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6、再见君无欢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也不由为这乱七八糟的内幕震了一震。简言之,这就是一个貊族公主苦心孤诣十多年终于套牢了一个天启名将的故事。这要是写成话本,都足够演一出缠绵悱恻虐恋情深的传奇故事了。

    “卓铮为什么想要杀谢廷泽?”楚凌问道。

    桓毓有些诧异,“你跟南朝军中的人有接触?除了他们现下应该没人知道这件事才对。”毕竟是镇北军之耻,还是不好广泛传播的。

    楚凌对他笑了笑,“别跟我说消息不是你们传的。”

    桓毓翻了个白眼,“这镇北军的人也忒不稳妥了,我们给他们消息,他们回头就把我们卖了?”

    楚凌道:“那倒不是,但是我看到那封信好像是你的笔迹。”

桓毓有些讪讪,郁闷道,“一时情急没注意。”不过桓毓公子擅长各种字体,以后这一种不能用了。

    见楚凌还定定地盯着自己,桓毓才解释道:“如果谢廷泽回到天启,必然会深受永嘉帝重用。但是如今天启的兵权都已经有主了。卓铮虽然是安北侯,但是比起另外几位同样手握兵权的将领。他既不是能力最强战功最卓越的,也不是永嘉帝最信任器重的。而且他统领的还是镇北军,直面灵苍江与貊族人的。永嘉帝最有可能的便是找借口将卓铮给换了给谢廷泽腾位置。若是寻常人纵然心中不忿也只能忍了,但是卓铮貊族人勾结自然心虚。许多事情他执掌大权的时候没人敢查也方便遮掩。一旦换了人,很多他原本遮掩的东西只怕就藏不住了。卓铮哪里能不怕?”

    楚凌叹了口气,“原来如此,那你们凌霄商行的计划是什么?”

    桓毓对她露齿一笑,比了一个杀鸡抹脖子的动作。

    不过一天的时间,新州城里的气氛越发的紧张起来了。寻常百姓仿佛也感觉到了这股紧绷,走在街上总是神色戒备行色匆匆。许多人更是轻易不敢出门了。敢在大街上行走的多半都是身负武功的各色人等。虽然这些人身上并没有跨刀带剑,却依然让人感觉到他们与寻常人的不同。如此多的来历不明之人同时涌入新州,就连城中的防备也跟着严了起来。但是普通负责巡防的南军根本不敢得罪这些江湖中人。至于貊族兵马,他们也并不愿意轻易与这些人起了大规模的冲突。一旦北方动乱起来,内有江湖中人和沧云城虎视眈眈。对岸还有正因为卓铮的叛逃恼羞成怒的镇北军,对貊族来说着实算不上什么好事。

    夜幕降临,楚凌跟桓毓坐在城中最富丽堂皇的酒楼里喝茶——桓毓喝的是酒,楚凌喝茶。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虽然貊族人大多看不起中原人,但是他们霸占着这么多的产业也是要赚钱的。中原人的数量是貊族人的十倍甚至更多,完全不接待中原怎么可能?所以,桓毓随手扔了个元宝过去,便让那原本有些鼻孔朝天的伙计恭恭敬敬地将他们请到了楼上视野最好的临窗的位置坐下。

    楚凌靠近桓毓低声道:“你这么风骚,怎么还没被人貊族人盯上?”

    按理说,桓毓跟君无欢关系匪浅,他经常到处浪什么事儿都有他掺一脚,貊族人早该顺藤摸瓜顺着他找到君无欢身上去了。

    桓毓看看四周,对他挑眉一笑道:“都跟你说了,本公子不是凌霄商行的人。”

    楚凌怀疑地看着她,桓毓耸耸肩道:“不信算了。”

    楚凌笑道:“我信啊,君无欢还有凌霄商行以外的势力嘛。”

    “……”桓毓半晌无语,好一会儿才忍不住道:“丫头,知道太多了不少。”

    楚凌也不再追问,越过窗户看看四周,有些不解地问道:“好端端的怎么想到来这儿吃饭?”太招摇了。

    桓毓笑眯眯地道:“看戏啊,今晚…这里有好戏看哟。”

    闻言,楚凌顿时也兴致勃勃起来。

    两人一边吃着美味佳肴,一边期待着好戏开演。楚凌盼得脖子都要伸长了,终于听到楼下传来了一些嘈杂声。侧耳倾听,一阵脚步从下面传来,片刻后人已经到了楼梯口。

    来人穿着一身素色锦衣,银纹云纹勾勒这金丝,比起桓毓那一身骚包白衣更显出几分优雅矜贵。他身形修长,面容俊美之极。只是面容上少了几分血色,身形也略有几分单薄,倒是失却了三分风采。但即便是如此,他一走上来无论是貊族人还是中原人都忍不住朝他看了过去。

    “咳咳。”君无欢低头闷咳了两声,他身后还跟着五六个护卫,其中一人便是楚凌也认识的文虎。

    君无欢的目光淡淡从楼上的众人身上扫过,划过楚凌和桓毓身上时依然是淡淡的,仿佛根本就不认识两人一般。

    文虎没有看他们这边,只是专心的跟着君无欢恭声道:“公子,已经吩咐他们留好了厢房。此处嘈杂,公子里面坐吧。”

    君无欢点了点头,问道:“客人到了么?”

    文虎摇头,“尚未。”

    君无欢轻哼一声,笑容有些淡淡的冷意,“架子倒是大,再等一刻钟,若是不来便回去吧。”

    “是,公子。”文虎点头,显然也是对有人让自家公子等候很是不满。

    文虎话音未落就听到楼下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有些小事耽搁了,实在是抱歉得很。想必没让长离公子久等吧?”一阵脚步声传来,片刻后一个红衣女子已经带着人走了上来。言笑晏晏,明艳动人,不是那位陵川县主是谁?

    楚凌有些惊讶,没想到君无欢要见的人竟然是陵川县主。

    “上京一别,长离公子别来无恙?”陵川县主笑道。

    君无欢淡淡道:“侥幸安好,有劳县主挂念。”

    陵川县主笑道:“辛苦长离公子亲自走这一趟,不如里面谈?”

    “县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