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7、惜才之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这一行人进了旁边的厢房,楚凌方才有些无趣地戳了戳桓毓的胳膊,小声道:“这就是你说的好戏?”不就是君无欢和陵川县主见个面么?有什么可看的?总不至于君无欢和陵川县主之间还有什么不能不说的故事吧?

    一瞬间,楚凌觉得百里轻鸿那长着冷峻面容的头上顶着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

    “你在想什么笑得这么淫荡?”桓毓看着她,怀疑地问道。他也很奇怪,一个豆芽菜一样的小丫头为什么能笑出如此猥琐的表情。

    楚凌白了他一眼,看看四周再次压低了声音,“你们打算给百里轻鸿带绿帽子?”让君无欢亲自出马,这代价也太高了一点。

    “噗!”桓毓一口茶直接喷了过来。楚凌连忙侧身避过,嫌弃地看着眼前的满脸通红的桓毓,“你好脏!”

    桓毓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方才瞪着她道:“你傻么?就算要给百里轻鸿…咳咳,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好吧?”

    楚凌耸耸肩,谁知道你们这些人有什么怪癖?

    桓毓嘴角直抽抽,总感觉从此君无欢的清白名声就要付之东流了。

    站在朋友的立场,桓毓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替君无欢解释一下,只是他还来不及开口,脸色就微微一变。

    “别动,别回头乱看。”

    楚凌虽然日常喜好与桓毓抬杠,但是真有事还是开玩笑她却是分得清楚的。更何况,楼梯口沉重的脚步声也让她知道了来者身份定然不凡。

    一般习武之人脚步都是极轻的,武功越高的人越轻,轻功的最高境界据说便是踏雪无痕。但是也有人例外,比如现在上来的人。他脚步沉稳有力,即便是楼上人不少,楚凌依然能听清楚每一步脚步声。一步一步,仿佛是踩在了人的心上。

    楼梯口上来的是两个人,一个高大魁梧却并不臃肿而是让人觉得精悍的中年男子,一个面容冷峻的年轻男子。正是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拓跋兴业的脚步声太过引人注意,竟让楚凌险些忽略了跟在他身后的百里轻鸿。

    原本还有几分喧闹的二楼上立刻安静了下来,拓跋兴业扫了一眼整个楼上,方才回头对百里轻鸿道:“百里公子,请。”他声音洪亮却沉稳,没有丝毫急躁和骄横之意。反倒是平和的有些不像是一个功勋彪炳的当世名将。北晋人一般称呼百里轻鸿为陵川县马,他却称呼百里轻鸿为百里公子。可见在他眼中看重的并非百里轻鸿陵川县马这个身份,而是百里轻鸿这个人。

    “大将军请。”百里轻鸿不卑不亢沉声道。

    两人都不是挑剔的人,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跟着上来的掌柜估摸着想要将两人请去厢房,但是却不知为何讪讪地不敢上前。等到两人都坐下了自然更不敢说什么了,连忙张罗着去准备饭菜。

    楚凌与百里轻鸿和拓跋兴业的位置正好背对着,自然看不见两人的情形。又不好转身去打量,一时间郁闷非常。只能一边喝茶,一边竖着耳朵听两人说话。只是两桌之间相隔甚远也听不太清楚。

    百里轻鸿与拓跋兴业共饮了一杯酒,放下了酒杯方才沉声道:“大将军特意屈尊,不知有何吩咐?”

    拓跋兴业打量着百里轻鸿,片刻后方道:“百里公子可愿入我帐下效力?”

    百里轻鸿一怔,似乎有些不解地看着拓跋兴业。拓跋兴业笑道:“百里公子本是名将之才,埋没十年已是可惜。若是再蹉跎下去,只怕这世间当真要少一个名将了。”

    原本拓跋兴业也对百里轻鸿不感兴趣,虽然拓跋兴业是天启的敌人,但是他对投靠貊族的天启人也没有好感。身为一个武将,上阵杀敌开疆拓土是他的分内事。若有一天兵败被擒,也不过就是横刀殉国罢了,没有武将喜欢叛徒。

    不过这十年百里轻鸿一直默默无闻,既不像许多投靠了貊族的天启官员一般比貊族人更穷凶极恶的欺负天启人,也不汲汲营营的钻营权势。仿佛就是一个隐形人一般。原本拓跋兴业早该将此人抛到脑后,偶尔想起来也不过是叹一句将星未明便已经陨落罢了。只是之前百里轻鸿打谢廷泽那一战着实惊才绝艳,这才让拓跋兴业又记起了这个沉寂了十年的年轻人。

    如今想来,十年前百里轻鸿困守孤城,坚持到最后城破被擒。这些年虽然归降北晋也没有出卖过天启的什么消息。就一个武将而言,百里轻鸿也不算对不起故国。这次在新州一见,拓跋兴业更觉得百里轻鸿是可造之材,比起军中那些洋洋自得,狂妄自满的年轻将领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若是如今军中有几个如百里轻鸿这样的年轻人,何愁沧云城拿不下来?

    百里轻鸿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拓跋兴业屈尊请他喝酒,竟然是说这样的事情。

    片刻后,百里轻鸿方才淡淡道:“多谢大将军抬爱,在下不过一介降将,万不敢当。”

    拓跋兴业也没有指望一句话就能说动百里轻鸿,别的不说,百里轻鸿是明王的女婿这一点就很麻烦。之所以会提出来,说到底也是见猎心喜,一片爱才之心罢了。

    所以百里轻鸿婉拒的话拓跋兴业并没有生气,只是点了下头,道:“老夫此次奉陛下之命前来接应卓铮,还要有劳贤伉俪两位相助。”

    百里轻鸿点头,“分内之事,大将军不必客气。”

    拓跋兴业笑道:“只怕耽误了百里公子的正事。”

    百里轻鸿道:“区区剿匪罢了,算不得什么正事。”

    拓跋兴业道:“明王殿下果真是一心为国,区区剿匪之事也派东床快婿亲自前来。”

    百里轻鸿沉默,这话听着是称赞却不大好接。百里轻鸿是聪明人,怎么会不知道拓跋兴业这是在警告他,说着说警告明王府不要将手伸得太长了。之前明王私自调用军中势力,到底还是惹了拓跋兴业不悦。只是事情不大,拓跋兴业又没有证据证明跟明王有直接关系,只得隔空警告一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