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5、叛变之因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没想到赵将军竟然连沧云城都有联系?”楚凌有些好奇地道。

    赵伯安淡然一笑,道:“只要是对付貊族的人,都可以成为朋友。不是么?”虽然赵伯安身为武将,外表看起来也是个实打实的武将,但他本身却着实是出身名门的。所以即便是外表略显粗犷,言谈间却更多了几分名门世家的克制和矜贵。

    楚凌点头,“这话不错。那么赵将军的意思,眼下百里轻鸿那边……”

    赵伯安沉吟了片刻,便下了决定,沉声道:“公事为先,至于百里轻鸿…想必很快他也没有心情去管黑龙寨了。”拓跋兴业先一步赶到新州,如今这新州看似安稳。但是一路截杀卓铮的人如果失败肯定会追上来,而还有更多如同他们这样的人必然也会提前赶到新州等待机会。很快,新州便会再一次热闹起来了。

    说起来,几个月前为了谢廷泽也很是折腾了一番。不过那时候虽然是在新州境内,主要发生冲突的地方却并不在新州城。但是这也次,既然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在此,卓铮一行人也必然会往这里来了。

    告别了赵伯安出来,楚凌跟窦央提出这段时间她要暂时离开单独行动。

    窦央有些意外,却并没有阻止,只是叮嘱她一定要注意安全,若有什么事情便回来。楚凌很是感动,黑龙寨的人大都单纯豪迈没什么心机,刚认识的时候就属窦央对她颇为怀疑。但是这些日子相处下来,窦央对她也多有维护。对于自己隐瞒身份的事情,楚凌时常感到有些愧疚。只是这女儿的身份特别是还有楚卿衣这层身份着实是个麻烦。她是不知道拓跋胤还会不会找她,但是总归是个隐患,说出来指不定还要给黑龙寨招事儿。

    这次的事情了结了,便私底下跟大哥他们说一下吧。狄钧那货就算了,老蠢了。

    辞别了窦央,楚凌直接去了之前和君无欢落脚的李伯家。毫无意外地在那里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桓毓公子。桓毓依然是一身白衣飘飘,风度翩翩的模样。站在屋檐下临风而立抬头仰望天空的模样看得楚凌牙疼。

    “哟,凌姑娘,好久不见哦。”桓毓笑眯眯地对她招手,“刚过来老王就说前两日你来过,我还不信以为他被谁给骗了呢。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还在新州。”

    楚凌掀了一下眼皮,淡淡道:“我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去哪儿不都是一样的。劳桓毓公子惦记了。”

    桓毓嘿嘿一笑,挥动着手中的折扇,“说起来,本公子还真有点惦记凌姑娘。咦?凌姑娘这是长高了啊。”

    楚凌微微后仰避开了他扇过来的风,终于忍无可忍道:“你能不能不要扇?”

    桓毓不解,“为什么?你不觉得本公子风度翩翩吗?”

    楚凌面无表情,“我怕得风寒。”这年头,风寒也是可以要人命的。

    “……”

    桓毓最后也只得讪讪地将自己的折扇收了起来,无奈地看着楚凌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楚凌淡定地道:“我不知道啊,不过这么大的事儿以你们的消息灵通,总会有人来吧?我原本以为会是无欢公子来着。”

    桓毓觉得这话不对,微微眯眼打量着她,“怎么着?看不起本公子啊?”

    楚凌对他粲然一笑,意思不言而喻。跟君无欢比起来,你好像确实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不靠谱。

    桓毓轻哼了一声,道:“有一个事情要先说明白啊,本公子可不是君无欢的手下。另外,君无欢确实会来,不过要晚两天。你知道的,他的身份…不太方便。话说,你这丫头这么关心君无欢,该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

    楚凌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还没成年,谢谢。”

    桓毓混不在意,“没事儿,哪个少女不思春?君无欢确实长了一张不错的小白脸,只可惜……”上下打量了楚凌一番,“我估摸着他可能看不上你这样的小豆芽。我跟你说,在上京可是连貊族郡主都想要在君无欢面前献殷勤呢。人家貊族郡主虽然说长得…没你精细吧,但人家前凸后翘,看起来好歹是个女人啊。”

    嗖!

    一道冷风从桓毓跟前掠过,桓毓连忙侧身避开。一缕发丝被楚凌射出的飞刀削断,飘然落地。

    桓毓忍不住跳脚,“我的头发!你这臭丫头!”

    楚凌扬起下巴,“想打架?”

    “你打得过我吗?”桓毓傲然。

    楚凌抽出另一把匕首在手中把玩,“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么?”

    桓毓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好男不跟女斗。”

    楚凌轻哼一声,懒得跟这个二货计较,问道:“卓铮的事情,你们了解多少?”

    说回正事,桓毓总算正常了许多。叹了口气道:“这回南朝还真没冤枉卓铮,卓铮确实叛国了。”

    楚凌皱眉道:“为什么?卓铮手握天启三成兵马又是安北侯,出身显贵,天启虽然偏安一方但是江南远比北方富庶。背叛天启对他有什么好处?难不成,那传说中的貊族公主当真是个绝色尤物,让卓铮为她神魂颠倒?”

    桓毓诧异地挑眉,“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那宠妾确实是个美人。不过卓铮叛国倒不是真的全为了她。卓铮虽然出身显贵,但他是家中嫡次子。原本家业也轮不到他继承。不过在当年永嘉之乱中,他的嫡亲哥哥却死了。所以,卓家的一切资源才落到了他的身上。如果他的兄长是正常死亡的自然没什么,只能说他运气好。问题是,他那兄长是他的侍妾趁乱害死的。”

    “那时卓铮并不知道那女人是貊族的细作,只觉得这个女人一心一意为了自己,从此更是掏心掏肺地专宠。后来卓铮能成为镇北军统帅封侯,这个女人也出了不少力。但是…这些力却都是靠着貊族在南朝朝堂中的一些关系。如此,卓铮哪里还能跟貊族人撇清关系?更何况,自从永嘉帝逃到了南边,这些年越发的糊涂,在卓铮看来南朝早晚是要被灭的,还不如提前跟貊族人打好交道。毕竟百里轻鸿只是娶了个县主,他这个侍妾可算得上是个公主了。人家一个公主屈尊来给他当侍妾,卓铮还不感激涕零?”



------题外话------

    桓毓公子来了,五环公子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