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3、拓跋、兴业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达成了合作协议,双方便需要分头行动了。郑洛带着狄钧回去准备,楚凌和窦央留下来与赵伯安等人联络顺便观察情况。当然,这主要是窦央的责任,楚凌就负责在城里闲逛玩耍。窦央也不管她,对于这个五弟,窦央不像大哥二姐一样总是担心他,在窦央看来,小五的本事和脑子,远比年长他不少的狄钧值得信任多了。

    楚凌想了不少办法也没能找到混进镇守将军府的法子。没办法,她这个身高模样太显眼了,不管装扮成什么样进去都免不了让人注意。而直接潜入偷窥的话,楚凌还真没有多少信心能靠近百里轻鸿和陵川县主。若不靠近这两人,那她潜入进去也没有多大意义。

    于是楚凌只好采用最笨的法子,守株待兔!

    陵川县主又不是大家闺秀,总不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吧?

    果然,第三天早上百里轻鸿出门之后不久,楚凌就看到另一群人从将军府里出来了。一群足有二十个带着兵器的貊族武士,还有两个中原人模样的中年男子。楚凌微微眯眼,发现那四个中原人都是高手。虽然比不上百里轻鸿,但是绝对高于郑洛。至于她自己……楚凌遗憾地摇摇头,打不过啊。

    这一行人必然十分显眼,而走在这一行人中间的陵川县主自然更是惹眼了。

    楚凌远远地看着人群中那身形高挑修长,穿着一身桃红色衣衫的年轻女子。平心而论,虽然陵川县主的容貌不如楚拂衣精致却也依然是个美人儿。貊族入主中原已将近十年,贵族女子已经不像普通的平民女子一般粗犷。她们也学会了中原贵女各种昂贵而精细的保养和生活方式,只是依然保留了貊族女子的张扬和外向。陵川县主毫无疑问便是如今貊族贵女的代表。

    楚凌脑海中其实对陵川县主还有有点印象的,毕竟当初在拓跋胤府中见到陵川县主的时候她已经不小了。对于惹得姐姐哭了许久的人她自然不会忘记,甚至有可能记得比百里轻鸿还要清楚一些。

    几年过去,陵川县主依然一如从前的美丽。只是此时她却秀眉深锁,走在护卫中间双眼没什么焦距,仿佛有什么事情在困扰着她。与当初的笑容璀璨明艳动人的模样截然不同。

    楚凌低头思索了一下,能让一个骄傲的女人如此黯然伤神,多半都是因为夫妻感情。不过虽然楚拂衣才刚过世几个月,但是楚凌并不认为是因为她,她不相信百里轻鸿对楚拂衣有什么感情。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喜欢一个女人的话,又怎么会容忍她成为别人的侍妾,最后甚至死在了浣衣苑那样的地方?百里轻鸿和楚拂衣是皇帝指的婚,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只怕也是寥寥可数,谁也不能要求他们有感情。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止楚凌讨厌百里轻鸿。一个男人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算什么玩意儿?

    然而话说回来…她那位便宜爹身为皇帝,不也连自己的妻子儿女都保护不了么?独怪百里轻鸿仿佛也不太地道。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脑袋,不管了,百里轻鸿先撞上来,先干一票再说!

    正要起身跟上去,却发现身后有人靠近。楚凌猛然回身一把抓向对方的脖子。

    “喂!你干嘛!”熟悉的声音响起,楚凌微微挑眉收回了手,“你在这里干嘛?”

    来者却是罗昶,罗昶轻哼一声,没好气地道:“我才要问你,在这里干嘛?”

    楚凌抬起下巴指了下前面,“看到没?”

    “什么?”

    “拓跋明珠。”

    “你在……”罗昶惊讶地道,楚凌做了个噤声地手势,低声道:“别废话,跟上。”

    罗昶看了看前方的一行人,再看看已经跟了上去的楚凌,终于还是闭上嘴跟了上去。

    跟踪拓跋明珠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楚凌和罗昶身手都不弱,但是青天白日的跟着这些人也不敢靠的太近了。所以最后也只能目送拓跋明珠进了靠近城楼南角落的新州镇守兵马的大营。远远地,楚凌蹲在角落里问道:“百里轻鸿是不是在大营里?”

    罗昶摇头,“没,我们得到消息,百里轻鸿一大早就出城了,去了南军的营地。”

    楚凌微微蹙眉,“百里轻鸿去了南军,拓跋明珠却一个人来了貊族人军中?这对夫妻俩有点意思。”

    罗昶沉吟了片刻,有些犹豫地道:“你说…会不会是貊族人根本就不相信百里轻鸿,拓跋明珠背着百里轻鸿做了什么安排吧?”

    楚凌撑着下巴扭头打量着罗昶眨了眨眼睛,“有点想法啊。”

    罗昶眼睛一亮,“你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

    楚凌点头,赞道:“简直太有道理了,一个堂堂貊族贵女,为了一个十年都还不能信任的男人生了三个孩子,亲自陪着他千里迢迢跑出来剿匪?她就不怕百里轻鸿直接反水把她给绑了?”

    罗昶哪里听不出来楚凌的嘲讽,有些不悦地轻哼一声,“那你说!”

    楚凌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道:“我也不知道啊,不过这对夫妻大概确实不像…我以为的那么和睦恩爱吧。”小时候的楚卿衣毕竟还是太单纯了,除非百里轻鸿是个没心没肺的软蛋,否则这对夫妻俩怎么可能像在外人表现出来的那么恩爱无间?

    “咱们现在怎么办?”罗昶问道。

    楚凌道:“你在这儿守着,我回去找赵将军和三哥谈点事儿。”

    罗昶也不推辞,点头道:“快去快回。”

    楚凌站起身来正要离开,却被罗昶一把拉了回来,“你……”

    “嘘!”罗昶低声道:“你看!”

    楚凌抬眼看过去,就看到又一群人从远处策马而来。为首一人四十五六的模样,面容坚毅深邃,鬓间却已经染上了几许风霜。他坐在马背上,背犹如一杆枪一般挺得笔直,脸上并没有什么凶戾的神色,却让人由衷地感觉到一股煞气扑面而来。

    楚凌心中一震。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她却仿佛直觉一般地明白了这人的身份。

    “这人是谁?”

    “拓跋、兴业。”