无欢道:“我也怕得罪大皇子,县主也不必为难君某,君某做生意是为了赚钱,卖给谁都是卖。但若是命都没有了,我还要钱做什么?若实在不行,大不了我不做生意了,等上几年,等明王和大皇子分出了胜负再出来?”

    拓跋明珠半晌无语。

    君无欢说的没错,北晋人确实不善经营。但是他们又信不过天启人,所以在北晋境内生意做得好的反倒是西秦人。而君无欢的凌霄商行更是其中翘楚。原本凌霄商行只是西秦一个并不出众的小商行,经营了几代也籍籍无名,却在君无欢手中迅速扩张,短短七八年时间便已经赫然成为了北方第一商行。如今提起凌霄商行,许多人都当时君无欢创立的了。只因为在君无欢之前,凌霄商行根本毫无存在感。而且君无欢的人脉商路惊人,无论是北晋天启西秦甚至周边诸国都有人脉。许多他们得不到的商品君无欢的商队却能够轻易带回来。

    譬如这次,君无欢便的商队便从西域带回来了一批珍贵药材。而这恰巧便是如今北晋军队最缺少的东西。正规编制的军队还好,朝廷有固定拨付的药材。但是如果自己暗地里想要养私军的话,药材,粮食,兵器,缺一不可。而这些从正规渠道是无法弄到的,只能依靠这些商人。

    明王早在北晋入主中原之前便野心勃勃,这么多年苦心孤诣暗地里更是培养了不少势力。但是这些见不得人的势力养起来却十分费事,不养又不成。

    好一会儿,拓跋明珠方才叹了口气道:“长离公子既然到了新州,想必心中也已经有了取舍。说实话,大皇子未必给得出高于明王府的价格。更何况,如今北方混乱那那批货物从西秦入境听说差点被沧云城的人给劫了。新州距离上京尚且有一段距离,长离公子若是愿意在此地交货,后面的事情便不用劳烦长离公子了。公子以为如何?”

    君无欢微微眯眼,“县主在威胁君某?”

    “怎会?这难道不是两利之举?”拓跋明珠笑道。

    君无欢沉思了片刻,方才道:“也可,不过半个月后君某有另一批货入京。明王府不得阻拦。”

    “给大皇子的?”拓跋明珠皱眉。

    君无欢笑道:“皇长孙生辰在即,这次放了大皇子鸽子,在下总要送点礼物弥补一下。”

    拓跋明珠点头,“好。”

    “那就多谢了。”君无欢满意地点头。

    拓跋明珠问道:“何时交货?”

    君无欢道:“明日午时,城西别院。”

    拓跋明珠点头表示同意。既然谈完了生意,拓跋明珠便起身要走了。跟君无欢相处着实不是一件让人觉得愉快的事情。所以拓跋明珠也并不想多待。

    身后,传来君无欢有些好奇的声音,“县主,百里轻鸿…知道你借着剿匪之机来和大皇子抢东西么?”

    拓跋明珠脚下一顿,“这仿佛与长离公子无关。”

    君无欢笑道:“说的是,在下多言了。不送。”

    拓跋明珠轻哼一声,推门而去。



------题外话------

    没见上面~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