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4、叛国之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兴业?!

    罗昶震惊。

    虽然身在南朝,但是对于每一个天启人来说拓跋兴业这个名字绝对比如今的北晋皇帝更加响亮。北晋兵马大元帅,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名将。同时也是率军破关进入中原,第一个攻入上京的人。

    简言之:天启的死敌。

    如果罗昶此时身怀绝世武功,只怕就要一跃而起直接冲过去刺杀拓跋兴业了。杀了拓跋兴业绝对比杀一个王爷皇子什么的对天下的局势改变更有用了。可惜,罗昶并不是绝世高手,而拓跋兴业却是货真价实的绝顶高手。

    “你确定?你见过拓跋兴业?”

    楚凌摇头,看向远处渐渐靠近军营大门的人神色却是凝重,“除了他,还有谁能是拓跋兴业?”

    罗昶默然。

    两人对视一眼,问道:“现在怎么办?”

    楚凌道:“你看着,离远一点不要靠近,我回去找三哥。”

罗昶也顾不得跟楚凌的那点小恩小怨,点头道:“行,你快去!”

    楚凌回到他们暂时落脚的地方,听了楚凌的回报赵伯安和窦央也是面面相觑显然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们是想要对付百里轻鸿,哪里想到买一送二还附赠一个陵川县主和拓跋兴业。但是,拓跋兴业实打实不是他们现在想要的啊。

    拓跋兴业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新州?是巧合还是……他们事先竟然没有收到半点消息。

    窦央皱眉道:“拓跋兴业素来与拓跋梁不和,他应该不是来帮百里轻鸿的吧?”剿个匪而已,派百里轻鸿来已经是大材小用了,再加上一个拓跋兴业,北晋人都疯了么?

    “是不是有什么咱么不知道的消息?”

    楚凌沉默了片刻,道:“我再去打探一下消息。”

    赵伯安道:“我也派人去打探一下。”

    很快楚凌就发现,不用她打探消息了。因为拓跋兴业来新州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新州。不仅如此,就连拓跋兴业来新州的原因都传开了。半个月前,天启镇北军统领上将军安北侯卓铮叛国想要与北晋里应外合引貊族兵马渡江被副将发现。卓铮不得已只能渡江逃到北晋,但是消息传来不仅天启朝廷派人拦截追杀他,身在北晋依然还心念故国或不愿与貊族为伍的中原人也在追杀他。卓铮身边虽然带了不少心腹侍卫,他本身也能力不凡,却也逃得极为狼狈。而拓跋兴业就是奉命来接应卓铮的。

    须知,卓铮是这十年来公开归附投靠北晋的天启将领中身份最高,名声最显赫的。这一点,连当初的百里轻鸿都比不了。毕竟,百里轻鸿当年也只是个出类拔萃的少年名将而已。虽然困守孤城一战名动天下,之后的归附北晋更是让天启人失望伤痛不已。但他毕竟也只是个年轻人,他投降伤害的是天启人的感情而非局势。以百里轻鸿当时的情况,不投降就是死,然而他死不死,该丢的城一样要丢,该亡的国一样要亡。

    卓铮却不同,他是手握天启三成兵马的镇北军统帅。若不是发现的早,副将当机立断,而军中将士绝大多数也并不愿意与貊族人为伍,只怕这会儿貊族士兵都已经渡江了。

    因此,在天启人眼中,卓铮一定要死!

    而在貊族人眼中,卓铮绝对不能死!

    只要卓铮活着到了上京,貊族不仅能得到天启的兵力部署和无数内幕消息,更能得到一员猛将。貊族人不耐水战而据说卓铮最擅长的便是水战。最重要的是,天启人的脸面可就真的是被丢的干干净净了。只怕很长一段时间内,天启军中士气都要一蹶不振。

    正是因为如此,北晋皇不惜派出了拓跋兴业亲自来迎接卓铮。一是显示出北晋对卓铮的重视,二也只有拓跋兴业才有能力在重重追杀下保卓铮平安到上京。如此礼遇,若是卓铮还能出尔反尔不肯为貊族效死,那他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碰!”

    赵伯安一掌重重地拍在桌面上,桌子上立刻多了一个窟弄,“卓、铮!”房间里的其他人同样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他们都是军中将士,信州军同样也是归属镇北军的,也就是说卓铮算得上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而现在……安北侯、叛国了?

    年轻一些的,一瞬间几乎都有三观崩溃的感觉。这怎么可能呢?怎么会呢?

    窦央与楚凌对视了一眼,虽然他们也厌恶叛国之人,但是还远不如这些人受到的冲击大。这些年也不是没有公开投靠貊族的人,但是都不如这个安北侯更有冲击力罢了。

    “赵将军息怒。”楚凌沉声道,“安北侯叛国…消息可确凿?”之前听段云说了君家的事情,老实说楚凌对天启朝廷的信任度也不太高。

    赵伯安眼睛有些泛红,苦笑了一声将手边一叠信函推到了楚凌跟前。楚凌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来打开,里面的内容却着实让人心惊。

    安北侯身边最宠爱的侍妾竟然是貊族的细作,这些年安北侯通过他一直在与貊族勾搭。原本也没人知道,只是不久前卓铮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暗中派亲卫截杀本欲渡江返回南朝的谢廷泽。谢廷泽被人救了不知所终,卓铮却引起了副统领的怀疑。卓铮既然杀谢廷泽不成,自然知道消息败落是早晚的事情,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打算引貊族过江。最后事情败露方才落荒而逃。

    楚凌摩挲着手中的信笺,信笺上的字迹她见过……这是桓毓的字。

    翻开另两张信函,却都是大同小异。一封似乎是天启军中的密信,同样将卓铮的事情交代了一遍,后面的命令却是不惜一切代价绞杀或生擒卓铮。而最后一封信上面却盖着一个印章,上书沧云二字。

    这封信与其他不同,这封信上交代的却是卓铮那小妾的身份。卓铮那宠妾果然不是寻常的宠妾,她是北晋皇与中原女子所生之女,早在天启尚未南迁卓铮还不是安北侯的时候就跟着卓铮了。这次卓铮逃出来,也只带了她和两人所生的一子一女。至于嫡妻所出的嫡子嫡女却是一个都没带,只不知道卓铮是没有办法带还是根本就不在意了。

------题外话------

    啦啦啦~知道你们想念五环公子,马上就要热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